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四十章 解决难题
    阿苏勒越想越兴奋,居然有机会接触到铸造三尺青铜剑。
  
      “你们在哪一步失败的?”阿苏勒急忙问道。
  
      “两个难题都没能克服,所以宝剑是铸成了,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城主的要求,同样没有达到我们自己定下的目标。”离远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们是不是试过铸造和锻造两种办法,也尝试过很多种不同的铜锡比例?随后铸成的青铜剑要么过刚易折,要么过软易弯?”阿苏勒将自己心中的推想说了出来。
  
      “差不多吧!我们日夜兼程,两个炉子,一个铸造,一个锻造,前前后后试了差不过十几种不同的铜锡混合比例,依然不得法。我们自己练不成满意的剑,城主得不到他想要的剑,因此我就被关在这里了。因此城主才出榜招贤,寻良才铸剑。”离远解释性地说道。
  
      “良才?哪有那么容易解决?当前的铸剑水平,铸个两尺青铜剑还勉强差不多,要铸三尺青铜剑,难度提高了何止十倍!”阿苏勒感叹道。
  
      阿苏勒也不管离远怎么回答,独自踱步思考起来。两尺青铜剑对于使用锻造还是铸造的方式并没有固定的要求,基本是可锻可铸;最主要的还是控制好铜锡比例,两尺剑需要的是锋利,而且不怕他过软容易弯曲,因此加入锡的比例要低一点,根据剑宽选择三种不同的加锡比例一一尝试便可成功。至于三尺剑,长度增加了,必须提高加锡的比例,也必然会带来过软弯曲的伴生问题。阿苏勒在青铜司学习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基本没见过有谁铸炼出达到或者超过三尺的青铜剑,即便是赛尔师傅,也甚至未提及过三尺剑的铸炼方法。
  
      阿苏勒反复想到“铸炼方法”四个字,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二十三号炼铜间的柱子,以及柱子上刻画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标记。自己当初是懂非懂,因此全凭记忆力完全记了下来。上面曾经提及多种铸炼方法,其中便有一个“软骨硬皮”的铸炼工艺。“软骨硬皮”顾名思义就是两种铜锡比例合二为一,既能解决长度问题,又能铸炼出锋利的宝剑。虽然具体的方法还要再行摸索,阿苏勒想到这里,已经是兴奋不已,连连搓手,既紧张又期待。
  
      “我想到一个办法,确切地说应该是可以学习先辈的一个办法,解决铸造三尺青铜剑的难题。”阿苏勒兴奋的劲头还没过,两只手抓住铁门对离远说道。
  
      “什么办法?先大致说来听听,否则我们两人现在都是阶下囚,要想出去都难,更别说试验新的铸炼办法了。”对比阿苏勒的兴奋,离远倒是要冷淡的多,将近一年的时间,铸剑坊尝试了太多种办法,结果无一例外地都一一失败了。
  
      “哈哈哈,我知道你不一定相信我,但是我可以先告诉你一个思路。平常人都在尝试加锡的比例,在过软与过硬中求折中。那么你们有没有尝试过将过软与过硬两种铸炼方法合二为一?比如所‘软骨硬皮’或者‘硬皮软骨’。”阿苏勒面对不信任,没有不高兴,反倒是神秘地说出了自己的新铸炼方法。
  
      “在过软过硬之间求折中,求折中……合二为一,合二为一……”离远本来听阿苏勒谈到铸剑犹如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似的,如今对方把自己引入了一种新的自己没有尝试过的铸炼方法,顿时如着魔一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阿苏勒也不打扰离远的踱步与沉思,自己既然已经把他引入了新铸剑方法的思路里,就让他自己通过思考来先行印证一下,而自己要做的是回忆“软骨硬皮”的细节和相关比例。
  
      过了良久,离远停止了踱步,两手紧紧抓住铁门栏杆,两眼冒着闪闪的光亮,对阿苏勒说道:“这是一个新的从未尝试过的思路,我需要去验证一下,当然我还需要具体的细节和铜锡比例,希望你能帮助我们,而且这也许是你和我能够出去地牢的唯一机会。怎么样?”
  
      阿苏勒其实就等离远决定下来,一来可以找机会出去,二来也可以尝试和验证自己从炼铜间柱子上学来的新铸剑方法。阿苏勒反问道:“我们怎么出去?”
  
      “我需要让狱卒帮我带话给铜头虎,就说你揭榜炼剑,有新的铸剑方法进献!”离远对阿苏勒说道。
  
      “铜头虎是谁?管他的,只要能出去,我就帮你尝试这个新的铸剑方法!”阿苏勒缓缓答道。
  
      “铜头虎是城主手下‘四虎’之一,排名第三……”,“牢头……牢头……”,离远一边向阿苏勒解释铜头虎是谁,一边大声呼叫牢头,希望引牢头进来,并请对方带话。
  
      离远一连叫了很久,上面才有回应,一个牢头极不耐烦地走下地牢,对离远和阿苏勒极不耐烦地训斥了一通,直到离远将阿苏勒进献了一个新的铸剑方法,并且自己推算下来觉得极有可能解决当前的铸剑难题,现在急需当场验证,请牢头向铜头大人禀报,如能成功必有好处奉上等等一一说出。牢头又威胁喝骂了一通,但事关城主铸剑大事,也不敢马虎,慢悠悠地去向铜头虎禀告去了。
  
      大半天以后,牢头领着一队士兵进入地牢,打开两间牢房的铁门,并对离远和阿苏勒二人说道:“铜头大人大发慈悲,让你们两人戴罪立功,只要能够铸剑成功,一定重重封赏。这一队士兵将跟你们一起回铸剑坊,并且从此以后保护你们的安全,铜头大人说了,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必须交剑,如果交不出宝剑,哼!立杀不赦!”
  
      阿苏勒也不多说话,离远只冷冷地回答“三天后一定铸剑成功!”,两人随着一队士兵出了地牢,并且在监视下回到了铸剑坊。
  
      跟随而来的一队士兵守卫着前后门和几处低矮的院墙,明明知道这是在被监视而不是被保护,两人也不以为意,离远领着阿苏勒穿门而入。
  
      十几年前,离远的父亲领着一帮人落脚红隼城,建起了这个铸剑坊,并以此为生。后来父亲早丧,只剩下母亲一人在世,城主为了继续让铸剑坊为己所用,将离远之母禁锢在城主府。三年前,城主下令铸剑坊铸三尺青铜剑,并取名擒天剑,三年来铸剑坊日夜铸剑,终不成功,因此离远才被关押。
  
      铸剑坊的叔伯兄弟们见离远居然自行回来了,都围拢过来,大喜不已。离远将阿苏勒介绍给大家,并将阿苏勒告知新铸剑方法且铜头虎答应铸剑坊最后一次尝试铸剑等一一说明,希望大家鼎力合作,既完成城主的要求解救母亲,也重新挣得铸剑坊“无所不铸,无所不成”的金字招牌。
  
      众人听罢,均跃跃欲试,决心大干一场铸成宝剑。大雁塔拍**写真美女一丝不挂尺度全开不雅照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