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六十八章 大双簧?
    (收藏过一千了,也算是一小步!喜欢的书友收藏一个吧!养着也好!)
  
      出租屋里的气氛很凝重,少年人紧皱的眉头,一度让秦梓感到很压抑。
  
      郝俊将心中纷乱的思绪理了理。
  
      事情似乎又重新进入了前世顾凯凡被抓的时候,马如龙与整个顾氏硬碰硬的节奏。
  
      而郝跃飞却以另外一种方式牵涉了进去,随时可能重蹈覆辙。
  
      这绝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他急切地想要知晓父亲的动向,纵使此刻只能扮演一粒可有可无的棋子,那也要在这一场隐藏的博弈中取得最丰硕的果实。
  
      郝俊交代了秦梓一声,让她收拾行李准备搬家,就急匆匆地往外跑。
  
      问候莲花市电信,在这偏远的地方也找得到公用电话亭。
  
      秦梓此刻满心复杂,双手支着下巴,呆呆地出神。
  
      短短几乎半个月不到的时间,经历的一切都如梦幻在演绎一般。
  
      她希望这个男孩像一个盖世大英雄,又渴望他普通一点,不要离她太远,一直只能让她仰视。
  
      恍惚间,却并未听到郝俊的话。
  
      郝俊给顾校长打了个电话,道明了意思,老爷子那边欣然答应,言语中却有几分恼意和责怪,想必是玩了两天失踪,老爷子心里担心了。
  
      回到出租屋,美女姐姐还兀自想着心事。
  
      郝俊心下以为是他的自作主张,让她感到了压力,便笑道:“秦梓姐,那你就再考虑考虑,不过,我有点急事,可能现在就要走了!”
  
      “啊?”秦梓心不在焉的,“去哪,今晚你不睡这里吗?”
  
      郝俊摆了摆脑袋,听着这句话愣是有些别扭。
  
      “姐,我现在去我们校长家里,我原本是打算让你搬到那边去住的,老爷子也同意了,可是,既然你不喜欢,那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你们校长家?”秦梓显然没有回过味来。
  
      “是啊,顾校长人很好,你住在这里我总归有些不放心!”
  
      郝俊的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那个瘦猴单薄却有些阴狠的面容。
  
      秦梓俏脸微红,心中却是感动。
  
      她的确很困扰,她可以洁身自爱,可以拒绝肮脏世俗的污染,可最可怕的终归还是这些徘徊在人性良善边缘的混混们,因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出何种事情。
  
      她轻轻点了点头,有些羞涩,有些忸怩。
  
      这一次的点头,证明她对少年的信任几乎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
  
      她的人生,会因为少年,开始发生她所预想不到的惊艳的变化。
  
      收拾东西的时候,又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秦梓在整理床铺的时候,郝俊就帮着翻箱倒柜。
  
      手上的动作似乎比脑子运转地快些,当打开一只抽屉,一手掏进去的时候,少年才愕然地发现,尽是一些花花绿绿的私人小物件。
  
      郝大叔没有恶趣味,只不过,瞬间有点愣神。
  
      秦梓已经满脸羞红地小跑了过来,蹲下时,翘臀一把挤开了少年。
  
      少年当场摔了个四脚朝天。
  
      秦梓双颊绯红,一把拉上抽屉,吃吃地笑。
  
      郝俊的脑海里尽是**的秦梓穿着那些小物件时,摇曳生姿的俏丽模样。
  
      特意从服务台叫了一辆出租车,秦梓和郝俊就直奔云林33号院。
  
      少年总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脑海中会不由浮现出那个风雨飘摇的黑色胡同里一闪而过的灯光。
  
      他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保护好秦梓,同样也保护好他自己。
  
      夜晚的云林别墅,在旧式的路灯下,有了几分朦胧和梦幻的感觉。
  
      威严中带着大气。
  
      当开门的保姆将秦梓手中的行李接过,秦梓才来得及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对于她来说,身边的少年似乎已经成了她的引导者,慢慢地把她带入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
  
      “顾校长,真不好意思,又过来麻烦您了?”
  
      “麻烦倒是没有,我心里还是很乐意你过来陪我这老头子的,只不过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两天跑哪去了?杨老师可是来找过我反应情况不止一回了!”
  
      老爷子板着个脸,大校长的威严摆了个十足。
  
      郝俊急忙送了一通马屁,求了个情告了个罪。
  
      秦梓被这一幕逗笑了,刚才的紧张感便烟消云散了。
  
      “你就是郝俊说的秦梓吧,多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住过来就不用担心那些小瘪三了,让刘妈给你安排一件房间,我这里空地方多,你和郝俊常住,我可是热烈欢迎的!”
  
      “谢谢,顾校长!”
  
      保姆刘妈帮着秦梓和郝俊收拾出房间,而少年则被老校长叫进了书房,自然少不了耳提面命一番。
  
      老校长从桌子里将拿出一封信交给郝俊,“这是介绍信,改天得空的时候,你去市一中跑一趟,把他交给宋校长!”
  
      “嘎?”
  
      少年一头雾水。
  
      “你以为走后门那么容易啊,宋校长说了,卖我这老头子的面子,给你准考的资格,不过他还要看看你这个让我兴师动众的学生,看过来才算数!”
  
      好奇心害死猫啊!
  
      市一中的宋校长那可是顾忠敏的学生,只不过一个准考的名额,可不是让他破坏规矩直接往市一中重点班塞人,估摸着还是好奇心在作祟。
  
      “顾校长,我刚刚看了莲花市台的新闻,那个大恶人刘产是我们凤塘区的区委书记,真那么坏?”
  
      老校长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学生,“你想问什么?”
  
      眼前这个少年人的成熟远超一般十七岁的孩子,(.cm)仿若跟他的年纪相仿一般,所以见过许许多多天才的老校长,才会对其高看一眼。
  
      郝俊摸着脑门一笑,嘟囔道:“我这不是关心自己生活的环境嘛!再说了,市台这样播出来了,刘产即使是没有啥罪过,恐怕他的政治生涯也要结束了,凤塘区不就无主了!”
  
      “官场上的事情,老头子从来就不参与,我就是个搞教育的!小子,我不希望你和那些个官油子一样地对待我!有什么问题就问,能告诉你的,老头子不瞒着!”
  
      顾忠敏的双眼如星辰般深邃,似乎洞彻人心。
  
      记忆里的顾校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顾校长,我也是担心我爸爸,您知道,刘产这一动,凤塘区就不安稳了!”
  
      郝俊斟酌着语句:“校长,我就是想问问,顾忠平书记出国前,有没有回到过莲花市?”
  
      老爷子点了点头。
  
      “跟顾凯凡叔叔聊过?”
  
      顾忠敏奇怪地看了一眼郝俊,笑道:“怎么好像你都知道似的?”
  
      郝俊心里一惊,似乎已经与他的猜测越来越接近了。
  
      这难道真是一场大双簧?
  
      (谢谢给我一直推荐票的朋友,点个名,让我感谢一下,这样光受着,怪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