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三十七章 作弊!
    徐栋梁是现任市一中高三重点班一班的班主任老师,淡泊名利,将教书育人当作一生的本分去追求,唯一的爱好就是投身于高中学生的物理竞赛之中,成果丰硕,其学生在全国各项物理竞赛中都取得过不俗的成绩,绝对是市一中竞赛方面的专家,甚至是莲花市早些年的闻名遐迩的天才学生吴晓也出自他的门下。
  
      近来因为要筹备新一届重点班以及高考的工作,徐栋梁很是忙碌,但终究是耐不住求真中学校方的盛情邀请,做起了数学竞赛的巡考员,他知道这是求真中学的校方想要趁机从他的口中套出一些有关此次提前招生考试的内部消息,虽然心中烦厌,但人在江湖,生不由己,徐栋梁干脆将其当成是一次散心了,反正求真校方也不会过度难为他。
  
      可是,他却看到了让他极为愤怒的一幕,打破了他有些惬意的心境,一个考场内居然有学生明目张胆地在翻看一张纸条。
  
      他疾步闯进考场,一把就夺过了考生手中的纸条,随意瞄了几眼,脸色就变得很是难看。
  
      作为一个老资格的教师,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在学术上造假、在考试中作弊的人了,早些年就是因为仗义执言才被他人所不容,贬到了高中做教师,否则以他的学术水平和教学水平,怎么会屈居于一所地级市的重点中学教学呢?
  
      也算是郝俊倒霉,才好奇地看了纸条一眼,认清上面的是别人作弊的答案,刚想为了避免麻烦处理掉这张纸条,就天外来手,将纸条抢了过去。
  
      郝俊当下就感觉要遭,这算不算得上是人赃并获?怎么就感觉自己连辩白的机会都没有呢?
  
      郝俊能够感觉到这个中年男人翻过他的试卷压在桌子上时强自压抑着的怒火,他轻哼一声,盯着郝俊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好好考试!”遂将纸条揣在兜里,跟监考老师交代了几句,轻声离开了教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望了郝俊一眼,眼神里全是浓浓地警告。
  
      郝俊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中年男人,圆圆的脸蛋,圆圆的金丝眼镜,圆圆的后背,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硕大的球一样,憨厚朴实可爱。
  
      他的眼睛突然一亮,是了,这个中年男人是市一中重点班的球老师,出了名的严厉,
  
      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
  
      郝俊偷偷的打量了一眼前面考试的学生,见到其他多数学生都是一副苦思解题的模样,只有坐在他斜对角的刘思农脸色有异,心中就笃定了几分。
  
      郝俊的题解得已经差不多了,就剩下几道比较复杂的,他也没有仔细做得心思了,就干脆一步到位,没计较一步一步的准确率,匆匆写完了答案,就提前交卷了。
  
      郝俊的这一番举动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初中生还没有提前交卷这个概念,郝俊也是到了大学才接触到的,更何况,学校也大多要求学生不得提前交卷,你就是睡觉,也得给我乖乖睡到考试就结束,平日里的考试就基本上没有学生提前交卷,更别说这种数学竞赛了,考试学生还巴不得时间能够长些呢!
  
      郝俊走出门口的时候,还冲着小妮子打了个眼色,小妮子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也咧了咧嘴,她有几道难题给卡住了,一直在思考怎么解题呢!也没怎么在意郝俊纸条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郝俊才不会做无聊的事情呢,要不然他的成绩会一直在班级里吊车尾呢!
  
      小妮子捂嘴一笑,继续埋头在数学题的大海里去了。
  
      徐栋梁出了门,总觉得放心不下,一遇到这样的问题,他就一定要想解决,就干脆等着郝俊出来解决清楚,这些参加数学竞赛的学生都是各个初中的佼佼者,不能就这样避重就轻,于是他就杵在教室后门不走了。
  
      没想到郝俊居然一小会就出来了,他一步就迎了上去,挡住了郝俊的去路。郝俊对这位球老师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前一世每一次被他逮住心里都恨得牙痒痒的。
  
      “徐老师,你好!”
  
      徐栋梁一愣,奇怪的看着郝俊:“你认识我!”他不记得跟眼前这个学生有什么交集。
  
      “认识认识,徐老师的大名如雷贯耳!”郝俊笑了笑,也算是拍拍这位前一世打过几次交道的老师的马屁。
  
      郝俊却没有想到,以他现在这样一个初中生讲出这样一番话,在徐栋梁的眼里看来就多少有些油腔滑调,印象不由就差了几分,心里如何想,脸上就露了出来,徐栋梁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叫什么名字?”他的语气也有些冲。
  
      “郝俊!”
  
      “为什么作弊?”
  
      “没有,徐老师,这纸条是前面飞过来的,我刚拿到你就收走了!”
  
      徐栋梁再次皱眉,这种解释听起来很是牵强,他做老师多年,当然不会相信一个学生的片面之词,何况这个学生给他的第一映像并不怎么样。
  
      “谁传给你的?”徐栋梁不介意将事情搞个水落石出,可郝俊却不好胡乱攀咬,他即使怀疑刘思农,也没有证据啊!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没看到!”
  
      徐栋梁的脸色开始严肃起来:“郝俊,作弊虽然不对,只要知错能改,但如果欺骗老师,那就是错上加错了,你要想清楚!”
  
      郝俊心道自己万没有替别人抗罪的心思,怎能够被徐栋梁随意冤枉呢,更何况他还打算在市一中的重点班混迹呢,眼前这位兴许还可能成为他的顶头老师呢!
  
      郝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徐栋梁老师打消将他扭送教务处的打算,急忙抹去额头的汗水,这可是好不容易从江士祺老师那里讨来的机会,如果被这位徐老师一打岔,可能去市一中的机会都会就此消失,他可不想顶着一个作弊者的头衔去参加中考。
  
      郝俊假意咳嗽几声,这位徐栋梁老师既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也没有掐掉烟头的打算,居然就活生生把郝俊晾在一边了。
  
      总算是看到陆续有人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小妮子远远地就瞧见郝俊跟考试的时候冲进来的老师站在一起,冲着郝俊咧了咧舌头,很没义气地跑掉了,只给郝俊留下一个好看的背影。
  
      监考老师和刘思农是有说有笑地一起走出来的,估摸着好像是认识的关系,待看到郝俊身边的徐栋梁时,郝俊明显看到了两个人嘴角那一抹不自然的微笑,也亏的他是过来人,否则还真不容易发现,他本来就怀疑那张纸条是刘思农飞过来的,现在更是添了一分疑惑。
  
      刘思农不认识徐栋梁,以为是别的初中的老师,而那个监考老师却是认识徐栋梁,他是求真中学教务处的,徐栋梁等老师的接待工作就是他招呼的。
  
      莲花市老师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徐栋梁的严谨和他的教学水平一样是出了名的,这监考老师本来心中就有鬼,见了徐栋梁自然打怵,他收了刘思农父亲的好处,在考试的时候不仅对刘思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帮助他一起作弊,那张纸条就是他偷偷塞给刘思农的,没想到刘思农抄好以后心思一动,就有了陷害郝俊的打算,本来想借着这个监考老师坐实郝俊作弊的名声,反正他老子刘思农有钱有关系,事后还可以拿钱塞住这个监考老师的嘴,毕竟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
  
      都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估计郝俊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得罪这位刘大少爷了,谁又会想到只因为一次两次的忽视就引起了别人的愤慨呢!
  
      不过总算是徐栋梁及时杀出,才避免这件事情暴露在众人眼下,否则郝俊作弊的性质没准还真就被这么定下了,依照郝俊平时在东湖中学的成绩,还真别说,估计没人会替他说话的。
  
      当然这一切郝俊并不知情,他现在心中还存着一分对徐栋梁的埋怨呢!
  
      徐栋梁很是认真地询问着有关考试时的情况,监考老师岁数尚小,才大学毕业没多久,一站在这种老资格老师的面前就紧张,更何况他的心中早就在打鼓了,帮助学生作弊,依着这位办事的认真劲,没准还真能把他捅到校长室去,丢工作是小,要是名声坏了,他就不能在教育这块混了,于是他只能含糊其辞地避开重点,希望徐栋梁不要太过较真。
  
      但刘思农不怕,他听着监考老师没有帮他的意思,就干脆自己站了出来,义正严词地指责郝俊作弊,郝俊这才肯定这张纸条就是刘思农飞过来的。
  
      依着他以前的性子,还真没有办法去狡辩,可是重生为人,若是再被这样欺负,那就白走这一趟了,他挑了挑眉,怒视着刘思农:“刘思农,讲话要有证据,不然老子告你诽谤!”
  
      他也是气急了,心道一个三十岁的家伙难不成还被你一个小屁孩给折腾了?
  
      郝俊的粗话让刘思农心中一喜,他知道越是这样他越有优势,他对郝俊这个人有种本能的敌视,更何况似乎邱鑫与这个家伙的关系不错,在刘大少爷的眼里,这种潜在的情敌是要坚决铲除的。
  
      也算是郝俊流年不利,才稀里糊涂地掩过了“三二五事件”,就跳出来个莫名其妙的情敌。
  
      不过,这虽然是郝俊和刘思农第一次照面,但其实他们早就已经产生交集了,在郝俊没有重生之前,他听到的小道消息“邱鑫有男朋友了”中的男朋友的原型就是这位刘大少爷,当初也正是刘思农暗暗放出的消息,目的就是要打消一些人对邱鑫的非分之想。(uuanhucm
  
      一时头脑发热的郝俊做出这般事情的罪魁祸首也可说是这位刘思农,追究深一些,这两个人还真是颇有渊源。
  
      监考老师一开始还犹豫不觉,现在听了刘思农的话,便也开始坚定不移地站在他的一边,毕竟他们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虽然眼前这位徐栋梁老师并没有与他有从属关系,但却能左右他的前途,传言中这位老师颇受各个学校校长的看重。
  
      其实他心里也有份小算盘,今日彻底帮了刘思农,也算是走上了刘家的路线,这刘家在莲花市势力很大,他这一帮也是帮他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么一想,本来陷害郝俊的一点愧疚感就没有了。
  
      两个人的一口咬定郝俊作弊,就由不得徐栋梁不相信了。
  
      郝俊心中暗恨,不过他却是不急了,居然刘思农一定要这样针对他陷害他,不反击不是他郝俊的作风,这件事就等着闹大了。
  
      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越是软弱就越会被人欺负,此刻还是在他什么事都没有做的情况下,既然刘思农想斗,就干脆斗个彻底好了。
  
      郝俊不由地有些好笑,这也算是无妄之灾吧!
  
      徐栋梁看到郝俊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以为他是死不悔改,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他自认已经给过这个学生很多次机会了,这次看来很有必要做出一些惩戒,否则这样的学生不仅不能改正,还会影响到其他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