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章:狂妄
    婚事?

    在一旁默默听着存在感似乎十分有限的林小草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水墨,却发现这个气质沉静的大美女此时脸色却有些苍白,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抗拒。

    “水墨的婚事是大事,等他父亲回来,我们会好好商量,这件事情不能急,我建议你和水墨先接触一下,相互了解,这件事情急不来,等个一两年,你们如果觉得合适的话,两家在坐下来谈谈吧。”

    林怀宇原本有些冷淡的神色缓缓松弛下来,笑呵呵的说道,仿佛完全站在了孙女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林霄脸上的微笑不变,但眼神中一丝阴冷的光芒却一闪而逝。

    自己和林水墨的婚事不能急?

    京城林家确实不用急,可西南林家却拖不起,在等个一两年,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老头在装傻,刚才一番话看似没有反对,可结合西南林家如今的处境,往后拖一拖,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拒绝。

    “林老,我不反对和水墨相互了解,事实上我们相互之间早已经非常熟悉了,水墨是我很欣赏的女孩子,直白点说,我很喜欢她,我们原本就非常熟悉,所以我认为没有用太长时间去相互了解的必要了。”

    林霄不卑不亢道,他的语气依然尊敬,但称呼却已经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从林爷爷变成了林老。

    “水墨还小,今年才二十四岁,在等两年也不迟嘛,而且你们以前虽然熟悉,但换一种关系相处,没准就会出现问题,不试试怎么知道?”

    林怀宇摆摆手笑道,语气云淡风轻。

    “可是我义父很希望我和水墨在半年内成婚!”

    林霄微笑着跟林怀宇对视,笑容诚恳,但语气却逐渐变得强硬。

    “那是你义父的意思,我有我的意思,我坚持我的看法,水墨还小,不能急。”

    林怀宇语气冷淡,说起林霄的义父的时候,眼神森然。

    “林老,这并不是我的意思,我个人不反对您的看法,但是您如果让西南林家为难的话,我想我义父会很生气。”

    林霄的语气有些冷,一直隐藏在他沉稳温和的气质下的阴冷和张狂开始蠢蠢欲动。

    该给京城林家施加一些压力了,京城和西南两个林家虽然都姓林,但却远不能相提并论,偌大的九州城,甚至整个帝国,还没有几个人能拒绝的了西南林家,京城的林家算什么?二流而已!如果不是林家的大儿子林从政现在很关键的话,京城林家连让西南林家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一个二流家族,有什么拿捏的资格?

    “你义父是谁?他就算很生气又怎么样?”

    一道突兀的嗓音突然响起,林小草抬起头问道。

    林霄一时间有点发愣,在他印象中,这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他的义父是谁,就算很生气又怎么样。

    这个家伙,是真的不知道西南林家?还是故意在挑衅?

    “我的义父是西南林家家主林风雪,你又是谁?”

    林霄微微冷笑道,看着林小草,眼神凛冽如刀,他对林怀宇可以保持一定程度的客气,可面对一个才见面的年轻人,他实在想不出需要自己谦逊一些的理由。

    “我叫林小草。”

    林小草很认真的看着林霄的脸庞:“林风雪是你义父,又不是水墨的义父,他生气又怎么样?还能强抢民女吗?九州城林家可不是平民,有钱有势的,你想娶水墨,还不赶紧巴结讨好?说你义父会很生气有什么用?你们又没结婚,谁怕你啊?”

    这他妈是哪里来的愣头青?!

    林霄气的差点一脚踹翻面前的茶几,恭敬站在他身后的魁梧男人眼神中也杀机一闪。

    “林老,这位是谁?倒是好口才,难道是林家以前雪藏的年轻才俊?一直到今天我才偶然遇到吗?”

    林霄转头看着林怀宇问道,语气很是强势。

    “这位是林小草,今后水墨的安全由他保护,也算九州城林家的人了。”

    林怀宇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而且也没有道出林小草是今后京城林家守护者的事实,他突然间很期待林霄和林小草的碰撞,期待林小草的表现,也期待他背后靠山的行动。

    一个叶老,就足以让很多人匍匐了。

    “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一个保镖。”

    林霄冷笑一声,内心怒气愈发狂暴,但整个人表面却平和下来,对一个保镖歇斯底里,太有**份了。

    “你叫林小草?很奇怪的名字,一个人的名字可以看出出身,兄弟出身不高吧?不然也不会来这里做保镖了,接下来水墨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你自信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林霄笑眯眯道,最后一句话却让林水墨和林怀宇两人同时一震。

    毫无疑问,林霄这是才暗示,或者说是在威胁。

    林怀宇今日拒绝西南林家的态度较为明显,林霄也干脆,直接暗示如果对方明确拒绝的话,整个林家,包括林水墨在内,都将遭遇来自西南方面的报复!

    “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水墨小姐的安全。”

    林小草一脸认真的开口,他看着林霄,继续道:“如果你觉得我名字奇怪的话,你可以叫我林少。”

    “......”

    林霄懵了,眼神中也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林怀宇和林水墨两人一动不动,但嘴角却在抽搐,明显在忍着笑意。

    林少?

    谁敢当着西南林家几个小辈的面自称林少?

    起码在林水墨的印象中,身边这个男人似乎是第一个。

    而且一个保镖,有什么资本让林霄这位正宗的林少爷尊称他一声林少?

    这是**裸的挑衅!

    这个男人在找死!

    林霄短暂的呆滞之后,眼睛中瞬间闪过一丝暴怒,不过他也算个人物,生生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道:“林少?这个称呼有点意思。”

    “嗯,我也觉得有点意思。”

    林小草点头道,眼神中却带着一丝讥讽。

    林霄深呼吸一口,强忍住当场弄死这小子的**,也懒得自贬身份继续跟一个保镖斗嘴,转头看了看林水墨,柔声笑道:“水墨,明天是我的生日,我邀请了一些朋友在炎黄俱乐部热闹一下,明晚我来接你怎么样?”

    这个邀请如果在拒绝的话,那基本就等于跟林霄撕破脸皮了。

    林水墨犹豫了下,语气沉静道:“林少有请,水墨自然会到场,不过明天还是不麻烦林少了,我和小草一起过去。”

    林霄表情一僵,看了看林小草,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也要去?”

    “嗯。”

    林小草懒得多说,随意应了一声。

    “如果我忘了邀请你呢,你还会去吗?水墨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会很安全。”

    林霄眼神凌厉的看着林小草的眼睛。

    “水墨小姐就算不需要保镖,也需要一个舞伴,我会去。”

    林小草淡然道。

    “很好,很好。”

    林霄语气轻柔道,一身阴冷阴柔的气焰彻底爆发出来,杀机不加掩饰:“欢迎你来我的生日晚宴,不过兄弟,我奉劝你一句,保镖这个职业不好做,特别是在九州城,这里卧虎藏龙,说不定哪一天一个小保镖就会发生什么意外,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真巧。”

    林小草眼神中的讥讽愈发浓烈,他语气顿了下,继续道:“这一次我来九州城,就是想看看这里卧的是什么虎,藏的又是什么龙!”

    狂妄!

    这一刻的林小草,整个人透着一种毫不掩饰的不可一世,锋芒毕露,将林霄那一身阴冷气焰彻底压了下来。

    “好!”

    林霄猛然间哈哈大笑,眼神却是一片冰冷杀机:“果然有点意思,老虎!”

    随着林霄开口,站在他身后那个魁梧的不像话的男人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惊人杀气。

    他死死盯着林小草,眼神冷漠,犹如看一具死尸。

    “既然这位保镖朋友想见识一下九州城藏着的龙虎,那你就先试试他到底有多厉害,试试他凭什么这么狂妄。”

    林霄脸色冰冷,语气却异常轻柔,他顿了下,继续道:“别弄死了,我给林老一个面子。”

    “好!”

    老虎脸色冷漠的点点头,二话不说,整个人猛地跃上茶几,借力腾空,一脚直接砸向坐在沙发上的林小草,声势惊人,如饿虎扑食。

    安稳坐在沙发上的林小草一动不动,嘴角笑容愈发明显,但眼神中却是一片让人内心发寒的疯狂。

    老虎庞大魁梧的身躯直接下落,这一脚如果砸实了,就算不致命,也得在床上躺一辈子。

    林小草一只脚看似轻飘飘的点了一下茶几,大理石茶几猛然巨震,在林水墨的惊呼声中,两人坐着的沙发直接向后倒退了三米有余,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林小草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迈步。

    冲刺!

    林小草一只脚踩在地面上,恍然间,整个大厅似乎都轻微一震,而他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老虎的面前。

    老虎一脚踏空,还未彻底落地,林小草已经冲了上来,双手直接抱住了他的一条腿。

    左手按住大腿,右手则置于小腿下方。

    姿势古怪。

    林小草轻轻一笑。

    老虎内心没由来的涌起一阵不安,身体一落地,单手猛拍地面,借力之下,另一条腿直接砸向林小草的脑袋。

    姿势有些古怪的林小草双手再次一紧,一股让在场所有人浑身僵硬的危险气息骤然爆发!

    左右下按,右手上抬。

    林小草左右手卡住老虎一条小腿,整个人猛地一震!

    鲜血喷射!

    老虎的一条小腿直接脱离身体,冲上了天花板。

    老虎凄厉的咆哮声响彻大厅。

    一身鲜血的林小草笑容不变,双手挡住对方甩过来的另外一条腿,狠狠一拽!

    身高将近两米,魁梧壮硕的不像话的老虎直接被林小草提了起来。

    一个标准的转身。

    林小草将手中的庞然大物猛地抡了一圈,然后松手。

    老虎少说也有二百多斤的身体直接横飞出去,越过十多米的距离,狠狠砸在大厅中央的一支粗大红木柱上面。

    “嘭!”

    响声沉闷,整个别墅也跟着狠狠一震。

    老虎的身体抽搐着滑落在地,当场昏迷。

    林小草看也不看他一眼,动作轻柔的搓了搓双手,随意踢了下重新落在地上的那一截小腿,看着林霄,笑眯眯道:“他试不出来,要不你亲自来试试?”

    林霄的脸色铁青中泛着苍白,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他深呼吸一口,下意识的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似乎想喝口茶压压惊。

    茶杯离开茶几的一瞬间,那个刚才被林小草轻轻点了一下的大理石茶几猛地从中间裂开,分成两半,轰然坠地。

    浑身僵硬的林霄端着茶杯,看着崩碎的茶几,眼神呆滞。

    林怀宇瞳孔骤然收缩。

    二楼栏杆处,刚刚转完账跟着叔叔一起下楼的林丹青下意识的摸了下额头上的冷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