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这个里面神马都没有
    。。。。。。。。。。。。。。。。。。。。。。。。。。。。。。。。。。。。。。。。。。。。。。。。。。。。。。。。。。。。。。。。。。。。。。。。。。。。。。。。。。。。。。。。。。。。。。。。。。。。。。。。。。。。。。。。。。。。。。。。。。。。。。。。。。。。。。。。。。。。。。。。。。。。。。。。。。。。。。。。。。。。。。。。。。。。。。。。。。。。。。。。。。。。。。。。。。。。。。。。。。。。。。。。。。。。。。。。。。。。。。。。。。。。。。。。。。。。。。。。。。。。。。。。。。。。。。。。。。。。。。。。。。。。。。。。。。。。。。。。。。。。。。。。。。。。。。。。。。。。。。。。。。。。。。。。。。。。。。。。。。。。。。。。。。。。。。。。。。。。。。。。。。。。。。。。。。。。。。。。。。。。。。。。。。。。。。。。。。。。。。。。。。。。。。。。。。。。。。。真的没什么。。。。。。。。。。。。。。。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第一章:入世

    东经89点35,北纬35点33。

    帝国西部,昆仑山,飘雪夜。

    道路险峻,风雪飞扬,海拔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上,入目处尽是皑皑白雪。

    一条已经被积雪覆盖的崎岖小路在群山雪坡中蜿蜒向上,在夜色和白雪中,显得孤独而凄冷。

    道路狭窄而陡峭,仿似一条缠绕在群山中的丝带,这种已经略显夸张的坡度上,不要说布满了积雪,就算整条路面都没有半点泥泞,也足以让脑子正常的人站在山脚下望而生畏。

    元月初七。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一夜。

    凌晨即将到来的时候,万籁俱寂的群山中,小路上,一人独自站在山脚下望了半晌后,沿着小路开始登山。

    “咯吱...”

    厚重的皮靴踩在雪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一路不紧不慢的向上,在身后天黑路滑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

    登山人一身黑色风衣,身材修长,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风雪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登山,沿着小路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不断前行。

    冷风吹拂。

    不知道走了多久,再一次转过一座山峰的登山年轻人随意伸出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头上的雪水,正打算继续向前时,却蓦然抬头,眼神冰冷阴森的朝上望。

    在他身前一座不高不矮的雪坡上,一道苍老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一身中山装,背负着双手,笑看着登山人,眼神祥和。

    仅仅是一个很随意的站立,却犹如亘古而存,漫天风雪中,苍老的身影与山与雪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两种包含着极端对立的两种情绪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年轻的登山人身体微震,眼神中的阴森逐渐消失,呆立在原地良久,才轻轻躬身,嗓音沙哑而干涩的喊道:“二师父。”

    “小草,是不是太久没回来,所以忘了回家的路?你走的那个方向,是到不了天庭的,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

    中山装老人轻笑道,他的嗓音不算好听,但却有着符合他年纪的沧桑,还有一丝仿佛来自昆仑山的苍凉和大气。

    被称呼为小草的年轻登山人在风雪中呆滞。

    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