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三十六章 调虎离山
    接下来的一路南行中,阿苏勒与清卓依然保持晓宿夜练的模式。阿苏勒突然间又会使新的剑招,让清卓颇感诧异。清卓从自己父亲易天行那里了解到阿苏勒身世的一些秘密,并且被告知不能多问,尽管现在两人已经成为爱侣,但有各自的秘密也很正常。阿苏勒当然不能告诉清卓有一个老头的一缕神识寄生在剑里,这显然没法解释清楚,所以只推说自己在工城期间被异人传授了剑法,现在只不过是将死记硬背的一些剑招慢慢的回忆起来罢了。对清卓而言,阿苏勒变得越来越强再好不过,而且从青锋剑、“穿云剑法”与“飘雪剑法”这些看似零散,实则有指向性的剑法剑招中也大概能猜测到,这些与中原某个神秘强大的门派有某些关联。因此,两人达成了暂时性地平衡,互相不多问,互相帮助提升着对方的武技。
  
      阿苏勒与清卓依然会趁某个晚间跑到时远时近的地方去猎杀强盗,不过与清卓受伤前不同的是,随着两人武技的提升,对付一般的场面绰绰有余,即使遇到强敌,也尝试过同时使出两种剑法,一攻一守,要么敌人必定落荒而逃,要么从容而退,两人为此欣喜不已。
  
      商队的管事和镖师们也好像默默地接收到了缓行的指令,因此原定一个月的行程,拖拖拉拉地走了将近两个月了,距离走出草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短短几天而已。
  
      离终点越来越近,清卓的脾气也越来越大,经常对商队的管事无缘无故地发脾气,而且主动建议每日只走半天的路程,但实际上商队的管事和镖师们好像都很怕清卓似得,默认了这种做法。
  
      这日午后,商队重新启程了。由于清卓一直没有收到父亲同意自己随阿苏勒进入顺天州的信函,而时不时地发脾气,阿苏勒也明白清卓不愿意和自己分开,自己又何尝不是,只能在车厢里好言好语地安慰清卓,并且用草原上的故事来逗乐她。两人正在说话间,听到不远处的马鸣、刀剑相击与拳脚相斗之声,甚至还夹杂着女人小孩的哭泣之声。
  
      清卓掀开了车厢帘子,问旁边骑马的镖师出了什么事情。镖师前去探查,回禀说碰见仇家相争了,原来仇家伙同强盗既寻仇又抢劫。阿苏勒初入江湖,又是少年之心,对寻仇抢劫之事好奇不已,跃跃欲试,想跟着镖师去看看。
  
      商队的管事骑马来到阿苏勒与清卓的车向前,表面上是商量,其实是请求,希望清卓不要强自出头。管事见清卓没答复,心里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并且吩咐商队继续启程南行。
  
      还没走多远,一个手臂染血、哭哭啼啼的妇女居然冲破了商队镖师们的拦截,跑到了离车厢不远的地方,虽然是被镖师架着,但大声呼喊,就像是早知道车厢里有重要人物似的,请求救人一命,救救妇孺。
  
      清卓这几天本来就心烦意乱,掀开帘子,对管事说道:“易管事,见死不救终为过,你带几镖师去,商量是否可以用财物交换妇孺们的性命?”来求助的妇女千恩万谢地走了,并且言明愿意照办,只求性命,愿弃财物。易管事虽然很是无奈,但对清卓的命令却也只能不折不扣地执行,带了几个镖师前去调节,商队离得远远地驻足观望,阿苏勒与清卓也从马车里出来骑在了马上。
  
      只见易管事带着四个镖师赶过去以后,双方短暂地停手了,并且大声地争执着,貌似有了解决问题的征兆。然而形势急转直下,没过多久,易管事及镖师与对方居然打了起来,并且被对方围攻。
  
      清卓一夹马腹正想冲上去,被阿苏勒拉住了。清卓回过神来,看着镖师们注视她的眼神,大声吩咐道:“再去几个人,把他们救回来,然后我们就不管闲事了。”四个镖师刻意过来护着清卓与阿苏勒,剩下的都朝双方争斗之地而去。
  
      又一拨人奔去以后,出现短暂的喝骂之声,也没见双方停战,反而本来袖手的一方和镖师们也打了起来。清卓与阿苏勒正在焦急之中,只见强盗一方居然开始追杀妇孺,妇孺们也朝商队这边奔过来,跑的慢的都被强盗当场给杀了。
  
      越靠近商队,死伤的妇孺越多。阿苏勒看不下去了,正想冲过去救人,却被清卓拦住了,剩余四个镖师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两个镖师越众而出。
  
      追杀妇孺的强盗本来只有两个,正好与两个镖师对上,却只见强盗与仇家一方又出来六个人杀向妇孺,大有不杀绝不罢休之势。眼看离商队越来越近,剩余的护在阿苏勒与清卓身旁的两个镖师仍然没动,其中一人呼啸一声,只见商队中的几个伙计不知从哪里抽出刀剑冲上去应敌。截杀妇孺的几个强盗武艺很高,与镖师和伙计们战的难解难分,从阿苏勒眼中看来,这些人的武艺都超过了自己,而且刀刀凶险,大有搏命之势。
  
      仅剩下的十来个妇孺已经到了商队这边,几个妇女大声哭泣着求助,其中一个留下护卫的镖师将他们隔开在一边,妇女看着几处战团难解难分,这边商队也没有继续救助的意思,居然扶老携幼朝北边而去。妇孺们哭哭啼啼地没跑多远,只见从另外一个方向杀过来两个黑衣蒙面的骑马之人,瞬间两名怀抱小孩的妇女被杀,小孩滚落一旁,用小手摇着母亲的尸体大声呼唤。
  
      阿苏勒长到将近十六岁,最缺乏也是最盼望的就是父母之爱,这时候哪里还能够能抑制住悲愤的心情去亲眼见识这种悲惨的母子分别的场面。阿苏勒看着悲伤的小孩,感同身受,心想也许自己儿时也是这般场景,悲泣中却不知道父母已经离自己而去。
  
      阿苏勒也没关注清卓与护卫的镖师,热血上涌,也不去想太多了,一夹马腹,冲向截杀妇孺的黑衣人。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