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五十七章 瘦猴
    秦梓的脸一直红红的,带着一丝可爱的气息。
  
      郝俊身上的外衣已经被脱下,露出少年微微有些单薄的上身,老校医缠得过分凌乱的绷带几乎将他弄成了一个半成品的木乃伊。
  
      指尖触碰过的肌肤,会不由自主地起一身鸡皮疙瘩,秦梓正细心地拿着毛巾擦拭遗留下来的血迹,柔柔的,痒痒的。
  
      郝俊的腰板挺得直直地,一动都不敢动。
  
      “好了,转过身来!”秦梓轻柔道,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生怕弄疼了这个坚强的少年。
  
      郝俊十分听话地转过身来,立刻与秦梓四目相对。
  
      她的眸子很纯,她的鼻梁很挺,她的嘴唇很艳,她是上天精心刻制的维纳斯。
  
      少年**裸的目光,很快让秦梓退下阵来,低下额头,认真地开始帮助郝俊擦拭前胸。
  
      郝俊的胸前有一个淡黑色的印记,这是刘胖子的杰作,秦梓呆呆地看着,泪水却无端地流了下来,忍不住将手掌轻轻地贴在了少年尚显单薄的胸前。
  
      郝俊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不是诱人犯罪吗?
  
      少年的眼神忍不住从女人细嫩的脖子处开始下移,这个角度很容易就能看见曾经见过一面的鸽乳的半壁,躲藏在黑色的胸衣之内,颇有些深邃的感觉。
  
      少年的**很不争气地升腾起来,郝俊暗自庆幸,下身没有遭受到重创,否则出丑就大发了。
  
      还好,似乎秦梓并未发现,依旧在感触着少年胸前曾经为她留下的伤痕,很刻骨铭心。
  
      “姐,额,那个,有点凉!”郝俊终于忍受不住,笑嘻嘻地道,还顽皮地动了动身子。
  
      秦梓耳朵一红,急急地完成剩下的动作,“我去给你找见衣服!”,说完,就往衣柜的方向跑去。
  
      翻箱倒柜之间,秦梓很无奈地发现,似乎连她那件最大的衬衫穿在少年的身上都显得太过小了,难道就让少年裸着上身,穿那件校服?
  
      秦梓很不情愿地继续翻找,身后的少年却是愣住了。
  
      只见各种越来越小的衣服开始漫天飞舞,
  
      又悄悄地落在了床上。
  
      刚刚被秦梓收拾好的私密物件,有过之而无不及地暴露在郝俊的眼皮底下。
  
      秦梓“呀!”的一声,忙乱的动作一顿,急急忙忙看了郝俊一眼,少年似笑非笑地眼神几乎让她无地自容,只好硬着头皮又开始收拾。
  
      这是她第一次这般手忙脚乱。
  
      突然,一阵骤然地敲门声响起……
  
      秦榟定了定神,下意识地想去开门,脸上却又闪过一丝犹豫,但依旧起身朝门口走去。
  
      郝俊急忙叫住她,指了指女人手里的物件。
  
      秦梓又狠狠地剜了郝俊一眼,连忙把手里的粉色小内内掩藏好,细细地打量了房间一眼,没发现其他的别扭,才堪堪打开了门。
  
      来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很高,脸庞有些瘦削,理了个干净的板寸,由于灯光的缘故,男人站在暗处,看不清他的面容。
  
      “秦榟,我……”
  
      秦梓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怒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
  
      那男人似乎并不恼怒秦梓这种凶恶的态度:“我可以给你一段时间考虑,你不用急着拒绝我!”
  
      “我很清楚我的态度!”秦梓对待这个男人的态度显然与对待郝俊有着天壤之别。
  
      “可是,我……”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秦梓身后的郝俊,男子的语气变得有些紧张,“他是谁?”
  
      郝俊觉得自己有种被忽视的感觉,暗道最近明明有按时吃早饭,再说自己这身高还过得去啊!
  
      “你不用管他是谁,你就是来说这个的?”秦榟一把挡住男人的视线,却并不道明郝俊的身份,“我想我的态度不会改变的,你可以走了!”
  
      郝俊这时候,渐渐有些明白了,秦榟并不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却懂得利用一些细微的东西。
  
      避而不谈郝俊的身份,就是为了让眼前这个男人有个遐想的空间,想来这个男人对秦榟有些意思,也难怪,秦榟这样一个女人,若是没有男人动心,那才是奇诡的事情。
  
      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超出了郝俊的预料,经历过小巷事件,郝俊可以想象身前的这个女人是如何艰难地调整过来的,对于男人必然有种本能的畏惧,兴许只有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才少了那么些防备心理,如今这个男人似乎有些咄咄逼人,尤其是看到一个上身**的男人呆在自己喜欢的女人房间里。
  
      “侯先生,我们才认识两天,我不是说过,我还不想谈朋友!”此刻的秦榟异常平静,似乎在讲述一件无关自己的事情,郝俊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真正雪莲冰冷的气息。
  
      秦榟内心还是有些慌张,注意力一部分放在身后的郝俊身上,其实这是她与眼前这个男人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是在她租赁这间屋子的时候,这个男人一见到她就表现出了一种恐怖地占有欲。
  
      秦榟甚至感受到了一丝类似于当天那个胖少年身上的气息,她想就此落荒而逃,逃到一个见不到任何人的地方,就此避世而居,可是一想到她的母亲,她的弟弟,需要她坚强地在这个地方生活工作下去。
  
      她就一次次地告诉自己,她必须坚持下去,哪怕有一天,她需要交出一些真正属于她自己珍贵的东西。
  
      这是一个女人的决心,从经历过小巷事件之后,她的心也渐渐染上了一层寒冰。
  
      可是当她再一次见到那个如英雄般出现在她生命里,英姿飒爽的少年的时候,她的心田又仿佛被照进了一缕光华一样,变得温暖起来,这个少年眉眼淡淡的笑,总是有股信任的力量。
  
      这个少年新奇的笑话,总是让人豁然开朗。
  
      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仿佛都有一种让她感到安全的力量在弥漫,这却是她鬼使神差地请郝俊来到家中的原因,甚至不避讳,将郝俊留在家中。
  
      只是,这一次,那个让她心生畏惧的男人却突然而至,她从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就意识到了这种可能。
  
      似乎每一次与郝俊的见面,都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而这一次,就如依靠一个亲人一般,秦榟甚至不由自主地就将郝俊当成了最好的防备。
  
      只是她在畏惧,她怕她这种下意识地举动,会遭来身后这个聪明的弟弟的不喜,会排斥她,那会将是她最大的不幸。
  
      “他到底是谁?”男人狰狞的问话,打断了她的思绪,这种质问听在她的耳中,甚至让她有些羞恼。
  
      “我是她的男朋友!”郝俊觉得他必须站出来了。
  
      他讲的是本地话,似乎秦榟并不听得大懂,只是门口的男人一愣,眼神中瞬间就生成一股阴狠。
  
      郝俊可不是个懵懂少年,他清晰地注视着这个男人脸上每一个神态的变化,隐隐有种恐怖的杀气。
  
      秦榟这时候已经很自然都地站到了郝俊的身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渐渐有些习惯,甚至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虽然从她的位置看过去,这个男孩的脊背不够宽阔,这个男孩的声线还不够磁性。
  
      “你还是个学生吧?是个富家公子?”男人冷笑着,带着一丝居高临下。U看书(ww.uukanhu.cm
  
      “富家子?”
  
      郝俊听着这个十几年之后与富二代之类如出一辙的话语,嘴角就不由地牵起一股自然和怀念的微笑。
  
      男人恼怒异常,他将郝俊的笑当成了轻视,没有体会这种感觉已经很久了,恰恰这一次却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下意识地,他的拳头就狠狠砸在木板制的门板上,就从郝俊的面门呼啸飞过。
  
      郝俊心里一惊,脸上的表情却未曾动过,依旧笑意盎然,很欠抽的模样。
  
      秦榟紧紧环着郝俊的右臂,就像个看到情人被欺负的小女人,一脸怒意地瞪着门口的男人,有那么点狐假虎威的意思,倒是少了许多本该存在的害怕和恐惧。
  
      “秦榟,他还是个学生罢了,如果你要钱,我告诉你,我可以很有钱!”
  
      男人的语气淡淡的,仿佛之前狠砸在门上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郝俊,仿佛要将他深深印刻在记忆里一般。
  
      “我是瘦猴,跟你家里大人说一下,你得罪我了,他们会劝你离开秦榟的!”
  
      男子笑得很是渗人,阴狠威胁的意味实在浓重,着实让郝俊感受到了一股无法抗拒地压力。
  
      看着男人顺然转身走人时傲然的态度,郝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瘦猴”?这两个字在代表着什么?可以使这个男人这般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