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十七岁 > 第七十二章 蹲点
    郝跃飞的笔记本上清晰的记着一个个名字和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之间的上下关系和利益纠葛,多数是这次他暗中调查的对象,一目了然。
  
      他指着其中的几个人:“这些人中估计就有一个,或者全部都是!”
  
      郝俊打眼望去,只是一眼,就看清了其中的门道,暗叹老爹越发高明了。
  
      “这些人跟刘产的关系都是不清不楚的,大方向上不敢跳出来,与马书记对着干,却是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把我当软柿子啊!”
  
      郝跃飞自嘲着,神态却极是轻松。
  
      郝俊却有种时不我待的感觉。
  
      这些人在马如龙这尊大神面前的确是和蝼蚁无异,但对于现在的郝跃飞来说,却依旧是猛犸巨象般的人物。
  
      孙浩,只是阴暗面的威胁,若真是触动了他们此刻万分敏感的神经,郝跃飞和余芳就会十分危险!
  
      必须尽快采取措施……
  
      “老爹,你还要查吗?”
  
      他必须明确此刻郝跃飞的态度,才能一步步按心中的想法大胆地走下去。
  
      郝跃飞的眸子睁得大大的,似乎对于郝俊问出这样的问题十分不解,诧异道:“当然要查,而且还要往深处查!”
  
      郝俊微微一笑,父亲郝跃飞一如既往。
  
      “老爹,你可以查一查这个孙老三,无论是从哪方面下手,相信都不会再触动一些人的神经的!”
  
      “这个孙老三就这么重要?”
  
      郝跃飞又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孙老三三字,用红色笔赫然划下了感叹号。
  
      “老爹,最近阮秘书派来的那两个人还在咱们凤塘区吗?”
  
      郝俊突然想起来,那两个郝跃飞的临时助手。
  
      不知道阮晓在弄清楚了顾氏叔侄大双簧的始末之后,会是何种心态。
  
      那两个人手,的确在查案中很有一套,看郝跃飞的意思,许多隐藏的,他看不到的都是他们两个所发现的。
  
      看来阮秘书也已经下定了决心。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在这场局里扮演着下棋者的角色,可是真正能够操纵棋盘走向的人物要么远在莲花市之外,要么已将近消失了整整两个礼拜。
  
      “嗨——”
  
      郝跃飞突然一声长叹,眼角看见儿子的目光寻来,“我最近一直在想,你这小子怎么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感觉就像面对一个算无遗策的老狐狸一般!”
  
      郝俊一脸的黑线,内心却微微有些紧张。
  
      “老爹,这叫早慧,知道不,您儿子突然间开窍了!咋了,您还希望我是以前那副木瓜脑子啊!”
  
      他嘟嘟囔囔,状极愤慨。
  
      郝跃飞拿起书本,就赏了他一个爆栗,“这变得也有点太快了吧!不过,锋芒毕露终归不好,还是要懂得藏拙!必要的时候,让你老爹我出面!”
  
      郝俊内心感动,嘴上却油滑道:“放心吧,老爹,该笨的时候我会很笨很笨的,该聪明的时候我就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郝跃飞略显粗糙的大手抚着郝俊的头上,使劲揉了揉。
  
      阔别了十几年,父亲浓浓的关心,此刻不经意间流露。
  
      郝俊眼眶里的泪水不自觉地溢出来,他借着灯光,悄悄擦了擦眼角,重重地点了点头。
  
      曾经深埋在他记忆里对于父爱的种种,此刻间不断地涌上心头,就仿佛又看到了儿时那高大的背影和严肃的面容。
  
      他一丝都不曾怀疑为何自己的儿子会突然变得这般聪慧,只因为他高兴儿子变得更好!
  
      也不曾怀疑儿子没有依据的判断,因为这是源于对儿子的信任。
  
      他依旧是那个在郝俊心中高高在上的父亲!
  
      这一晚,郝俊睡得很沉很沉,抛却绞尽脑汁,连续奔波的疲劳,更多的却是如梦幻般温馨的感觉,他的重生充满了惊慌和出其不意,让他胆战心惊,第一次,他的心有了点安详的触动,唯一的缺憾,恐怕就是那个会在深夜里呼喊爸爸的女儿贝贝了!
  
      是啊!他又感受到了阔别已久的父爱,可是贝贝呢!
  
      他突然心酸不已,那种无可奈何地挫败感,重生以来,他却是第一回这刻骨地体会到。
  
      他甚至也不由地幻想贝贝会和他一般穿越重生而来,以至于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桓。
  
      伴随着这种希冀,他的嘴角一度有着曼妙的弧度,睡梦中他的愿望应该实现了吧!
  
      第二天。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小学作文,哈哈!)
  
      郝俊懒洋洋地坐在名苑小区的车行道边,把玩着从路边采摘的狗尾巴花。
  
      要想让父亲在这场博弈里取得利益,只有孙老三一个突破口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把隐藏在幕后的顾凯凡顾叔叔请出来,是时候,该见真章了。
  
      名苑小区地处莲花市东南,以前是郊区,95年城区扩建,便将其纳入了版图,好几个开发商在此地建起了楼盘,尤以名苑为最。
  
      以东湖为水,以九龙坡为山,山水齐聚,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
  
      只是开发商显然没有借到山水的东风,当初开发的时候,将名苑定位过高,缺乏本地消费者青睐,资金链回收极其困难,到最后不得不以破产高中,以至于之后被银行查封,收归国有!
  
      后来,严市长拍板,一众市委常委就都搬进了名苑小区。
  
      名苑一度成了莲花市官场上纷纷争夺的抢手货,不仅让银行收回了损失,甚至还略有盈利,不得不说严市长的英明决定还是很见成效的。
  
      当然,也有老百姓将名苑戏称为“民怨”小区,ww.uuknsh)这一处住宅区也算是焦点所在。
  
      郝俊坐在小区出来的车行道边,其实是来蹲市委书记马如龙的点的。
  
      他心中不是那般笃定,马如龙是否会注意到他。
  
      但他却也不能直接找上门去,一个太过突兀,另外一个市委书记的门墙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再者说了,市委书记虽然位高权重,但在这小区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若是让有心人往郝跃飞身上扯去,这一盘棋,郝跃飞第一个就会被当成弃子。
  
      所以郝俊是最为合适与马书记接触的人,毕竟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还有那不靠谱的的邀请?郝俊心中道。
  
      郝俊从六点钟就早早地坐在路边,赶了从凤塘区到莲花市区最早的班车。
  
      从名苑小区出来的车不多,ZC000打头的更是少得可怜。
  
      郝俊百无聊赖地折磨着狗尾巴花,暗自告诫自己,蹲点就要有耐心。
  
      直至望穿秋水,将近到了八点左右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才缓缓从里间开了出来,并不是ZC000打头,普通牌照。
  
      郝俊仔细看着,想要把车窗给看破似的,可是那一层黑色,掩盖的极好,他又失望地低下了头。
  
      车子从他身边驶过,忽然又倒了回来,驾驶座上的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