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五十三章 狰狞
    郝俊的武力值基本与他的智力值相符,属于眼高手低这一类。

    一个十七岁少年的身体里掩藏着三十岁的智慧与武力,却迫于年轻,迫于时间的压力,无法尽情施展出来。

    就如同天龙八部的虚竹,空有逍遥子传授的百年功力,却连一个小喽啰都应付不了。

    这种感觉甚至连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替虚竹感到不爽,而此刻的郝俊正是这种感觉。

    他前世在大学期间报名参加过校外的一个散打俱乐部,并没有什么名气,里面的教练都不是正经的散打运动员出身,招式大多数乱七八糟,杂乱无章。

    郝俊刚入俱乐部的时候被这种不正规的气氛所惑,就有退出的打算。

    不过,在看过几位教练的实战训练后,便欣然同意,本来他参加散打的目的就是看中散打的实用性,而这几位教练不按常理出牌的招式,完全贴近实战。

    总之,三个字,很强悍!

    郝俊记忆里,看到过一位民间的八极拳宗师,以60岁高龄轻易战胜一个韩国所谓宗师级的跆拳道高手的事迹,而这位宗师的年纪是三十几岁,正当鼎盛时期。

    其中最最关键的,以郝俊的眼光看来,就是八极拳几乎没有招数,完全行随意行的实战优势,才是胜出的最大因素。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传承千年,精益求精,越接近实战的搏击,才是最有效的技击。

    郝俊的思绪乱七八糟,正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虽然只是几个跟他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但危险系数却远远高于一般的成年人,这是一群行事没有顾忌的小疯子,只有他们怕的,没有他们不敢的。

    尹志和一直主张人上人,劳心;人下人,劳力。

    所以只是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这位万恶的尹少爷就退居幕后,招呼狗腿子齐上,灭灭郝俊这臭小子的威风,狠狠教训一顿,若是需要,不介意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而他,只是站在圈外看戏的人。

    朱俊杰是喊得最响,却是冲得最慢的那个人。

    在郝俊所有有关于他的记忆里,这个朱俊杰一直是尹志和一群人的开路先锋,

    打架冲在最前,逃跑则是属于殿后的。

    他的武力值绝对堪称城北中学一霸,无人能及,在郝俊强势的棍棒板砖招呼之下,显然已经是心有余悸,战战兢兢。

    郝俊则很是懊恼地错误估计了朱俊杰这位小霸王的脾性以及傲气,在被他如此犀利地单独教训之后居然会舍下脸皮请求这位眼高于顶的尹志和帮助。

    他却是不知道,朱俊杰地落败是被尹志和一群人逼问出来的。

    而这一次清算旧账的行为也是在尹志和愤怒居然有人敢伤他的小弟之后做出的决定。

    为朱俊杰出头倒是其次,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维护他城北中学一哥独一无二的地位以及尊严。

    退,郝俊的重生就意味着白走一遭;进,他无法估量这一步需要承受地代价。

    重生以来,他都一直以一个先知先觉者的眼光观察着世界,控制着自己的行为,努力避免出现他不愿意看到的偏差,偶尔的血性必须要有付出的心理准备。

    他稍稍犹疑过,但也只是一瞬间。

    什么理智啊,淡定啊,全都抛诸脑后,既然上天已经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他就要活出比上一世灿烂万倍的人生,那么就从这一拳开始吧!

    尽管身体的反应速度略显缓慢,他还是轻易避过了第一个人侵袭过来的攻势,却一头撞进了他们的包围圈,一个肘击已经狠狠嗑在了身边的身上。

    郝俊叫不出他的名字,但他记得上一世这一个人朝他吐过口水,今天就一并将仇还了吧。

    这个的鼻梁几乎被打断了,鼻血瞬间彭涌而出,他眼冒金星,视线模糊,摇摇欲坠,这一击狠到了极点,不留一丝转圜的余地。

    似乎是郝俊的性格使然,每一次打架他都喜欢出其不意,迅速解决敌人的有生力量。

    这一次同样不例外,这一记之下,这个的战斗力已经降至零点。

    众人不由一滞,作为一个合格的学校,对于学校里的狠人必须了如指掌。

    他们却从未听说过郝俊这样一位外表似乎看起来很懦弱的初三一班的学生,居然下手这般狠厉,这个世界一直在变,只是难道真这般斗转星移?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停住了上前的冲势!

    尹志和也是吃惊不疑,他崇拜三国里那位多智近妖的诸葛丞相,事事都学着孔明的模样,喜欢谋定后动。

    在详细了解了朱俊杰介绍的情况之后,他又通过耳目知道了郝俊的习惯和为人及品性,最终得出结论,这只是一个懦弱、愚笨、闷骚的学生罢了,而对于闷骚两字做出最大贡献的就是轰轰烈烈,众人皆知的“三二五”事件了。

    尹志和暗呼气度,沉稳,淡定,对于一个运筹帷幄的首领来说,最最需要,也是首要的就是稳定人心。

    试问,一直胸有成竹的主将焉有不信心百倍的士兵,这就是领导哲学,尹志和没有挪动半步,如是想到。

    郝俊果然渐渐被缠住了,( ww.com )他知道他再也没有机会像第一拳一样出其不备了。

    这群虽然年纪尚小,但都是打架经验丰富的行家里手,提起防备之心之后,就占不到一丝便宜了。

    剧情的发展过快,也完全没有按照郝俊心中设定的剧本去走,平衡的趋势瞬间被打破,刚刚还似乎占有一丝优势的郝俊只是被身后看似无意地几脚,就狼狈地趴在了地上,他的背上永远不会多长出一双眼睛,这就意味着他即将要被迅速围拢的人群群殴了。

    郝俊的后背开始饱经摧残,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打算的他依旧有些承受不住背部传来的阵阵剧痛,以及酥麻的感觉。

    他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头颅,在这群少年的脚下,生命脆弱到只能用一只蚂蚁来衡量。

    “他妈的,叫你狂,叫你嚣张!”黄猴子尽情地吼叫着,双眼尽是**地暴戾。

    朱俊杰仿佛第一次恢复了力气一样,脚下的频率飞快,尽情宣泄着自己这几天来压抑的心情。

    他沉默着,沉默着,嘴角的快意越来越明显。

    一众人用最直接最坦白的方式告诉郝俊,他们的威严不可侵犯,他们的神圣不可亵渎,他们的地位不可动摇。

    只是在众人快意报复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趴在地上,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少年嘴角牵起的狰狞的笑意。

    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