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七集 只有大棒加胡萝卜
    看着记忆里本应该埋藏在大脑皮层深处的脸庞,再一刻以誊印的方式出现一番的方式,再现实的触觉仍旧无法改变郝俊恍若在梦中游荡一般的幻觉,原来重拾记忆的感觉是如此美妙的。
  
      就好象看到十三年前的宋辰辰时,郝俊又哭又笑的样子惊呆了这个圆脸蛋的小女孩一样,相识于此刻,原来更如同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郝俊相信在座的每一个同学在此时都无法意识到这个圆脸蛋的女孩在褪去了青涩和鼻梁上驾着的圆圆的眼睛,长大成人之时是怎么样一个妖孽的女人,祸国殃民,想必那时唯一留存的记忆就就只有左脸颊上那颗点睛之笔的美人痣了吧。
  
      青梅竹马的戏码从郝俊和宋辰辰认识的时候就开始上演,即使到了许多年以后,这位几乎与郝俊无法不谈的“哥们”也依旧是郝俊的死党之一,不知馋死了多少人的眼睛。
  
      但恰恰就在郝俊结婚一年以后,宋辰辰就移民美国,算起来她与郝俊已经有接近六七年没有真实地相见了,此刻再一次幼时的凝望,即使郝俊深深地抑制住了那份冲动和思念,还是让宋辰辰兴起了强烈的防范之心。
  
      毕竟刚刚对一个女生表达爱意的家伙发出这样的眼神是极其不正常的!
  
      不过,他们的相知之旅,郝俊已经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的,但从小宋辰辰此刻眼神之中的防备看得出来,郝俊同志还是任重道远。
  
      上午四节课中并没有英语,任课老师与郝俊记忆中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偏差,到了初三下学期,已经没有在上新课了,郝俊即使很想集中精神听课,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等到刺耳的铃声响起,广播里出现命运交响曲的时候,浑浑噩噩的郝俊才幡然醒悟,午饭时间到了,却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郝俊的记忆停留在命运交响曲等于午餐的等号身上,这是郝俊心中一直无法理解的问题,为什么东湖中学会选择在学生的午饭时间播放激昂的命运交响曲,难道是为了让学生在吃饭的时候体会出贝多芬大师当时创曲时的真谛?
  
      但真正到了此刻,郝俊的心境却越发的平静,这略显激进的曲调却也成了回忆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最让郝俊所失望的就是无法看到数学老师江老师在讲台上狼吞虎咽的恐怖模样以及令人胆颤心惊的惊人饭量。
  
      午间休息的时候,郝俊忍不住将一张纸条塞给赵文杰,示意他将纸条递给宋辰辰,这是一个颇为浩大的工程,纸条将经过八只手的传递才会进到女孩的手里,无论哪一个环节出现了状况,此次传递都将夭折。
  
      这时候的学生单纯、守纪,传纸条往往是代替悄悄话最有效的途径,恰恰也是暧昧升级的必要工具之一,人人都会有所求,所以一般很少会有学生会中途劫走别人的纸条,反倒很乐意助纣为虐。
  
      小妮子接到纸条,耳根都有些发红,急匆匆地朝着纸条传来的瞥了一眼又迅速收回,郝俊见状暗暗撇嘴,几乎与小妮子相处了十几年,早就摸清了她的本质里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哪会有如此害羞可爱的模样,绝对是伪装的高手。
  
      纸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一个问句:“你怎么会这么怕我?我又不是大色狼!”
  
      很快回信就已经走到了郝俊的手中,看着熟悉的青涩字迹,以及一本正经的回答,郝俊第一次发现宋辰辰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只是抬头看着那一束高傲的马尾,郝俊还没来得及回信,又一张纸条飘摇而至,传递的最后一棒赵大彪同志遥指着远角的宋辰辰呵呵直笑。
  
      纸条也是一个简单的问句,但还是让郝俊十分头疼。“你跟俞岚儿的事是怎么回事啊?大色狼!”郝俊咬牙想了半天才写下了头脑发热四个字,潜意识里认为宋辰辰能够认可他这样的毛病,但纸条传出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郝俊百无聊赖,瞅着教室正前方的时钟,一小会后从教室的后门溜了出去,直到下午第一节上课前五分钟才钻了回来。
  
      是杨根生的英语课,但班主任大人似乎并没有对郝俊做出任何训斥的举动,这对早已做好了准备的郝俊不由是个不小的打击,依旧浑浑噩噩地走过了第一节课的时间。
  
      胡佳杰看来真的是被郝俊的动作给吓得不轻,连下课时间都还躲在座位上不出去,埋头写着杨根生刚刚布置的课外作业。而赵文杰则是一脸好奇地询问郝俊消失的许久时间里究竟干什么去了,郝俊只是故作神秘,摇头不语。
  
      下午第三节课之后,就是自习课,U看书(ww..com)按照郝俊的记忆如果今天的确是其像俞岚儿表达的第二天,也就是诸人口中的三二五事件的第二天的话,那么在这节课下课之后,郝俊将会被朱俊杰堵在前往寝室楼的小道里,狠狠修理了一顿。
  
      而且如果郝俊的记忆不曾被篡改的话,颇为托大的朱俊杰只是单独一人出现在郝俊的面前,这种以暴力解决的冲突最终给他留下了较为惨痛的映像。
  
      其实归根结底,郝俊与朱俊杰并没有直接利益上的冲突,当然这也不排除俞岚儿的个别因素,而更大的因素以郝俊现在一个成年人的心态分析这只是朱俊杰对于不知所谓的权威的一种维护,确切来说只是一种哗众取宠罢了,郝俊的中指也只是一个契机。
  
      但作为重新穿越而来的郝俊没有道理再重新经历这样的一个牺牲品的状态,狠狠地反击才是他的人生新座右铭,不然,也实在对不起老天爷这个巨大的玩笑。
  
      而对于朱俊杰这样的人,郝俊没有准备胡萝卜的心思,等待他的只有大棒外加板砖而已,就当是即将面对人生新的旅途上各种困难的提前练兵好了,第一滴血一定要拿的漂亮。
  
      郝俊可以心安理得地实行自我保护,在未来的莲花市里并没有出现一个叫做朱俊杰的大人物,想必是会淹没在时代变迁的潮流里了。只知道呈匹夫之勇的家伙,即使拥有高超的武力,也只是一件被人利用利刃罢了,历史上这样的人物何其多也,郝俊待在教室里收拾着桌椅,心里这般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