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三十七章 中计被擒
    自己一方都被拖入了战团,很显然情况就不那么简单了,清卓与护卫镖师也顾不得被杀的妇孺了,关心着在前方与强盗争斗的镖师与伙计。因此,等阿苏勒勒马冲出去一段距离后,两人才反应过来,护卫镖师调转马头急忙追赶而去,清卓担心阿苏勒的安危,狠狠抽了几马鞭也跟了上去。
  
      阿苏勒冲在前面,脑子里热血上涌,根本没听到自己身后两人的呼喊声。清卓一边策马追击,一边大声叫喊,护卫镖师一声不吭只管死命鞭打马匹追击,因此三人呈品字形追赶离商队停留地越来越远的妇孺与黑衣人。
  
      黑衣人眼见三骑三人追来,也是调转马头冲向来人。阿苏勒毕竟先走一刻,当先到达,在奔行中拔剑使出一招“云起雪飞”。阿苏勒仗着自己精深的骑术,抖动剑尖,走轻灵之势,取向其中一人一马。黑衣人见来人在奔行中出剑,剑势力大宽广,不敢直撄其锋,矮身俯在马背上,双方擦身而过。
  
      两名黑衣人将阿苏勒一左一右围在中间,阿苏勒扬一扬手中佩剑,对两人厉声喝道:“尔等杀害妇孺,可还有一丝一毫的人性良心可言,简直禽兽不如!”两名黑衣人本在戒备当中,听阿苏勒如此说道,反而哈哈哈大笑起来。阿苏勒用余光观察到清卓与镖师已经近在咫尺,心中本来的焦躁一刹那之间安定下来。
  
      阿苏勒起初的一剑本来是想把其中一名黑衣人逼下马,但对方未接招,堪堪躲过了,此时此刻心中暗暗盘算,自己一方以三敌二,应该取胜不难。想到这点,阿苏勒决定并不冒进,以攻代守,以守为攻。阿苏勒起手一招“流风回雪”,将剑尖点向右侧的黑衣人,迫使黑衣人举剑来挡,岂知其本意便是虚晃一剑,立刻回剑,在身前划了一个半圆,趁势削向左侧之人。左右两侧之人本是呈现夹击之势,以为阿苏勒会专攻一人,没想到虚晃一招,一点一削攻向左侧之人。左侧之人眼见阿苏勒削剑之势快速而至,自己来不及应对,要么落马,要么只能拼着手臂中剑,电光火石之间衡量下来,立刻弃马滚落鞍下。
  
      右侧之人见阿苏勒剑招惊奇,仅一剑便将自己一方之人逼落马下,心中赫然,但手下并不停留,趁隙催马进击,直刺阿苏勒右腹。左侧之人落下马来,却是顺向两个翻滚,反而靠近了阿苏勒的马,随即拔地而起,在半空中从左向右一剑刺向阿苏勒的左腹。
  
      见此危急的情景,离阿苏勒更近的护卫镖师已经直立在马背上,准备飞掠而至,或者将手中佩刀掷向一名黑衣人准备救急。清卓稍微落后一点,满面焦急,口中大声提醒道:“阿苏勒,小心身后。”
  
      阿苏勒眼见左右各一剑刺向自己的左右腹,不管左挡还是右格都避不开,心中灵光一闪,想到“直上青云”此招,于是乎手随心动,回剑荡开右侧刺向腹部之剑,借剑势左脚自后方划个半圆,虚踩在空中,仅凭右脚踩在右侧马镫中并承受身体之力,如此一来避开了左侧之攻击,随即双脚同时踩在右马镫上,提一口气,拔高身形,身体在空中不可思议地扭转半圈,右脚踢向右侧之人,剑尖点向左侧之人。只听“啊”的两声,右侧之人被踢下了马,左侧之人手臂中剑。
  
      见阿苏勒仅一招便制敌,护卫镖师收回欲掷之刀,清卓也是欢呼了一声。阿苏勒落回马上,见黑衣人一人中剑一人落马,以为两人将逃遁而去,却见手臂中剑之人翻身骑上自己的马匹,再次向一边渐渐远去的妇孺追去,另一个落马的黑衣人由于离开马匹较远,舍弃马匹朝反方向遁去。
  
      本以为获胜,没想到形势又变,阿苏勒这次留了个心眼,知道自己仅仅是凭惊奇的剑招险胜,没有立刻去追,勒马等身后两人过来。护卫镖师先至,却未发一言,勒马立在一旁;清卓后至,盯着阿苏勒上上下下看了看,生怕阿苏勒受伤。
  
      “我们追不追?”阿苏勒问道。
  
      “追!”,“不!”清卓与护卫镖师两人先后发声,意见天壤之别。
  
      “怎么不追?对方仅一个受伤的黑衣人,而且救人救到底。”清卓此时反而雀跃起来,却盯着护卫镖师,用询问的眼神。
  
      阿苏勒补充道:“我们速战速决,尽快返回。走!”
  
      尽管三人未达成最后意见,但阿苏勒开口了,其他两人却都奇怪地听从了,三人呈一字排开追上前去,阿苏勒在中间,护卫镖师在左,清卓在右。
  
      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山坡,马力受限,加上妇孺一直在向北而去,眼看妇孺、黑衣人、三人之间分别拉开一点距离先后追赶着。手臂受伤的黑衣人骑术也是颇为精良,不知是受伤的缘故,还是马匹爬坡的原因,与妇孺拉开的距离始终不远不近。
  
      眼见妇孺与黑衣人先后越过山坡,身影隐没在山坡之后,阿苏勒急了,催马而进。三人急急忙忙越过山坡,地势忽然开阔,但奇怪的是,哪里还有黑衣人的影子,哪里还有妇孺的影子。三人正在惊奇之间,忽然头顶一张大网当头罩下。阿苏勒反应不及,但仗着马术精深,急忙侧骑在马上,随即滚落马下,顺势滚开,却听见弩箭破空之声掠至。
  
      清卓随行之马中箭立毙,右腿中箭,人被罩在网中,动弹不得。
  
      护卫镖师武艺更高,反应也比阿苏勒与清卓更快了几分,当大网罩下时,已经竖起了佩刀,暗运内力,上方的网兜应声立断,随即挥刀磕开四处射来的弩箭,身形向阿苏勒靠近。
  
      阿苏勒听声辩位,只觉得弩箭是从三个方向射来,唯一的出路是背后的山坡,又见清卓中箭,心中焦急,大声问道“清卓,你怎么样?”一边挥刀格挡射来的弩箭,一边向护卫镖师靠近。
  
      “我没事!别管我,先走!”清卓伏在地上,弩箭暂时停止了向她射来,喘一口气,发现竟然有二三十个黑衣人从三面围攻而来。
  
      一阵弩箭急射,不让阿苏勒与镖师靠近。阿苏勒向侧边移动,避开急射之箭,正在格挡之际,一张大网落在了自己头上,网的另一头被一匹马拉着逐渐跑远。佩刀遗失了,阿苏勒被拖行着,正欲想办法解开身上的网兜,头却磕在一块石头上,顿时失去了知觉。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