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二十八章 下猛药
    自从那次意外的握手之后,顾忠敏一直就没有把郝俊当作一个普通的学生来看,而那份所谓的检查,这个郝俊在开篇两三句的反省之后,就是洋洋洒洒一大片地谈论东湖中学这种办学方式的优缺点,以及其发展趋势,更甚至大胆地断言,在未来的七年内,东湖中学必然会被取代。
  
      顾忠敏看到这份不伦不类的检讨,就是扑哧一笑,倒是对于郝俊的文采欣赏万份,一直将那份检讨放在书桌里,当然至于对于教学方式的探讨,显然并放在老校长的心上。
  
      眼前这个少年的思维天马行空,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他此行鬼祟而来的目的,而恰恰内心其实更多的是有一种希冀在其中,希望郝俊能够带来解救顾凯凡的办法,至少一点点启示也好。
  
      “顾校长,顾叔叔被纪委带走的前一天就将一份账目资料交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收费站的副站长!”郝俊组织着言语,这份账目资料肯定存在某些猫腻,但他和郝跃飞却无论如何都分析不出来这猫腻究竟在哪里,不知道眼前的老爷子是否能够从另外一个方向打开思路。
  
      “账目资料?什么账目资料?”顾忠敏一听到账目两字,耷拉着的眼皮都竖了起来,双眼变得炯炯有神,渴望、贪婪。
  
      郝俊被老爷子的表情给吓了一跳,心中暗道:这份资料估计顾校长不知道,那除此之外,难道顾凯平知道?郝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若果真如此,难道是这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大市长在下一盘大棋,几乎又是瞬间,他便又摇了摇头,为出现这种想法而感到不可思议。
  
      “说啊!”顾忠敏拍了一下桌子,急眼了。
  
      郝俊又被吓了一跳,暗道这平日里本就威严甚重的老校长发起怒来真是恐怖,也是他心思太多太杂,以至于被吓住了。
  
      “顾校长,您不知道这份资料,那么顾忠平市长呢?”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顾忠敏沉吟了一会,又重新镇定了下来,他是爱子心切,才想抓住可能救出顾凯凡的一切办法。
  
      “到底是什么资料,这一次老二被纪委带走,我这里一点风声都没有,他到底除了什么问题也不知道,一份账目资料能起到什么作用?”顾忠敏的思想开始趋向于理智。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从顾叔叔的表现来看,这份资料似乎很重要!”从顾凯凡一系列的表现来看,那份资料必然很重要,这是郝俊父子几乎花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才分析出来的。
  
      顾忠敏向后仰倒在座椅上,头疼地拍了拍额头,“我兄弟出国考察去了,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郝俊惊呼一声:“难道这就是马如龙选择在这时候出手的原因,高啊!”
  
      他一时间忘记了这种隐晦的争斗可不是他这样一个初中生所能看透的,所能知晓的,有些忘形,就呼喊了出来。
  
      顾忠敏对郝俊的认识又深了一层,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凯凡被纪委带走,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谨慎一些还是好的!”
  
      郝俊暗暗撇嘴,从开始进入办公室看到顾忠敏,都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更何况,他不是很清楚这究竟受否真的出自马如龙的手段,但他清楚的知道就是因为顾凯凡的经济事件而导致整个顾氏一系在马如龙的打击之下,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失,按照这位马书记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谨慎一些,迎接顾氏的相信就是狂风暴雨了。
  
      郝俊把马如龙当成了反派第一人看待,自然想与顾氏一系的顾忠平谈谈聊聊,但对于这位顾氏大佬顶着省会城市市长头衔的男子还是存着一分本能的敬畏。
  
      “顾校长,账目资料在我父亲手里存着,您考虑考虑!”
  
      顾忠敏思考了许久,才从桌上拿起电话,拨通了顾忠平在国外的电话。
  
      “忠平啊,我还是放心不下凯凡,就这样一句话没有,把他带走,这是怎么回事嘛?”
  
      “哥,这事急不得,我现在不能脱离团队独自回国,等我回来再做处理好了,我向下面的人打过招呼了,凯凡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其实,顾忠平也在那边暗暗着急,他早就向莲花市的纪委张书记打过电话,那边都是含糊其辞,他的心中就是咯噔一下,而以前的部署在电话里向他报备的情况也摸不清纪委的真实意图,为了避免老哥担心,他只好做出一副万事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毕竟莲花市已不如以前他在位时那般得心应手。
  
      顾忠敏又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忠平,现在有这么个情况,凯凡在出事之前将一份账目资料交给了收费站的会计!”
  
      “资料,什么资料?”顾忠平听了心里就是一沉,忙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叫个人和你说说,你给分析一下!”顾忠敏将电话递给郝俊,示意他直接和顾忠平直接对话。
  
      郝俊深吸一口气,接过话筒:“喂,顾市长!”
  
      “喂,你好!”对面传来一个略带磁性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顾市长,我想问一下,您知道顾站长那份账目资料吗?”郝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些,U看书(wwukanshu.com)毕竟对面那位曾经是莲花市的一届大佬。
  
      “凯凡没有跟我提过!你是哪位?”顾凯平心道对面这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年轻。
  
      “顾市长,顾站长似乎对这份资料很看重,看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自己知道这份账目资料的用途了!”郝俊故意避开他的身份问题,毕竟让对方那位大市长知道对面跟他讲话的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估计他的心情会很糟糕。
  
      “你是凯凡的下属吧?其实,现在连我也见不到凯凡的面,我给莲花市的很多人都打过招呼,可惜打听不到凯凡究竟被带到哪里去了!”顾忠平叹气道。
  
      郝俊心里又一惊,事情的严重程度远比他想象的大的多,如果接触不到顾凯凡,顾忠平又不在国内,究竟什么人能够值得他去相信,郝跃飞应该去找谁解决问题,就更需要慎重去考虑,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把资料捂在手里?
  
      此刻必须得到顾忠平的全力支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否则,顾凯凡可能就真的有去无回。
  
      他沉声说道:“顾市长,兴许这份账目资料能救顾站长!”他知道,作为形成顾氏一系的绝对领袖的顾忠平的内侄子,顾凯凡被纪委带走,无论是否出自马如龙马书记的手段,接下来不可避免的就是顾氏一系与马如龙的正面冲突了,若是能够救出顾凯凡,这必然能够挽回眼下不利的局面,必须要下个猛药,让顾忠平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