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三十三章 飘雪剑法
    阿苏勒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一个只穿内衣的女孩子,而且还要亲手替对方上药,既要亲手涂抹,又要近距离地感受对方的体香与娇躯,真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如果不是易清卓几句话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将本来就云里雾里的自己搞的更加糊里糊涂,年轻气盛的阿苏勒真不知该如何自处。
  
      阿苏勒挣扎着好半天才上好药,一半是手法的不熟练一半是心性的不熟练。双方已经说开了,确定了某种暂时性的稳定关系后,易清卓全程一声没吭,并且没有忌讳地在阿苏勒身后穿着起来。
  
      “你现在的武艺才刚刚入门,内功虽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剑法了解和学习毕竟太少了,基本上都是找准机会反击得手,而且我猜你大概习练剑法的招式应该比较少,或者说变数太多你还没有完全领会。既然我们都这样了……我禀告过父亲后,我会教你一些常规的剑招,应该对你加强实战和短期提高更有帮助。”易清卓一边穿衣,一边说道。
  
      “太好了,清卓,我就是半路出家的,而且习练武艺可能也晚了一点,但是我愿意下苦功。这几次你领着我猎杀强盗,我感觉自己已经从假把式变为半真半假的把式了,我要好好谢谢你。哦,对了,这次你也是因为我而受的伤,我没有保护好你,心中过意不去。”阿苏勒诚恳地说道。
  
      两人又聊了半天这次猎杀强盗的收获,易清卓非常细心地将一些临敌的小技巧传授给阿苏勒,阿苏勒也趁机将商队要休整两天再出发的消息告知了易清卓。两个人虽然捅破了那一层纸,但毕竟都是小女儿,将对双方的开诚布公与毫无保留替代为了情侣之间的浓情蜜意,因此越说越投机,只是一提到阿苏勒的身世,易清卓就缄口不言。
  
      两个人聊天到日上中天,等阿苏勒明显感觉受伤的易清卓已经感觉疲乏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阿苏勒是带着更深的疑惑,揣着小儿女的柔情蜜意回到自己的帐篷的,一夜未眠,加强兴奋劲头已经过了,阿苏勒也是倒头就睡。
  
      阿苏勒又在梦境里见到了期盼已经的师傅,自从上次传授穿云剑法以后,师傅已经沉静很久了。
  
      “徒儿,你的穿云剑法习练的如何了?”师傅的影像还是模模糊糊的,但声音却更清晰了一些。
  
      “师傅,徒儿自行习练六式穿云剑法,已经熟知了六式剑法的剑招剑路,虽说不上行云流水,至少每一招每一式已经刻在脑海之中。刚开始练习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对敌、如何出招,后来跟随他人前去猎杀强盗,在慌乱之中随手使剑,才领会到一些心得,也不知道对是不对,多半是防守中反击。请师傅指教!”阿苏勒先是向师傅行礼,才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难为你了,习练我派剑法,本应遵守‘学、练、悟、用’四字要诀,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其中‘学’、‘练’本应是为师亲自点拨的,只是现在情势特殊,‘学’、‘练’也只能靠你自己了。我派练剑讲究先中规中矩,再融会贯通,因此初入门时对剑法剑招剑势的学习是一定要精准到位的,这是对‘学’的要求。对‘练’的要求本来是在喂招、过招、用招过程中加深对‘学’的认识。你现在的情况特殊,也算是另辟蹊径了,在危乱险要的情况下练也未尝不可,只是切记不可只重伤敌,只顾速胜,而忘记领会剑法之要义与宗旨。”师傅像是有感而发,说道这些不得已的苦衷时,本来是责备的口吻,慢慢变成了期望的语气。
  
      “师傅,我明白了,您的意思还是要我注重打基础,刚开始可能慢一点,收获少一点,但是累计到一定程度后,更能够领悟,也更可能有大的成就。”阿苏勒本来听的迷迷糊糊,但是一联想到自己在学习铸剑期间的第一年小考时的场景,本来铸了一把自认为的好剑,结果被阿里特师傅判为中品,便触类旁通了,自己是想找捷径,暂时可能会有更大的收获,但是对长远来说还是极为不利的。
  
      “好徒儿,你明白为师的良苦用心就好。他日你若有机回到师门,看看那些刚入门的师兄弟们是如何练剑的,就会明白师傅的担忧与期望了。为今之际,你不应去过多关注快速提高,还是要打好夯实基础,洗髓经的内功心法的修炼必须一日不辍,剑法的习练可以从喂招开始,穿云剑法必须使得得心应手、信手拈来。至于临敌对攻不是不可以,目前的问题是你掌握的了解的知悉的还是太少,真正对敌多是误打误撞。”师傅语重心长地娓娓道来。
  
      “师傅,徒儿确实感觉所知极为有限,恨不得把一天当做两天来用,多学多看,只是目前机会好像太少。”阿苏勒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正是易清卓对自己学剑用剑的看法。
  
      “为师之前曾告知过你,我‘万锋千刃’派本就分为‘万锋’、‘千刃’两系,之前传授的‘穿云剑法’是‘万锋’一系的入门剑法,另有一套‘飘雪剑法’是‘千刃’一系的入门剑法,在门派之中,对两种入门剑法都是提倡习练的。‘穿云剑法’的重心和要义在一个‘云’字,似有似无、似远似近、似多似少、似轻似重;讲究轻灵、空远、连绵和一击到位。对应的,‘飘雪剑法’使用紫刃一类的短剑会发挥更大的威力,其重心和要义在一个‘雪’字上,无处不在、无所不至、无所不及、无孔不入;讲究近身、飘忽、阴柔和一击即中。简言之,‘穿云剑法’重先守后攻,‘飘雪剑法’反其道而行之,重先攻后守。你大概能明白吗?”师傅讲了一大篇,都是纲领性的话语。
  
      阿苏勒慢慢领会,对照师傅的话语,自己在使“穿云剑法”之时总是在反攻中屡屡得手,终于有了印证。如今修习了“飘雪剑法”,正好弥补了自己攻击上面的缺陷。
  
      “师傅,徒儿虽不是很明白,但已经有一些领悟了,之后必定勤学苦练,请师傅传授。”阿苏勒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答道,语气坚定而执着。
  
      “好!你看好,六式飘雪剑法分别是漫天风雪、飞鸿踏雪、云起雪飞、雪飘如絮、流风回雪与如汤泼雪。”师傅的影像一边口授,一边以手为剑,一招一式地施展开来。
  
      虽在梦中,阿苏勒依然犹如历历在目,拼命记下了师傅教授的飘雪剑法。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