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四十三章 离远之妹
    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离远与阿苏勒、离菁菁离开了城主府。三人都能体会到,这纯属无奈之举。铸剑坊与城主府之间的互相利用、互相制衡必定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双方并不是势均力敌的,铸剑坊还有一大帮人需要照看和养活,这就是他们的后顾之忧。因此,一方面积聚力量,一方面打消城主的顾虑是当前最好的做法,这样一来,离远之母留守城主府就成为了必然选择。

    离菁菁比离远小一岁多,也就是比阿苏勒只小一点点,在四人会面的整个过程中,最开心的也就数她了。在与离远、阿苏勒离开城主府后,离菁菁就坚持要二人称呼自己为三妹,声称是因为母亲在场的原因才没有一同结拜,否则肯定要当场加入的。离远似乎非常疼爱离菁菁,对于妹妹向来都是有求必应,连忙转而询问阿苏勒的意见,阿苏勒当然不会有意见,一天之内多了一个大哥,一个妹妹,对于自小缺乏亲情的自己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

    三人是笑笑跳跳,打打闹闹地回到铸剑坊的。驻守在院落四周的一队士兵已经撤掉了,但铸剑坊的人还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离菁菁当先推门而入,大声叫道:“大小姐回府,大小姐回府,怎么没人来迎接?”

    正在焦急等待的大家,时隔半年再次见到离菁菁的身影,却发现平素爱打闹和嬉笑,没有一点架子的离菁菁今日居然摆起谱来,不由自主地一起哄堂大笑起来。离菁菁平时和各位叔伯兄弟关系甚好,一直是以小儿女自居,今日此举此言自然是因为阿苏勒的原因,结果却收获了大家的嘲笑,自然是一阵羞赧,本来圆圆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更加好看。

    只不多大家迎上来以后,却没见到离远的母亲,只有离远与阿苏勒两人跟在其身后,又纷纷猜测是不是除了其他什么变故。

    离远推推阿苏勒,拉拉妹妹,冲着围过来的众人作了一个揖,大声说道:“多亏了众位叔伯兄弟全力相帮,也要谢谢阿苏勒兄弟鼎力相助,目前铸剑坊的危机暂时度过了。接下来,城主可能还要铸造大批兵器,我们有的忙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大批兵器不会再是像擒天剑一般的宝剑了,我们只要按部就班即可。至于母亲的安危,大家也不用心急,她老人家是自愿选择留在城主府的。”

    众人半信半疑,但毕竟形势比人强,自古民不跟官斗,有想法却没有办法。好在听离远说起接下来还有众多兵器要打造,那么铸剑坊还是有用武之地的,连续三年的忙碌和最近半年以来的紧张终于可以暂时缓缓心神了。

    见大家都散了,离菁菁又来了兴致,凑到离远与阿苏勒身边,神神秘秘地说道:“大哥大哥,二哥这肯定是要住我们家了,那么他住哪儿呢?你看是不是让他住我们近一点,这样大家也好联络感情,你们也好保护我不是?”

    离远见离菁菁自从见到阿苏勒起,就变得有点古怪,却猜不透是什么原因,但有阿苏勒在场,也不便点明和询问,只是装作淡淡地对离菁菁说道:“二弟要么和我住一间,要么住我旁边,你就不用操心了!要是你想和我们住的近一点,就搬到我们的隔壁来吧。”

    是夜,离远与阿苏勒畅谈半夜,两人交流了各自的身世、铸剑之术、武功心法等等。

    第二天一早,阿苏勒的门外就响起了“兵兵蹦蹦”的敲门声,还有离菁菁的呼喊声:“二哥二哥,快起床了,太阳都快出来了,大哥今天没空,你要陪我去逛街。”阿苏勒在昨夜的畅谈中就已经知道,离远今日要安排铸剑坊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大小事务,肯定是没空的。没想到自己被离菁菁逮住,这离菁菁虽然是结拜兄妹,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而且一想到清卓现在不知死活、不知下落,顿时心里凉了一大截,哪里还有心情陪别人去逛街啊。

    “嗯,三妹,三妹,二哥昨晚半夜方睡,实在困倦的很,要不你一个人去逛街如何?”阿苏勒推辞道。

    “不行不行,二哥,你起来没有,你起来了我就要进来了,没起来的话我也要进来了,因为今天只有你陪我了!”离菁菁不依不饶,继续坚持说道。

    阿苏勒眼见实在推不掉,只好一边穿衣起床,一边对离菁菁说道:“三妹稍等,我这就起床了。”

    “好的,二哥,三妹在院子里等你。”离菁菁眼见目的达到,也没有推门而入,语气里透出古怪的喜悦,边说话边走远了。

    今天的离菁菁特意进行了打扮,本来拢起的小辫梳成了披散的长发,配上紫色红色的帽子格外清爽;一件绣着牡丹的布袄配着碎花的裙子,显得即有灵气,又不是华贵。离菁菁还生怕阿苏勒没看见,一路上不停七嘴八舌地问对方自己今天穿的漂亮不漂亮。

    两人离开铸剑坊,来到相对更热闹的大街上。阿苏勒还是第一次放松心情地行走在红隼城中,虽然还是前程未卜,但就目前来讲还是相对安定的。红隼城虽然仅仅是顺天州七大城池之一,然而繁华富庶热闹的程度远远好于北蛮工城,这里商贾众多,而且各式各样打扮的人比比皆是,商品丰富,货物的流通量相当大。

    阿苏勒没什么心情陪离菁菁逛街,既然推不掉,只能借机熟悉一下红隼城的布局与街道集市等区域的分布。离菁菁就不一样了,交谈中的三言两语离不开套问阿苏勒的身世,特别是阿苏勒的家人、亲人、朋友,对于红颜知己问的是更加彻底清楚。阿苏勒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中间出了好几次尴尬。

    两人边走边聊,多是离菁菁在说和问,阿苏勒回应的少,仅仅是不得已的时候回答几声。逛了半天,经过离菁菁的提议,两人来到城中最大的茶馆“一品茗”稍作歇息。阿苏勒是带着好奇进入茶馆的,想一探究竟,这间茶馆与工城的李记茶馆是否有什么异同之处。进去一看,发现原来也有人说书、有人唱曲、有人叫卖,只不过这家叫“一品茗”的茶馆实在太大了,上下三层,说书唱戏分布在不同的区域,叫卖的人更多了,来来往往地穿梭其中。

    阿苏勒仿佛又找到了当初做茶馆伙计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对这间茶馆的逸闻趣事也就好奇起来,因此也不管离菁菁知道多少,身边能求问的人也就只有她了。离菁菁见阿苏勒向自己发问,反而高兴,低声又神秘地说道:“我这半年来被关在城主府侧院,对红隼城甚至是顺天州和天下的消息半点不知,要想弥补的话,有一个捷径,就是这茶馆,它号称‘坐闻天下’,虽然有点夸张,但是要想知道红隼城的大小事情,这里是最快最全的,呵呵呵。”

    阿苏勒听罢,多了几分好奇,一边学着离菁菁品茗,一边侧耳听其他人的笑谈趣谈。这随意的一听,居然听到一个天大的与自己休戚相关的震惊不已的消息。

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