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领诸天 > 第一百五十四章:东流西上,逆中求存
    点头答应了要求,袁天罡便转身抓起桌子上的龟壳和铜钱。
  
      这种卜卦的龟壳两头是空的,就如同一只脱了壳的乌龟,只剩下一副龟壳,半个手掌般大小。
  
      方友人的记忆中,当年伏羲画卦,画出了先天六十四卦,就是在一只乌龟的龟壳上有所参悟,这袁天罡所用的龟壳,兴许和伏羲参悟龟壳上的山河图有关。
  
      拿着装有铜钱的龟壳在手中晃了两晃,铜钱在龟壳的内壁中来回撞动,出了一阵阵的响动,听上去让人有种穿越时间的错觉。
  
      一连晃了几下,袁天罡将手中的龟壳往桌子上一放,倒出了当中的铜钱,只是稍微瞥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袁天罡有收回了铜钱,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一连做了五次,袁天罡这才将铜钱和龟壳重新摆回了最初的位置。
  
      “诸位请随我出来吧。”说完袁天罡也不等众人反应,便带头走了出去。
  
      众人十分不解,这是要干什么,孟方喃喃自语的说道:“就这样完事儿了?那干嘛还要进来?”
  
      掀起帘子出了门,众人有回到了先前的厅堂之内,坐回了八仙桌上。
  
      没等众人开口询问,袁天罡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方友人磕了三个响头,众人皆是一愣,没明白究竟生了什么。
  
      方友人急忙上前扶起袁天罡:“先生这是为何?我等是来寻求先生帮助的,并无别的企图。”
  
      知道方友人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袁天罡摆了摆手,又请方友人落座之后,方才缓缓开口:“老朽刚刚为诸位卜了一挂,此卦可知过去未来,刚刚为五位各卜了一挂,先生不是凡人”
  
      说到这,袁天罡的话头突然停住了,望了望周围大眼瞪小眼看着自己的四人,方友人何其聪明,仅他一个动作便知道了其心中担忧,便对他说:“先生但说无妨,这里没有外人。”
  
      见方友人如此,袁天罡略微沉吟了一下,心中便在无顾虑,点了点头:“方才老朽为先生所卜之卦,并无异常,先生命理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中,方才的卦象能知过去,却无法预知未来,只是有一点,先生所想之事,遇龙而腾,遇龙而退。”
  
      “这简单,龙族血脉众多,哪里都能找到。”孟方听了忙插嘴说道。
  
      袁天罡摇了摇头:“非也,此龙非彼龙,龙族天生高傲,先生所寻之龙必是四海龙族之祖。”
  
      这一下让众人犯了难,若是说找个龙族还简单,毕竟方友人的元神之内就有一条山水银龙,自从夺舍了西水龙王之后,也经过了一番脱胎换骨的蜕变,虽不及四海龙王那般实力和修为,却也好歹挤进了龙族中等阶层。
  
      仅仅是这样,不管是对于山水银龙还是孟方等人来说,已经是经历了千难万险,如今袁天罡却说要找个什么龙族之祖,更是难上加难,莫说是别人,就连方友人也不知道这龙族之祖究竟在哪里,对于他的记忆,也是一片空白,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见众人心情有些沉重,孟方便岔开了话题,问袁天罡:“先生刚刚不是说给我们五个人卜了卦吗?那我们四个人的卦象如何?”
  
      袁天罡点了点头:“不知诸位想要问什么。”
  
      “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成仙。”
  
      “你已脱了凡胎,何来成仙之说?”袁天罡笑了笑:“诸位不必试验老朽所言真假,老朽既然能卜出此卦,比不是信口胡邹,诸位的过去,老朽看了卦象已经了然于心。”
  
      被他这么一说,孟方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两声,正要解释,就见袁天罡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诸位若是想在此界找个去处,不妨去那西天走上一遭,或许能有些非凡的收获。东流西上,乃是逆中求存,诸位能够到此,全是异数,不在卦象之中,非天意所能定。”
  
      说完,袁天罡给众人斟满茶,又随口说了些谁也听不懂的卦数,也说了些众人过去之事。
  
      临走时众人才明白袁天罡所言的全是异数,不再卦象中的意思。
  
      方友人本就不在三界内,非三界之人事能解,孟方等人则不同,他们本就是天人两界,并未出三界之外,之所以他们也在这异数中,全是因为方友人,以因为方友人的异数和众人命运交织在了一起,也改变了众人原本正常的命运线。
  
      这就好比一条高行驶的火车,在预定的轨道上形式,却突然在某处被一条匝道横插了过来,打乱了火车原本的行进路线,其行径路线也生了改变,出了预算的范围,因此前路也随着这条突然插入的匝道变得非常的不确定。
  
      一行人辞别了袁天罡,又踏上了回长安的路上,在袁天罡的嘴里得出的结论并没有让众人心安,反倒是让众人觉得前路变得更加的不确定,是生是死,是荆棘还是坦途,谁也说不好。
  
      回到长安的一路上,众人变得更加的心事重重。
  
      尽管此时整个长安城,对于唐三藏西天取经的事情吵得沸沸扬扬,但众人对此事却并不怎么关心,因为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他们早就烂熟于心了,只是众人惦记着袁天罡所说的话,众人在长安城呆了大半年,却始终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最终方友人也现了这个问题,悄悄地对众人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众人经过商议,觉得长安城虽然繁华,经过大半年的设身处地生活,也有些乏味了,便决定跟随唐三藏的脚步,一来是去看看真正的西天取经,二来是想去验证一下袁天罡所言的东流西上,逆中求存。
  
      一个是飞,一个是步行,众人很快就追上了唐三藏的脚步,躲在暗处始终没有现身。
  
      唐三藏西天取经,一路上众人都在暗处监视,但奇怪的是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人现五人的存在,或许这又是方有人一直所认为冥冥之中存在的某种力量所支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