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章:王系
    因为是因私赴京,在帝国东南部吴越省担任一省总督的林家长子林从政并没有携带秘书,也不曾通知吴越驻京处,林小草和林水墨在机场见到这位最近在帝国政坛中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风云人物的时候,他身边仅仅跟着一个表情平静的近乎木讷的警卫。林小草面无表情的站在林水墨身边,看着缓缓走向接机口的帝国高官,自己的大舅,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冷笑。
  
      林从政的外表和他的身份很搭配,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高大却却不臃肿,一张国字脸颇有些不怒而威的气势,人至中年,但却魅力不减,一举一动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沉稳和威严,他明显也看到了林水墨和林小草,眼神有些疑惑,但却依旧对着女儿挥了挥手,略微加快了步伐,脸庞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柔和笑意。
  
      “爸。孙哥。”
  
      林水墨笑着打了声招呼,有非私人场合的情况下,她的笑容再没有刚才的那份凄楚无助,整个人落落大方,有种平易近人的气质。
  
      林从政身边神色有些木讷的警卫腼腆的笑了笑,沉默不语,林从政随意嗯了一声,摸了摸女儿的头,看着林小草,笑道:“这位是?”
  
      “爷爷请小草来保护我的安全,嗯,他是叶老的徒弟。”
  
      林水墨中规中矩的解释道,用词也很谨慎,并没有说林小草是她的保镖,事实上,仅凭叶老徒弟四个字,真正明白其中分量的人也不会单纯的拿林小草当一个保镖来看待。
  
      “叶老...”
  
      林从政喃喃自语了一声,原本有些疲惫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深邃,他深深看了林小草一眼,主动伸出手,笑道:“你好,小草,以后水墨的安全就麻烦你了。”
  
      “林总督客气了。”
  
      林小草语气平淡,没有丝毫见到高官的热情,随意伸出手跟对方搭了一下。
  
      林从政一愣,却没多说,转身看了看跟在自己身边的警卫,温和道:“小孙,你也别跟着我了,回家看看吧,后天早上你到我家接我,好吧?就这样。”
  
      表情木讷的小孙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毫不意外,点点头,率先转身离开。
  
      “我们也回家。”
  
      林从政看着自己警卫的身影离开,长长出了口气,摸着女儿的头,笑呵呵道。
  
      林小草转身在前面领路,三人走出机场,坐进那辆颜色鲜艳的特斯拉,依然充当司机的林小草发动汽车,离开机场。
  
      略有些出乎林小草意料的是,车上的林总督并不健谈,甚至跟自己女儿的交流都是极少,一个人有些疲惫的靠在身后的柔软背椅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偶尔皱皱眉头,动一下身子,这个帝国核心层次中的高官,此时竟然给人一种烦躁不安的感觉。
  
      林小草同样一言不发,对于林从政的沉默,他是求之不得,叶老徒弟这个身份在九州城太过敏感,如果曝光,除了一些麻烦之外,林小草势必会受到一些完全不必要的瞩目,甚至还有大群人别有用心的接近,如果他对于国内形势真的一无所知倒还罢了,可关键是林小草非但不是一无所知,反而对于目前帝国的形势知道的非常清楚,这是他来九州城之前必须要做的功课,毕竟他是来复仇的,不是来送死的。帝国境内的政治,商界,乃至一些见不得光的领域,林小草不敢说如数家珍,但起码绝对不陌生,正因为如此,他作为叶老的徒弟,一些时候更是要谨言慎行,不然如果被人误认为是叶老甚至叶家的意思的话,肯定会平添出无数风波来。
  
      回到天公府三号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因为林霄的事情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的林水墨第一个下车,林从政下车后跟在女儿后面进入别墅,林小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下车,独自将车子停进车库后,才不紧不慢的走进别墅大厅。
  
      林水墨独自一人站在大厅内,看到林小草慢悠悠的进来,向前走了两步,拢了拢鬓角的发丝,轻轻道:“我们去书房吧,爷爷,我爸,二叔都在,我们边吃边聊。”
  
      林小草含糊的嗯了一声,眼神扫了一圈,没发现一身迷彩服给人印象深刻的林丹青的身影,微微挑眉,却没多说。
  
      “我姐回基地训练了,她不是普通的军人,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特种部队,属于比较特殊的一类,平日里自由空间很大,但是她和爸爸的关系不好,他们两人...”
  
      林水墨语气顿了下,水润的大眼睛中出现了一丝伤感的情绪,轻声道:“他们这几年就没怎么说过话。”
  
      “为什么?”
  
      林小草随口问道,语气没有好奇,有点像是出于礼貌很随意的应付。
  
      林水墨神色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因为姐夫的事情吧,我姐曾经喜欢过一个男人,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是大概在三年前,那个男人被派往埃及执行一个很神秘的任务,结果牺牲了。那个时候,我爸还是副总督,结果这件事没过多久,我爸就往上走了一步,上面的意思大概是因为姐夫的事情,给我们林家一个补偿,所以我姐就认为爸爸利用了姐夫的生命换来了升迁的机会,总之女人的仇恨有时候就是莫名其妙的啊,从那以后,他们父女俩的关系就很僵硬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上别墅三层,林水墨也不再多说,来到书房门前敲了敲门,等到里面传来声音后,带着林小草走进了书房。
  
      书房面积很大,内部装修同样古香古色,两排巨大的书架占据了两面墙壁,各种书籍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有种扑面而来的厚重感,另一面墙壁上挂着几幅很有意境的大幅国画,一些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小角落点缀着一些古董玉器,不张扬,反而精致的恰到好处。
  
      林小草第一时间将书房的环境打量了一遍,随后对着书房内的几人微微点头。
  
      林家的当家人林怀宇,吴越省总督林从政,林氏企业负责人林从业。
  
      这三个人,毫无疑问是九州城林家最顶尖的三个决策人了。
  
      书房中央摆着一张小圆桌,不大,但坐五个人也不拥挤,满满一桌子菜,中央处放着白酒和饮料,三个林家最顶尖的决策人坐在桌子旁,摆出了一副随便聚餐的轻松架势。
  
      “小草,饿坏了吧?坐下吃点东西。水墨,你也坐,这里没什么外人,我们自己家里人一起随便聊聊。”
  
      林怀宇笑眯眯的招招手,语气自然而然,仿佛真的把林小草当成了自家人,人老成精,单论城府,这位今年已经过了七十岁的老人绝对是九州城有数的老狐狸之一。
  
      二十年前的九州城林家也算得上是京城豪门,那个时候,林从政刚刚进入仕途,林氏企业也才开始发展,偌大的林家,完全是林怀宇独自一个人在政治层面保驾护航,也做过一省总督,做过一省的党务书记,最终冲进了帝国的最高决策局,虽然不是常委,但一个决策局委员的身份,也是一颗了不得的参天大树。最近几年他虽然完全退了下来,但长子林从政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所以说如今的九州城林家虽然在走下坡路,早已跌落出了豪门序列,但也并非一点实力都没有。
  
      如今林家虽然面对着二十年来一场最大的危机,但同样的,这也可能是一次天大的机会,特别是在林小草来到林家之后,展现在林怀宇面前的希望大门更是敞开了小半,一个保镖的身份不算什么,但如果在关键时刻将林小草背后的叶老,甚至是叶家一起跟林家串联成一线的话,这一次的危机,很有可能变成九州城林家的翻身战!
  
      所以林怀宇说林小草完全是自己人的时候,一点都不脸红,而且,林家的守护者,如果不是林家的最重要的核心之一,那岂不是笑话?
  
      起码这个时候,林小草在老人眼中的分量,不会低于自己的两个儿子。
  
      林小草沉默着坐在林水墨身边,他早已说了不喝酒,于是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一口气喝掉大半后又重新倒满,然后端起面前的饭碗开始吃饭。
  
      有些疑惑为什么爷爷会选择在书房吃饭的林水墨看了林小草一眼,微微愕然,然后愕然的表情变成震惊,继而呆滞。
  
      就像是不久前林小草在客厅中悍然出手一招秒杀老虎时一样,所有人的眼神第一时间聚集在了林小草身上。
  
      风卷残云。
  
      狼吞虎咽。
  
      饿鬼投胎。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林小草碗中的米饭已经迅速消失,而他面前的一叠炒猪肝也消失了一小半。
  
      坐在林怀宇身边的林总督下意识的眨了眨眼,一省总督,可谓见多识广,但大半辈子活下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吃饭都能吃出魔术效果的。
  
      林小草沉默着起身,端着空碗,又盛了一碗饭,坐下来继续扫荡。
  
      “呃...这个,小草,慢慢吃,不用急的,绝对管饱,哈哈,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再让厨房给你做一份。”
  
      一片沉默中,林从业干咳一声,看着林小草笑哈哈道。
  
      林小草狼吞虎咽的动作微微顿了顿,接着好像是点了点头,然后又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第二碗饭,再次盛了一碗坐了下来,这一次他吃饭的动作倒是慢了许多。
  
      林怀宇哈哈一笑,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筷子,示意大家吃饭。
  
      “对了,大哥,今天下午的时候,林霄又过来了。”
  
      林从业抿了一口杯中的二十年陈酿茅台,吃了口菜,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
  
      端着精致的小瓷碗细嚼慢咽的林水墨下意识的看了父亲一眼,又低下头去。
  
      林从政浓密的剑眉猛地一皱,端起杯喝了口酒,淡淡道:“怎么说?”
  
      “开始还算客气,但那边的意思很明显,今年内就要和水墨成婚,估计是下最后通牒了,开始让我给推了,后来小草吸引了林霄的注意力,废了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老虎,这件事最后也没讨论出一个结果来,不过估计这几天如果我们还做不出答复的话,林风雪就要亲自来了。”
  
      林怀宇拨弄着碗中的饭粒,表情平静,但语气中却透着些许的阴沉。
  
      林从政看了看林小草,慢吞吞吃了口菜,沉吟不语。
  
      “现在的上面的形式到底怎么样?”
  
      林怀宇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问道,他曾经是真正的位高权重,进入过决策局,做到了帝国领导人的位置上,至今还在很多方面享受着很多特权,如今的管家福老,就是林怀宇曾经的警卫,可不管怎么说,他先是从重要位置上退二线,继而全退,影响力大大削弱,加上林家将近二十年来基本没有明确的派系阵营,林怀宇能接触到的内幕已经越来越少,上面很多的动作,他现如今已经不能看的清楚明白了。
  
      所以今晚叫林从政回来,就是想得到一些可靠的消息和风向,以便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和应付的对策。
  
      “博弈很激烈,胜负未明。”
  
      林从政沉默了一会,沉声道。
  
      默默吃饭的林水墨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停下了吃饭的动作,这个话题,父亲和爷爷讨论的话没什么,但在这种环境下说出来,就有些非同寻常了,有关于政治,特别是高层政治,不要说一个才来的林小草还在,有些话就是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还有二叔这个亲弟弟,都是不能听的。
  
      林水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默默吃饭的林小草。
  
      难道是说给他听的?
  
      林水墨嘴角勾起,觉得这个推测有些荒谬。
  
      “具体一些。”
  
      林怀宇皱眉道,眼神中光芒闪烁不定。
  
      “爸,您知道孙哲也这个人吧?”
  
      林从政长长出了口气,脸色比之刚才更为疲惫。
  
      “孙哲也?我听说过,据说这个人很受高副元首的看重,算是西南那边的干将,吏部好像已经派人跟他有过谈话,前段时间他被调往吴越省,担任副总督,进常委领导班子,这个人说起来,现在是你的下属。”
  
      林怀宇缓缓道,眼神看着脸色疲惫苦涩的林从政,有些疑惑。
  
      “没错,吏部对孙哲也的考察,年前就走完程序了,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孙哲也三天前到达的吴越,但在昨天召开的国民代表大会上,他落选了。”
  
      林从政一脸苦笑。
  
      林怀宇一时间怔住,决策局下达的任命,吏部考察合格的官员,在上任不到三天的时间里落选,这绝对是大事件!
  
      一个副总督的职位不算什么,但这个现象却是多年未曾有过,每次出现,代表的都是随后而来的一系列激烈斗争和残酷博弈。
  
      而孙哲也的政治生命基本也划上了句号,他或许很有能力,也很有背.景,但官场就是如此,一个曾经落选过的副总督,再想背着这次的阴影走向更高的领导职位,基本不可能了。
  
      地方和高层的博弈一直存在,但以这般极端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林怀宇还是第一次听说。
  
      高层若是动怒,孙哲也虽然被废了,但整个吴越的官场,恐怕都要受到大清洗!
  
      “这是谁的手段?”
  
      林怀宇沉声道,他虽然退下来的时间不短,但把握了情况之后,直觉依然敏锐,吴越省的党政一把手,作为总督的林从政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而吴越的党务书记也是以性格温和沉稳著称,但这次却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傻子都明白,肯定是有更高层的力量插手了,不然就算一省的党务书记,也没胆子这么干。
  
      “应该是邹常委,他正好掌控国民代表大会,而且性格一直很强势,做这件事情,并不让人觉得意外,但这其中应该也有陈总的影子。”
  
      林从政说着说着,突然苦笑一声:“这几年在吴越,工作始终都很顺利,但这一次,有点难办了。”
  
      邹常委,陈总。
  
      不要说林水墨和林从业,就连林怀宇都有点心惊肉跳,这两名帝国决策局最高层序列的巨头,几乎可以代表帝国中另外一个庞大到几乎可以跟西南派系分庭抗礼的政治集团了。
  
      那就是王系!
  
      林怀宇脸色变了变,紧紧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