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五章:红衣白衣
    浴血而狂!

    殷红凄厉的鲜血顺着双手滴落在地板上,林小草笑容灿烂,整体气势却在不断高涨,近乎不受控制。

    这是绝对的秒杀!

    刚才还是一副九州城内我第一的张狂姿态的林霄单手僵硬的握住茶杯,但却不敢低头喝茶,只是强自镇定的跟林小草对视,眼神不受控制的有些躲闪闪烁。

    二楼栏杆处一脸呆滞的林丹青张着嘴,完全说不出话来,以她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被林小草拆掉了一条小腿的老虎此时处于什么状态,抢救及时的话,丧命不至于,但林小草将他砸在柱子上的那一下,足以让他下半身甚至整个人都彻底瘫痪,以后再想动武,完全是痴人说梦。

    老虎有多强?

    在场的没人可以给他一个准确的定位,可即便是傻子都知道,在帝国内权柄滔天的西南林家,绝对不会给自家的核心成员配一个废物保镖,最起码,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结果看着强悍实际上应该更强悍的老虎在这里直接被秒杀,华丽的一塌糊涂,仅凭这一点,林家每个人就都有理由相信,他们这次花了天价请来的保镖,没亏!

    寂静中,林小草笑容灿烂的向前迈了一步,眼神却愈发凛冽。

    完全处于本能反应,紧张的跟林小草对视的林霄下意识的向后蜷缩了一下身子,手中茶水摇晃,全部洒在了他的裤子上。

    弱者!

    这一刻,没有人比他更像一个需要寻求保护的弱者了。

    蜷缩了一下身体的林霄也反应过来,瞬间恼羞成怒,猛地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林小草。

    这个保镖很强,强的有些离谱,但林霄却不认为他敢杀自己,从小到大,他见过了太多畏于权势的强者,也见过太多不畏权势却死于狂傲的人物,一个保镖,算得了什么?

    林霄冷笑一声,刚想说话,一旁林怀宇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林霄少爷,你的人伤的很重,山下有医院,我派人跟你一起把人送到医院去如何?”

    林霄的气势一顿,林怀宇根本不给他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继续道:“水墨,你父亲估计快要到了,你去接一下。小草,水墨的安全就麻烦你了。”

    “好。”

    林水墨脸色有些苍白,但还算镇定,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犹豫了下,走到林小草身边,平静道:“我们出发吧,你要不要换件衣服?”

    林小草一时间怔在原地,惊人的杀气刹那收敛,眼神中的凛冽迅速消退。

    原本打算笑一下的林水墨骤然间浑身汗毛倒竖!

    因为她突然间发现,面前的男人那双眼眸在冷冽消失后,取而代之的不是平静,而是茫然。

    一种让林水墨觉得危险惊悚到骨子里的茫然!

    “不必了,我们出发。”

    林小草愣了一会后,平淡开口道,他随意脱掉沾染了血迹的风衣外套丢在地下,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转身走向别墅大门。

    衬衫长裤,林小草修长匀称的身材近乎完美,他安静的走向大门,脚步沉稳,不急不缓,坚定而坚毅。

    但眼神有些惊恐的林水墨一时间竟然不敢迈步。

    “水墨?”

    林怀宇皱眉喊了一声。

    “嗯?啊,我这就去。”

    林水墨猛然惊醒,深呼吸一口,踩着高跟鞋追了过去。

    林霄脸色铁青的在原地站了一会,最终一言不发的走到老虎身边,将他抱起来,跟拿着一截小腿的福老一起离开。

    大厅内再次剩下最开始的三代人。

    林丹青跑到那件风衣面前,蹲下身将风衣拿起来,看了又看。

    林从业犹豫了下,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爸,刚才你为什么要拦着?让小草教训林霄一顿不是更好?起码也可以出口气。”

    “闭嘴!你懂什么!”

    林怀宇阴沉着脸,语气凝重的呵斥了一句。

    林从业干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二叔,刚才林小草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了,爷爷如果不拦着,那么他就不是教训林霄一顿这么简单了。”

    林丹青将风衣提在手里,站起身,语气复杂道:“真的会死人的啊。”

    ---------

    做为富家女,林水墨的座驾并不张扬,几十万的价格,但却很新奇,是一辆红色的特斯拉models,造型优雅,这玩意放在九州城,估计比劳斯莱斯都要新鲜,林小草接过车钥匙,随意拍了拍车身,摇头道:“这种车在国内开很不方便。”

    “确实,但我不怎么出远门,这辆车足够满足我的需求了,而且很环保。”

    林水墨微笑道,拉开车门,没有坐进后排,反而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林小草没有多说,他对于这类纯电动汽车无爱,跑个长途都可能没电的废物,国内的充电服务站比起加油站来说更是凤毛麟角,四百多公里的续航里程,也就能满足一下林水墨这种基本不出远门的千金小姐了。

    虽然是纯电动汽车,但百公里加速只需要四秒左右的变态动力还是让林小草比较满意,林小草一言不发,红色的特斯拉沐浴着傍晚夕阳的余晖,安静的下山,离开天公府,直奔机场。

    车内气氛略显沉闷。

    林水墨规规矩矩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面,修长的双腿并拢,双手轻巧的交叠在一起,腰部挺直,身体曲线显得愈发玲珑窈窕,她轻轻偏着头,正大光明的看着林小草,眼神依旧沉静,但却少了初次见面时的那种审视。

    华灯初上。

    九州城五彩斑斓的夜景下,有些昏暗的车厢中,林小草的脸色被路灯照耀的忽明忽暗,他紧紧抿着嘴唇,棱角分明的脸庞落在林水墨的眸子中,没由来的多了一丝坚毅的近乎死板固执的意味。

    “你在看什么?”

    林小草语气冷淡的问道,眼神平静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我在想,你为什么叫小草这样一个古怪的名字,无依无靠,平凡...嗯,平凡低调...”

    林水墨语气轻柔道,她原本想在平凡后面加上卑微一词,但又觉得不太好听,又换上了低调。

    “本名不好叫,给我取名字的师父说名字太大了也不好,所以又给我取了个小名。我觉得挺好的。”

    林小草轻声道,说起师父,他的脸部线条逐渐变得柔软,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和愧疚。

    “小草是你的小名?你的大名叫什么?”

    林水墨一脸好奇。

    但林小草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不动声色道:“我来这里的时候,二师父告诉我你现在是九州城林家的关键人物,到底是哪些人想要对付你?”

    “关键人物?”

    林水墨喃喃自语了一声,原本的定点好奇全部消失,出现在她俏丽脸庞上的,是深深的忧虑和无奈。

    林小草静默无声,安静等着答案,他来到九州城,不是来做一个小保镖的,而且对于这件事,他做的本来就是不情不愿,更何况他还不是喜欢被动防守的性子,他的想法很简单,尽快把林水墨的麻烦处理掉,也算是对二师父的一个交代,至于之后林家如何,林水墨如何,跟他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我了解的不多,只是听到了一些传言,我爸是一省总督,在帝国内部,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有传言说今年我爸很可能会再进一步,以他的年纪,今年如果可以再进一步的话,那么他仕途的终点绝对会更高。而且我听说今年对西南林家也很关键,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对于这些,我不太感兴趣,可能是我爸有了值得西南林家拉拢的分量吧。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拉拢我爸,于是就想到了联姻,希望两个林家可以共同进步,而你所说的关键人物,无非就是因为我是这次联姻的筹码而已。”

    林水墨语气复杂,西南林家,这片遮盖了九州城天空将近二十年的巨大阴影,有太多人对他们保持着惶恐敬畏的心态,林水墨内心十分抗拒嫁给林霄,但却又怕这件事让自己的家族受到影响,她不了解政治,但却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西南林家想要对九州城林家动手的话,那么后者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林小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个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详的词汇。

    政治博弈!

    帝国虽然是一党执政,但不同人的执政者自然会产生不同的执政思路,久而久之,就会演变成不同的阵营,每个阵营都想将自己的执政思路扩大化,继而影响全局,所以帝国从上到下上千万平方公里的疆域内就会形成一张又一张的关系网,网中的每一个人都贴着明显的标签,而每一张网都可以算是一个巨大的政治派系,或者说政治集团,每一个政治集团都在为了自身的利益和其他对手争斗,妥协,手段尽出,只为了达成一个各方面都可以接受的平衡。

    博弈从来都没有平息过,其中内幕不要说是局外人,就算局内人都是在小心翼翼的摸着石头过河,慎而又慎,不敢有半点差错。

    林水墨的父亲林从政虽然是一省总督,位高权重,但如果着眼于全局,他很可能只是这次博弈的突破口,仅此而已。

    至于林水墨的婚姻,显然没有被那些大人物放在心上,她的分量甚至连一颗棋子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当做一个向外界释放的讯号而已。

    “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只是让我负责保护你的安全,你们林家的其他事情,与我无关。”

    林小草语气淡漠,各大政治集团的博弈,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来九州城是复仇的,不是做救世主的,保护林水墨只是为了遵从师命,这一点,他的心思从来都没有变过。

    “你对我们京城林家有敌意,我看得出来,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林水墨皱眉问道,语气有些不悦,她不觉得林小草能挽救林家如今的困境,可听到他如此淡漠的语气,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数千万的人民币砸出去,如此昂贵的代价,买的不止是林小草的身手,还是林小草背后的叶老的面子,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可林小草倒好,真的以为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是理所应当了,真把自己当成神了不成?

    林小草一言不发,安静开车。

    林水墨耐心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答,深呼吸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轻声问道:“你很需要钱?”

    林小草愣了愣,缓缓点头,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他的眼神,以及僵硬坚毅的脸庞,都不自觉的变得温柔起来。

    林水墨内心没由来的一颤,看着此时温柔的有些醉人的林小草,柔声道:“是为了你喜欢的人吗?她需要钱?对不对?”

    林小草点点头,又摇摇头,眼神恍惚,脑海中,却是截然相反的两幅画面。

    犹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初夏,在距离帝国不远的北方,一个浑身萦绕着醉人公主香的白衣女子走出那片辉煌的超出普通人想象的浩浩殿堂,跑下那座繁花似锦的帝兵山,在山脚下死死的抱着自己的那一刻。

    从那一刻起,林小草就知道,自己或许会忘记她那张凄迷的让人心碎的脸庞,但绝对不会忘记那双勇敢清澈的可以倒映出整个世界的眼眸。

    那一年的初夏,帝兵山下,他狠狠的将抱着他的那个女孩甩在地上,不悲不怒,只是平平静静的说了一句滚远一点。

    林小草紧紧抓住方向盘,狠狠甩头,将脑海中的这副画面甩出脑海,又重重点头,平静道:“我需要钱。很多钱。”

    那座山,那些花,那些浩浩殿堂,那人的白衣和幽香,终究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

    他的唯一,一直在那浩瀚连绵的昆仑山。

    那个安静的站在天庭牌匾下,紧闭双眸,如妖似魅,却点缀了周围一片茫茫雪色的一袭红衣。

    红色的特斯拉电动跑车在九州城内的道路上灵活行驶。

    车内,林小草嘴角轻轻扬起,笑容憨傻,懵懂的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