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四章 班主任头疼的学生
    郝俊并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只是生活给与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逐渐磨平了他的锐角,让他在沉寂和悔恨中度过残生。
  
      这突如其来的重生,让他渐渐意识到自己正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俯视着众生在时间的潮流中奔行,但这种超然仅仅存在于眼界之中,甚至包括他的身体还远远落后于他的脚步。
  
      赵大彪同志口中的三二五事件恰恰是郝俊一生中很出彩的一幕,以至于他在一天之内从一个个默默无闻的家伙变成了几乎全校都听闻过他的名字,大多数人的心里存着一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遗憾。
  
      即使在很多年以后,郝俊回想起来,还多少有些沾沾自喜,这是跌宕激昂的少年时代,叫做青春的美好回忆。
  
      当然这种沾沾自喜的直接后果也是相当惨痛和让郝俊记忆深刻的。
  
      他在表白的第二天下午被朱俊杰堵在了教室去食堂的小道里,狠狠揍了一顿,一度让郝俊闻朱俊杰而色变,一根中指的代价是十分巨大的。
  
      郝俊风骚的表白并不是无风起浪的,一切源于一次道听途说,有关于郝俊的初恋。
  
      当然初恋都是汉奸和赵大彪同志两人叫出来的。
  
      郝俊一直处于单相思的状态,至于传闻中郝俊的初恋女友,也就是他的小学同学邱鑫的心理状态,就不是外人所能够了解的。
  
      即使到很久以后,郝俊第一次牵起妻子的手时,心中突然间出现了那个脸蛋圆圆的,扎着马尾的小姑娘的身影。
  
      这不是情感的背叛,只是源于初恋那份淡淡的美好,尽管他是单相思罢了。
  
      不过,似乎初中时期的郝俊并没有长大成熟以后的稳重,不知是源于何处的一个小道消息传来:“邱鑫有男朋友了!”
  
      这对当时的郝俊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之后脑袋发热的郝俊就策划了那场惊世骇俗的表白。
  
      俞岚儿则成了郝俊情感的转嫁对象,至于朱俊杰,则是郝俊愤怒的宣泄口,他很好地安排了他的情感纠葛。
  
      从规划上来讲,这次表白是极其合理和优秀的。
  
      以上一系列的事情也从本质上能够说明郝俊从骨子里来说其实是一个很闷骚的家伙。
  
      赵文杰轻哼一声:“现在知道后悔了吧?瞧你那副德行,俞岚儿那女的是你能招惹的!”
  
      郝俊翻了翻白眼,心中暗想:“不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大叔我要是使点手段,还不是受到擒来!”
  
      其实,俞岚儿对于郝俊和赵文杰一干朋友来说也只是初中的一个匆匆过客罢了,即使额外加上郝俊这一场表白,俞岚儿的生命轨迹依旧没有与他们发生过哪怕一次的交集。
  
      郝俊甚至不知道这个女孩到最后何去何从了。
  
      俞岚儿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那一双长腿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很吸引众人的眼球。
  
      这个女孩喜欢穿一条出众的牛仔裤,更是将完美的黄金曲线表达到淋漓尽致,加上一头披肩长发,与多少年梦中的情人一致啊!她
  
      一度是全年级公开的暗恋对象。
  
      但赵文及以及其他班里的男同学对俞岚儿的映像却并不怎么样。
  
      因为这个女孩一直与朱俊杰一干学校的混迹在一起,课余时间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这对于相对来说是好好学生的赵文杰和胡佳杰来说是一个很难接受的事实。
  
      当然郝俊没有这样的心理障碍,他在考中东湖中学以后,好学生基本上就与他无缘了。
  
      赵文杰看着没有反应的郝俊,心中不忍,试探着问道:“要不要我找我哥帮忙?”
  
      他知道郝俊从骨子里来讲是一个十分高傲的家伙,这种帮助对于他来说,有些施舍。
  
      但郝俊却从中听出了浓浓的关切之情,按捺住微微湿润的眸子,不至于吓坏了少年赵文杰,露出一个笑脸:“没事,我自己能解决,不过晚上的时候叫上你哥,就说我请他吃饭!”
  
      赵文杰心中一急,扯住郝俊的手臂:“别啊,到了晚上黄花菜都凉了,朱俊杰可不是个慢脾气的家伙!”
  
      在此时的郝俊看来,初中生打架跟玩过家家几乎无差别。
  
      更何况他早已有了后手,要报初中时被朱俊杰所揍的一箭之仇,不过,对在这个平面的朱俊杰来说究竟是占了便宜还是吃了亏已不是郝俊所思考的问题。
  
      郝俊不由地感叹无论多久的时光也无法改变兄弟之间的情谊,看着眼前一直替自己焦急的赵文杰,他的脑海里迅速翻转着无数个让他记忆深刻的画面。
  
      郝俊最穷困,最潦倒,最悲伤的时候,就是赵文杰和胡佳杰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才让他重新打起生活的希望,孤独地抚养贝贝长大成人。
  
      “放心好了,我能解决,最不济我再找你,成不?”
  
      郝俊大剌剌地说道,不顾从前门进来一直直视着他的英语老师。
  
      仿佛从郝俊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叫做自信的东西,赵文杰默默地回转了头,进入他的自习状态之中,只是他的脑海里还始终在纳闷着,平日里有些怯懦的家伙该如何去应对对于他来说是一场灾难的事件。
  
      杨根生脑袋有些发胀,这人一上了年纪,各种毛病就会纷至沓来,走进教室里看到所有的学生都在安静地自习,唯独郝俊一人在拖着赵文杰讲话,他的头痛就越发厉害了。
  
      在东湖中学的教师里面,他的资格最老,与一些青年教师存在代沟和隔阂,今天早上隐隐约约听到一些老师在谈论他班里的郝俊,大致是一些胆大妄为,早恋之类的话语,他不好上前仔细询问,但在心里就暗暗上了心。
  
      他在讲台前面坐下,开始批改英语作业。
  
      入眼的第一本本子就是蛇形虎步的英文字母,一笔一划既刻板又无序,杂乱无章,他已经无数次头疼这样的英文页面了,甚至不用翻到首页去查看姓名,U看书(ww.uuknsh.cm)就知道这些狗爬一样的英文字母出自郝俊之手。
  
      作为一个老教师,他不愿在学生面前失了气度,一直温和善良,循循善诱。
  
      今天却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看到这份作业,心中的无名火就腾腾地往上冒,一时之间都无法按捺住。
  
      可偏偏郝俊是那种屡教不改依旧我行我素的典型,而且平日都是一副特别沉闷地样子,十分没有存在感,似乎乡下的父母也不怎么重视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杨根生很少见的对这位学生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若是将这些无意间听到的传言都附加到那个学生的身上,杨根生心里又一咯噔,难道因为不受重视要开始走向极端,成为他最头疼的学生?
  
      杨根生忍不住又看了一看正跟赵文杰吹牛打屁的赵文杰,心里不由地有了一丝隐隐的担心。
  
      这时候,门口突然探进来一个脑袋,冲着全班同学咧嘴一笑,颇为孩子气。
  
      这是郝俊的语文老师顾珊琪,是新来女大学毕业生,热情好学,关心学生,很能与学生打成一片,初中毕业以后,郝俊也一直与她保持着联系。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杨根生面前,说了几句话,郝俊听不清楚再说些什么,但看到杨根生点着头,眼光一直瞅向他,就肯定基本上与他有关。
  
      顾珊琪交代完,这才慢悠悠走到郝俊身边,敲了敲郝俊的桌子,“郝俊,顾校长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