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五十五章 去美女姐姐家
    尹志和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留下就匆匆败退,拖着一溜长长地鼻血……
  
      在即将毕业的一个月前狠狠栽了一个跟头,有胆围观的人怀着各样的心态见证了事情急转直下的变幻,看向郝俊的眼神各异。
  
      郝俊就像一个孤独的白杨,屹立在枯黄的杂草拼凑成的金黄色的世界,高傲而偏执。
  
      二幢教学楼四楼的楼梯口,一道修长苗条的身影就静静地看着操场上那个狼狈地却依旧直挺挺站着的男孩。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那双明丽的大眼睛里分不清究竟是喜是悲还是忧,亦或是其他的情绪。
  
      直到操场上全部的人渐渐散去,郝俊才撤消了所有的防备,一股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右拳上有些淡淡的疼,眉眼间却是一片舒适与惬意,西方耀眼的火烧云仿佛伴随着郝俊这次反击,更不如说是宣泄的战斗而展现出格外绚丽的色彩。
  
      此刻,他才感受到背部剧烈、狂乱甚至难以抑制的痛楚,几乎如一只被放血的公鸡。
  
      他开始蜷缩着,开始翻滚着,撕心裂肺,永远不要低估任何一个对手,即使是十七岁的少年们,他们质感坚硬的皮鞋很是强烈地弥补了他们稍欠缺的力量。
  
      女孩依旧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翻滚的郝俊,突然涌起一种惨然的歉意。
  
      她想冲下楼去,帮助这个男孩继续坚强地站起来。
  
      可是愧疚,终究让她望而却步了,她犯下了很大很大的错误,相信这个男孩无法原谅他,就让她消失在他的记忆里吧,期望从此不相见。
  
      郝俊不是很能打架的人,这一遭重生却是真正伴随着打架一路走过来,这回却是伤的最深的。
  
      他不知道这个年轻的身子是否经得住如此剧烈的打击,无奈之下只能拖着双腿,慢悠悠地朝着校医务室走去,希望校医还没有下班吧!
  
      他的脑海里开始回想从地上扑腾起来的那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到底是十七岁营养不良的身子,到底是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否则他完全有把握让这个嚣张跋扈的少年直接仰倒在地上,看来有必要加强身体的训练了。
  
      不过,为什么心里居然是这般从未有过的爽利呢!
  
      突然一阵香风飘过,
  
      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已经奔跑到了他的身边,带着微喘,美丽的面庞因为急切而变得涨红,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里似乎有泪水在流动。
  
      “没事吧,没事吧,那些孩子怎么能下手那么重呢?”
  
      是那一天在胡同里救出来的女子,郝俊疼得呲牙咧嘴,心思却完全在女人搀扶著他的双手时,**积压在臂间的美妙感觉,软软的,柔柔的,可以很坦然地就这么靠过去。
  
      为什么每一次见到这个女子总会冒出邪恶的想法呢?
  
      校医是个六十来岁的糟老头,留着雪白的络腮胡子,却很杂乱,从背影看,郝俊本以为是个仙风道骨的高人,只是无数次在校园里曾不经意的见面来看,这的的确确只是一个年逾花甲,姑且认为不喜欢打理自己的老头子。
  
      老头子看着踉跄的被女子搀扶着的郝俊走进医务室,就蹦出一句:“打架了?”
  
      郝俊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掩饰身上可能是被脚印沾染的衣服。
  
      老校医不以为怵,吩咐郝俊趴在长形台上,就开始在郝俊后背上捣鼓起来,至此郝俊开始严重怀疑这位老校医的医术水平。
  
      他能感受到背上那只干瘦却很是有力的手掌,在他身上疼痛的地方来回摸索,背后老校医开始喃喃自语:“没什么大伤,都是些磕磕碰碰的,没有伤筋动骨!血倒是流了不少!”
  
      郝俊正想起身说话,“臭小子是跟十来个小家伙打架吧,每一个人下的力量和角度都不一样,背上倒是轻些,侧腹皮肉上有些内出血,过几天就好了!”
  
      话间已经是一巴掌狠狠打在郝俊的背上,痛彻心扉。
  
      “啊—”郝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老校医下手的地方很是准确,本来只是微微酥麻,这一掌下去,就似万千蚂蚁爬通了肉身。
  
      女人惊讶地,心疼地掩着嘴巴,呆呆地看着这个老校医,已然有了几分小怒意。
  
      “叫个屁啊,男子汉大丈夫,就这么点小伤,别跟死了老婆似的嚎叫!”
  
      老校医嘴里颇不干净,骂骂咧咧的。
  
      郝俊秉承着谨遵医嘱的惯例,不反驳一句,慢慢坐起来,准备离开。
  
      老校医又是一个大巴掌,这一次却是打在郝俊的侧腹上,郝俊的叫声不由更加惨烈。
  
      女人刷地站了起来,狠狠地挡住了老校医的去路。
  
      “小丫头别着急,还得再看看!”
  
      “趴下,趴好!还没检查好呢,这种东西最是麻烦,如果这回没检查出来,怕是以后要留下病根!”老校医说完,又开始在郝俊后背上捣鼓,“年轻人好勇斗狠,收敛的时候就该收敛,讲什么面子,UU看书跟十几个人单打独斗,臭小子能耐倒是不小!”
  
      郝俊无奈地听着老校医的唠叨,只能抱以鸵鸟状的心态。
  
      老校医仅凭几手,就能判断出郝俊一个人跟十几个少年打架,多少有那么点世外高人的样子,郝俊忍了。
  
      “嗯,差不多了,都是一些皮外伤,主要是养好就行,别忘了不要再做大幅度运动,例如打架啊、篮球啊,**啊,哦,这个就算了,臭小子估计是个没女朋友的主!”
  
      老校医瞥了一眼俏丽无比的女人,完全无视一脸悲切的郝俊,“行了,就这么地了,老头子要下班了,药不用开,流血的地方缠几个绷带,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再换一次绷带,记住,回去直接吃完饭就休息吧啊!”
  
      郝俊狼狈地逃出医务室的时候,还是满脸的不信,三年来他是头一次走进学校的医务室,原来这里有着这么一位大神级别的校医在,怎么就没人传播他的威名呢?
  
      女人拿着绷带,犹豫了一会,就搀着郝俊往校门口走去。
  
      郝俊纳闷道:“姐,我们宿舍在那边呢!”
  
      “回我家去,宿舍里谁照顾你啊!”女人手上提着当初披在她身上的校服,估计是靠着这个找上门来的。
  
      郝俊就再不说话,心里却是笑开了花,去美女姐姐的家?
  
      看来又是上一世没有体会过的遭遇呢!重生果然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