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章:守护
    元月初九。

    下午三点钟,深冬中的九州城最温暖的时间段里,林小草的身影出现在了九州城的火车站。

    九州城火车站依旧人来人往,春运期间,无数人返乡离家,偌大的车站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行色匆匆的赶往出站口,或者奔向火车,这座城市的超快节奏,在林小草踏足九州城的一瞬间就扑面而来。

    人群中,一身风衣带着墨镜的林小草一动不动,只是仰着头仔细打量着车站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眼睛被漆黑的镜片遮盖住,没有人看得清他的眼神。

    这个被称为京城的城市,不止是帝国的首都,对他来说,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这个他生命最开始的地方,这个让他备受磨难的地方,这个聚集了他太多仇恨的地方。

    有谁能想到,当年那个眼睛中除了绝望再也没有其他情绪的孩子,还有站在这里的一天?

    九州城,真是久违了啊。

    密集如水的人群里,一动不动仰着头的林小草嘴角轻轻扬起,他随手摘掉墨镜,两只手狠狠揉了揉脸上的肌肉,双手再放下来的时候,刚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已经露出了一副自然至极的微笑。

    将地上的行李紧紧提在手里,林小草深呼吸一口,跟着人群,大步走向出站口。

    距离出站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时刻都会注意周围环境的林小草已经发现了前来车站接他的人物。

    一位满头白发衣着得体的老人双手抱着小腹,微笑着站在前方,眉目和蔼,在他身后,两个身材壮硕气势凌厉的男人举着一个上面写着林小草三个字的大牌子,静静站立。

    兴许是三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密集的人群中,三人周围竟然形成了一小片真空地带,跟周围的拥挤人群分隔开来,看上去很是突兀。

    林小草笑容缓缓收敛,拎着行李,穿过人群,径直来到三人身边,开门见山道:“我是林小草。两个小时前,我跟林怀宇老先生通过电话。”

    说起林怀宇三个字的时候,林小草的眼神愈发平静。

    林小草还没靠近时就已经注意到他的老人眉毛猛的一动,笑容也略微僵硬了下,忍不住又仔细打量了林小草一番。

    虽然知道这次要接的是一个年轻人,可眼前这位,似乎年轻的有些过头了啊,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真的可以保护家族的关键人物毫发无伤?老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人眼神中的忧虑一闪而逝,僵硬的笑容重新舒展,一脸慈祥的看着林小草,主动伸出手,温声笑道:“你好,林先生,我是林家的管家阿福,老爷派我过来接你。”

    林小草点点头,伸出手跟老管家握了一下,淡然道:“多谢福老。”

    有一个大俗名字的老人对林小草有所保留的态度不以为意,笑哈哈的一挥手,引领着林小草走出车站。

    火车站外停着一辆中规中矩的黑色奥迪,福老带来的两个男人一言不发的坐进驾驶席和副驾驶席上,似乎什么时候都是一脸笑容的老管家跟林小草坐进了后排。

    九州城内风和日丽。

    和煦的阳光下,奥迪在街道上平稳的行驶着,车子后排的一老一少却各自沉默着想着心事。

    “林先生,第一次来京城吗?”

    老管家放下内心的不安和忧虑,率先打破沉默,微笑着开口问道,帝国中很多人都习惯把九州城称呼为京城,天子脚下,京师重地,这个称呼也并不不可。

    “福老可以喊我小草,林先生这个称呼,听着不顺耳。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从这里离开去的昆仑,这么多年,是第一次回来。”

    林小草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看着老管家平静笑道。

    老管家点点头,似乎有些诧异,看了林小草一眼,没有半点不适应,随口笑道:“这我倒是没想到,小草的家也在京城?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没了。”

    林小草眼睛眯了眯,回答却是毫不迟疑。

    福老应了一声,看到林小草重新把视线转向窗外繁华林立的高楼大厦,摆明一副不想说话的意思,他也笑了笑,不再吭声。

    京城林家的位置在天公府三号,说是府,实际上却是一座山,从山腰到山顶,分布着三十栋豪宅,风景秀丽,大气磅礴,里面任何一个户主拿出来不能说一跺脚就可以让京城震动,但起码也是众所周知的大人物,颇具名望。奥迪从山脚下的大门直接进入,毫不停留,一路蜿蜒向上,在堪堪接近山顶的时候才停下来,出现在林小草眼前的,是一幢点缀在青山绿水中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别墅。

    上下四层,占地接近三千个平方米,偌大的京城,这样一栋豪宅,也可以算是身份的象征了。

    “林家真有钱。”

    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的林小草看着眼前的别墅,突然开口笑道。

    福老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变得有些矜持,微笑道:“我们林家在京城还是有些实力的,各个层面上的朋友,也都会给些面子。”

    出乎福伯预料的是,刚才还很是感慨的林小草这次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便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别墅大门恰到好处的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平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刚刚下车的林小草,目光温和沉静,但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审视。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标准的瓜子脸,长发,明亮的眼眸,当得起眉目如画四个字的评价。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她的气质,那种独特,坚强,沉静,还带着一丝不惹人厌的骄傲的气质。

    一个没有气质的女人,或许会很漂亮,但一个美丽的女人,绝对都是有气质的。

    所谓女神,就是成功的将气质和容貌结合在一起的女人。

    站在别墅门前审视林小草的她,无疑是那种可以让无数男人前赴后继的跪拜在她脚下神坛上也在所不惜的尤物。

    林小草眼神猛的恍惚了一下,随即瞬间反应过来,眯着眼睛,跟在福老的身后,走向别墅大门。

    没有人注意到,自从上车后表现就平平静静的林小草,此时眼角的肌肉却在不断的颤抖抽搐着。

    “福爷爷,你们回来了。这位就是爷爷派你去接的人吗?”

    站在门口的沉静女人微笑着开口道,毫不避讳的看着林小草。

    老实说,就第一印象而言,她对林小草的印象不错,身材挺拔修长,脸庞也是那种很标准的英俊,棱角分明,显得很坚毅,男人味道十足。漂亮的男人,她见过很多,可那些人不是太娘娘腔就是太过阴冷,让人觉得不适应,而林小草这种让人一看到,就会不自觉的有种安全感的男人,她确实有欣赏的理由。

    “是啊,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小草,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林家的二小姐,林水墨。水墨,这位是林小草,以后你的安全问题,由他来负责。”

    福老笑眯眯的,看着林水墨的眼神犹如看着自家的孙女,透着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溺爱。

    林小草看了林水墨一眼,微微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僵硬。

    林水墨主动伸出手,跟林小草握了一下,微笑道:“你好,请进吧,爷爷,二叔,还有大姐都在等你。”

    “好。”

    林小草也不多话,跟在林水墨和福老身后进入别墅。

    那两名跟随福伯一起去车站的沉默男人,已经很低调的消失了。

    别墅内部空间宽敞,装修风格跟外面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造型也截然相反,整体的复古风,不奢华,也没有金碧辉煌的暴发户气焰,木质地板,红木沙发,处处充斥着一种沉稳的厚重感,低调而内敛。

    林小草进入别墅的一瞬间,一楼会客大厅内,三道不同性质的目光已经牢牢锁定在了他身上。

    林小草神色纹丝不动,抬头看过去,眼神平稳的跟会客大厅内三个人,或者说是三代人对视。

    一名年纪大概在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正中央,脸色威严,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小草,眼神中有欣喜,还带着一丝疑惑。

    老人左手边则坐着一个很英俊的中年男人,接近五十岁的年纪,一脸微笑,但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却满是玩味。

    而老人的右手边,是一个跟林水墨模样大致相仿的女人,年纪比林水墨大概要大一些,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身上的一身迷彩军装,气势冰冷,锋芒毕露,一如她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质疑和猜测。

    如果按照血缘关系来讲,在座的几人,除了他自己和管家福老的话,剩下的一个是他的外公,一个是他的舅舅,另外两个,则是他的姐姐。

    林小草内心冷笑,一股戾气几乎不受控制的从心里浮现出来,遍布全身。

    几乎刹那间,原本平静的林小草气质瞬间大变,变得麻木而漠然,还有一丝莫名的敌意和恨意。

    变化来得快去的也快,眨眼功夫,林小草又反应过来,重新变得平平静静。

    他主动上前一步,平静道:“林老先生,二师父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好,好,小草啊,叶老身体怎么样?还好吧?他老人家是我们帝国最重要的财富和象征,我几年前见过叶老一面,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啊。”

    坐在最中央的林怀宇哈哈笑道,挥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

    “老人家吃得好睡的香,身体无碍。这是老人家要我交给林老先生的信。”

    林小草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林怀宇,坐在沙发上,平静答道,除了林怀宇之外,他对于对方身边坐着的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一眼。

    中年人尚且能面带微笑不动声色,可那个一身迷彩军装的年轻女人,眼神却越来越冰冷。

    “那就好,那就好。”

    林怀宇恍若未觉,双手接过信封,看着林小草,眼神很亲切的拍了拍身边的中年男人,笑道:“这是我的二儿子林从业,这个是我的大孙女林丹青,水墨和阿福你都认识了吧?今天就我们几个人在家,待会一起吃个饭给你接风洗尘,阿福,把我收藏的几瓶好酒拿出来,给小草尝个味道。”

    “我不喝酒。”

    林小草语气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平淡,不起半点波澜,他眼神直视笑容满脸的林怀宇,停顿了下,继续道:“酒喝多了,手会抖。”

    这一次,连坐在林怀宇身边的林从业都有些皱眉。

    倒不是因为林小草不喝酒,而是这个年轻人的态度!

    自己的老父介绍了半天,这小子根本就没听进去,眼光始终没有看他一眼,从一开始就是跟父亲说话,难道自己坐在这,真是透明人不成?

    结合他刚才那一瞬间的反映来看,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对林家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敌意?

    林从业跟父亲对视一眼,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倒是看上去冷冰冰的林丹青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赏。

    酒喝多了,确实会影响手掌的稳定,但也绝对不会抖的和抽风一样,细微的颤抖,基本上很难察觉,对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影响,只是对少数人会产生副作用,比如...顶尖的狙击手!

    手掌的任何一丝细微的不稳定,都足以对一名顶尖枪手造成致命的影响。

    林丹青不确定林小草是不是可以保护自己的妹妹,但起码这个态度,让她很是认同。

    “好嘛,不喝酒是好事,你们先聊,我看看叶老对我有什么交代,小草,以后水墨的安全就麻烦你了,从业,你跟小草说一下,请他保护水墨的原因。”

    林怀宇沉默了一下,一边打开信封,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我对林家的事情不感兴趣。”

    林小草硬邦邦的回应了一句,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容,似嘲弄,似讥讽:“我会负责百分之百保护林小姐的安全,但我不需要听内容,林从业先生,我奉师命而来,但也要吃饭的,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谈一下关于我保护林小姐的报酬,如何?”

    林怀宇打开信封的手掌一僵,脸色也黑了一下,但却当做没听见,将皮球丢给了自己的儿子。

    林从业眼神眯了眯,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年轻人,又跟已经皱起眉头的林水墨对视一眼,内心却不怎么生气了。

    他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年轻人对林家确实怀有敌意,这次来保护水墨,也是不情不愿,但碍于师命,不得不来,他表现的态度很明显,人是要保护的,但如果有机会让自己一家人不痛快一下,他肯定也不会拒绝。

    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啊。

    林从业有些好奇对方的敌意从何而来,但却不再多问,这种问题,只要他在林家一天,总会有机会弄明白的。

    “你想要多少报酬?”

    开口问的是林水墨。

    这个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可以说是女神级别的女人语气依旧沉静,平静的看着林小草,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林从业能看出来的问题,她自然也看得出来,她的骄傲和倔强都不可能允许她和和气气的去回应林小草的敌意,在她看来,今天自己家里这番表现,已经给足了对方面子,如果只是一个保镖,爷爷和二叔甚至大姐又何必出面?只需要自己出面就够了,现在这种架势,还不是为了尊重林小草背后的叶老?可现在林小草既然对林家没好感,林水墨也懒得去套什么交情去讨好叶老,公事公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要钱好办,林家能住在这里,就是财力的一种表现,而且养活一个保镖,能花多少钱?

    “每个月一百万,如果算年薪的话,每年一千万。”

    林小草面不改色的说了一个天价数字,他语气停顿了下,不去看林从业林水墨甚至林丹青的难看脸色,又加了两个字:“美金。”

    大厅内彻底安静下来。

    林水墨睁大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林小草,似乎被吓住了。

    一千万美金对于林家来说不算什么大数字,但用这个价格去雇佣一个保镖?

    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雇佣一个特种兵退役的保镖,每年年薪最多不过几十万左右,而且那是人民币!

    这家伙一开口直接就要美金了?

    林从业也脸色古怪的看着林小草,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坐在座位上的林丹青冷冷的开口问道,声音冷艳而悦耳,她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迷彩军装,战意勃发,气势瞬间冷冽起来。

    “这是我的底线。”

    林小草端起福伯端给他的茶水,喝了一口,慢条斯理道。

    “......”

    好嘛,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还是底线,一下子将讨价还价的余地都堵死了,这还跟林家占了多大便宜他吃了多大亏一样。

    林丹青看了一眼妹妹,眼神中的冰冷一闪而逝,缓缓起身,淡淡道:“一千万美金,对于林家来说不算什么,我就可以做主给你,但是林小草先生,你要向我证明你有拿走这笔钱的本事。”

    “怎么证明?”

    林小草抬头看着她。

    “打败我!”

    林丹青气势不断高涨,一个女人,此时此刻却战意冲天,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却满是轻蔑。

    “好。”

    林小草点点头,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以他在佣兵界厮混的经验来看,值不了一千万美金的价格,但应该也相差不远了。

    “等一等。”

    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不容置疑。

    已经准备好动手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的林丹青微微一惊,看着爷爷,眼神疑惑。

    以极快速度将那封信的内容看了一遍的林怀宇深呼吸一口,看着林小草,眼神复杂,半晌,才淡淡道:“答应他的条件!”

    “爷爷!”

    “父亲!”

    林家的丹青水墨和林从业一脸的不敢置信。

    林怀宇摆摆手,将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慎而又慎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长长出了口气。

    他原以为,自己向叶老求援,不过是得到了一个保镖,虽然内心失望,但却不好拒绝。

    可叶老却在那封信上很明确的告诉他,林小草在林家的定位,并非是林水墨的保镖那么简单。

    而是守护!

    林家守护者!

    ----

    新书期,急需各种数据~~点击红票收藏...大家给力~~~新书已发的消息,求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