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二十四章 戾气
    突如起来的变故,不得不让郝跃飞审时度势,在匆忙结束了收费站的工作之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所谓的书房里,只有郝俊这条称职的尾巴悄然跟在身后。
  
      屋子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大多是郝跃飞皱眉沉思时造成的,郝俊多次努力想要把主动权揽到自己的手里,奈何郝跃飞不说话的时候,居然能给郝俊一种莫名的压力。
  
      父子俩人一直闷在书房里,偷偷瞅着那些个账目资料,毫无头绪,即使是郝俊,作为一个重生者,拥有远远超越这个时代的眼光和知识,也无法凭借着这单单这一份诡异的账目资料,就推算出对于他们来说有用的信息,更何况“诡异”两字的判断还来自于上午顾凯凡的不同寻常的表现。
  
      郝俊拍了拍脑袋,暗叹这官场果然真不是他妈人混的地方,一本小小的账目和资料就把父子两完完全全给难住了,这些个几乎都是用密密麻麻的数字记录的一板一眼地资料,几乎都是平常的收支,一看就知道存在着明显的问题,但要是想要从中推敲出另外一些东西,他相信即使是最有才的会计也会徒呼奈何。
  
      其实郝俊的内心也有些不以为然,只要郝跃飞脱离了危险,他才不要去管顾凯凡的死活呢,那场98年发生在莲花市的官场大地震,一脚踏进去,要么顺利借势,一飞冲天,要么就是万劫不复,像郝跃飞这种级别的公务员,别人甚至连栽赃他的心情都没有,可若是这巨浪一来,郝跃飞没准就会被无情的拍死在沙滩上,郝俊需要让郝跃飞尽量去避免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毕竟机会多得是,没必要趟这趟连他都没有把握地浑水。
  
      郝跃飞似乎已经渐渐开始习惯自己十七岁的儿子以一种别样的姿态来和他商谈人生,严格意义上来说像是一对互相切磋的挚友,共同提高。
  
      父子两一呆就是一个小时,郝俊觉得很有必要在这种时刻呆在父亲身边,这是他在攀爬时遇到得第一个障碍,无论从心理上,实际的意义上,左右他的世界观的仅仅可能只是一念之差,但就是这一念之差,将会决定他与这所谓仕途究竟有没有缘分,若是父亲执意要去闯一闯,作为重生者的他不介意陪着父亲闹腾一番,这是属于底线的自信。
  
      郝俊幻想过遛狗斗鸟,走个路能把整条马路给占了,
  
      打个响指会有无数个头凑过来听候差遣的纨绔生活,而恰恰这一切,可能需要他和他的父亲共同努力去创造,似乎才有了那么点意思,至于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郝俊是否会欺男霸女,养一帮狗腿子替他卖命,那就是后话了。
  
      表面上,顾凯凡被纪委带走,并没有在莲花市引起过多的波澜,只有收费站的人员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也最终在郝副站长的主持下开始稳定下来,陆续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就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郝副站长的手段就也可见高明了。
  
      但有些地方终究还是炸了锅,虽然顾凯凡只是一个小小的收费站长,可真正体制内的人都明白,他身后代表的力量非同小可,鱼死网破的事情在官场上也是大忌,马如龙决定破釜沉舟了?许多人都把眼光关注在了市委书记马如龙的身上。
  
      审查干部的经济问题一直是马如龙擅长摆弄的手段,而就是这种手段,为本是空降的他在莲花市赢得了足够的一席之地。
  
      马如龙似乎性格粗糙,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说起话来声音很大,语速很急,与南方的官员明显格格不入。传闻他到莲花市上任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司机,一条纯种的藏獒,很有单刀赴会的架势,也可以说是霸气外露。
  
      奈何叫开莲花市的大门,迎来的只是一个市电视台的台长和一辆极其陈旧的红旗,没有一个莲花市政府部门的人员出面迎接,可见莲花市顾凯平一任上铁桶一般的江山,但睡觉马书记是微服上任呢!
  
      而马如龙也只是淡淡一笑,就坐进了那辆红旗小轿车,市台的张台长可是一身冷汗,他被安排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也是有原因的,虽说电视台也是事业编制,但像莲花市这种地级市,市电视台等于就是市政府的口舌,无关对与错,只有播与不播。
  
      张长清台长不想挑战这种规矩,但他三十五岁,年轻有为,事业心又强,想法自然就多,他感觉只要仍旧作为市政府积极的口舌,而后在其他方面做一些体现电视台个性的东西,电视台也要逐渐转型为综合性的电视台,这样才能跟上整个兴城越来越快的发展趋势。
  
      张长清就洋洋洒洒地写了个计划书,在电视台里开始运作起来,正是实行倒第二天的时候,却是接到了市委宣传部的刘副书记的电话,说是让他接一下新来的市委书记,就开市电视台三年前配的车子。
  
      作为一个电视台台长,张长清知道一些有关于这个新来的市委书记的信息,恐怕他的到来会引起莲花似的一场轩然大波,甚至张长清也都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来个强龙斗地头蛇的戏码。
  
      但刘副部长的最后一句话,就让他一惊。
  
      “小张,手头上的事情先放一放,领导重要嘛!就不要瞎捣鼓了,下午三点准时啊!”张长清仔细一琢磨,按理说,这个迎接市委书记的任务,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啊!
  
      可刘副书记郑重其事的样子不像是说笑话,与其说是一个任务,还不如说是刘副书记在借机敲打他呢?不要让他在市电视台瞎搞乱搞,影响市电视台的严肃性。可是,市委常委们就不作出一个迎接的姿态吗?这不是打省委的脸吗?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他是怀着忐忑上路的,红旗外面破旧,里面却是真皮座椅,格局很宽,张长清一开始以为受到这样冷遇的马如龙一定会大发雷霆,没想却是笑了一声,就缩身钻进了红旗,让张长清还愣了很长一段时间。
  
      并没有省委的干部陪同,马如龙也算是属于微服到任,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和一条黑乎乎的藏獒,张长清认识这种像狮子一样的狗,听说其战斗力与一头狮子基本上相差无异。
  
      而在那时,U看书(ww.uukahu.com)张长清就打算就电视台的改革意见和发展意向请马如龙随意聊一下,张长清觉得这个市委书记除了初次见面时,第一眼感觉有些粗犷以外,为人还是很和善的,很有市委书记的亲和力的。
  
      马如龙也随口问起了张长清市台的工作问题,甚至还表示有时间回去市台参观一下,张长清原本被刘副部长打压下来的心态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奈何,马如龙一到任,就与顾氏一系摩擦不断,小争斗不休,他虽然是红色子弟,但却不受家族重视,也是一步步从底层熬上来,何曾受过这种气,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几番你争我夺下来,硬生生被这位手腕强硬的书记画出了一块地盘来。
  
      这一日,好不容易时间空出来了,马如龙就打算见一见那个给他留下印象不错的年轻的市电视台台长,却没想到突然从秘书口中听到了顾凯凡被纪委的人带走的消息,勃然大怒,拍着桌子骂娘,却不知道骂谁去,一下子就涨红了脖子。
  
      俊秀的年轻人,也就是马如龙的司机,冲着额头上溢出汗来的张长清撇了撇嘴,示意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虽然隔着一扇虚掩的门,但张长清还是能够感觉到马如龙的暴虐,与这位市委书记见过很多次面,却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重的戾气。
  
      显然有人触动了马书记的真怒……
  
      (想当年,英语四级裸考pass,六级就彻底嗝屁了,不知道明天的公务员考试咋样啊?大大们,求个收藏否?积点rp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