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三十九章 掌控
    郝俊看着刘思农敢于接招,心中就笃定多了,便开口大声道:“刘思农,你说我作弊,好,现在我说你作弊,你有种就跟我一起将竞赛试卷的题目一道道一步步地解出来,我看你有什么话说!”

    说完,郝俊就向李校长拿了一张空白试卷,埋头在办公桌上认真写起解题步骤来。

    一系列的言语和行动倒是把刘思农给搞僵了,他虽然能够做出几道题目,但答卷都在李校长手里捏着,一些他写出答案的题目他根本就不会解,怎么能写出全部的解题步骤来嘛?

    他这一犹豫,所有老师的目光就全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始趴在郝俊的另一面解起题来。

    郝俊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咧起一个轻蔑的弧度,冷哼一声。

    李校长看着郝俊信誓旦旦的样子,倒是心中打起鼓来,又瞄了一眼监考老师苦着脸的模样,心中就信了郝俊几分。

    他特意打了个电话,将求真中学数学组的老师请了过来,让他帮忙看看两个人的答案。

    由于郝俊做过一遍题目,一小会就将所有题目的解题步骤都写在上面,正好那个被李校长叫来的老师也进了校长室。

    “钱老师,你给看看这个学生的竞赛解题!”

    这位钱老师虽然疑惑,但还是拿起郝俊的卷子开始慢慢看了起来,不一会口中就开始喃喃自语了起来:“嗯,不错,思路很清晰,解题也很漂亮!”说着抬眼继续看了下去,“嗯,还用到了一些高中,大学的解题思路和步骤,一些公式要上了高中和大学才会学到!”

    刘思农一边写着自己的解题步骤,一边听着自己的竞赛老师钱老师的话,额头上就不由自主地冒出汗来,他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没想到郝俊还能想到这一手来解释。

    钱老师认认真真地将整张解题步骤看完,就交给了李校长:“校长,您这是要将这份答案作为标准答案吗,是哪个老师写的,我看不行,一些解题步骤太过高深,初三的学生恐怕消化不了!”

    李校长闻言一惊,看了站在一边的郝俊一眼:“钱老师,这份答案是某个学生写的,就是请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钱老师一愣,

    她见过的天才学生不少,可很少在初中就能运用大学的只是来解题的,不过,搞竞赛的老师兴许心理能力承受强一点,她欣喜道:“校长,这个学生的知识面很广,思路也很清晰,是我们学校的吗,是初三的学生吗?如果不是的话,我申请将他调入我的竞赛班!”钱老师还未等李校长回答,就有些迫不及待。

    叶卫平眉眼一跳,他自认三年下来,对郝俊也算是知之甚多,他不动声色地从钱老师手中拿过试卷,仔细看了起来。

    校长室里的气氛诡异非凡,郝俊叉着双手,冷眼旁观。

    众人脸上的表情还很精彩,大多是在心里消化着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当然,叶卫平算是诸人之中最为吃惊的一个,他虽然教授的是自然科学,但数学底子其实也相当不错,自然知道眼前这一份答卷的分量,若是被那个江士祺看到,一定会兴奋地奉为珍宝,相信他也不会吝啬将郝俊视为平身最为得意之子弟的。

    叶卫平的心里是存在诸多不平衡的,郝俊越出色,越有能力,就越说明当初他在全班学生面前大言不惭要开除郝俊是多么凶残和不道德的,这等于狠狠在他脸上自打了一个耳光,但他终归是无可奈何,郝俊已经开始用事实证明了他的优秀,远比强词夺理来得震撼。

    李校长则是抬起桌上的茶杯,狠狠地咪了一口茶,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一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表态,这就是当了许多年校长的高明了,这种小心翼翼使他没有在众人面前丢了一校之长的面子。

    刘思农已经开始后悔不迭了,但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毕竟如果能够写出多一点的数学题来,他还能找个借口借机掩饰过去,不过,他总是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让他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最为紧张的要数那位年轻的监考老师了,这可是关系到他前途的大问题,只能借希望以那位奋笔疾书的刘大少爷了。

    钱老师的手舞足蹈的兴奋以及对这个学生的推崇使得李校长一直埋头于他的茶杯之间,仿佛这是他所钟情的爱人一般。

    最后,老校长终于忍受不了了,也为了维护求真中学老师仅有的那么一点尊严,他故作可惜道:“钱老师,真是可惜啊,这位学生是叶卫平叶老师的高徒,是东湖中学的学生!”

    钱老师一听,一张脸就立即垮了下来,她将视线投向叶卫平,叶卫平尴尬地笑了笑,愣谁都能看出来这笑容有多勉强。

    郝俊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切,他并没有将矛头指向叶卫平,虽然他一开始没有一丝维护的意思,甚至还有点冷眼旁观,但郝俊还是能够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先把这个敢于陷害他的刘思农给拿下再说。

    郝俊暗暗腹诽,都说红颜祸水,他估摸着这场无妄之灾是来源于邱鑫这个跟他讲话没有超过三句的女孩,十六七岁的年纪,U看书 www.uukans.com )就有这般危害,长大了必然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钱老师黯然离场,她对其他的事情兴趣欠欠,只是临走前看了一眼郝俊,那哀怨的眼神让郝俊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中年妇女很恐怖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校长的茶杯里的茶水就快见底,他嘴里正拌着茶叶玩耍,这个老头还是有那么点童真的。

    刘思农已经开始急得双脸涨红,他已经详细地解了几道题,也有几道是他凑数凑出来的,其余的则是从纸条上抄来的,他的心情本就有些紧张,在这种情况下,更是错误百出,以至于剩余的题目一点都没有头绪,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不知从哪里下手。

    监考老师却是越来越坐立不安了,他仅有的一点冷静也被消耗光了。

    郝俊心中暗自好笑,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选择同情已经不是他这一世的性格了,他咳嗽一声,却迅速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李校长,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吧,都是做过的题目,刘思农同学应该早就完成了吧,难不成还在检查?”

    叶卫平深深地看了一眼郝俊,将手中的试卷递给李校长,李校长终于肯放下抱了许久的茶杯,轻声对着刘思农道:“刘思农同学,时间到了,把试卷给我吧!”

    郝俊一直站在一边,他的眼神不错,能够看到刘思农的解题情况,他对着这位刘大少爷冷冷一笑,不置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