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四十八章 美妙的权力
    马如龙招来市台张长清,本意其实就是想顺便敲打敲打市纪委,顾凯凡虽然上不了常委的台面,但牵涉到顾氏,若真是市纪委抓的人,张晓峰算是个什么意思?
  
      同样也是与阮晓诸人碰个头,敲打一下这个大秘书,也有到纪委大院探查探查他们来意的意思,收获不错,他也见到了顾凯凡。
  
      赵晓峰这个纪委书记,到底想干什么,不给他他这个大班长的面子就算了,连顾氏这样的本土系都彻底得罪了,他哪来的底气?
  
      马如龙敲着脑袋,暗暗理着其中的思绪!
  
      坠上阮晓的车,也算是临时起意,的确是顺路,但鬼使神差地却又跟进了小吃街。
  
      郝俊诸人没有料到,以至于忽视了市委一号车,都将注意力投注在了那个个性张扬、身段窈窕的泼辣女孩身上。
  
      围观的人群也大多数义愤填膺,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站着的中年男子是经常在莲花市新闻中看到的市委书记,马如龙也不便上前打探事情的经过,只是眼看着事情的发展,又暗暗查看着阮晓的举动。
  
      倒是张长清张台长,冲着身边的人打听了一阵,又开始兴奋起来。
  
      他连忙打开摄像机拍摄起来,正好将几个执法者的嚣张嘴脸全部录了进去,不由又多看了几眼马如龙,这样的素材,如果眼前这位同意,绝对是刺激全市人民神经的绝佳手段,相信马书记不会错过立威的时机的。
  
      马如龙原本的注意力还在阮晓的身上,可是眼看着这几个身披执法者服装的人员越来越激进,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嘴脸和行为,实在是忍无可忍,强自按捺着怒气,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为首的执法者想也不想,冷笑着就接道:“哪个他妈的又来管闲事,我还真他妈就是这条街上的皇帝……”
  
      他回转身来,冷冷的看着马如龙。
  
      也算是这个家伙眼拙,居然没认出眼前样貌魁梧的中年男人就是莲花市市委书记。
  
      小吃街上卫生不是很好,几乎没有当权人物来到这里消费,自然有恃无恐。
  
      马如龙微微皱眉,他耐着性子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这样执法是要出问题的!”
  
      为首的执法者放肆大笑,
  
      “我说这位,您这是要向我上级反应吗?告诉你我隶属于工商局,在公安局也有编制,当然可能民政局也有,不知道您要到那个局里去反应呢?”
  
      马如龙被他一番抢白弄得脸上无光,伸手掏手机的动作戛然而止。
  
      阮晓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只是马如龙意外地出现在这里,的确让他摸不着头脑,他已经不是那个莲花市市委书记的第一秘书了,不好再这位马书记面前太过出彩,谨言慎行,还是要的。
  
      郝俊可没那么多心思,眼见马如龙尴尬的样子,心中好笑,暗道这位恶棍仁兄也是个极品,占了三个编,后世还不得被xxoo无数遍才行,居然还敢跟市委书记顶牛,胆子可真肥啊!
  
      郝俊才不会愣由他嚣张跋扈,他慢悠悠地分开人群,走到马如龙身边,笑眯眯地叫道:“马书记好!”又转头看着阮晓,“哥,几位叔叔不都在那边喝茶嘛,这种事不饶马书记操心,您打个电话吧,也算是给众人一个交代,这几个人必须严办呢!”
  
      郝俊说得轻描淡写,却把几个执法者吓出了一身冷汗。
  
      为首者刚刚才从身边的手下中了解了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市委书记的身份,那眼前这个小子又是谁,看他叫的这般熟络,肯定也是个不好惹的主,这是倒了什么霉了,今天就遭遇到了这两位?
  
      几个执法者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绝望和无助,又瞬间将视线投向为首者,多少心中安定,至少有这位挡在前面,他们最多算是助纣为虐。
  
      阮晓本来想冷眼旁观,待看到郝俊的说辞,心下一动,倒是立刻掏出手机给曹西海打了过去。
  
      之前他已经向他们通报过顾凯凡事情的进展,此刻这几个大人物果然都还没有离开,在顾老爷子的住处拍马屁呢!
  
      接到阮晓的电话,又说是郝俊想请,想起刚刚老爷子谈起郝俊时眉飞色舞的样子,居然一个不落地都起了身,坐着各自的小车,迅速往事发地点集合而去。
  
      马如龙一开始看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向他走来,便有些疑惑,待看他又与阮晓熟络的样子,似乎能够说动阮大秘书,不由暗暗诧异少年的身份。
  
      不过,少年的举动多少避免了他的尴尬,或多或少,对眼前这个少年,他就存了一份好感。
  
      围观的群众也看着市委书记要处置这几个嚣张的执法者了,UU看书(uuknshu.com)反而人越聚越多了,张长清兴奋地兜着摄像机,又拉近景又拉远景,忙得不亦乐乎。
  
      气氛很是沉闷,马如龙心中有火气,就这么和这几个人僵着,冷着一张脸,不发一言。
  
      为首的执法者脸色由红变青,由青变黑,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他在这条街上作威作福惯了,经常像今天这样随意拿商贩的东西,这还都是小事,他还办过不少让人戳脊梁骨的事,要是马如龙真心办他,他还真得锒铛入狱,判十年八年还是轻的。
  
      他越想越是害怕,双腿都开始打颤了。
  
      郝俊注视着他的变化,这就是刚刚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执法者,可以轻易让他们从天堂坠入地狱,权力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他转眼瞧了马如龙和阮晓一眼,兴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这种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吧?
  
      古往今来,愣你英雄无敌,愣你淡泊明志,终究都逃不过这一个权字。
  
      郝俊心中又开始蠢蠢欲动,他的重生是上天突然赐给他的机会,若不能够活的有声有色,怎么对得起老天,对得起重新围聚在身边的亲人朋友和爱人?
  
      他郝俊不学那避世的高人,他只愿尽情潇洒地翻滚于这万千红尘之中,权,他要;钱,他也要;美色,他更要,他都要。
  
      只愿一朝能够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