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章:神州守护
    刀光璀璨。
  
      林霄的怒喝声在地下停车场内回声阵阵,他的声音还未彻底落地,血光已经在所有人面前开始飞溅。
  
      一条狰狞的伤疤自宝儿的右边额头处一直滑到了她左边的嘴角,这样一道伤疤出现在脸上,就算之前的宝儿倾国倾城,从此后也没有再说自己美丽的资格。
  
      一刀毁容!
  
      鲜血溅在林小草的白色衬衫上,血珠在白色的布料上渲染蔓延,犹如印在衣服上的几朵红色的梅花。
  
      林小草低下头,轻轻弹了弹匕首刀刃,看起来晶莹剔透犹如一块水晶的匕首明显是特殊材质,刀不染血,血珠从刀锋处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在周围一片死寂中,细微的声响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森和疯狂的意味。
  
      林小草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一脸惊恐呆滞的宝儿,手握匕首,转身,直面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张颖,右手再次扬刀!
  
      “拦住他!”
  
      林霄彻底暴怒,因为情绪激动,说话声音又急,嗓音也变得阴冷而尖锐,如今的九州城,张家绝对是最有实力的豪门之一,而张颖和张宝儿也都是张家的嫡系,两人如果在这里被人彻底毁容,林霄无论如何都有责任。
  
      近年来张家虽然一向都是西南林家的急先锋,以林风雪马首是瞻,可那也只是针对林风雪而言,对林霄来说,张家依然是他要拉拢的对象,他是个义子,但却有着不亚于西南林家嫡子的野心,而且他将张颖追到手,看上的也不止是她人前冷艳骄傲床上却温顺风骚的身体,更重要的还是张家背后的巨大资源。
  
      事实上不止是张颖,林霄背后跟很多大家族的千金都保持着不同程度的暧昧关系,仅凭这一点就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人脉网,如果不是他那位看似低调实际上却精明到极点的义父察觉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用他跟九州城林家联姻的话,林霄背后的人脉网肯定会越来越强大。
  
      但如今联姻的消息却彻底打乱了林霄的计划,一边信誓旦旦的对九州城林家表示诚意,一边还要应付着他那些女人的冷嘲热讽,林霄虽然看上去精神十足,但实际上这几天过的并不舒坦,那张由女人组成的关系网也有点摇摇欲坠的趋势。
  
      如果今天在这里让林小草毁了张颖的脸,那无疑是足以将那张本就不稳的关系网彻底炸碎的重磅炸弹。
  
      到时所有人都会认为大名鼎鼎的林霄少爷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甚至认为他是为了讨好林水墨,默认的林小草的这种举动!
  
      一道身影沉默而迅速的从林霄身边冲向大概三米之外的林小草。
  
      林霄眼神森然,杀机不加掩饰。
  
      三米外,林小草扬刀骤然下落!
  
      张颖脸色惊恐,内心却满是后悔,原本以为林水墨只是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可以随便侮辱一番,但却没想到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带了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保镖,眼看着璀璨的刀光下落,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大步,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女士皮包挡在了身前。
  
      “噗!”
  
      刀光毫不凝滞,悍然划破皮包,摧枯拉朽,皮包内的手机,化妆笔,小钱包,一份文件,统统被这一刀直接斩断!
  
      两枚象征着林霄能力极限的杜蕾斯从包中滑落,掉在地上。
  
      超薄,香蕉味...
  
      林小草依然单手持刀,大步向前,已经落在了张颖胸前的刀锋猛地一个转折,再次向上!
  
      “撕...”
  
      随着刀锋向上,张颖身上的貂皮大衣,礼服,甚至文胸顷刻间全部被撕裂,刀锋路过胸前,肩膀,脖颈,最终反手一刀直接划过张颖惨白而绝望的脸庞。
  
      迅疾!准确!
  
      电光火石!
  
      张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住不断喷洒鲜血的脸庞,**着骄傲的上半身,身体晃了晃,直接晕了过去。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林小草几个简单的动作,却给所有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收刀,转身。
  
      林小草猛然扬起腿,一脚狠狠揣在朝着他扑过来的一道身影的腹部。
  
      在林霄发出命令要阻止林小草的第一时间就冲出去的那道影子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双脚离地,以更快的速度退回去,狠狠摔倒在林霄的脚下,大口咳血,当场昏迷。
  
      林霄脸色阴晴不定,盯着面前昏迷过去的新保镖,内心杀意不断翻涌着,但却不敢轻举妄动。
  
      跟着林霄一起来到停车场的六七个人全部都直愣愣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林小草,眼神像是见鬼了一样。
  
      只有林水墨一个人表情复杂,站在她个人立场而言,这样的结果确实让她觉得酣畅淋漓,可如果站在整个九州城林家的立场上,那么现在这种往死里得罪张家的做法,毫无疑问,没有半点好处。
  
      “王八蛋,我杀了你!”
  
      沉默中,一道带着绝望和委屈的哭腔骤然爆发,伸手捂着脸庞的张宝儿终于反应过来,眼神怨毒,不顾一切的扑向林小草,张牙舞爪,一副就算死了也要咬下他一口肉的模样。
  
      “啪!”
  
      林小草转身,伸手,毫不犹豫,一巴掌猛地抽在了张宝儿的脸上。
  
      他做的如此随意,轻描淡写的仿佛拍飞了一只苍蝇一样,整个人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一切显得异常的潇洒自然。
  
      张宝儿的身体却仿佛纸糊的似的,被抽飞出去好几米,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就连林水墨都浑身发冷,死死盯着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的林小草,仿佛才认清楚他的本质。
  
      他的沉默,他的淡然,他的昨晚在别墅书房中笑的极端和阴冷,所有的一切,最后似乎都可以用两个字来评价。
  
      冷血!
  
      彻彻底底的冷血,没有顾忌,无惧一切,漠视一切,甚至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这是一个疯子!
  
      林水墨突然很疑惑,叶老将这样一个已经不能用偏执狂来形容的疯子送到自己的家族,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起码在林水墨的心里,跟林小草在一起,她没有半点被保护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出于本能的惊悚,仿佛动物遇到天敌的那种反应,隐隐的,却有种深入到骨子里的忌惮。
  
      林小草懒得思考自己要保护的目标此时在想什么,对其他人的异样目光也没半点反应,不紧不慢的走到林水墨身边,看了林霄一眼,笑着问道:“我们还能进去么?”
  
      林霄周围的六七个青年下意识的远离了林霄一步,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没到替对方出生入死的地步,利益上的接近,双方合作,资源共享,属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种关系,平日里这些人凑在一起锦上添花做的顺风顺水,但面对林小草这样一个毫无顾忌,而且单挑能力似乎能随意摆平他们所有人的疯子,他们可没有上去陪林霄一起有难同当的想法。
  
      林霄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脸色木然,当一个人愤怒到极点却又发现自己暂时对对方无可奈何的时候,多半就是这个表情,他身子动了动,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一男两女,嘴角艰难的扯出了一个弧度。
  
      这一丝起初看起来有些僵硬的笑容不断在扩大,林霄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而他一身让很多人都不舒服的阴冷气焰也不加掩饰,看着林小草的眼神中充满了志在必得的杀机!
  
      这个人必须死!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林小草活着走出炎黄俱乐部。
  
      林霄轻轻吸了口气,眼神眯起,注视着林小草的眼睛,轻笑道:“当然可以,无论如何,水墨都是我的贵客,请进。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一会有人要找你麻烦的话,我同样不会干涉,你刚来九州城,或许不清楚。但对于张颖的大哥张凌,水墨应该听说过吧?”
  
      林水墨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看了林小草一眼,刚想说话,林小草已经拉着林水墨走向电梯,跟林霄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笑了笑,轻声说了一句:“我等着。”
  
      林霄不动声色的让开身体让两人通过,眼神中却满是讥讽冷漠。
  
      等两人身体消失在电梯里,林霄周围的几个青年才再次围了上来。
  
      “操,这小子谁啊?一副找抽样,真以为练过两手就能在京城装逼了?什么东西!林少,就这样让他嚣张下去不太好啊。”
  
      其中一名青年狠狠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神情阴郁,眼神暴戾,显然刚才林小草一个人逼得他们好几个都不敢上前的事实让这位内心高傲的大少心里非常不爽。
  
      “林少,现在怎么说?找几个高手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
  
      另外一名青年随意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语气有些阴狠。
  
      林霄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笑,开口道:“一点教训的话,我可忍不下这口气。小何,你叫几个保安把张颖他们送到俱乐部医院。我给张颖的大哥张凌打个电话,说一下情况。自己的妹妹被毁容,帝国最精锐的战士冲动之下杀死个把人,凭着张凌的身份和张家的势力,也不会有事的,对吧?”
  
      “好,我这就安排!”
  
      带着眼镜的青年应了一声,听到张凌这个名字,其他人精神也是一振,一个个笑容阴森。
  
      ---
  
      炎黄俱乐部二号楼,五号宴会厅。
  
      林水墨和林小草来到五楼,在穿着低胸晚礼服的侍者带领下进入大厅的时候,大厅内已经来了不少人。
  
      这是一间足有上千个平方米的雅致大厅,柔和自然的光线洒满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偏暖色系的环境蕴含着高调的品味,檀木地板上的中东皇室地毯踩上去极为舒适,墙壁上挂着昂贵的名家油画,作为一个世界性的经济机构或者说是俱乐部,这间大厅并没有太多的帝国传统色彩,初衷显然是为了不让世界各地的财团巨头们感到突兀。
  
      六款极品香槟雍容华贵的倚在宽大舒适的银质冰桶里,一副冷美人派头,上百只水晶杯列开了仪仗,这种皇家贵族式的派头让所有人都感觉很满意,毕竟在很多人心中,这种即便有钱也摆不出的盛宴才是属于上流社会的特权。
  
      繁琐精致的宫廷菜式、八大菜系地招牌菜、众多家常普通却花心思的小菜,就连最平凡的米饭也是花样百出,这一切呈现给所有人中国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
  
      华丽的风格虽然掀起,但是决不会是铺张的,于是细节便成为奢华的出口。
  
      林小草和林水墨随意选了角落中的一张桌子坐下,两个人面对着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但却似乎都没什么食欲。
  
      林小草随意扫了一眼大厅众人,并没有发现大叔大妈级别的宾客,来人都很年轻,最多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穿着礼服的男男女女各自拼凑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欢声笑语,探讨着大家一起合作的可能。
  
      从进入电梯到现在数次欲言又止的林水墨看着林小草,大眼睛眨啊眨,似乎还在想着怎么开口。
  
      “张凌什么来头?”
  
      林小草叫过身旁的侍者,要了一杯普通的白开水喝了一口,主动打开话题。
  
      “呃...”
  
      林水墨愣了一下,眨巴了下眼睛,问道:“你知不知道国特中队?”
  
      林小草沉默着摇了摇头。
  
      “全名叫帝国特别行动中队。隶属于军部的帝国安全局,军部每年都会从各地的军队中选拔精英,然后从精英中再次选拔,最终只会挑选其中最顶尖的几人进入国特中队。国特中队内部有两支小队,雷霆和狂风。我姐现在就是狂风小队的候补队员,张凌是雷霆小队的候补队员,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刚才的事情,我们都有些太冲动了。”
  
      林水墨皱着眉头,语气有些复杂。
  
      “候补?”
  
      林小草挑了挑眉毛,笑着反问了一句,有些不以为然。
  
      敏锐的察觉到林小草语气中那丝不屑的林水墨有些不舒服,因为对方的这一丝不屑不止是针对张凌,似乎连自己的姐姐同样也包括了进去。
  
      “你看不起候补吗?那是从全国数百万军人中选出来的精英,他们虽然是候补,但平日里却都在雷霆和狂风小队中训练,那是帝国最强的年轻人之一。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如果一直这样狂妄的话,迟早会害死自己!”
  
      林水墨冷笑道,这个自从见到林小草后态度上始终还算和善的女人终于露出了一丝年轻的锋芒。
  
      她眼神转了转,微微皱眉,思索着是不是应该给姐姐打个电话,让她也过来挡住张凌。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林水墨只是单纯的将林小草当成了一个保镖,却忘了他是叶老弟子的这个事实。
  
      “最强?你所谓的国特中队就是最强了吗?国家特别行动中队?没听说过。而且你把这个帝国看的太简单了一些,国特中队或许不错,但终归只能算是摆在明面上的力量之一,背地里不弱于国特中队的,肯定还有。而且你似乎不知道,神州帝国最强大的顶尖精锐组织叫神州守护,并不是你所说的过特种队。”
  
      林小草随意夹着菜,边吃边说,表情和语气依然是那种不以为然半死不活的模样。
  
      林水墨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神州守护。
  
      她当然听说过这个组织,可这个组织对她来说无异于是一个传说,强大的有些虚无缥缈。
  
      据说这个组织的前身是从来不处于外人眼前的隐龙海保镖特勤大队。
  
      据说国特中队正式队员的水平,放在神州守护中根本不算什么。
  
      据说神州守护的每一个人,都是近乎无敌的人物。
  
      据说!都是据说。
  
      从来没有哪一条事实证明过这些消息,甚至于林水墨这些局外人,都不能肯定是不是有这样一个组织。
  
      林小草怎么知道的?
  
      林水墨终于想起对方是叶老弟子的这个身份,自嘲一笑,刚想说话,一直都很安静的大厅内突然传来了一片骚动。
  
      下一刻,大厅内除了林小草之外,包括林水墨在内,几乎所有人都站起身,望向大厅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