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九章 办公室对峙事件
    勇气,决断,就像是一本行动指南,需要郝俊自己去填写规则,对于叶卫平毫不顾忌地严词,郝俊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在他的人生历程里面,一次次被人践踏着自己的尊严,蹂躏这满目疮痍的伤口,叶卫平的直言不讳更像是挠了一个痒痒而已,已经掀不起多少波澜。
  
      再者,他本来就不太喜欢这个眯眯眼,小平头的自然科学老师。
  
      初中的数学竞赛与高中不同,而其初赛又与决赛不同,初赛的时候只注重结果,往往一道题目之后,就只有一个填写答案的空,并不会严格要求学生写出解题步骤,所以郝俊有充分的信心取得一个相对来说的好成绩,而如今,最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够说服江士祺。
  
      记忆里并不应该出现这一幕,遇到两位老师的拒绝,郝俊此刻却有着坚持的理由,这只是他的人生开始转向的一小部分,也恰恰是开端,容不得他就这样默然退缩。
  
      重生的他掌握了一把让人眼红的好牌,如今他的所要做的就只是在合理的时间合理地地点出牌罢了,却能够为他赢得十倍百倍的报酬,这就是他超然的优势。
  
      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江士祺:“江老师,我坚持!我还可以立下军令状!”
  
      江士祺其实并不认为让郝俊参加数学竞赛存在什么障碍,从刚才的一番表现就能看出一二,但既然叶卫平已经有言在先,他不好单方面做出决定,遂又将眼神投向叶卫平。
  
      老师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是相当微妙的,并不如表面上那么融洽,比方两个老师对于同一件事或问题产生了分歧,而学生只认可其中一人的意见,或多或少会对另一位老师的权威产生影响,而郝俊的“不识好歹”,就是等于对叶卫平权威的挑衅,作为办公室里资格仅次于杨根生的老师,他立马就觉得脸上无光。
  
      “郝俊,你的成绩在座的老师都是有目共睹,综合成绩加起来只是五百出头,连市二中的录取线都相差巨大,参加竞赛不但白白浪费名额,还会影响到你的成绩,以及你们班级的升学率,这不是你个人意气用事的时候!”叶卫平沉着脸说道。
  
      江士祺颇为尴尬,郝俊的数学成绩最好,也最能跟他说上话,而他刚刚的意思其实也有让郝俊参加竞赛的意愿,
  
      却没有想到叶卫平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反应,以及在他听来有些过分的措辞。
  
      郝俊本以为重生之后,会对某些事某些人看得淡然一些,并没有将矛头直指这位自然科学老师叶卫平,没有想到,交锋仅仅在他回来的第一天就开始了,还来得如此激烈和热血。
  
      “叶老师,我并不赞同您的意见,这只是一个初级竞赛的参赛资格而已,并没有许多与成绩挂钩的地方,为什么您一定要将我的成绩与这次竞赛联系在一起呢?”郝俊寸步不让。
  
      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还不足一米六五的男孩以一种倔强的姿态对抗着老师,表情还是那么淡然和自信,刚刚毕业的顾珊琪很快就不争气地被拉到了他的阵营之内,但她不敢说话,毕竟整个办公室里就她的资格最低,也最年轻。
  
      杨根生和其他几个老师都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才会瞟一眼郝俊站着的地方。
  
      叶卫平似乎是个执拗的性子,在同事面前失了面子,更强硬地说道:“一叶而知秋,不是我以偏概全,其实你的数学成绩也不怎么样,更别提其他几门成绩了,以此类推,你的竞赛显然也不能给我们多少惊喜!”
  
      “叶老师为什么对一个名额的问题这样耿耿于怀呢?而且您是自然老师,不是吗?”郝俊不理会叶卫平话中的讽刺,拿到参赛名额才是正道。
  
      “我并不是故意找你的茬,在学习上你的确一无是处,又没有上进心,更何况近来因为你早恋的问题,我们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被批评过,我想你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投入到学习中去!”叶卫平好整以暇道,似乎找到了一直很平静地郝俊的破绽,颇为兴奋。
  
      “请不要将您主观的臆断来硬掺加入到影响我的人生里面,这并不是老师该做的事情,您要做的只是合理地引导我!我想叶老师在这方面比我懂得更多。更何况,初恋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郝俊觉得叶卫平有些较真,却是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但这样的措辞,已然不是退却就可以的。
  
      随着对话的深入,师生之间的火药味渐渐有些浓烈,叶卫平只是感觉头疼,眼前的学生丝毫没有半分在老师面前的谨慎和畏惧,反而有种睥睨天下的气魄和胆量。
  
      江士祺见状不对,忙劝解道:“叶老师,我看这样,既然郝俊要求参加数学竞赛,就让他参加,反正这只是市里面的,后续补上,相信我们这点权利还是有的!毕竟学生的要求很强烈,我们不能打击学生的进取心!”
  
      叶卫平突然一愣,许久才冷笑一声:“不用,江老师,我看就让郝俊一起参加数学竞赛和自然竞赛吧,我没什么意见了!”
  
      江士祺还以为叶卫平生气了,冲着郝俊一瞪眼,(ww.uukansu)很是气愤,毕竟郝俊的这份言辞,不但打击了所有老师的权威,还公然声称早恋美好,即使在98年,这个观念推陈出新的年代还是有些惊世骇俗的。
  
      叶卫平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是突然明白过来的,作为郝俊三年的任课老师,郝俊有几斤几两他叶卫平随手掂来,在竞赛上能考个不是鸭蛋的成绩就不错了,他还跟这学生呕什么气,想来是最近表白遭遇挫折,脑袋有些发热,需要用竞赛来降降火吧。而江士祺,硬要为郝俊出头,看最后,究竟是谁丢人现眼,到时候,看你还敢跟我对着干!
  
      叶卫平想法一对路,就再也气不起来了,反倒是拍了怕郝俊的肩膀:“好好考,叶老师这边放行了!”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一众老师都看怪胎似的看着叶卫平,显然没有料到叶老师变脸的速度。
  
      郝俊点了点头,还是很平静,直到看到江士祺在报名表上写上了他的名字之后,他的嘴角才微微牵扯起一丝弧度,第一个堡垒正式攻克,那么接下来就看他的表现了。
  
      对于郝俊来说,其实叶卫平心中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郝俊的人生新旅程又迈出了一小步,新的一小步,从未在郝俊的人生里面出现过的一步。
  
      而叶卫平也将作为在未来几个月内逐渐在他的记忆里消失的人物,随风而去,兴许某一天,郝俊这只小蝴蝶扇出的巨大风暴会将叶卫平牵扯进去,但这已不是此刻他所会去思考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