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宋朝当大侠 > 第九十章 霍家拳

  此时的岳魁和焦欲正对付树上射下来的雕翎箭,但是两人身手敏捷,已经到了王金童近前,到了这里,树上的兵丁就无法施展雕翎箭了,因为,下面有自己的人,雕翎箭难免误伤。
  王金童就感觉那娃娃脸的刀锋甚是强劲,若不是自己运用内力奋力抵抗,定被他卷入那强烈的刀风之中,可既使是躲开了,但还是险些摔倒。
  这时岳魁一抖手,比袖管内飞出十来只毒蜘蛛冲着娃娃脸飞去,远处的裘海岳已经被几个兵丁制服,还在网内罩着,外面又用铁锁链子五花大绑起来。
  当裘海岳看到岳魁一甩袖,就知道他要放毒蜘蛛,立时喊道:“不要放蜘蛛!”
  这使岳魁几个都一愣。但是,为时已晚,那毒蜘蛛已经脱袖而出,想收是收不回来了。可是,毒蜘蛛还没等到这娃娃脸近前,娃娃脸大刀一扫。
  ‘呼’地一阵狂风,那些毒蜘蛛哪里受得住这股力道,都被扫得倒飞出去,就连在娃娃脸近前的兵丁都被这股力道扫得倒飞了出去。
  而王金童刚刚站稳,又被这股力道扫得跌倒到了地上。岳胜和焦欲也被扫得仰面倒地,还好那娃娃脸没有乘胜追击,否则王金童三人全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那些毒蜘蛛早已刮得不知去向,就连就近的几个,也都摔到树上或是地上四分五裂了,从它们的身体内冒出浓浓的黑色液体,看样子异常吓人。
  娃娃脸理都没理身旁的王金童,他走到裘海岳面前道:“哈哈,万年冰雪铸尊魔裘海岳,你把丫角山五虎杀了,不躲起来,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晃?”
  裘海岳被绑得跟个粽子似的,他道:“哈哈,化地无影不全怪,天残一刀柴戎。你本是残门的门主,怎么?你那门派干不下去了?跑到河东府当差去了?”
  这时,树林外面一阵马蹄声响,王金童他们早已站起身来,事到如今,不能再战了,再战下去就是和官府对抗了。这倒不怕,只要能救出裘海岳就行,可是,问题是王金童他们三个加一起,还和这个柴绒过不了一招,就是强打,也是送死,还不如从长计议。
  王金童三人抬头看到高头大马上不是别人,一个穿着黑衣短衫,长得其貌不扬,正是霍隽。这令王金童非常惊喜,可当看到另外一匹马上坐着的一人,这令王金童不仅是惊喜了,而是激动。
  此人骑着一匹白龙驹,一袭白衫衣袂飘飘,虽然因为着急而脸上渗出汗水,但仍然遮挡不住他玉树监风,衣冠楚楚的高贵气质——此人正是李逍遥。
  两人转眼就到近前,跳下高头大马,王金童和李逍遥只是对视了一眼,就立时围住了柴绒,此时根本不适合哥俩叙旧。
  霍隽已是汗流浃背,道不是因为天气热的原故,而是急的,他先来到裘海岳面前,道:“兄弟,放心,哥哥我拼死也给你救出来。”
  这时,裘海岳旁边一个压解的兵丁眉毛一扬,道:“你以前你谁啊,敢说这大话……”
  “啪”
  那兵丁还没等说完话,就被挨了个耳光,那兵丁被打得原地转了一圈,兵丁被打得直发懵,捂着脸有些发愣,道:“谁?谁打的?”
  “啪”这时柴绒抓住了霍隽又要挥出的右手,笑呵呵道:“霍爷,脾气不要那么大,毕竟我们是河东府的人,跟你们偏头县可不一样。”
  柴绒说话声音如同闷雷,让人听着气闷无比,霍隽道:“哟,我当是谁,原来是河东府三班捕头柴大官人啊,怎么?今天这么闲啊。”
  霍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去了柴绒手上的力道,把那只手抽了出来,柴绒知道霍隽是挖苦他,但是他一点也没当回事,他道:“既然知道我是河东府的人,就请霍爷给小弟一个面子吧,裘海岳是上面的命令,我也是奉命行事,请不要阻碍咱们办案。”
  霍隽笑呵呵道:“你他娘的是谁呀,跟你关系很好啊,凭什么给你面子?”说罢,一拳已经挥出。
  霍隽的拳如风,来得甚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