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五十二章 出卖?
    也许这个会变为妖精的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只是固执地认为只有她才能是郝俊最要好的朋友,只有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牵起郝俊的手,对他巧笑嫣然。

    郝俊无法去理解小女孩的心思,也看不懂女人嘴角间美丽的笑意中是否蕴藏着冷冽的杀机,这种奇怪的生物永远都会像迷一般地存在着,却又一次次耗费无数男人的精力去解读他,虽然大多数男人都知道这是徒劳的。

    临近放学,杨根生拿着一叠小纸片悄然走进教室。

    这是这位班主任的保留节目,以自习课上学生的学习态度来确认学生的优劣,即使是全班同学都摸透了这位班主任的想法,其依旧不厌其烦地,踩着猫一般毫无声响的步伐,固执地执行着每一次的行动。

    郝俊无精打采地瞅着杨根生,认认真真地听了一天的课,若是自习的时候再全神贯注,即使他内心的精力依旧旺盛,可是毕竟是十七岁少年的身子,隐隐疲劳开始占据上风。

    更何况,缺乏基础的他,面对狂轰滥炸似的补充,要想清晰地记忆在脑海里,必须比常人付出多一倍的专注。

    他一直凭借着三十岁的心智而努力着,只因为他不想留下遗憾。

    杨根生环眼整个教室,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满意,待看到后座趴着的郝俊时,又不禁皱起了眉头。

    郝俊在他的眼里,已经打上了一个问题学生的记号,这般自由散漫地学生,他不明白为何顾校长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照顾他呢?

    “同学们,市一中提前招考的名额已经基本上定下来了,初步上是全校两百名之前的学生,当然市一中的招生名额只有区区一百人,所以同学们的重点还是要放在平常的中考复习上,不要报太大的希望,也不要不报希望,总之平常心就好!”

    郝俊不由地抬起头。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老师希望同学们依旧将精力放在中考复习上,能够参加这次提前招考的同学复习的时候侧重中考时的最后一个习题,毕竟无论是提前招考还是中考都会涉及到一些,这是重合的,当然前两百名的同学也有实力去冲击这最后一题!”

    杨根生举起手中的小纸片,

    “我把招考的准考证发下来,大家核对一下信息!”

    杨根生招呼两个同学发纸片,又笑说道:“没有机会的同学不要气馁,毕竟中考才是重中之重,以老师往年的经历来看,我们班能够考上市一中提前班的人数超过两位数那就是放卫星了!”

    发纸片的学生正暗自分发的高兴,却被一张准考证给卡了壳。

    他抬眼望了一眼正滔滔不绝的杨根生,又踌躇地瞄了眼无精打采的郝俊,迟疑着慢慢靠近郝俊。

    “郝俊,你的!”

    虽然将准考证递给了郝俊,但他还是狐疑地又看了一眼杨根生,郝俊在班里的成绩有目共睹,一直都是吊着车尾,别说全校前两百名,就是前五百名也很悬,怎么可能拿到这张准考证,不会出错了吧?

    杨根生依旧耐心讲着提前招考的注意点,对于自己的学生投来疑问的眼神很是无奈。

    其实他的本心也很不赞成这种特殊行为的,奈何一向公正无私的顾校长这次却特意为了一个学生而大开方便之门。

    他实在不好在全班面前给出一个解释,只能这般稀里糊涂地糊弄过去。

    郝俊笑嘻嘻地收好准考证,没想到顾校长的办事效率这般高。

    全班学生的视线又一次以一种阅兵的方式集体向郝俊投注,不解,讶异,怀疑,唯独没有对于其他拿到准考证学生的羡慕。

    郝俊撇了撇嘴,这一次又有一半的命运握在了他的手里,只要再进一步,他的命运就会再次拐一个弯,一步一步微小的改变,总也能让他的心里涌起一阵阵的喜悦。

    郝俊慢悠悠地收拾着抽屉,心里回想着这次提前招考的信息,他对于一些超出大纲的难题倒是没有什么担心,只是面对一些联用到书本里很多出知识点的应用题之类的,很难把握。

    不过,其实对于他来讲,市一中的提前招考远比中考来得简单地多。

    死党们似乎还在消化郝俊的准考证带来的惊讶,少年已经出现在了夕阳下,冬天里枯黄的杂草依旧挺立在操场之上,并没有特意铺设的球场只因一些翠绿,才增添了几分生机,黑色的煤渣跑道依旧是整个操场上特有的亮点。

    因为刚刚放学的缘故,球场上只是聚集了很少的学生,不过,只要再过几分钟,足球场上、篮球场上必然会是另外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

    “你来的很准时嘛!”

    一声戏谑,将郝俊从出神中微微唤醒过来,郝俊的眼神不由地一凝,心中已经提高了几分警惕。

    来人是时常在校园里晃荡地一群人,都是跟朱俊杰一般的人物,而为首的那个就是朱俊杰的所谓老大尹志和,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纨绔,据说家里在莲花市很是有势力。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西服,白色的休闲西裤,白色的皮鞋。

    郝俊不由哑然失笑,这个尹志和他倒是还有几分记忆,总爱穿一身白衣,长得也很是英俊,但一直都给了他一个小白脸的印象,就与那刘思农相差无几。

    这个人一直以尹少爷在学校自居,俨然城北中学第一纨绔子弟,以前的郝俊向来敬而远之,此刻见了这几个人,自然少不了一些提防。

    “看来尹少爷的猜测不错,这小子果然迷恋俞岚儿迷恋地紧呢!”

    尹志和的狗腿子,叫做黄生平,身材瘦弱,尖嘴猴腮,绰号黄猴子,向来是个挑拨是非、溜须拍马的主。

    郝俊不由地开始找寻俞岚儿的身影,( wwuuashu.com)心中已经涌起了一阵不详的感觉。

    “呦,这是在找俞岚儿吗?看来你还真是他妈的不死心呢!”

    郝俊不理睬一伙人的冷嘲热讽,只是心中暗暗诧异究竟这伙学生是如何知晓他在找寻俞岚儿的呢?难道……?

    尹志和扑哧一笑:“你还真是傻的可爱,还没看出来吗?俞岚儿只不过是框你出来的借口而已!”

    郝俊豁然而惊,心中莫名地有股被背叛的痛意,仿佛又看到那天下午,那个女孩为了她的母亲,张牙舞爪地扑向那些混蛋的画面,无论是粗言秽语,抑或是凶残的举止,却没有引起他内心一丝的坏感,而此刻,却……

    突然交杂的心境……

    面对着眼前一伙人肆无忌惮地笑,突然涌起的戾气很快也随之消散而去。

    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必在乎这些义气之争,只是那个女孩,那个英气逼人的女孩,这种出卖更显得可耻一些,更显得让他无法释怀罢了。

    尹志和看着眼前几乎提不起他一点兴趣的男孩,冷笑一声:“今天就来算一算朱俊杰的旧账吧,我这个老大顶着个名声若不为小弟出这口气,也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郝俊眯眼一瞧,这才终于看到了人群忠站在最后的朱俊杰。

    朱俊杰下意识地打了一个突,原来这个男孩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中,再也无法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