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六章 first blood
    莲花市,郝俊向来不怎么喜这座平凡的滨海小城的名字,不俗却也不雅。
  
      倘若是一个初来的外地人,想必都没有耐性刻意去记忆她,奈何郝俊是土生土长的莲花市人,无论他以后将走向哪里,身上的刻着的烙印始终是莲花。这是命运注定的,无法改变。
  
      而此刻,从校长室出来的他迎着远方渐渐开始释放光华的朝阳,心中有种淡淡的激动和喜悦。
  
      从顾校长答应会考虑他的建议开始,他就意识到这座滨海小城里偏北一隅,因为他,无论是灵魂还是神志的穿越,一些事已经开始悄然改变着。
  
      尽管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但却是一个精彩的开始。
  
      一个人在经历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件之后,心态、情感已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即使现在正如郝俊一样表面平静,但身后却是有着一个个诡异的身影在群魔乱舞,此刻的郝俊是个妖孽。
  
      走过走廊,经过二班的窗口,一些熟识的人开始笑着和郝俊打招呼,而一些相见不相识的男女生则开始窃窃私语。
  
      郝俊的脑袋嗡嗡直响,有些头疼,前世的他,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头脑一热,怎么会预判三二五事件所能给他带来的影响,更多的背负着冲动的惩罚,有些残忍,但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次次学着长大的。
  
      还好此刻的郝俊有着一颗磐石一般坚硬的心,至少在慢慢接受穿越事件的过程中,他拥有了一个大心脏。
  
      回到教室的时候,离第一节上课的时间已经只有十来分钟了,刚一屁股坐下,视线就重新被回转身的赵文杰给遮挡住了,“顾校长找你啥事?被批了吧?”
  
      郝俊扬了扬手中拿着的文稿纸,“校长特批,字数不限的深刻检查,明天上交!”
  
      赵文杰乐和了,“活该,谁叫你赖着不起床,有你受的!”
  
      对于对郝俊的这种惩罚,赵大彪同志想来是很乐于见到的。
  
      郝俊明显注意到身边的同桌也悄悄竖起了耳朵,他微微一笑,将文稿纸塞进了抽屉,却又重新将蓝色信纸抽了出来,忙着跟赵文杰说道:“别急,写给老婆的,跟俞岚儿那小妞无关!”
  
      赵文杰半信半疑地看了郝俊一眼,
  
      这才装出一副骗谁也骗不了大爷我的表情:“你就吹吧,谁不知道你就这么点货色,除了邱鑫,你交代一下就跟这么几个女生讲过话?还老婆呢,谁信……”
  
      “不信就算了!”
  
      郝俊乐得自在,赵文杰的求知欲还算是诸人当中不算强烈的。
  
      “邱鑫是谁啊?”突然高个同桌插了这么一句嘴。
  
      “好吧,八卦之火要熊熊燃烧了!”郝俊不由地撇了撇嘴。
  
      赵文杰吐了吐舌头,急转过身去。
  
      郝俊却是在此刻想起来这个小子在初中时的糗样,一和女孩子讲话就会结巴,大舌头,遇到个美女,那就连话也讲不清了。
  
      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到了高中,这个小子就一改初中时的羞涩,对一个邻家妹妹模样的女孩开始疯狂追求。
  
      奈何小子的长相的确有些对不起大众,在高中这个简单以学习成绩、体育成绩、以及相貌家世来评判优等的小社会里,赵大彪同志没有丝毫优势,女孩从始至终就很矜持,直到高中毕业以后都没有成功,跟别提大学以后,各奔东西了。
  
      高个女同桌脸一红,也急忙将越探越出来的脖子缩了回去,耳朵却依旧竖着。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赵文杰又重新转了回来,瞧着后门口,小心翼翼道:“杨根生又批你了,拿着你的作业本子做典范呢!”
  
      “又是拿我的字作批判吧?”
  
      郝俊的确承认,在大学以前,无论是他的英文还是中文,甚至包括数学中的符号,他的字代表的就是一塌糊涂,不堪入目。
  
      直到后来进了大学,一来无所事事,二来女朋友的字跟人一样漂亮无比,压力颇大,就干脆苦练书法,还找了一些大家的字帖临摹,一来二去,居然也写了一手好字,而随之英文也越写越流畅,越写越飘逸,虽比不上中文那么优秀,却也算是一流了。
  
      郝俊并不排斥杨根生对他的字进行批判,奈何却是三番五次,连那时年纪幼小的他都意识到这个班主任明显是刻意针对他,所以就和杨根生暗里有些不对路,但明里还是相安无事。
  
      只不过,郝俊此刻心情却是很平静,这个在他人生中悄悄而去的过客,不至于在他重生之后再发挥如何巨大的作用,人一旦用超然的心态去看待事物,连着思想都一起随之超然了。
  
      但似乎本应该旧例的批判有些变质,U看书(ukanshucom)赵文杰很小心地躲避着众人的注意力,指了指前门一些残碎的纸张:“作业本被撕了!”
  
      郝俊内心暗暗腹诽老头子像是到了更年期一样,心绪颇不宁静。
  
      这一幕在郝俊的记忆里一直很好的保存着,只是在如今看来,杨根生在他背地里却在全班同学面前的发作多少有些可笑罢了。
  
      他耸了耸肩,将赵文杰推了回去:“上课啦,上课啦,小子坐好,你可是老师眼中的乖宝宝啊!”
  
      见手臂上的阻力颇大,忙又说道:“我保证不跟俞岚儿那小妞写信了,你放心好了!”
  
      这才很顺利地让赵文杰转了过去。
  
      郝俊心中感动,瞧着黑板左上角白色粉笔清晰记录的课程表,默默无言。
  
      对于初中生来说,惹到学校的王是一件很悲剧也很无奈的事情,而同样为朋友出头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郝俊清楚地记得自己在被朱俊杰“教训”以后,赵文杰和汉奸只是说了几句气话,汉奸就被莫名其妙地被揍了一顿,而赵文杰则是因为他哥的关系才幸免于难。
  
      郝俊能够感受到在这些个尚年轻的心里,浓浓的关切之情,只是在此时,他不能也无法说出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再向以前一样,托佑于朋友。
  
      这是重生之后,他第一个需要去践踏的敌人,所谓的firstblood,绝不容许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