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嫂翻身把歌唱 > 第一百零四章 诈问
沈慧一哏,虽然小丫头的脸张开了应该挺好看的,但她还不至于怀疑上……不对,等等,顺着他眼神的方向来看的话,小草也有可能!
  
  所以,她误会他了?
  
  “难道我误会他了?”沈慧呢喃道。『→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嗯,我对盛医生没兴趣!”某人不小心听到了。
  
  沈慧哼一声,转过头不搭理她,这时,里边的气氛又恢复了和谐融洽,盛晓冉居然不尴尬了,瞥一眼乐呵呵的齐嫂子,肯定齐嫂子做的,真是个老好人啊。
  
  这边院子里的几人出来了,那边,肖红军也带着孙阿姨和小雯的母亲来了。
  
  其中孙阿姨也是最先发现王老太太不对劲儿的人,鉴于孙阿姨的年龄大了,老首长让人又搬了几张椅子过来。
  
  孙阿姨很配合的说了她带着包裹进来后直接回家了,儿子已经打好了午饭,她先喂小孙孙吃了,小孙孙闹着要吃肉,她一想确实有半个多月没吃肉了,她的小孙孙正是长身体的年纪,看起来瘦了不少,于是飞快的扒完饭,找王老太太要钱了。
  
  王老太太过年的时候找她借了两块钱,这么久了,姜教导员又有津贴,也该有余钱了,于是她就来了五十六号,站在院子里喊了半天都没人答应,她以为人不在呢,谁知刚要走,就听到房子里传来急促的喘气声,她想这老太太不会是犯病了吧。
  
  于是赶紧冲了进去,就看到老太太脸色发青发紫,像是中毒了似的,她吓一跳,顾不上再要钱了,忙往营部冲了过去,找到姜教导员。
  
  后面的事儿就都知道了,姜教导员走后她也跟着回了家,虽然一把年纪了,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走,而是担心老太太身上有啥脏东西,唯恐祸祸了她的小孙孙。
  
  万幸的是,孙阿姨知道轻重,最后这个理由只是小声咕哝的,估计也就离的近的几人能听到吧,要不然,这话被传出去,不说张营长会不会因此受到牵连,光孙阿姨自己就逃不掉游街的惩罚。
  
  老首长闻言,抚了抚额头,让孙阿姨先下去,顺便让肖红军跟孙阿姨好好聊聊,这啥话只能自个儿在心里想想,可是不能说出来的。
  
  第二个小雯的母亲,就更简单了,这不春天到尾巴了,但她家小雯走的时候没带薄衣,她刚好无事,又想闺女了,于是打着送衣服的借口来了。
  
  她没往后走,因为文工团的宿舍只有三、四两栋房子,她来了之后就进了小雯的房间等着,后俩小雯回来,母女俩就说悄悄话,一直到刚才有人过去喊她时,她都一直在房间里。
  
  这样来看的话,小雯的母亲同样可以排除嫌疑了,现在,就剩下庄美丽母女俩了。
  
  “小庄,别害怕,我们就是问问话,你就像前面两人那样说就行。”老首长对于庄美丽的悲惨遭遇还是很同情的。
  
  庄美丽紧了紧手心里的手,点点头,“嗯,我知道,您有啥想问的尽管问吧。”
  
  老手掌满意地看向唐军长,之前一直是他在询问,“小唐啊,好好问,不要冤枉了人,但是,也绝不能放走了真正的坏人!”
  
  一边的小草也体贴的安慰庄美丽,“妈妈,伯伯是好人,伯伯问啥你就说啥咱不怕啊!”
  
  说完扑到庄美丽怀里,细细的胳膊缠在庄美丽的脖子上,趴在她耳朵边又是细声安慰一番,看的周围好几个家有调皮小子的军嫂羡慕不已。
  
  这边唐军长微微颔首,这才转头看向紧张的庄美丽,“小庄同志,你今天带着那么大一个包裹过来是干啥?”
  
  唐军长如此直白的话反而让做好准备了的庄美丽愣了愣,随后她很快反应过来,语调平板的道:“哦,那里面都是小草的衣服,她晕车,我给她多带些换洗衣服,还有,还有——”
  
  可能是太紧张了,她一下子忘了后面要说啥了,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插进来,“妈妈,还有小馒头、伯伯家的婶婶送给小草的小饼干,哦,对了,还有一本图画书,爷爷说要教我学认字!”
  
  庄美丽猛点头,“嗯,对,还有这些……我刚才一紧张差点而忘了。”
  
  唐军长又问道:“嗯,下一个问题,你到家属院这边干啥来了,就是老太太得到香蕉的时候,嗯,大约就是一个小时之前。”
  
  庄美丽想都没想的道:“我是找谈姐的,这点儿谈姐可以证明。”
  
  谈姐?又冒出来个谈姐,对于,男人们来说,一下子还没想起来,还是女人们很快反应过来指着身后的墙,他们才想起来是谁。
  
  正在这时,一个高个儿壮实的女人从前面绕过来,见到这么多人看着她,吓一跳,脸上竟然出现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只不过肤色太黑,看不出有没有脸红,她很快镇定下来,边走边说,“嗯,我在前边听到你们说的话了,是来给美丽作证的,前两天我在城里碰到了美丽,她说暂住在一个老乡那里,房子有多余的,问我住不住,我就起了心思,我一星期才回一次家,每天都想儿子,那里码头近,要是能谈妥,我租下来和儿子住,这样就能天天见到儿子了。”
  
  “今天美丽是过来给我送消息的,说是让我今天下午跟她一起回,她来的时候我就在门口接着她,她哪儿也没去,直接就来我家了,说好之后我要留饭,她不愿意,只在我家喝了一杯水就走了,我看着她们母女俩快到了训练场的时候才回屋。”
  
  庄美丽点点头,继续道:“嗯,我和小草从谈姐那里出来没多久就开饭了,我俩坐在营部对面的树荫底下分吃了一个馍馍,又喝了点儿,后来,冯小姐和盛医生就出来了,两人心地善良,见我们母女俩辛苦,将没吃的饭菜给了我们,后来的事儿你们就都知道了,我找姜根生拿材料,我们俩就被扔出来了。”
  
  她说完,对面的冯静怡松口气,点点头,“她说的是真的,我们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两人蜷缩在树下,看着可怜……刚好中午没有食欲,在食堂打的饭也没吃,就给了她们。”
  
  盛晓冉也点点头,没说话,不过,倒是挺诧异这个庄美丽居然很会来事儿,明明是她们吃剩下的饭,到了她口中却成了没吃的饭菜。
  
  唐军长对四人点点头,又指着旁边的有人递过来的小凳子让庄美丽坐下,小草毕竟是个四五岁的小孩了,一直抱着,让庄美丽累的大汗淋漓。
  
  “老首长,庄美丽的嫌疑也排除了。”唐军长道。
  
  一边一只沉默不语的姜教导员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庄美丽,虽然她一直都有不在场证明,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老太太出事儿跟她有关系,不过他连着被老首长训了两次,早就学聪明了,没有十足的证据之前,他说出来也没用。
  
  而且,老太太临终前确实像齐嫂子说的那样,很是自得,当时还跟他说,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无福消受这些好东西,不过,就算她无福消受,他们也不配吃!
  
  他们?究竟是哪个他们呢?可惜老太太那会儿已经不行了,要不然他一定会问出来的!
  
  不过不知道也没关系,他总有一天会查明真相的。
  
  这边老首长也很是发愁,他之所以让唐军长来问,一则是存了考验的心思,第二则是想看看谁在撒谎,这么看下来,三人说的都是真话可这又不可能,若都是真话,那老太太的香蕉是自个儿飞过来的不成?
  
  “顾正钦,你来!”老首长拧着眉喊道,年轻人的脑子好使些,或许顾正钦能有所发现。
  
  “你怎么看?”老首长直接来了当的问道,原本计划吃晚饭消消食就走的,这一耽误,还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走成。
  
  “嗯,那我可说了。”他故意将声音放大。
  
  忽然又转过身看向三人,声音严厉,就连几个偷懒看热闹的小兵都觉得浑身一紧,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你们说真话还是说假话,这都不重要,但是我们为啥还要多此一举的问一遍呢?”
  
  “因为我们是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这个人能站出来承认,老太太的香蕉是你故意的,我们到时候会给公安局的人说情,就说是主动自首的,这样罪行可以减轻,顶多做坐牢,但不会挨枪子儿的。”
  
  “这是看在大家都是有些关系的份上。我们并不是非要你们承认不可,因为就在盛医生说是由香蕉造成老太太死亡的时候,肖营长就已经借着出去询问的机会派人去公安局报案了。”
  
  “香蕉本就是南方水果,就算是成熟季节也贵,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起的,更何况现在这个时节就更少了,我想,就算是H城的供销社也没多少量吧?公安局的人应该轻而易举就能查出谁买了香蕉吧?”
  
  一旁的肖红军闻言险些没破功,他咋不知道他还做了这么事儿呢?
  
  ****
  
  今天的更新!
  
  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