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世逐流 > 第十三章 还真是缘分呐
    前面百米不到,就是王孟姜居住的院子,但这周围简直门可罗雀,谢玄和赵川并排站定,他却不愿意再往前了。
  
      “相信我,只要你进院子,我确保你最后能把王孟姜娶回家。”
  
      赵川盯着谢玄的眼睛不放,两人毫无顾忌的对视着。
  
      “不了,谢家,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带兵,容不得我胡来。哪怕...”
  
      谢玄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哪怕我最后会失去她。”
  
      果然是世家大于天系列,赵川不屑的撇撇嘴说道:“这就是王孟姜看不上你的原因。如果是你姐姐在里面,我就是死也会跟她一起。
  
      如果能救自己的女人却不尽全力,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说完他不理会呆滞的谢玄,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赵川原以为王孟姜会躺在床上挺尸,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王家小妹在院子里看书。
  
      “哟,你状态不错啊,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赵川没心没肺的坐到王孟姜身边,看着满脸长痘痘的女孩,做了个鬼脸。
  
      “哇!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怎么办啊,我才十六岁啊,我这么小就要死了!太可怜了!”
  
      王孟姜扑到赵川怀里嚎啕大哭。
  
      尼玛,原来刚才的淡定都是装出来的,现在一见到熟人,情绪立刻崩溃了。
  
      “等等,我这病会传染的,现在你在这那不是...”哭了很半天,王孟姜突然意识到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自己染上了痘疫,赵川出现在这里,还被自己抱着,那不是也会染病。
  
      搞不好,赵川会被自己害死…她不敢继续往下想。有很多问题,深究起来,会很可怕,比如赵川是怎么到这里的,他知不知道自己得了痘疫,是谁让他来的,等等。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不想这样的,要不,我的清白身你拿去吧?反正给你的话我挺乐意的。”
  
      王孟姜停止了哭泣,她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赵川,双手勾起对方的脖子,然后闭上眼睛,往某人的嘴上凑。
  
      真是的,女人就是这样,一旦知道自己要死,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郗道茂当初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又被人“玷污”,几个小时后就主动跟赵川啪啪啪了,非常放得开,现在的剧情如出一辙,嗯,只是略有不同。
  
      “哎呀,好疼啊!”
  
      赵川把王家小妹头打了一下,疼得对方直叫唤。
  
      “你在瞎想什么呢?早就跟你说过了,知识就是力量。我来是为了救人,不是送死的。瘟疫对我而言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样,风吹一吹就走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王孟姜并没有很高兴。相反她的话语里明显一些失落。
  
      赵川在她面前总是占有绝对性压倒的心理优势,这个高度是如此巨大,让她有些气馁。还有她胸前那让人无语叹息的“海拔”,是对方看不上吧?
  
      “那个,谢玄让我来的,他大概也是没安什么好心。不过呢,我不会死倒是真的。”赵川觉得如果刚才自己装一下,收了王孟姜,给谢玄一顶原谅帽易如反掌。
  
      不过做人还是要有点原则啊,诚哥那种,会被柴刀的。
  
      “之前是帮你治病,现在又是帮你治病,我们之间还真是有些缘分呐!”
  
      “唉,我现在死惨了,家里那两个家将已经死了,我现在也长水泡了,估计很快就会完蛋。”王孟姜一边在那里自怨自艾,一边捶打着赵川的胳膊,发泄自己的情绪。
  
      还好,暂时还没有内出血,应该有救。
  
      赵川悄悄的松了口气。
  
      “如果谢玄进院子,你会当他的女人吗?”赵川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他之前在谢玄面前说的话有些装逼。
  
      “应该会吧,不过他现在未必看得上我了,你看我脸上都是泡泡,这么丑,唉。”
  
      乐观的小娘,连叹气时都在笑。赵川觉得自己前世后世认识这么多女人,其中不乏春风一度甚至抵死缠绵的,唯独王孟姜最特别。
  
      你说她矜持吧,她也能牵着谢玄的手嘻嘻哈哈的,你说她开放吧,对待感情却是异常慎重,轻易不会“入坑”,跟傻乎乎一头栽进去的谢道韫完全不一样。
  
      在前世的话,这种女孩属于裤腰带很紧的那种,估计不到结婚那一刻,男人很难拿下她。
  
      “喂,我要死了,你就不打算哄哄我吗?作个诗,唱个歌什么的?”
  
      王孟姜大胆的抚摸着赵川的手,火辣辣的眼神毫不掩饰。
  
      “行了行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别得寸进尺啊,走,进屋去脱衣服。”
  
      哈?
  
      王孟姜本来只是想借着现在“弥留之际”撒娇,没想到赵川直接到最后一步。
  
      现在就脱衣服,那不是要……会不会快了点?
  
      “药在这里,把衣服脱了,涂抹在身上,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赵川虎着脸问道。
  
      “额,我自己来吧。”王孟姜发现赵川有点不按套路出牌,这是要闹哪样啊?
  
      许久之后,赵川在院子里听到王孟姜的呼喊声。
  
      “有些地方我涂抹不到,你帮我吧。”
  
      王孟姜坐在床上,背对着赵川,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一身的水泡触目惊心。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有些地方涂抹了,你就不会用衣服盖起来?
  
      赵川无奈的在王孟姜背上上药,女孩的背总是柔软的,不过因为长了水泡,反正手感很差就是了。
  
      “我不管,我的身子已经被你看了,再说我就算好了也丑得没人要了,现在赖上你了,等病好了你必须要娶我为妻。你不答应,我就跟我娘说,你在这段时间非礼我,强迫我跟你行夫妻之实,夜夜笙歌。”
  
      “切,要死的人还迷恋床笫之欢,说出去谁信,你不要低估你爹娘的智商好不好?”
  
      赵川把药放在床上,转身就走,懒得跟这小娘墨迹,一副大爷不吃你这套的做派。
  
      “喂,喂,你真的走啊,我都要死了,你怎么能这样啊。难道你现在不应该哄着我吗?死者为大呀。”王孟姜依旧是一副我吃定你了的架势。
  
      赵川果然还是回来了,继续在王孟姜的背上涂药,看水泡的规模,大范围的高烧和败血症应该是要爆发了,天花病毒破坏了皮下组织以后,应该是要往体内发展了。
  
      多亏自己来得及时啊,真到那时候,自己这药就没什么用了。
  
      一点都不香艳的“治疗”完毕,穿好衣服的王孟姜捂住自己平坦得如男性一样的胸,眼神哀怨的看着赵川说道:“你已经对我这样了,我以后怎么还嫁的出去,你不是男人,你不负责任,我恨你。”
  
      卧了个槽,你演戏能不能用点心,嘴角上都带着笑,怨妇不是这样的啊喂。
  
      “行了,以后出去,你可以对外宣称我是三倍柳下惠,面对你千娇百媚的孟姜大小姐都不动心,比宫里的公公还忍得住,满意了吗?”
  
      赵川看到王孟姜的脸扭成一团,感觉对方的身体都在颤抖,然后突然爆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川哥哥,你果然是不一样的呢!”
  
      不知为何,刚才听到王孟姜那么多“逼婚”的话,自己都不当回事,现在这最后一句“不一样”,却让赵川的心里打了个冷战,听出来一些别样的味道。
  
      “别多想了,我的手艺你知道的,近期我会让你家里送食材来,自己做饭,总之你就安心休养吧。”
  
      赵川慌乱的离开屋子,王孟姜的眼神似乎在灼烧他的背一样。
  
      “唉,昨天我发誓哪个男人进这间院子,我就做他的女人,现在真的要跟道韫姐抢吗?不要啊!”
  
      王孟姜看着铜镜中满脸痘痕的自己,心虚又气馁的叹了口气。
  
      剪不断理还乱,自己这边热得快要烧起来了,可对方似乎一点都没那个意思。自己再怎么挣扎,阴差阳错,还是掉到这个深坑里了。
  
      王孟姜的父母还是在关心她的,赵川把自己的需求用张纸贴在门口,下午就有人把东西堆在门口就离开了。
  
      典型天花的病程,可分为前驱期,发疹期及结痂期三个阶段。其中,发疹期到结痂期这个阶段最危险,伴随着如败血症,脑膜炎一类的并发症,高烧不退是日常状况。
  
      赵川来的时候,正好是“回光返照”的一段时间,下午两人美美的吃了一顿好的,到了晚上,王孟姜就开始高烧说胡话。
  
      白天说的那些什么我把身子献给你啊,我要做你的女人啊之类的,早已变成荒诞不经的无稽之谈,天花病毒现在才开始显示出自己的威力。
  
      高烧,昏迷,失水,醒来又喝水,少女的身上早就没有任何衣服了,赵川不断用热水擦拭王孟姜的身体,然后用毛毯盖好以防风寒,现在他哪里还有心思欣赏王家小妹的身子好不好看啊。
  
      如果王孟姜死了,她娘郗璇肯定会查为什么这小娘会去堂邑,然后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而且还死在自己面前,后果实在是……
  
      一想到这里,赵川觉得自己身上冷汗比王家小妹身上的热汗还要多!
  
      “川,你以后会疼爱我的对不对?我的胸好小,你会不会很介意?”
  
      尼玛,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梦啊!谁又在意你的胸了?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好不好。
  
      诶?
  
      赵川突然发现,郗道茂的,嗯,很美,形状也好,手感更好。梁影的,很“伟岸”,谢道韫的,好像没……天啊,一想到这里赵川简直要崩溃,他被王家小妹带沟里去了,居然对自己的女人想入非非起来。
  
      王孟姜在发高烧说胡话,估计连她自己都弄不清自己说过些什么。自己好像也是神游天外,这状况弄得赵川哭笑不得。
  
      高烧终于退了,赵川的药,对于杀死皮肤上的天花病毒有奇效,第二天王孟姜勉强可以坐起来吃稀粥了,不过情况还是在一步步恶化。
  
      身体素质摆在那里呢。
  
      “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会跟爹娘说的,你必须要娶我为妻,你逃不掉的。”王孟姜虽然虚弱,嘴上依旧是不依不饶。
  
      “行了吧,你从鬼门关回来再说吧,鸭子死了嘴硬。刚刚捡回来一条命,现在就开始要死要活的。”赵川撇撇嘴,王孟姜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你弄不清她哪句话是开玩笑。
  
      “把这个吃下去吧,或许会有点用。”
  
      赵川递给王孟姜几颗绿色的药物,正是好不容易弄到的回春丸。
  
      “吃了就会好么?”
  
      “不会,只能让你体质变强。”
  
      “那我不吃了,你这种偷吃了占了我身子又不想负责的男人,我不想欠你情。”
  
      嘴上这样说,却是毫不犹豫的把药物吃了下去,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赵川,那样子很欠揍。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不是一个温暖而又乖巧的小娘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我哪里有做那种事情啊?
  
      赵川发现如果王孟姜以后是个大嘴巴,他赵大当家的一世英名估计要毁在这娃身上!
  
      “其实你要感激谢玄,他不叫我,我根本不知道你生病的事情。”
  
      王孟姜很虚弱,但还是握住了赵川的手不放开。
  
      她听到某人说起谢玄,身体明显有一丝颤抖。
  
      “他……我们真的不合适,感觉很别扭。”
  
      王孟姜转过头看着赵川,那眼神似乎是在说,我和你在一起很谈得来,我们相处很舒服。
  
      “川哥哥,我知道你是不一样的。我说的是,真正的不一样。”
  
      赵川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胳膊上。
  
      “其实,你看不起这里的一切,虽然你对谁都很好,但那种感觉好像是,嗯,就像是我们觉得老虎豹子野蛮一样。”
  
      顺杆爬的王孟姜已经搂住了赵川的胳膊,顺势躺在他怀里。因为生病还差点死了,赵川没有推开她。
  
      “你那首《董小姐》,其实不是在唱给表姐听,是唱给你自己听的。因为这里的人,都不懂你,你很寂寞,心里有话却不知道要跟谁去说,只能在一旁借着机会自说自话。”
  
      赵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王家小妹真是太厉害了,这种用心去感知世界的小女人实在是太可怕。她们不需要什么证据,只要感觉是那么回事,那就行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