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彼岸魔君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请君入瓮
    看到程努如此意外,不得不继续转移话题,楚辞尴尬地一笑:“程兄,你别介意,我之前生活在偏远地区,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呢,所以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
  
      “难怪了,楚兄弟,你既然这次出来闯荡江湖了,应该是为了大天师收徒的一事而来的吧?”现在前往天师城的少年俊杰不计其数,大多数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即便不是,也是亲眼目睹这一场盛事了却一番心愿,楚辞生活在偏远地区,能够出来,也应该是为了此事而来,程努故而推测说道。
  
      “正是如此,一路上有劳程兄照顾了,楚辞在此感谢。”虽然不了解程努口中所言的大天师收徒一事,不过,既然有了可以下去的台阶,楚辞还是很乐意顺着台阶而下的。心想:大不了就去参加大天师收徒一事好了,反正又不吃亏。能够见识一下这里的人才,也算是不枉来这个世界一趟。
  
      “楚兄弟,你说的清风寨是什么势力,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土匪山寨的名字,我们接下来一起去铲除这个清风寨吧?”程努的师弟江洋死在他们的手里,自然不会是无动于衷,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趁着现在夜黑风高,正是报仇雪恨的好机会,程努自然是不想放过。
  
      “程兄别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现在应该先打探清楚清风寨的势力范围以及实力的强弱,也好制定一个事半功倍的可行计划,尽量减少伤亡才是最重要的。”楚辞自然不会如此轻率决定,草率行动,面对敌方势力并不了解,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不可力敌的强大敌人,小心谨慎从事,总是没错的。
  
      “楚兄弟所言极是,是我冲动了,我们就先去了解情况吧,以后再做打算。”程努点了点头,将伤心的神情收敛起来,然后走到楚辞的面前,拍了拍楚辞的肩膀。问道:“不知道楚兄弟有什么好主意,据说山匪的嘴硬无比,想要撬开他们的嘴,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吧?”
  
      “程兄,我刚刚想起来一条审问的妙计,绝对是一劳永逸,即便是用钢铁浇筑而成的铁齿铜牙,也会忍不住一吐为快,将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交代出来。程兄,你就放心吧,最多一刻钟,我想,我们就能够知道我们想要的答案了。”楚辞虽然面目全非,形象不太合乎情理,不过,心智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一点小事情,不成问题。【】
  
      “既然楚兄弟你胸有成竹,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程努见楚辞信心满满当当,也不好说什么灰心丧气的话,淡然一笑而过。
  
      “对了程兄,这里有没有装水用的大缸,或是装东西用的大瓮?”楚辞想要使用的审问妙计正是请君入瓮,需要用到的东西正是大水缸或是大瓮,故而询问程努。紧接着又说道:“当然,也需要一堆柴禾。”
  
      “楚兄弟,大水缸自然是有的,柴禾也有,你要做什么?”程努不明白请君入瓮的典故,自然是不清楚楚辞接下来的行动。
  
      《朝野佥载·周兴》:“唐秋官侍郎周兴,与来俊臣对推事。俊臣别奉进止鞫兴,兴不之知也。及同食,谓兴曰:‘囚多不肯承,若为作法?’兴曰:‘甚易也。取大瓮,以炭四面炙之,令囚人处之其中,何事不吐!’即索大瓮,以火围之,起谓兴曰:‘有内状勘老兄,请兄入此瓮。’兴惶恐叩头,咸即款伏。”
  
      请君入瓮便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楚辞生活在地球之上,而现在这里是楼兰古国,两者之间发生的事情大相径庭,所流传下来的故事典故也是有所差异,二者皆有知与不知。
  
      “麻烦程兄叫人去取两个大瓮过来,还有一些柴禾,接下来我们就该去验收成果了。”楚辞对这里不熟悉,自然是依靠程努的力量来办事,故而对程努淡然一笑,说道。
  
      他们想要楚辞的性命,还有身上的储物戒指,楚辞又不是逆来顺受的卑微之人,没有一点血性,既然想要他的性命,那就别怪楚辞心狠手辣,收割他们的性命了。
  
      “好,一切就按照楚兄弟的意思办吧。”程努对楚辞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朝着门外大喝一声:“小二,给我取一个大水缸过来,还有一些柴禾,速度一定要快。”
  
      很快,就来了两个伙计,一个人的肩膀上扛着一个大水缸,另外一个伙计则是抱着一堆干燥的柴禾,然后放在房间之中。其中一人对程努问道:“客官,您要的东西给您取来了,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暂时没有了,你们先下去吧。”程努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等到他们下去之后,程努才对着楚辞说道:“楚兄弟,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现在可以行动了。”
  
      “程兄,你先将这两个大水缸下面堆放柴禾,然后点燃,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楚辞点了点头,然后对程努说道,紧接着他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飘出了房间之外。
  
      “我怎么感觉这个楚兄弟不是一般人呢,算了,不是敌人就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又何必去自找没趣呢。”程努感到疑惑,一阵不解,心里暗暗悱恻,不过还是决定按照楚辞的意思去做,将两个大缸下面堆放着柴禾,然后拿出火折子将其点燃。
  
      “咻”的一声,楚辞的身影进入了房间之中,他的手里提着两个人,四肢皆是被斩断,鲜血淋漓,流淌不止,血腥味霎那间弥漫而出,使得程努皱眉不已,然后朝着楚辞的方向看去,眉头随即才舒展开来。
  
      “楚兄弟,大缸下面的柴禾已经点燃了,现在该怎么做?”程努站起身来,眼里精芒一闪而过,有些期待楚辞接下来的行动。
  
      “呵呵,程兄,你看好了。”说罢,楚辞就将他们扔进了大缸之中,就像是扔垃圾一般,一丝一毫都没有在乎他们两人的感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