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一十八章 阴谋?
    值得庆幸的是三十岁大叔的心理并没有过分的残暴和淫邪,面对梨花带雨,春光灿烂般诱惑的别样景象生生按捺住了身体里渐渐升温的热血,只是单手却抚上了女子单薄的背,以示安慰,至于大叔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秦梓早已近乎绝望了,谁会去怀疑两个满脸真诚的少年的求助,谁又会相信当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脱去了伪装,竟会变得如此凶残和邪恶。

    她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挣扎,去呼救,偏偏那个可怕的胖少年却始终无动于衷,甚至变本加厉地淫笑着。当这个满脸横肉的少年撕扯她的针织长衫,露出里面乳白色的抹胸时,她分明看到了胖子眼中一闪而逝的狰狞以及**。

    外界静的可怕,连这老天似乎都在助纣为虐,当漫天的乌云覆盖,胡同口几乎与快入夜时无异时,黑,黑得让她心悸,让她绝望。

    而当她的心理防线几近崩溃的时候,那一个穿着一身黑白色校服,脚踩着橘黄色球鞋的少年,就这样出现了。

    像是一个拯救世界的盖世英雄,伴随着划破了大半个长空的闪电和巨大的完全遮住了男孩厉声喝问的雷鸣,就是一个盖世英雄。

    她突然间发现趴在她身上那个肥胖的身躯已然离开了她,她只知道有个人适时的出现了,就像无数个电影里的剧情一样,当女主角陷入危境,只差一步就要万劫不复之时,男主角出现了,他脚蹬着七彩祥云,手握着金刚伏魔棒,披荆斩棘,所有的敌人在他的面前都只是一只随手拿捏的纸老虎,浮云,就如浮云。

    可是,秦梓却害怕去探究此时的情况,她在怕,她在畏惧,她在颤抖,她只是看了一眼脑海里却都是那个人的身影。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那胖子惊天动地般的凄惨叫声,以及随之而来贴在她耳边的轻声安慰,她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奔流而下,此刻,唯一让她心安的仿佛就是那耳边如梦呓般的安慰和身边男孩身上青春的少年气息,她有一瞬间地迷醉。

    她扑进了男孩的怀里,因为只有这里才是她认为真正安全的地方,能够护佑她的地方。

    女子的哭声与其说是害怕,还不如说是发泄和释放,

    郝俊甚至能够感觉到肩膀上的湿痕正悄悄地渗透进他的衣服里面。

    眼下这个姿势太过暧昧,郝俊能够清晰感觉到鸽乳在他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和柔软,以及女人抽泣时时不时传来的压力,他暗暗忖道,虽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大叔我发育正常,心理年龄更是发育到烂掉的地步,不过这小女子的诱惑居然如此之大。阿弥陀佛,非礼勿视,非礼勿想,非礼勿感。

    他轻轻推开女子的肩膀,正视着女子的眼睛,却被晃得一阵眼晕。他甚至想大呼,这英雄救美救得真是他妈值得。

    女子带着一个紫色的发箍,许是由于挣扎的厉害,头发有些散乱,鬓角和额头有许多汗迹涌了出来,部分发丝耷拉在一起,居然有种别样的诱惑。

    她的眉淡淡的,她的眼大大的,她的鼻挺挺的,她的嘴艳艳的,像是天使,又像是精灵,造物主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镶嵌在了这一件艺术品身上,毫无保留。

    “这位姐姐,你没事了吧?”虽然有些别扭,但一个三十岁大叔的心是正直的,因为此刻的他只有十七岁。女子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倒也当得一声姐姐。

    秦梓就这样专注地望着这个从绝望中将她拉出来的男孩,他的头发长长的,很杂乱,眼睛也有点小,却很有神,穿着一身校服,尤其是他脚上那双橘黄色的球鞋,格外惹眼,她能够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让人信任的东西,但似乎却不应该发生在一个十七岁少年的身上,不过这个少年却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了。

    她努力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有些徒劳,剧烈的挣扎早已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她只能借着郝俊的身子慢悠悠地站立起来,郝俊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手环着女子细腰时手指间温热的触觉,却已然兴不起半点**,他发现女子颤抖得厉害,害怕,她仍旧在害怕。

    是啊,经历这样的事,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那将是她整个世界的倒塌,这种怕将深入骨髓。

    “姐姐,别怕,有我在呢!那胖子已经被我打倒了!”

    郝俊的话就像是拥有魔力一般,女子闻言居然奇迹般停止了一直颤抖着的身体,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英雄救美一直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是我该谢谢姐姐给我这次机会实现我的愿望才是!”郝俊笑着回应,努力想要驱散女子的恐惧。

    “呵呵!”秦梓嘴角微微一扬,她本就是个坚强的女子,不仅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畏惧,还应和着郝俊的笑话。

    郝俊搀着秦梓慢慢走到胖少年跟前,这俨然是一件十分让他享受的事情,瘦脸少年只是挨了郝俊一拳,鼻血横流而已,想来是畏惧郝俊,一直在装昏迷罢了,郝俊也懒得理他,伸脚踢了踢头破血流的刘胖子,又转头问女子:“姐姐你说,怎么处理他!”

    秦梓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悄然问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郝俊笑问:“这胖子认识姐姐吗?”

    秦梓摇了摇头,睁着一双眼睛,疑惑地看着郝俊。

    郝俊哀叹一声,姐姐哦,你知道这表情有多诱人不?点点春雨,化作相思泪。

    “那就好办多了,他也不认识我,嘻嘻!”嬉笑间,郝俊有在胖子身上狠狠踩了几脚,这胖子的野蛮冲撞还是让郝俊吃到了大苦头的。

    刘胖子昏昏沉沉的,郝俊看清楚他浮动的胸口,才敢肯定这货没有一头撞死,但显然胖子的吨位不小,这一脸砸下去,没有脑残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就是不知道这刘胖子能不能幸免于难了。

    “姐,知道这猪为什么会直线撞围墙上不?”郝俊神神秘秘地问道。U看书(

    秦梓继续诱惑着三十岁的心,十七岁身体的郝俊,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满是求知的**,这女子的畏惧来的也快,去的居然也如此快,表情上已很是淡然,却魅惑如斯。

    “因为他的脑袋不会转弯!”郝俊故作高深的说道。

    秦梓轻笑一声,抖动了一下肩膀,本就不成模样的针织长衫很快又从肩膀上掉了下来,露出一大片完美无瑕的肌肤,郝俊的眼睛不由地又直了。

    秦梓的脸上显出一片绯红,直到耳朵后跟之上蔓延开来,她急急忙忙将衣服扯了上去,单手按住,再也不肯放手了。

    天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春雷虽是阵阵,声势颇大,到头来,却是此番景象。

    郝俊的眼角突然闪现出一片玻璃反光,他颇为警觉地朝外面一瞥,只看到一抹黑色的风衣尾巴和脑海中残留的咔嚓咔擦的声音。

    他的脑海里却是想起另外一件事来,因为正是郝跃飞被警察带走的前一天,凤塘区发生了一起恶性的少年强奸案,震惊全市,难道就是眼前这场被自己莫名其妙阻止的闹剧?那不是意味着老爹郝跃飞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了,明天,明天……老爹啊,老爹,今晚上儿子看来真要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啦?

    郝俊苦笑,他越来越觉得他正一步步被牵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的旋窝当中。

    而他似乎首当其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