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八章:炎黄俱乐部
    林小草来到林家的第二天大半时间都是平平静静,需要保护的林水墨不曾出门,成年后还是第一次回到九州城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人生地不熟的林小草干脆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研究了一天的九州城地图。
  
      他的房间在别墅二楼,位置最好的一间卧室,大而宽敞,装修简约低调,是林怀宇亲自安排的住房,仅凭这个举动,就可以看出林小草在九州城林家老狐狸的心里位置并不低。
  
      可惜双方第一天见面的结果是彻彻底底的不欢而散,林小草心情平静,但仅仅得到了一个类似于诅咒的承诺的林怀宇难免心里不痛快,第二天吃饭的时候虽然还是不吝笑脸,但字里行间的热情却已经明显消退。
  
      说到底,林小草这个叶老弟子的身份虽然不简单,但这个身份还不至于让林怀宇一家都卑躬屈膝的把尊严放到林小草的膝下脚下。
  
      而且他的这个身份和背.景短期内注定不能曝光,他是回来复仇的,哪怕手段再怎么低调,也肯定是一片不能忽视的腥风血雨,而叶家的那位低调的政界巨头今年正面临着是否可以顺利接班的关键一年,林小草的身份如果曝光,一旦开始动手,不管他在哪,都有可能影响到叶家,这个节骨眼上,任何细微的事件,最后可能都会起到致命的效果。
  
      对这一点,林小草心知肚明,却懒得说。林怀宇同样清楚,但却不敢说。
  
      天公府三号的林家豪宅内安安静静,大白天,林家的长子林从政出门拜访京师重地的各位大佬,林从业前往林氏企业处理工作,林怀宇午饭之后也带着福老出门离开,加上昨晚就已经回去训练的林丹青,如今偌大的别墅里,除了几个负责打扫做饭的佣人之外,只剩下研究地图的林小草和林水墨两人。
  
      林小草早已习惯于沉默和安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地图,眼神专注,整张地图上已经被他那笔划下了无数条红线,以脚下的天公府奢华豪宅为起点,一条条在外人眼中看的异常凌乱的线条向着四面八方蔓延,然后在地图上的某条街道交汇,最终覆盖了整个地图上的大半个九州城。
  
      他曾经是个杀手,如今虽然在保护林水墨的安全,但还是保持了曾经的大多数习性,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在第一时间研究研究自己所在城市的地图,争取做到轻车熟路。
  
      开罗,纽约,柏林,马德里,巴黎,莫斯科,米兰,过去的三年里,一座座的城市在他手中普通圆珠笔的勾勒下汇出了一副清晰的脉络图,可即便是这样,早已习惯了这种过程的林小草也不得不承认,九州城内线路确实要比他研究过的任何一个城市要复杂深奥的多。
  
      泱泱大国,这种内涵似乎是必须存在的东西。
  
      钟表的时针从清晨越过午间,逐渐走到下午。
  
      六点钟的时候,已经将面前地图研究的差不多的林小草手中的动作突然顿了顿。
  
      大约五六秒钟后,敲门声轻轻响起,不急躁,带着一种舒缓的感觉。
  
      深呼吸一口,林小草将面前的地图卷起来,走到门前随手拉开了房门。
  
      一道白色倩影俏生生的站在门前,水润的眸子扑闪扑闪的望着林小草,微笑恬淡而沉静。
  
      剪裁的异常合身的白色礼服,裙摆稍长,朦胧中露出了一小截白嫩笔直的光滑小腿,一头还未曾被染发剂污染过的靓丽长发随意披散肩头,柔美却不显得狐媚的脸庞略施粉黛,白皙的脖颈下,半截在灯光下泛着雪腻诱人光泽的肩膀暴露空气中,林小草的视线顺着肩膀稍微向下,是林水墨足以撑起作为一个女人所有骄傲的高耸酥胸,这种迷人风景虽然包裹在白色的礼服内,但一条神秘而微小的沟壑却欲遮还掩,不多不少,恰到完美的露在了外面。
  
      林水墨的身材本就高挑窈窕,再踩着一双少说都有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身高几乎要和林小草持平,她看着眼神在自己身体上来回扫视的林小草,没有丝毫不悦,轻笑了下,道:“我们准备出发吧。”
  
      “好。”
  
      林小草点点头,今天是西南林家那位林霄少爷的生日,这件事林水墨记着,他也没有忘记,林霄生日宴会的场所地点在炎黄俱乐部,林小草研究了一下午的地图,对于这个在九州城可以说是地标建筑之一的地方印象深刻,如果现在出发的话,在路况一般的情况下,到达那里差不多七点,一个钟头的车程,不远不近。
  
      “家里没有适合你这个身材穿的礼服,今天应该去买的,是我疏忽了,我们明天在去买好了。”
  
      林水墨有些为难的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无所谓。”
  
      林小草语气平淡的转身,直接关上了房门,将一身雪白晚礼服的大美女关在了外面,礼服不礼服的,他完全无所谓,身上的衬衫西裤皮鞋足以应付大多数的场面,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稍微冷了点而已,但这点寒冷,对于从小到大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常年冰雪的昆仑雪峰的林小草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他重新回到房间,从床底拉出一个包裹,随手拍了拍,拎着包裹再次拉开房门,看着门外似乎有些发愣的林水墨,淡淡道:“走吧。”
  
      “你拿这个做什么?!”
  
      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毫不留情的关在门外的林二小姐终于反应过来,因为身为大美女的优越感,她的内心有种理所当然的不爽快,指着林小草手中的包裹,语气也有些不善。
  
      她认出了林小草手上的东西,昨天他第一次进入这栋别墅,手上拎着的就是这个包裹,是他的行李,不大,撑死了能装几套衣服的面积。
  
      这人也真是的,出个门还需要带着他的行李?他把林家当什么地方了?难道还以为会有人趁他离开偷他的东西不成?
  
      林水墨眼神微冷,内心愈发不爽了。
  
      更让她有些郁闷的是自己的这个保镖根本解释都不解释一句,拎着东西直接下楼,内心一阵憋屈的林水墨深呼吸一口,狠狠跺了跺脚,疾走两步跟上,在一楼大厅里拿了件大衣,跟在林小草的身后离开别墅。
  
      ----------
  
      在一国之都的九州城,私人会所,私人俱乐部这种场所并不少见,尤其是近年来,私人会所俱乐部的数量在各地都越来越多,表面上越来越奢华,但格调和受众却在持续走低,一家家的会所不断开张,颇有些遍地开花的趋势。
  
      在林林总总几乎数不清的私人会所中,炎黄俱乐部自建成以来,就始终占据着帝国第一俱乐部的宝座,这个已经有二十多年历史的俱乐部建筑如今算不上新潮,可占地面积近万亩的土地上,一栋栋不算新潮的建筑却格外的气势恢弘。
  
      作为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由帝国主导的私人俱乐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炎黄俱乐部已经完全成长为一尊横跨政商两届的庞然大物,俱乐部内部几乎搜罗了帝国内部各个大家族的掌舵人,金融界最负盛名的专家学者,帝国政界最出色的经济强人,还有一些境外的各大财阀。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炎黄俱乐部名字虽然只是一个娱乐性质的俱乐部,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异常严谨权威的机构,甚至于它的隐性权力,大的有些超乎想象。
  
      炎黄俱乐部内设有一名部长家族,一名执行执行主席。
  
      历任的部长家族,都是帝国内最当之无愧的第一豪门,不举行换届选举,完全是凭实力说话。
  
      俱乐部二十多年的历史,如今的部长家族是第二任,西南林家,家主林风雪。
  
      而俱乐部执行主席则是官方的代表人物,平日里并不干涉俱乐部运作,只负责把握大方向,历任俱乐部执行主席,都必须是帝国最高决策局的常委巨头,人选出自于内阁,不同于部长家族,俱乐部执行主席如今已经是第三任,前两任毫无疑问都是决策局常委,帝国首相,而现如今这一位,则是决策局常委,内阁的陈副首相。
  
      一个即将成为帝国首任女首相的政治巨人!
  
      俱乐部面积广阔,山水齐备,绿化面积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上,内部甚至还有一个标准的高尔夫球场,大部分的时间里,俱乐部内的大部分会员很少齐聚,一般都是三三两两的小圈子来这里休闲放松,俱乐部每隔一年举行一次全体金融峰会,部长家族与执行主席都会出席会议,讨论当下的经济形势,炎黄俱乐部自成立到现在始终都有一个方针和目标。
  
      致力于帝国经济繁荣昌盛,防止帝国资产遭受巨大损失,共同建造一个有秩序的良性经济圈。
  
      听起来宽泛,但实际上却是俱乐部内每一名会员始终都在做的事情。
  
      “九州城从很久以前私下里就流行一句话,能进入炎黄俱乐部的家族才是帝国真正的豪门。”
  
      “其实这句话非常正确,三大俱乐部中,炎黄俱乐部虽然是最后一家,但也只是因为起步时间比较晚,实力却很庞大。帝国内部有一个各大场所的排名,将实力,背.景,实际影响力,占地面积,建筑风格等所有的都考虑在一起,第一自然是决策局巨头居住的隐龙海,故宫因为历史原因位居第二,第三是近年来虽然低调但却让所有人都忌惮的并肩王府,至于第四,则是炎黄俱乐部了。”
  
      车内,林水墨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给林小草介绍道,她的眼神望着窗外,前方的不远处,那栋高楼之上红色的炎黄二字逐渐清晰,龙飞凤舞的草书,在夜色中有种刺破黑夜穿透苍穹的霸气和犀利!
  
      “三大俱乐部?”
  
      林小草语气平淡的反问了一句。
  
      “欧洲的精英俱乐部,北美的骷髅会,神州帝国的炎黄俱乐部。”
  
      林水墨语气幽幽,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怅然和向往:“这就是三个实力最强大的组织了。我听爷爷说,二十多年前,我们京城林家也是炎黄俱乐部的一员,而且排名并不低,那个时候,西南林家才刚刚崛起,但风水轮流转,京城林家衰败,被踢出了炎黄俱乐部序列,至今不能重入,而西南林家却一路成为部长家族了,以后说不定就会更辉煌了。”
  
      “那也说不定,风水轮流转,也许西南林家再过几年,比现在的你们家还惨也没准。”
  
      林小草眯着眼睛笑道,眼神却异常的阴冷,他并非不知道所谓三大俱乐部的说法,这个说法虽然一直都有,但却始终不被太多人的人承认,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有两大俱乐部,相比于精英和骷髅会,历史只有二十多年的炎黄确实太过稚嫩,而且因为某些局限性,炎黄内部也有着诸多的矛盾和博弈,在林小草看来,炎黄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保持下去的话,根本就存在不了太长时间。
  
      “你说的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林水墨苦笑一声,摇头道:“西南林家现在的声势,你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的,炎黄俱乐部是什么地方?能在这里举办生日晚宴的人屈指可数,林霄实际上并没有这个资格,他能在这里举办生日晚宴,只因为他是林风雪的义子。能有他这种特殊待遇的年轻人,帝国内部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林风雪也不过是大人物的一条走狗而已,如果不看他坐在高堂之上的主子,能一棍子打死他的人并不是没有。”
  
      林小草平静道,脚下轻轻点了下油门,红色的特斯拉驶入炎黄俱乐部的大门。
  
      林水墨脸色一变,看着俱乐部内的夜景,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去二号地下停车场,炎黄内部有三栋主建筑,只有二号三号楼平日里对外开放,林霄生日晚宴的地点在二号楼,五号厅。”
  
      汽车在俱乐部内部行驶,按照路边的指示牌,林小草直接开往二号地下停车场,隐约间通过装饰作用大过于实际作用的路灯看了一下内部景色,黑暗中,一切都影影绰绰,加上是深冬,万物萧条,入眼处尽是一片苍凉,
  
      二号地下停车场内灯光明亮,林小草和林水墨把车开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俨然是一副不亚于任何名车展的豪华场景,一辆辆的名车安静停靠在车位上,德系三大豪门的bba只是寻常角色,路虎,捷豹,凯迪拉克,林小草甚至还发现了一辆牌照相当特权的迈巴赫低调的停在一个角落里。
  
      市面上流行的超级跑车很少,停车场内大都是追求舒适务实的尊贵车型,不张扬跋扈,但却有着一种无处不在的华贵,相比起来,林水墨的红色特斯拉或许是最少见的,但同样也是最便宜的不入流货色。
  
      林小草还未来得及感慨,特斯拉身旁的车位上,又有一辆白色的盖拉多停了进去,在周围一大片的尊贵轿车中,白色的超级跑车显得另类而张扬。
  
      林小草微微皱起眉头,他还未下车,但却已经感觉到了盖拉多的驾驶席上,一道冰冷而怨毒的目光直接透过车窗射了进来。
  
      “谁的车?”
  
      林小草的问题简单而直白。
  
      林水墨似乎也有些尴尬,转头看了身旁停着的超跑一眼,犹豫了下,淡淡道:“张颖的车子,她是林霄的女朋友。”
  
      她语气微微顿了顿,又加了两个字:“之一。”
  
      “啧啧,我记得那位林少爷似乎当着你爷爷的面说非常喜欢你的。”
  
      林小草笑了笑,寻寻常常的语气,但听在林水墨的耳朵里,却带着说不出的讽刺。
  
      “你也说了,他只是跟我爷爷说说而已。至于是否喜欢,并不重要,他们看中的是我爸可能到达的位置。而且林霄这种身份的大少,虽然是义子,但却颇受林风雪看中,他身边有几个女人,再正常不过了。”
  
      林水墨语气平静,似乎一时半会也不急着下车,西南林家向九州城林家求亲的事情已经在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九州城林家态度不明,在这种情况下跟林霄的正牌女友见面,虽然是之一,但也难免有些尴尬。
  
      “不敢下车?”
  
      林小草似乎洞悉了林水墨的想法,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弧度。
  
      “是没有必要。”
  
      林水墨摇了摇头,整个人气质愈发沉静,她不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出鲜明性格的女子,很多方面偏向中庸,有骄傲,但不刺人,柔而不弱,安静沉稳,就算对九州城林家的人没好感,林小草也不得不承认,跟这个女人待在一起,确实是比较舒服的。
  
      林水墨不想跟那个叫张颖的女人碰面,可对方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白色的盖拉多内一片沉默,跟红色的特斯拉并排停在一起,隐约形成了一种不剧烈但却很明显的对峙。
  
      对于敌意的感知一向都很敏锐的林小草完全可以确定,对方虽然没有下车,但一双眼睛却始终死死的盯住了自己的这辆车。
  
      五分钟,六分钟...
  
      林水墨耐性不错,气定神闲的跟对方耗了大概十多分钟,眼见宴会时间即将开始,终于苦笑了下,紧了紧身上的大衣道:“我们下车。”
  
      一男一女走下红色特斯拉的第一时间,白色盖拉多的车门也同样被人打开,跑车内穿着华贵的两个女人仿佛生怕林水墨和林小草凭空消失一样,小跑着挡在了两人面前,一脸敌意的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林小草突然觉得很恶心。
  
      老实说,面前的两个女人并不难看,相反,单论脸蛋身材,还非常漂亮,两件色泽油亮的貂皮大衣包裹着她们只穿着礼服的身材,有种咄咄逼人的贵气。
  
      但林小草就是觉得很恶心,这完全源于对方的表情和态度。
  
      拦路没什么,但这种紧张兮兮跑过来拦路的算什么?太低俗了点。
  
      而且她们的表情和眼神也让林小草很不喜欢,恶狠狠的,漂亮的脸蛋也有些狰狞和气急败坏,犹如两条随时都会扑上来咬人的恶狗。
  
      原本漂亮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情,非但不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反而更加让人觉得猥琐和厌恶。
  
      林水墨表情平静,眼神直视着对面一个高个女子的眼睛,伸出手,轻声道:“你好,张颖。”
  
      “切,你谁啊?有什么资格跟我姐握手?把你的手收回去,真以为自己来一次炎黄俱乐部就是豪门千金了?二流家族出来的人果然就是这么点见识,狂妄无知,一点礼貌都没有,真不知道林霄哥哥看上你什么了。”
  
      林水墨对面,高个女子身边,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猛然伸出手,将林水墨的手掌打掉,似乎嫌脏一样的甩了甩手,一脸鄙夷。
  
      “宝儿,不要这样说。”
  
      张颖皱了皱眉,伸出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淡淡道:“他们本来就狂妄无知,你就算一直这样说,他们也改不了的,至于林霄为什么会看上她,你待会可以亲自问林霄,不是吗?”
  
      林水墨脸色一冷,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小手,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们找你能有什么事?你算什么东西?这地方是你家的啊?我和姐姐在这里站一下都不可以吗?哼,到是你们,孤男寡女,刚才在车里呆了那么久,你们做的好事我都看见了哦,一会我就告诉林霄哥哥。狗男女!”
  
      叫宝儿的小女生凶巴巴的反问了一句,随即露出了一丝恶毒笑容,看着林水墨的气的有些发白的俏脸,眼神快意。
  
      她语气顿了下,眨巴着貌似无辜实际上却恶意的大眼睛,甜甜笑道:“你们刚才在车上做那么恶心的事,我真的都看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