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四十一章 擒天剑成
    阿苏勒自从说出“软骨硬皮”的新铸剑方法以后,一直在心中默默推算细节与比例,特别是“骨”和“皮”到底应该铸造还是锻造,以及各自的铜锡比例应该控制在多少比较合适。跟随离远来到铸剑坊以后,一股熟悉的感觉和场景跃入眼帘,一切的物事器具显得如此亲切,离远的叔伯兄弟们也甚为和善,众人对于新的铸剑方法也是跃跃欲试,气氛一时喜悦又宽松。
  
      大家特别感激阿苏勒能够救出离远,又出乎意料地提供新的铸剑方法,其中一位年长之人越众而出向阿苏勒表示感谢。
  
      阿苏勒辞而不受,反而躬身向大家行了一个罗圈礼,说道:“诸位叔伯兄弟,我与离远性情相投,此番新法铸剑,既是救他,也是救己,所以大家不必过于见外。”
  
      离远与众人见阿苏勒居功不自傲,性情随和谦虚,都第一时间接纳了阿苏勒。离远拍拍阿苏勒的肩膀,示意他将新的方法介绍给大家,方便大家同心协力,共铸宝剑。
  
      阿苏勒随即解释道:“各位叔伯兄弟,青铜剑最讲究铜锡比例,两尺及以下的剑可铸可锻。但是,要铸一把三尺剑,难度就大大提高了,或者说目前的工艺和水平根本成功不了,即使勉强铸成了,也是过刚易折或者过软无锋,相信大家已经尝试过无数遍了,这里我也不再过多分说了。我要尝试的三尺青铜剑的铸炼方法发自前人,非我所创,反倒是我也非常想尝试一番。”阿苏勒说道这里,转头巡视一圈,发现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自己详说细述。
  
      阿苏勒继续说道:“我先将我的理解说出来,毕竟未经验证,希望大家能够及时修正和补充。前人发明的这种方法叫做‘软骨硬皮’。也就是说首先锻造‘软骨’,再铸造一个容纳兵器的模具,最后将‘软骨’放置在模具中浇铸‘硬皮’,使‘软骨’与‘硬皮’相熔接,这样一来三尺宝剑可成。大家怎么看?”
  
      阿苏勒说完,与离远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能看到对彼此的信任和跃跃欲试的心态。而在场的其他叔伯兄弟犹如离远在牢狱中听到“软骨硬皮”的说法一样,都愣在当场,各人的心中都是起伏万千。
  
      “好!”、“真是前人先贤的大智慧”、“这样一来我们的铸剑难题可解啊”、“如此好方法,我等怎么就想不出呢?”、“多亏阿苏勒兄弟提出此法,看来铸剑坊上下有救了!”、“这个方法太巧妙了!”众人听罢,纷纷七嘴八舌地讨论道。
  
      离远搂着阿苏勒的肩膀稍一用力,两人都是身形一震,随即面对面会心地大笑起来。两人的笑声吸引众人纷纷停止了讨论,都看向两人,等着两人指派如何分工。
  
      阿苏勒看的出来众人均奉离远为主,因此推一推离远,示意他来指派任务。离远也不客气,挥手示意众人静听,说道:“既然大家都觉得可以一试,而且我们也没有退路,接下来请大家同心协力,共铸宝剑。我们分成三队,李叔领人锻造‘软骨’,王伯领人准备浇铸‘硬皮’的铜水,齐大哥领人铸造放置兵器的模具,我与阿苏勒居间策应。现在就动手,明日此时熔接宝剑。大家觉得如何,或者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领命!”大家听罢,纷纷然大声答道,并各自开始忙碌起来。
  
      阿苏勒与离远随后一起到三队人中间与众人商讨各自细节。阿苏勒也将自己之前思考的一些细节与几位叔伯们讨论,并且提出要李叔锻造不同的‘软骨’,剑身要分别是完整的、孔状的与网状的三种;也建议王伯用三种比例配置用以浇铸‘硬皮’的铜水,而且要想办法一直保持一定的火候;建议齐大哥在铸造放置兵器的模具时,分别铸铁质和铜质的各两套,也就是一共四套备用。
  
      是夜,铸剑坊灯火通明。离远在三队之间转来转去,既兴奋又期待。阿苏勒这两日一直在思考铸剑成功的多种可能性和面临的难题,神思疲倦,到下半夜的时候居然睡着了,并且一觉睡到第二日午时方醒。
  
      第二日午时,三队人都完成了各自的准备工作,在铸剑坊院落前的空地上,熔接宝剑正式开始了。
  
      在一个铜模具与一个铁模具中,分别放置了两把“软骨”,一把是完整剑身的,另外一把是带孔状剑身的。负责准备铜水的王伯当先将两炉铜水浇铸在两个模具内,经过高温熔接后,取出两柄剑胚开展锻造。在完整剑身的“软骨”上浇铸的剑胚失败了,“软骨”与“硬皮”熔接不贴合;在孔状剑身的“软骨”上浇铸的剑胚勉强能够锻造,但经锻造后,贴合性的问题依然存在,俨然还是两把剑。
  
      尝试到这个时候,两个剑胚都没有成功,仿佛在众人的心头泼了一盆凉水,好不容易点燃的期望值随之急转直下。
  
      阿苏勒收起跃跃欲试的面容,紧张地搓了搓手,回忆了一遍二十三号炼铜间柱子上的那些符号,自觉没有什么差错,却为什么不成功呢?至少还有一次机会可以尝试,阿苏勒望向离远并且点点头,示意离远为大家鼓鼓劲。
  
      离远也看出了大家的些许失落,越众而出,坚定地说道:“我们三年铸剑,失败何止百次!本来以为穷途末路了,好不容易得知一种新的铸炼方法,区区两次失败,何足道哉!而且这两次尝试的结果仅仅是不理想而已,并没有证实其完全不可行,大家不必如此丧气,我们再来试一次!李叔,放置‘软骨’,王伯浇铸铜水……”
  
      随着王伯一炉铜水浇下,一阵“嗤嗤”声接连冒出,除此之外,场上鸦雀无声,众人纷纷注视着模具。李叔用火钳将成型的剑胚移至锻造台,两个壮小伙开始锻打修形,一凿一锤下去,随着规律的击打,众人听到的是“铛铛”之声。
  
      “成了,成了!”不知道是谁首先发声,喜悦之情已经在众人之间传开来。离远与阿苏勒此时对视一眼,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成功的喜悦!
  
      “嗤嗤……”其中一个壮小伙将锻打修形的剑胚投入冷水中,众人纷纷喜悦相拥,欢呼大叫起来。剑胚被冷水所浸泡,彻底成型。
  
      众人纷纷抢向水池边,想一探究竟,却不料此时异象陡生!剑身发出“嗡嗡”的鸣叫声,而且声响越来越大,大有直破云霄之感。众人又纷纷后退,惊得目瞪口呆,却发现两屡闪电自空中击向水池,剑身就像有灵性一般摇晃起来。
  
      离远最先回过神来,抄起旁边的黑色绸布裹住剑身,异象顿失。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