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三十八章 反击
    求真中学校长室,墙壁上正正方方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办公桌上,茶杯里散发着灼灼热气,李校长笑呵呵地站起身来,给突然造访的徐栋梁泡了一杯香茶,做了数十年校长了,迎来送往这一套早就烂熟。

    他骨子里尊敬眼前徐栋梁这样的读书人,却也不好得罪像是刘思农这般的二世祖,而郝俊代表的恰恰又是求真中学的死对头东湖中学,这三方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平衡好各方关系虽是李校长一直沾沾自满的强项,但心中却仍是叫苦不迭。

    刘思农的父亲虽是一个商人,可是在莲花市的关系四通八达,白道上都说得上话,不能得罪,这个刘思农平常的成绩也很不错,李校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想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东湖中学的带队老师是叶卫平,这点面子总归是要给的,毕竟是在求真中学出的事,惩办了这个叫做郝俊的学生,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可徐栋梁和刘思农的态度似乎很坚决,一定要严惩郝俊。

    李校长遂将眼光投向叶卫平,看看这位是个什么意思,毕竟他是东湖中学的负责人,照常理是应该保护郝俊的,维护郝俊的,李校长的意思也是想让叶卫平出面。

    郝俊本来就因为被冤枉而心中不喜,一眼看过去这几个人,心情就难免压抑,这个叶卫平这般和他不对付,而且几年相处下来也知道这位老师心眼有点小,指望他给自己说话,那就只能烧高香了。

    果不其然,叶卫平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郝俊,虽然还不至于落井下石,但表情一直淡淡的,在众人表现出明显对郝俊不怎么感冒的样子,甚至被李校长看得时间久了,还从鼻子里轻飘飘地拉出一句话:“李校长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考风考纪还是要严格要求的,毕竟我们学校也称得上是重点初中了!”

    徐栋梁可看不出这几个人的弯弯绕来,他本着教育学生的态度本来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奈何首先郝俊不配合不认错,而监考老师和刘思农又不肯松口,才闹到了校长办公室,现在一听这个叶卫平老师的态度,他心中就更加坚信这个郝俊学生平时的表现就很糟糕,连带队老师都不肯为他说好话。

    李校长一听叶卫平的表态,

    先是一愣,接着就有点喜出望外,年纪大了,调节这种事情精力越来越不好,既然能够省去好多麻烦,他倒也乐得迎合徐栋梁的主观意愿。

    郝俊看着刘思农的嘴脸就心中暗怒,他本就不怵这几个人,倒是对徐栋梁存了那么一点敬畏,不过这个球老师也太过执拗,太过较真了。

    郝俊狠狠地盯着刘思农,一字一句道:“你确定看到我作弊了!”

    刘思农被郝俊的眼神盯得有些畏缩,但还是争辩道:“我就坐在你斜对面,我亲眼看到你从口袋里掏出这张纸条的!”

    郝俊见他说得错漏百出,可几个人仍旧一副深信不疑的模样,心中怒极反笑:“我提前知道答案?真是笑话,口袋里掏出来,亏你讲得出来!坐在我前面也能看那么清楚?”

    徐栋梁疑惑地看了郝俊一眼,轻问道:“叶老师,郝俊平时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叶卫平一愣,回道:“惨不忍睹!”

    徐栋梁叹息一声,看着郝俊不说话了。

    面对这四个字的评语,郝俊的心情极度郁闷,可这毕竟也是事实,一个初中学生,老师很容易用会以成绩来判断一个学生品质的优劣,这是顺理成章却又是相当错误的,而郝俊经此一句,已经在徐栋梁的心中完全留下了一个问题学生的档案。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监考老师却站出来插嘴道:“我作为一个监考老师没有及时阻止学生犯错误,是我的错,但像郝俊这样死不悔改的学生,李校长,我认为应该严肃处理,不能因为是其他学校的学生而姑息!”

    郝俊气的快吐血了,看着刘思农与监考老师眉来眼去的样子,心道原来这学校也不是一快净土啊!这样不惜毁掉学生前途的老师留着只会祸害更多的学生。

    就在郝俊想要反击的时候,球老师却是看了看手表,脸上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李校长,叶老师,我临时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这个学生一定要严肃处理!”

    李校长巴不得这位徐栋梁快些离开,反正从他身上也挖不出什么有用的有关提前招考的内部消息,看来还得请市一中的王主任吃顿饭,唉,都快退休的人了,还要为学校的升学率忙乎,真是苦命!

    李校长感触良多……

    徐栋梁深深地看了郝俊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敢于承担错误的学生将来才会有前途,UU看书(ww.ukas )靠些歪门邪道总归是上不了台面的,你好自为之!”说完,竟然撂下了郝俊,独自离开了校长室。

    郝俊就像吃了一个苦瓜一样,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无奈叹气,看来在这个球老师面前只能是下回解释了,眼下剩下的几个人似乎都要把他治成一个作弊的学生了。

    他理了理心思,挺直脊背对着刘思农道:“你敢不敢跟我对质,我可以证明我绝对没有作弊!”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切齿,听在李校长和叶卫平的耳中,不由地一阵皱眉。

    刘思农显然有些畏惧,不过仍旧嘴硬道:“哼,有什么不敢,监考老师都看到你作弊了,你还不承认!”

    “没做过,当然不承认!”他转过头,严肃地对着李校长说道:“李校长,我有办法证明我没有作弊,也能证明真正作弊的人是刘思农,我就问一句话,刘思农,他敢不敢跟我玩下去!”

    刘思农看着郝俊自信满满的模样,心里还真有点打怵,色厉内荏道:“有什么不敢的,你敢玩我就敢接!”

    叶卫平看着郝俊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有些相信郝俊了,他本来以为郝俊这次苦心积虑地参加数学竞赛,是因为想通过作弊取得一个好成绩,可现在,似乎并不是这般,他心中一动,便干脆耐着性子看下去。

    李校长听着两个学生学着电影了的桥段对话,本来瞧着有趣,可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点暗暗替刘思农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