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六十六章 困兽
    阮晓颓然无力地仰坐在那张真皮座椅内,他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那乳白色的天花板,看到星空的最深处,内心那萦绕的疲倦瞬间占据了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从未经历过一点波折的他,现在却要立刻担负起保全整个顾氏在莲花市利益的重任,虽然可能随时万劫不复,他却也知道。这是一种千载难逢的磨砺。
  
      他的目光纵然疲倦,纵然憔悴,纵然焦急,却从未涣散,依旧凝聚一线,仿佛从未动摇过一般。
  
      任谁都可以看出,只要挺过这一个难关,他阮晓就是又一个顾忠平,不需要再用其他的再来证明。
  
      瞬间的静谧弥漫在办公室内,曹西海一直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比他小了整整一辈的阮秘书,除却一点点焦急希冀之外,还有淡淡的赞赏。
  
      其实,在他的眼里,他与阮晓一直是两路人,就像是所谓书生与兵的关系,没有半点共同语言,但只是这十几分钟的短暂时间里,仿佛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古语里百无一用是书生的阮秘书。
  
      他虽然希望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的刘产能够得到法律的制裁,可作为一个身上烙印着顾氏两字的公安局长,掌握整个莲花市至高权利的有限几人之一,他也有着难言的苦衷,甚至是自己的心思,谁也无法确定这个看似鲁莽的曹西海内心真正的想法。
  
      “曹哥,我希望见一下刘产!”
  
      十分突兀的,阮晓轻声地说道,却带着一丝难言的强硬,不容拒绝。
  
      曹西海沉吟稍许,拿起桌前的茶杯,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茶,眼睛微不可查地一动,淡然道:“可以,我给你安排!”
  
      莲花市公安系统内似乎有这种约定俗称的规矩。
  
      此刻,那个名字几乎已经传遍整个莲花市的刘产,却是十分安然地坐在一间干净的屋子里,床、书柜、桌椅之类一应俱全,光凭这些,谁也无法判断这是一间真正意义上的牢房。
  
      刘产的去留,其实并不掌控在曹西海的手里,可是每当碰到这种情况,其他几个系统就会不约而同地将这个包袱丢给公安局,言辞凿凿,正气凛然,但谁都能看出这些人赫然就是嘲讽与冷笑。
  
      “谁叫你们局长号称嫉恶如仇曹西海呢!”
  
      曹西海绝不是那种肯轻易吃亏的人,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若是有心人分析一下,不难发现,每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曹西海绝对能够从中分得一杯羹,无论大小。
  
      曹西海并没有陪同阮晓,也没有派人陪同,只是在阮晓走出办公室的一刹,神色平静地道:“阮晓,我的压力很大!”
  
      阮晓回头,神色一滞,缓缓点了点头,他眼前仿佛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报道,回想起了走进警察局时那些警员们脸上不同的,却均都无法掩饰的兴奋,还有那一个个似乎要从顾氏摇摆出去的人。
  
      看到刘产的时候,阮晓微微一愣,刘产很镇定,也很安静,就仿佛一个闲适地老者,平静地看着一切世俗,可阮晓还是发现了这人在看到他进来时,眼神那一瞬间的炙热。
  
      阮晓魄力不足,阅历却是足够,尤其是那看人的眼光,连顾忠平都赞不绝口。
  
      “阮秘书!”
  
      刘产的身子很肥,几乎占据了整个床位的一半,许是这个原因,才给了阮晓几分稳坐泰山的感觉吧!
  
      “你认识我?”
  
      阮晓沉声问道,却是在想着其他的心事。
  
      “开会的时候,见识过阮秘书的风采,只是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与阮秘书见面!惭愧啊!”
  
      刘产微微欠了欠身,尽管这个动作看起来很艰难,脸上的自嘲平添了几分萧索。
  
      阮晓无法确认这个刘产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他在顾氏一系眼下为非作歹的那些事,他多少知道一些。
  
      褪下离开大学时的青涩,阮晓早已不是那个初入官场的年轻人了,见识过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当然不会单纯到单以刘产的行为判断他的人格和能力。
  
      只是那些资料上说得都是真的话?……
  
      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细细去观察这个人,他甚至看到了像曹西海这样的顾氏中坚力量的动摇。
  
      “刘产,我这次来,是想让你老实交代你到底犯过哪些错误,你有什么要说的?”
  
      阮晓的声音淡淡的,此刻听在刘产的耳朵里,却有一种奇异地魔力。
  
      刘产并不是傻子,纵使他嚣张跋扈,在凤塘区俨然是一霸王的作风,可从他被抓紧市公安局,没有人问讯之后,他就意识到事情正在向着他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前进,甚至后来一些看守警员怒目相向时的一些言语,他已然已经猜到了几分。
  
      他做过的事自然他最清楚,但他却也有几分把握,所以他看得很淡,横竖都是这个结果,若是能拿出证据的他就认,拿不出那就休想从他口中套出一个字。
  
      看淡了却也不代表看透了,当他看到阮晓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知道他的希望来了。
  
      只是他却没有料到阮晓却是这么直白的道出了来意,甚至来不及给他缓冲的时间,阮晓身边一个警员都没有,究竟是什么意思?
  
      “阮秘书,我真是被冤枉的啊,在洗浴中心的时候,只不过是多喝了点酒!”
  
      刘产急急说道。
  
      阮晓挥挥手,()打断了刘产的话。
  
      “这个不需要说,以后自然能见分晓。你只有一次机会,告诉我你的想法!”
  
      他知道,无论是谁,在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只要有希望,就绝对不会就此放弃,他们心里甚至可能早已想好了千种办法。
  
      “我可以保证我的清白,但我需要您的态度!”
  
      阮晓缓缓摇头。
  
      “我可以和任何人对质,请阮秘书告诉我一些指证我的人或物!”
  
      阮晓皱眉,“不是这些,你可有把柄落在别人的手里,抑或是利益纠葛?”
  
      他问得太过直白,对于刘产的后知后觉心中更是不喜。
  
      刘产沉吟许久,他在凤塘区自在惯了,必然是有些证据落在别人手里,但平日里他也注意几分。
  
      若是他还在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呆着,自然也不怕这些,可若是此刻有心人落井下石,那这些必然会是他的催命符。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看着阮晓许久,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可以让这些全部消失!我要的只是你们的态度!”
  
      他虽然在政治上懵懂,手腕上可是不弱,这种利益之间的牵连,却是看得通透,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白吃的午餐。
  
      阮晓仿佛看到了一只困兽在怒吼,在咆哮,动摇了整个囚笼。
  
      (今天第二章奉上)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