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章:婚事
    对于林怀宇来说,保镖这个职业他并不陌生,他所在的圈子里面,只要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身边都会有几个保镖随身保护。
  
      且不说那些人是否可以完全保证雇主的安全,起码这也是杜绝意外的一层保险,甚至于很多时候,一个足够出色的保镖,完全可以彰显雇主的身份。
  
      可以很肯定的说,保镖这个高风险但也是高收入的职业,今后非但不会消失,从业人员反而会越来越多。
  
      但是守护者却完全不一样,就算只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家族守护者的地位也比保镖超然的多。
  
      如果说保镖和雇主类似于一种主仆关系的话,那么家族和家族守护者之间,则更像是一种相互依附的亲密关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林怀宇不动声色的坐在坐位上,眼神剧烈闪烁着,跟林小草对视。
  
      林从业本想说话,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距离林怀宇最近,很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父亲虽然表面平静,但呼吸却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急促起来,嘴角的肌肉也在不断颤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极力忍耐着。
  
      林从业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答应那个明显不合理的天价报酬,可现在看起来,很显然是跟叶老的那封信有关系。
  
      大厅内一片沉默。
  
      林怀宇在林家一言九鼎,既然他已经答应下来,那么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有林丹青有些不服气的狠狠瞪了林小草一眼。
  
      “水墨,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告诉他如果没有要紧事的话,让他回家一趟,我有事和他商量。”
  
      林怀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语气无悲无喜,但却透着一种古怪。
  
      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林水墨愣了楞,笑道:“爷爷,我爸两天后会来京城开会,他到时候一定会回家来看望您的。”
  
      “不行!打电话,让他提前过来。”
  
      林怀宇摇了摇头,语气坚决,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刚才装进口袋中的那封信。
  
      林水墨内心一凛,点点头直接走了出去,她同样好奇那封信里究竟是什么内容,但现在明显不是多问的时候,她面对林小草的敌意可以骄傲一下,可面对叶老,林家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不重视的资格。
  
      林怀宇静静看着孙女的背影,等对方的身影消失后,才笑问道:“小草,除了这封信,叶老还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林小草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平淡道:“没有。”
  
      林怀宇极快的皱了皱眉,对面这个年轻人的敌意,他自然察觉到了,所以他才想不明白,为什么叶老会让他来做林家的守护者。
  
      而且...
  
      林怀宇也不认为自己的家族有需要守护者的资格!
  
      偌大的京城,豪门遍地,权力倾扎,从帝国建国至今,真正拥有守护者的家族,也只有一家而已!
  
      那就是叶老曾经所在的叶家。
  
      而如今他老人家却把他自己的弟子派到林家来做这个守护者,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算不算是叶老隐晦的表达了一个态度?
  
      他这个态度,能不能算叶家的态度?
  
      “爷爷,我爸说立刻回来,今晚九点钟左右就可以到家了。”
  
      林水墨拿着手机走过来轻声道,她很清楚,自己的家族在京城虽然不算强大,可此时却处在了风口浪尖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而自己更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家族的焦点,从刚才父亲接到了电话后就毫不犹豫的动身的态度来看,自己的家族多半要有所行动了。
  
      林水墨下意识的看了看沉默寡言的林小草,有些疑惑。
  
      是因为这个男人?
  
      脑海中一团乱麻的林怀宇点点头,嗯了一声,开口道:“等你爸回来再说。小草,饿不饿?如果不饿的话,等水墨的父亲来了,大家一起吃顿饭如何?”
  
      或许林怀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丝很微妙的变化。
  
      “我无所谓,钱什么时候给?”
  
      林小草低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头也不抬的说道,一副除了钱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模样。
  
      “现在就给你,你给水墨一个账号,她去转账。”
  
      林怀宇毫不犹豫道,异常干脆。
  
      林小草也不矫情,很流利的报了一个账号,林水墨拿手机记下来,扫了一眼,有些诧异道:“瑞士银行?”
  
      林小草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老爷,西南林家的林霄少爷前来拜访,现在就站在门外,是不是要请他进来?”
  
      刚才退出大厅的福老重新出现,恭敬的对林怀宇说道。
  
      原本打算去转账的林水墨身体僵在原地。
  
      林怀宇和林从业两人脸色同时一冷。
  
      西南林家。
  
      这四个字仿佛带着某种诅咒一样,瞬间激起了九州城林家的仇恨值。
  
      “我去转账好了,水墨留下。”
  
      气氛短暂的凝滞后,脸色冰冷的林从业站起身,接过林水墨的手机,记下了账号,径直上楼,一身迷彩军装的林丹青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阿福,叫他进来吧。”
  
      林怀宇深呼吸一口,眯起眼睛,看了林小草一眼,然后对福老说道。
  
      对任何人都笑眯眯的福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气质沉静的林水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给人感觉面对任何事都可以镇定自若的她破天荒的有些手足无措,眼神也有些难堪。
  
      她下意识的看了林小草一眼,正好跟刚刚抬起头的他眼神对视。
  
      刹那间,林水墨内心巨震!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刚才还平平淡淡漫不经心的林小草犹如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
  
      还是那张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
  
      但眼神却翻天覆地!
  
      原本的平静淡然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林水墨难以形容的锐利冷冽!
  
      西南林家四个字,刺激到的,似乎不止是九州城林家的几个人。
  
      林小草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丝笑容,随意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坐吧。”
  
      语气看似随意,但却和命令无异。
  
      内心慌慌张张的林水墨一反常态,应了一声,乖乖的坐了下来,有些心不在焉。
  
      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一道轻柔中透着阴冷的笑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林爷爷,听说您老人家酷爱国画,正巧李文清大师今日来京城参加一个国画展览,目前正在我西南林家做客,我特意为您老人家求了一副山水图,马上就赶过来献宝了。”
  
      一个年轻男人大步走进大厅,步履沉稳,没有半点拘束感。
  
      这是一个极有卖相的男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高大,衣着得体,相貌英俊,但唯一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是他身上的气质。
  
      看似沉稳平和,但却从骨子里透着一种阴冷张狂,让人极不舒服。
  
      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道魁梧壮硕的人影,将近两米的身高,庞大的体型不但不显得臃肿,反而显得力量感十足,他双手捧着一个卷轴,跟在年轻人身后,低着头,沉默寡言,犹如一道沉默而彪悍的影子。
  
      年轻人不等林怀宇说话,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看到对面跟林水墨坐在一起的林小草,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没有多说,挥了挥手,笑道:“老虎,把画交给林爷爷。”
  
      “是。”
  
      跟在年轻人身后,双手捧着一副卷轴的魁梧男人应了一声,向前两步,将手中的卷轴交给林怀宇,一言不发。
  
      “林霄少爷客气了,李文清大师是如今书画界有数的名家,一画难求,他的大作拿给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真是浪费了。”
  
      林怀宇接过画卷,却没有打开,随手放在一旁,不咸不淡的开口道。
  
      “林爷爷老当益壮,眼神毒辣,跟老眼昏花这四个字半点边都沾不上,您说笑了。”
  
      林霄微笑着恭维道,眼神再一次从林小草的身上掠过。
  
      林怀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端起旁边的温热茶水喝了一口,缓缓道:“林霄少爷这次来,不止是为了给我老头子送一幅画吧?还有什么事?”
  
      “林爷爷以后叫我林霄或者小林都可以,我们一些年轻人玩笑的称呼,您喊出来可是折煞我了。”
  
      林霄笑着说道,眼神却变得谨慎起来,他沉吟了下,看了看林怀宇的脸色,继续道:“年前的时候,我义父跟林总督通过电话,讨论了一下我和水墨的婚事,当时林总督没有明确答复,说是要看您老人家的意思,不知道林爷爷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