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宝藏与文明 > 第2节 大海怪
    陈衍站在甲板上,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白令海的狂暴和恶劣给人带来窒息的感觉,高达10米的巨浪和凛冽的寒风在你的耳边制造着巨大的噪音,非常冷,在甲板上冷得瑟瑟发抖,结冰的甲板让陈衍有些站不稳,轰!的一声,一道冰冷刺骨的海浪直接拍打在船上,余浪打在陈衍身上,让陈衍差点就扑倒在甲板上,......。

    船长下令放下这个捕蟹季的第一个蟹笼。

    海蚀号能不能在这个捕蟹季赢得大丰收,就看这一笼了。

    吊机将捕蟹笼吊起来吊在起落架上,陈衍快速挂上了饵料,关上捕蟹笼,起落架翻起来将捕蟹笼推进海里,旁边的迈克.贝尔将浮标扔进海里,最后,同为这艘捕蟹船上的新手,凯恩.克里将手上的绳锁扔进海里。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甲板上陷入了忙碌中。

    船员们不断将捕蟹笼扔进海中,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每个人累得反应变得迟钝了。

    ......

    捕蟹季的第二天。

    第一个蟹笼捞上来了,只有3只螃蟹。

    多少?

    船长确认地说道。

    3只。

    多少?

    3只,3只,5只,4只,最后一笼里一只也没有。

    情况很不妙。

    每个人都倍感压力。

    船长的压力更大,他需要依靠丰富的捕蟹经验带领船员们找到大量的螃蟹,否则的话,不仅错过今年的捕蟹季,而且,捕获的螃蟹抵不了这敞出海的开支。

    情况更多不妙的是,海上的潮水急退,退潮的时候,螃蟹全部跑到海底,它们不想进笼子,而且,退潮的时候,在海面上作业很危险,因为潮水或海流的方向和风相反,这将造成海面波涛汹涌,海况险恶,在甲板上作业将变成致命的舞步。

    船长决定前往距离这里东南方向20海里左右的地方捕蟹。

    太阳下山,海蚀号此时依然一无所获,水手们拿出了最佳的表现,在这两天里,只睡了不到3个小时,消耗了很多咖啡,但,每捞起一个空笼子,......,到了第四天破晓时,海蚀号捞起了更多的空笼。

    捕蟹季只剩下2天,海蚀号只剩最后一次机会扭转态势,船长准备去西边赌一把,去很多年都没有渔船去的地方,船长说道,“多年前的全盛时期,我们曾到西边去捕蟹;现在的情况是大家没多少时间可以找螃蟹,所以没人肯冒险跑到已经多年没有螃蟹的地方。”

    晚上,10点,船长已经把海蚀号驶到了西边,在过去的12小时,海蚀号上不断将笼子投入海中,一无所获,......。

    ......

    晚上12点多。

    “73只。”第一笼捞起来。

    这一带可能有大批的螃蟹,历经4天的霉运,海蚀号的运气终于好转。

    水手们靠着咖啡和肾上腺素,开始彻夜捕捞螃蟹,到了清晨,海蚀号捞起了更多笼‘黄金’。

    分选盘上堆满了大量捕上来的螃蟹,大家此时的工作就是将母蟹和幼蟹丢回大海,而将公蟹放在货货舱里。

    凯恩.克里将一只公蟹丢进货舱里,直起了身子,眼睛无意识地瞄了一下海面上,忽然,凯恩.克里的呼吸一滞,眼睛失去了焦距,呆呆地看向海面上,呼吸都急促起来了,呼吸粗重,oh,mY,goD!!这是什么东西。

    随着凯恩.克里声音中带着颤抖的惊呼声,大家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海面上,所有人都呆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足可以塞进一个苹果,只见,......,不远处的海面上,股起了一个巨大的股浪,浪高10多米,好像一个巨大的东西从海里出水,掀起了一股庞大的浪流,100多米外的海蚀号都被这股强大的浪流一冲,向外侧翻了一边。

    紧接着一股巨大的触须伸出海面,这条触须比一条鲸鱼还粗,需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得住,这条触须的长度与海蚀对比,是海蚀号的三倍长,可能超过150米。

    触须如果卷住海蚀号,可以围着海蚀号绕四、五圈,触须在海面上卷动,翻起了一**翻天巨浪,随着一条触须伸出海面,2条,3条,8条,8条触须,就像美杜莎的蛇发一样,不断卷动海水,周围的海水就像滚桶洗衣机卷动一样,形成一个个涡流。

    最后,这条海怪庞大身躯一部分露出海面,就像海上浮起的海岛一样。

    只是身躯一部分露出海面,就像一座海岛,可想而知,在海面下,这条海怪的体型有多大。

    “oh,mYgoD!!”船长叼着的玉石烟嘴从嘴里掉下来,掉在地上,碎成几块,要知道,这个烟嘴是船长最心爱之物,船长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呆滞了。

    由于,海蚀号被掀起的巨大海浪冲击,侧翻一边,被称为海蚀号吉祥物的一个旧船舵滑进了海里,没有关心这个了。

    “oh,mYgoD!!”

    “这是一条大海怪。”

    “不可思议的生物。”

    “从没想象过地球上的生物能够有这么大。”

    “就像电影中的怪兽一样,我们碰到了大海怪。”

    ......

    “我敢肯定,这条海怪一条触须就可以将我们也的船拖入海底。”

    ......

    “快开船,离开这里。”

    “这东西会把我们掀进海里的。”

    “艾里,捕蟹笼别管了,快割断绳子,快点,泄\T。”

    “这次如果能逃过一劫,下次,我还来捕蟹,我就是狗\养的。”

    ......

    甲板上,乱成了一团,陈衍死命的抓住绳锁,身体几乎半悬在半空,刚才这一波巨浪,差点就让陈衍从甲板上滑进了海里,巨浪冲刷着甲板,“崩!”一根绳锁断掉了,捕蟹笼没有绳锁的固定,就像溜溜球一样滑进了海中,陈衍亲眼看到凯恩.克里被一个捕蟹笼砸碎了脑袋,紧接着无头的尸体被巨浪卷进了海里。

    几天前,从荷兰港出发的时候,陈衍看到凯恩.克里与他的女朋友,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相拥了很久。

    生命的脆弱,总是在不经意间,......。

    ---

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