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二十九章 走路不带声的
    郝俊将电话递给顾忠敏的时候,迎来的是老校长万分探寻和好奇的眼光,他心中知道刚刚与顾忠平的一番“交锋”,已经让这位老校长生出疑惑之心了,无论如何,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思维方式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个叫做郝俊的孩子一样,这是属于他做了几十年教师和校长的自信。
  
      顾忠敏接过电话又与顾忠平聊了几句,才心情沉重地放下话筒,老校长并没有因为儿子被纪委的人带走而乱了分寸,只是从种种迹象来看,顾凯凡的遭遇,绝对是有心人的杰作,那么这个有心人又是哪位?
  
      郝俊微微吸了一口气,尽管未曾与对面那位市长大人当面,还是能够感觉到顾忠平所释放出来的巨大压力,这恐怕就是官威吧,无形却很实在。
  
      不过,眼下总算是达到了自己最期望的目标,接下来,就要等消息了,希望这位年富力强的兴城市长能够带来一些好消息吧!
  
      他和郝跃飞都没有太多其他的选择,这时候必须谨慎。
  
      郝俊坐在位子上想了许久,人生兴许就是这样,都是在一次次赌博中度过的,你必须要压上值得的东西,才能拥有去赌的机会,所谓做事的魄力,无外乎是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顾校长,没什么其他事的话,那我先走了!”郝俊轻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出了门口,整个过程中,顾忠敏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看着郝俊的背影若有所思。
  
      而郝俊同样,似乎对于在教室里与叶卫平生的冲突觉得根本不值一提!
  
      郝俊回到教室,正好是下课时间,刚一入门,整个教室就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全都以一种奇特的眼光看着他,敬畏之中夹杂着一丝同情,也有的当然是幸灾乐祸。
  
      郝俊灿然一笑,就坐在自己靠近门口的位子坐了下来。
  
      一班有个习惯,每周都要交换一次座位,即第一组变为第二组,以此类推,第四组则变为第一组,这周郝俊的位子正好靠近门口,要不然他也不会冒着被叶卫平现的危险窜后门进,但人生却是如戏,总会跳出点波折。
  
      胡佳杰和赵文杰刷得一下就把郝俊给包围了,汉奸同志似乎终于忘记了上个礼拜有关于郝俊的痛苦悲惨恐怖记忆,两眼之中满是关切,“怎么样,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们俩把这两张对不起人民的脸蛋弄的离我远点!”郝俊推了推赵文杰的脸,赵大彪同志却想要离的近一些,脸庞就有被挤得有些些变形。
  
      胡佳杰又凑了过来,轻声道:“你不是去向叶老头道歉去了吗,他怎么说?”
  
      郝俊扑哧一笑,故意将音量放大:们太小看我了,这种小事咱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他这是故意说给在不远处竖着耳朵听这边说话的石杨听的,无论在他们这个年纪还是在郝俊工作以后,打小报告的人往往是最受别人讨厌的,而这位石杨同学却是秉承了这一光荣传统一直到长大,当然后来怎么样就不是郝俊所知道的了。
  
      “那你去找老班了,那不是自找没趣嘛,他本来就看不惯你!”赵大彪同志笑眯眯地问道,他被郝俊的若无其事给感染到了,笑得有些没心没肺。
  
      “你当我白痴啊,杨老头本来就恨得我牙痒痒,我若是去求他,那多没面子啊,咱不求人,看着吧,到最后,什么事都没有!”郝俊颇为骄傲地说道,心中却有股淡淡的温馨在弥漫。
  
      就这样三个人聚在一起吹牛打屁的日子,该是郝俊记忆中多么美好的画面啊!而且恰恰现在吹牛的主导者是他自己,居然如此惬意。
  
      石杨同学看着郝俊的笑颜,牙咬的紧紧的,很恨地拿起手中一摞的英语课本开始起作业来。
  
      胡佳杰和赵文杰面面相觑,两人双眼之中的忧色渐渐被掩藏起来,双双打起一个响指,就吹吧!看待会你怎么吃苦头!”
  
      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胡佳杰已经做会了位子上,赵文杰却是回转身,手中拿着一直自动铅笔,几乎点到了郝俊的鼻子上,威胁道:“老实交代,你和宋辰辰是怎么一回事?我就知道,看你们两个平时闹哄哄的样子就不对,那是会犯错误的,郝俊同志!”
  
      郝俊苦笑着看着一直在眼前晃得的铅笔,心中还真是坎坷,忙推开赵文杰的手:“赵大彪同志,哥们的政治觉悟是很高的,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请组织放心!”
  
      赵文杰复又摆起手中的铅笔,双眼之中尽是浓浓的不信之色,“郝俊同志,你的党性在‘三二五事件’以后就一直是组织严重关注的问题,组织上虽然信任你,但还是请你交代清楚!”
  
      郝俊看了小妮子那里一眼,那丫头看到郝俊的眼神寻来,忙避开,晃着小脑袋做起了脖子运动,这份做作的样子却是十分的天真可爱。
  
      郝俊又怕赵文杰逼问,快把视线回转,余光却仍注意着小妮子的方向,见她瞥了自己一眼后,就缩回了脑袋,埋在书桌上,也不知道在干嘛。
  
      面对赵大彪同志的咄咄逼人,郝俊故作坦白道:“这不刚刚偷进来的时候,叫宋辰辰打掩护嘛,被老叶头现了,怕她内疚,安慰安慰嘛,你都不看老叶头跟我闹成什么样子了!”
  
      赵文杰又狐疑地看了郝俊一眼:“好吧,姑且相信你,组织还会继续考察你的,请郝俊同志严格要求自己!”郝俊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不信任。
  
      “保证完成组织的要求!”郝俊故意大声道。
  
      赵文杰矜持地点了点头:“好吧,不开玩笑了,你确认能够躲过这次危险?我还是头一回看到叶老头这么大的火呢!”
  
      郝俊心中笃定,刚刚在顾校长那里露了一次大脸,再怎么说老爷子也不会在这种时刻把自己踢出学校吧,杨根生本就与叶卫平不对付,这一次看来只有他孤军奋斗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总不至于让自己重生之后就被学校开除,那也太对不起特意给他开挂的大神了!
  
      “你就瞧好吧,老叶头那是自找没趣,我的组织关系十分硬朗,杨根生又在和他搞阶级斗争,他肯定没时间,没精力,没能力踢了我,我确定!”
  
      是嘴硬,他可是在全班面前说要踢了你,看你怎么办?”说完,赵文杰居然迅回转,趴在了桌子上,一副懒得与郝俊说话的样子。
  
      此刻,却是铃声响起,上课了。
  
      杨根生的身影迅在郝俊身边飘过,不带声的。
  
      郝俊暗吸一口凉气:“我靠,这老头子走路不带声的,跟鬼一样?什么时候来的,不会什么都听到了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