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六十二章 第1桶金
    郝俊又是无奈,又是心安理得地欣赏着眼前让人怦然心动,血脉奔腾的景象。
  
      这就是少年人的好处了,不会给任何类型的美女防备的心理,尤其是他这般清秀,目光“清澈”,又容易“脸红”的十七岁少年了。
  
      不过,郝俊终归不喜欢被这样的熟女尤物给调戏了的感觉。
  
      少年人一脸天真地盯着熟女傲人的双胸,诧异道:“姐姐,告诉我你的三围,我就送一件宝贝给你,怎么样?”
  
      说完,还兀自感叹了一句:“好大!”
  
      关清媚媚眼如丝,耳根却不着痕迹地红了一下。
  
      她掩饰地撩了撩耳边的发丝,却发现无言以对,便轻轻地瞪了郝俊一眼,也是撩人万分。
  
      岳飞阳一脸严肃,但微微鼓动的腮角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幸灾乐祸。
  
      郝俊嘿嘿一笑,但并无多少淫邪流露,这点至关重要。
  
      在沪城地界上,永远都不能小看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这般出众、倾国倾城,却似乎很是风情的女子。
  
      留下个小流氓的印象可不好了……
  
      关清媚又瞄了一眼四周的人们,发现许多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便眯眼一笑,凑到郝俊的耳旁,报出了三个数字。
  
      郝俊只觉得耳边痒痒的,鼻息间尽是清幽香水的味道,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那很是魅惑的如悠扬琴音的声。
  
      “好了,小弟弟,你已经知道了,姐姐是不是可以任意去挑一件宝贝了?不过,似乎都不怎么好看呢!”
  
      她皱着好看的眉头,冲着郝俊甜甜一笑,朝着那些个古玩款款而去。
  
      这个女人的身份似乎不简单。
  
      从岳飞阳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些。
  
      岳飞阳的来头可也不小。
  
      关清媚挑了一件青铜盏,也是仿制品,郝俊只是依稀记得大致的价值。
  
      芊芊玉指将其捏着,自由一番唯美之态。
  
      “好了,姐姐就选这个了!”
  
      她又轻移莲步,挪到了郝俊边上,
  
      再次耳语道。
  
      “你可是第一个知道姐姐秘密的人哦!”
  
      郝俊猛地点了点头,“那这件宝贝就给得值了!”可不能输了阵势。
  
      关清媚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可也不能太占你的便宜!”
  
      说着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五万,算是姐姐的补偿!小弟弟觉得还算合理吧?”
  
      郝俊也不拒绝,立马接过,笑嘻嘻道:“姐姐说合理,那就是顶合理的,要我说就不该收的,让我占这么大的便宜?”
  
      说着,又往高峰处瞟了两眼。
  
      关清媚也不恼,还骄傲地挺了挺,咯咯地笑了起来。
  
      很有趣的少年……
  
      岳飞阳很合时宜地插话,“郝先生,如果没有特殊要求的话,就照我们拍卖行的规矩,先支付给您定金,然后我们拍卖行代您拍卖,收取百分之一的费用,您觉得怎么样?”
  
      “百分之一?就百分之三吧!和岳老板交个朋友!”郝俊凝眉想了想,“全权交给岳老板处理了!”
  
      “小弟弟倒是大方,百分之三?依姐姐看,你那里可是有好几件值钱的宝贝呢!”
  
      关清媚似乎有些不待见岳飞阳,娇笑着插嘴。
  
      “姐姐,若你是拍卖行的老板,我就给你百分之五!”
  
      郝俊伸出一只手掌,表情严肃,不似作伪。
  
      关清媚点了点郝俊的脑袋,媚眼如丝:“嘴真甜的小子!”
  
      “清媚,你可是专业眼光,我就这么当真了!”
  
      岳飞阳笑声爽朗。
  
      “你就别装了,你的眼光我可是知道,要不然敢开办这家鼎藏?”
  
      熟女姐姐撇了撇嘴,不屑争辩。
  
      岳飞阳趁势道:“那就这么定了,请郝先生稍等一下,我叫工作人员办理相关的手续!”
  
      便招呼不远处一个秘书模样的清丽女子,细细交代了一番。
  
      “我就不客气的叫声郝先生小弟了,两位若是有兴趣,可以移步到鉴宝大会现场去观看,就要开始了!”
  
      关清媚又拦着道:“还是到我包厢去吧,你那个鉴宝大会鱼龙混杂的,都不知道是从哪里请来的专家!”
  
      岳飞阳尴尬一笑:“得得得,随郝小弟的意!”
  
      关清媚便笑着冲郝俊道:“怎么样?姐姐照顾你吧?”
  
      郝俊点了点头,坠在丰姿绰约的熟女姐姐身后,将在一旁不声不响地秦梓也拉上,头也不回。
  
      “秦梓姐,放轻松,今儿你就当玩来了!不用拘谨的!”
  
      秦梓点了点头,抓着郝俊的手紧了紧。
  
      三人在包厢里坐下,关清媚就盯着秦梓一阵打量,嘴里不停地啧啧啧着。
  
      “小弟弟啊,你这眼光果然独到,难怪在古玩上也这么出挑,你这位姐姐,啧啧啧……”
  
      熟女姐姐的眼光肆无忌惮在秦梓身上逡巡,气场完完全全压制。
  
      郝俊无奈地叹了口气,“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关清媚掏出一张烫金的名片,用两指夹着,说不出的优雅,“我叫关清媚,小弟弟是叫郝俊吧,以后要是有好的物件,可要先想到姐姐我啊!”
  
      郝俊应了声,赫然看到名片上只写着“关清媚”三字,就再无其他。
  
      “这鼎藏的鉴宝大会啊,每一次都是搞得有声有色的,可是那些个专家啊,就实在是……”关清媚娇俏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
  
      郝俊不接话,对他这个外行来说,再次的专家在他面前也能够牛气轰轰的。
  
      三人说了会话,这位熟女姐姐似乎心中对郝俊的好奇更多些,变着法地打探着少年的身份,郝俊也不藏着掖着,实话实说,可惜关清媚愣是不信。
  
      下面的鉴宝大会似乎已经开始,鼎藏一列就摆放出了十几件拍卖品,一众会场就热闹起来。
  
      郝俊就看见在门口之处碰到的青年人以及老者,坐在靠后的位置上,远远地打量着拍卖品。
  
      “鼎藏的拍卖品范围太小,虽然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但还只是停留于收藏古玩之类……”
  
      “姐姐可以帮岳老板出出主意,鸡蛋总归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眼光要向外看嘛……”
  
      关清媚挥了挥手,“我闲得……”
  
      郝俊便笑嘻嘻的,岳飞阳可不是一个眼光狭窄的人,要不然鼎藏也不会在几年后这般迅猛发展。
  
      底下会场中似乎出现了一丝小骚动,待郝俊看下去的时候,已经看见那青年人和老者正在岳飞阳拿出的几件物件边上仔细端详,口中还喃喃自语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看来,小弟弟,你的宝贝,比较受欢迎呢?”
  
      关清媚笑了笑,看着水泄不通的人群。
  
      秦梓这时候嘴角翘了翘,郝俊便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这位美女姐姐似乎有点小心眼呢,不过,似乎很可爱呢!
  
      青年人的殷勤并不让人反感,老者倒没有一分长辈的风范,眼高于顶的专家,()难怪宝贝放在他家都辨识不出来!
  
      老者开始和鼎藏的工作人员似乎有些争吵,关清媚就饶有兴致地瞧着,还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岳飞阳敲门走了进来,一脸地笑意。
  
      “每一年的鉴宝大会都是如此,吵吵闹闹的,各执己见,不过,郝小弟似乎眼光真是不简单啊!”
  
      郝俊也笑了笑。
  
      “总会有点小运气,不过,鉴赏宝贝,可是需要修身养性的,功利心大了,自然就会眼花了!”
  
      “说得在理!”
  
      岳飞阳拿出一份档案袋,交给郝俊,“这里是相关的文件,你看一下,里面还有一张银行卡,里面是这次的定金,拍卖所得的钱我们也会在之后打入这个账户的!若是没有问题的话,你签个字!”
  
      “姐姐,你来签!”
  
      郝俊拖过秦梓,指着几个签名的地方。
  
      秦梓一个劲地摇头,不知所措。
  
      郝俊将她拉了过来,耳语道:“姐,我爸是当官的,有这么多钱不合适,签这个协议也不合适,您就帮帮忙!”
  
      秦梓为难地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有种荒谬的感觉。
  
      而关清媚和岳飞阳似乎见惯不惯的样子。
  
      郝俊轻轻拍了拍档案袋,心中一语:“这就是我的第一桶金!足量足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