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冥河问道 > 第五十四章 仓颉造字
    有熊部落上空,一青年男子凌空而立,周身围绕无数奇特的字符,这些字符都闪烁着七彩华光,照耀着整个洪荒,人族之中,所有人都仰头望天,这些字符虽然看似很小,但是所有人族之人竟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并且都明白它们的意思。
  
      这些字符,非道文,非妖文,非巫文,这是属于人族的文字,而造出这三千文字的乃是一二十多岁的人族男子,名为仓颉,此时的仓颉意气风发,功德加身,修为直至准圣巅峰。
  
      仓颉造字完成,并未将三千文字收回,而是看着逐鹿平原的战场,面露冷色,只见他手一挥,十个字从三千文字中飞出,仓颉大声喝道:“天地有正气,人族当自强。”十个文字当即放大了无数倍,其七彩华光变得更甚无数倍,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多出了十个七彩太阳一般。
  
      所有人族看到这十个字,都感到热血沸腾起来,他们仿佛看到了人族屹立于洪荒之巅一般,又仿佛看到了当初人族大劫中,先辈击退妖族的情景,原本已经渐渐冷下去的热血有再度沸腾起来。
  
      而且十个大字一出,逐鹿平原的战事立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十字的光芒将玄阴大阵中的阴晦煞气一扫而空,大阵不攻自破,九黎将士失去阵法加持,自然战力大减,而且还得承受阵法的副作用,一时间,战场优势立马倒向轩辕氏一方。
  
      ·······························
  
      二十多年前,有熊部落,红云转世之后便被起名为仓颉,镇元子便将自己的善尸乾元真人留在了这里,照看红云的转世之身仓颉,乾元真人乃是以上品先天灵宝乾元罗盘所斩之善尸,善演算,修为更是有准圣中期水平,有他保护红云的转世之身仓颉,镇元子才放心地离去。
  
      既然要照看仓颉,乾元真人自然不能离得太远,于是便在有熊部落附近的山中隐居了下来,时时刻刻关注着仓颉的一举一动,时常以推演之术推算着仓颉的未来,但是始终一无所获。
  
      乾元真人一直不明白,冥河口中的大机缘到底是何,失了人皇帝气,红云便很难成为人皇,原本许给红云的地皇之位如今已被神农氏得去,难道红云的机缘在第三位人皇上?
  
      不过没过多久,乾元真人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第三位人皇的人选出世了,有熊部落族长的儿子轩辕氏,轩辕氏一出世,元始天尊坐下大弟子广成子便来收徒,可见轩辕氏便是那第三位人皇了,如此红云自然已无人皇机缘。
  
      随着红云的转世之身仓颉一天天长大,乾元真人并未在他身上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难道是冥河看错了?乾元真人不由地这样怀疑起来,但镇元子给他的任务只是守候红云的转世之身,并未让他干涉红云转世之身的成长,所以他只能看着。
  
      十多年之后,轩辕氏果然被神农氏选为了人族共主的继承人,并被带回了陈都,不久之后,九黎攻打有熊部落,大胜,有熊部落的人四处逃散,乾元真人也只能暗中护佑这红云的转世之身。
  
      红云的转世之身仓颉一路逃到成都附近,轩辕氏为有熊部落的族人安排了新的族地,有熊一族便在陈都安定下来,乾元真人自然也跟着来到了陈都附近。
  
      随后轩辕氏与蚩尤开战,情势大为不利,乾元真人对此自然并不关心,反而对红云很是担心,因为自从逃难至此,仓颉的家人便先后去世,红云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颓废,而且还有些疯癫,整天拿着一根树枝不知在地上乱画些什么,被族人大为嘲笑。
  
      但日子一长,乾元真人也有些震惊了,因为仓颉的命运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能窥探的,天机一片混沌,最主要的是,他开始渐渐地看明白了仓颉到底在干什么。
  
      造字,仓颉在造字,得出这个想法,乾元真人自然大为震惊,这便是冥河所说的机缘吗?若是仓颉能够造出属于人族的文字,自然会有大功德降临,说不定到时候,仓颉便能恢复前世真灵,到时候他的任务也算结束了。
  
      如今洪荒之中,只有三种文字,一为道文,乃洪荒之中最初的文字,天道所立,二为巫文,乃盘古大神为巫族所遗留的传承,三为妖文,乃妖师鲲鹏所创,每一种文字都代表着种族文明的象征。
  
      正当轩辕氏与蚩尤决战与逐鹿平原之时,仓颉突然站起来仰天大笑,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仓颉,原本仓颉只是有些疯癫,但从未这般,难道是完全疯了?
  
      仓颉根本无视了周围族人目光,仰天喝道:“天道在上,今有我人族仓颉,感人族文明缺失,传承不继,今特为人族创下文字,以全人族传承,天道鉴之。”
  
      仓颉虽是一介凡人,根本没什么修为,但他这声音却传遍了整个洪荒,洪荒之中,举世皆惊,仓颉是何人?他们并不在意,他们所在意的是仓颉竟然要行造字之举,这可是一件惊天大事,无数大能的目光不由地都看了过来。
  
      五庄观中,镇元子原本正在闭关,当他听到仓颉之言,不由大惊失色,仓颉?不就是红云的转世之身嘛,造字,这可是天大的事,镇元子当即出关,一路疾驰到陈都之外,守护仓颉,他决不允许有人第三次破坏红云的机缘。
  
      第一次,红云失了鸿蒙紫气,镇元子便自责不已,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足够强的实力保护红云,第二次,红云转世,又被后土祖巫夺了人皇帝气,失了人皇之位,如今是第三次了,镇元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第三次发生。
  
      镇元子来到陈都,看着仓颉,心中自然欢喜得很,自己的老友红云就要转劫归来了,他能不兴奋吗?但感受到周围无数神念的窥探,镇元子当即气机引发,震慑着这些暗中窥探之人,以免他们有什么异动。
  
      镇元子气机一出现,洪荒众多大能都惊讶了,仓颉究竟是谁,竟然能够让镇元子这个洪荒老牌的大能前来护佑,这可是天大的奇闻,就连圣人也都微微动色。
  
      人族圣地之中,沐森与燧人氏、有巢氏、缁衣氏四人立于大殿之前,遥望着陈都方向,燧人氏笑道:“哈哈哈!天佑我人族,我们走一趟吧!”燧人氏三人与沐森相视一笑,纷纷驾云,向着陈都飞去
  
      不管别人如何,仓颉终于开始造字了,他以手中树枝为笔,凭空挥动,竟然真的被他凭空写出了一个大大的字,仓颉大喝一声:“天!”原来此字是‘天’字。
  
      ‘天’字一出,天地间突然风云变色,无数黑云在空中凝结,洪荒大为震惊,这是天劫?仓颉造字竟然引来了天劫,可见仓颉造字实乃逆天之举,一旁的镇元子看的也是心惊胆战。
  
      天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仓颉毫无修为,如何能够抵挡天劫,这才是镇元子所担心的,他所奇怪的是,当初鲲鹏造妖文的时候,可没有什么雷劫降下,为何仓颉造字会有雷劫?
  
      仓颉对空中渐渐凝聚的雷劫,根本视而不见,仍是继续着自己的造字大业,又挥舞树枝写下椅子,仓颉又是大喝一声:“地!”一个大大的‘地’字立时飞上空中,与‘天’字一起在空中飞舞。
  
      “人!”没多时,仓颉又是写下一字,乃是‘人’字,人族的人,‘天’、‘地’、‘人’一起在空中飞舞,浩大的天劫之威,竟然尽数被这三字给挡了下来,丝毫没有干扰到下面仍在造字的仓颉,否则以仓颉凡人之躯,恐怕雷劫尚未落下,就先被天劫威压给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