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三十章 谁的暗手
    郝俊认认真真地听着杨根生的课,眼神专注,腰板挺直,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就怕这位班主任一不小心就逮到他的把柄,趁机发飙,到时候,还真是难以应付。
  
      而就在不久前,远在国外的顾忠平放下手中的电话,随手抽出盒中的香烟,身旁的秘书立刻会意将打火机打着递了过来,顾忠平摆了个手,示意不用,就叼着没点着的烟陷入了沉思。
  
      顾凯凡突然被纪委带走,的确是让他心烦意乱,而且他在国外,若这一切真是马如龙的举动,整个顾氏就会彻底陷入了被动之中,虽然莲花市有很多他所倚重的官员,但没有他的在场,很难将他们拧成一股绳,这就必然不是齐心协力的马如龙一系的对手,到时候,整个顾氏一系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他可是见识过马如龙的手段的。
  
      作为兴城新提拔起来的市长,顾忠平的势头很猛,已经让上头的人感受到了压力,这位几乎没有根基和后台的市长,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迈上来的,若是得到某些大佬的看重,那么再进一步,就只是时间问题!
  
      但顾忠平同样也感到了巨大的责任和压力,兴城一共有六个副市长,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作为省会城市,历来经济建设就会处处掣肘,他虽然是实干出身,但格局一大,就需要底气。
  
      对于上面没有背景的顾凯凡来说,莲花市就是他唯一的依仗,唯一的底气,只要莲花市一天在他的控制之下,他才能市长的位子上拥有一定的保障,从而在大方向上找打合适的支持者,那么他才能拥有再向上一步的可能,这是顾忠平的底线,绝不能容忍别人插手,甚至染指。
  
      虽然他已经离开了莲花市,但对于莲花市的政坛,他还是了如指掌,无论是马如龙的空降抑或是马如龙一次次出手,站稳脚跟,他都一清二楚。
  
      这一次,顾凯凡被纪委带走,而从莲花市他原有的班子反馈过来的消息来看,这一次却是有些不同,他甚至感觉到一丝无奈,整个顾氏一系都处于被动之中,而缺少他在兴城市中心的坐镇,很难将顾氏一系的所有力量发挥出来,难道真的只有按照电话里那个人的想法来行动了吗?
  
      顾凯凡又一皱眉,心中思考着究竟该去找谁帮忙,顾凯凡被纪委带走,
  
      根据市纪委张书记的意思似乎并不是莲花市组织内的人,但冒牌的可能性又不大,到底是哪方面的人,难不成马如龙在别处还有外援,抑或是兴城的?
  
      顾忠平想不明白,暗暗着急,马如龙是个急性子,几乎所有莲花市人都知道,要是他再采取什么极端的手段,整个顾氏一系将会更加被动。
  
      正在这时,顾忠平的秘书阮晓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阮晓接起手机一看,望了兀自还在沉思的顾凯忠一眼,遂接起电话,轻声讲了几句,又急匆匆地赶到顾凯平身边,耳语些许。
  
      “顾市长,莲花市市局刚刚来电话说凤塘区区委书记刘产被抓进局子里去了!”
  
      “曹西海是怎么办事的,怎么把这个硬骨头给抓起来了?”顾忠平沉声问道。
  
      “曹局长说是手底下一个愣头青办的蠢事,刘书记正在市里的一家洗浴中心办事,正好碰到市局的同志,言语不和了几句,闹了起来,就被带进了局子,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这愣头青查出了刘产的一些经济问题,逮住不放,刘产的问题就被越查越大,曹局长抗不住,就给您打电话了!”秘书阮晓神色古怪。
  
      “哼——洗浴中心能办什么事?这个刘产办事就是没有章法,没有规矩,他身上的问题多了去了,随意一件就能拉出去枪毙许多回,只是这个家伙动不得啊!曹西海怎么说?”顾凯平依旧不动声色地问道。
  
      “曹局长说眼下整个市局的人都知道了刘产的重大问题,瞒是瞒不住了!可这刘产还不知道收敛,在市局大院里又打又闹,甚至放出狠话威胁值班民警,影响相当恶劣!”秘书阮晓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大疙瘩。
  
      “这是要马如龙难看啊!”顾凯平拿掉口中的香烟,放在烟灰缸上,皱着眉头,“不对,这是要逼马如龙动手啊,曹西海究竟是怎么办事的?”
  
      阮晓一下子不明白顾忠平为何会出现怒意,但转念一想,遂又是一惊,定定地看着顾凯平,这时候动刘产,绝对是个愚蠢的事情。
  
      顾忠平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刚刚从外面回来,一直忙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洗个澡。
  
      “阮晓,打电话给曹西海,我要跟他讲话!”
  
      秘书急忙拨通电话,将手机递给了顾忠平。
  
      “喂,西海,我是顾忠平!”
  
      “顾书记您好,有什么指示?”曹西海挪了挪“魁梧”的身子,说道。
  
      “跟我讲讲那个刘产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马如龙主张办他的吗?”顾凯平沉声问道,他心里隐隐有种担忧,却不知究竟是什么。
  
      “顾书记,UU看书(ww.com)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事情的经过的,那个办案民警叫邓超,是大学刚毕业的愣头青,我已经让他回家反省了,但现在局里的同志情绪都很激动,那个刘产打了几个民警,还叫嚣要拆了警局,我看他喝了点酒,有点高!与马书记似乎没有关系!我到这时候都没有接到任何领导的电话!”
  
      顾忠平的眉头已经皱得紧紧的,总感觉有一个阴谋渐渐在逼近他,却是抓不到一丝痕迹。“你可以向马书记报告一下,跟他讲一下这个刘产的底细,请马书记斟酌!”
  
      “是!”曹西海也深知事情的严重性,与莲花市的一把手通通气也是自然。
  
      “严市长是什么意见?”
  
      “还没来得及向严市长报告!”
  
      “胡闹!曹西海,一个班子的人,你要向严市长好好学习,这种事情及时知会各个领导,闹大了你扛得住吗?”顾凯平沉声责问,这个曹西海是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市公安局局长,办事果敢认真,就是喜欢一根筋,必须时时敲打才行。
  
      “是是是!”曹西海虽然认错,但心里却在暗暗腹诽顾凯平:不是你让我们跟马如龙做对的嘛,还说得那么好听!
  
      只是这刘产一动,再联想到顾凯凡……
  
      难道是马如龙?
  
      ……
  
      (感谢收藏和辛苦默默投票的朋友,吱个声吧,让我感谢感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