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一章:绝活
    门口处,一前一后两个年轻人先后进入大厅。

    最前方的青年一身白色西装,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相貌英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修长如玉,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他的气质,不阴柔,也不阳刚,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很纯粹的平静,他双手插着口袋,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握手,一个人自顾自的往前走着,看似懒散,但却渐渐的多了一丝足以让所有人避退的强势气场!

    距离大厅门口较近的人在他一出现就全部涌了过去,但如今却随着白衣年轻人的前进而在不由自主的倒退着,或许他们没觉得什么,可这一幕在林小草眼里却格外滑稽。

    “无关紧要的人都闪一边去,今天过来不闲扯,林霄呢?啧啧,好大的脸面,太子来了都不打算出现了不成?西南林家的老疯狗养的一条小疯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在炎黄俱乐部举办生日宴?哦,对了,我听说林霄的女朋友张颖在楼下被人划破了脸,是因为这件事,他没脸出来了?我数三个数啊,再不出来,我就砸场子了。”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言谈无忌,那句老疯狗养的小疯狗更是让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白衣年轻人身后,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另外一名青年一脸冷笑,大声嘲讽着,不留丝毫情面。

    这同样是一个很出色的年轻人,或许不如他身前的白衣人那般引人瞩目,但身上却有着一种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的霸气和直爽。

    “太子?”

    林小草看了看此时俨然是大厅中心的白衣年轻人,眼神玩味。

    “王搏龙。天听集团的总经理,北方皇族王家的继承人,如今在帝国政坛能和西南派系分庭抗礼针锋相对的王系,就是王家的一部分。所以他是名副其实的皇太子。九州城身份背.景最强大的人之一,没有几个人能惹得起他,林霄也不行。”

    林水墨解释道,虽然说着太子王搏龙,但她的眼神却看向王搏龙身后正在出声嘲讽着林霄的年轻人。

    她犹豫了下,艰难开口道:“王搏龙身后的是他的师弟,也是我的弟弟,林书画。我亲叔叔的儿子,昨天没告诉你,其实我还有个三叔。不过很多年前就跟爷爷决裂了,这些年一个人在帝国东北方,充当着北方皇族的急先锋,书画就是他的儿子。”

    苦笑中的林水墨并没有注意到,她说起这个的时候,林小草身体轻轻一震,眼神也变得有些恍惚。

    大厅中,被人指名道姓的骂做是小疯狗的林霄终于出现在大厅里,依然是一身红色的喜庆西装,他似乎是刚在俱乐部的医院处理完张颖的事情,有些匆忙,脸色阴冷的看了林书画一眼,然后正视着王搏龙:“太子大驾光临,有事吗?”

    “吃饭。”

    一身白衣的王搏龙平淡的回应了两个字。

    “太子来吃饭,我当然欢迎,但跟在您身后的这位,似乎不像是来吃饭的吧?”

    林霄看着王搏龙身后的林书画,语气阴森。

    “他说的没错,你没资格在炎黄俱乐部举办生日宴。二十多年前,我爸创立炎黄俱乐部,也不是给一些公子哥举办生日宴的,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吃完饭就散了吧。”

    王搏龙似乎看都懒得看林霄一眼,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语气轻松。

    大厅内愈发寂静。

    所有人都等着林霄的反映,这看似是两个人的争斗,实际上却是北方皇族和西南林家的交锋,林霄如果就这般忍气吞声的退走,面子绝对丢大了,而他的声望也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太子当真这么不给我面子?”

    林霄死死握着拳头,看着王搏龙,但却一动都不敢动,言语上的争锋没什么,可如果动手的话,太子动手打人,偌大的九州城,几个年轻人敢还手?起码他林霄就不敢!

    “还有二十九分钟。到时你如果不走,我会打电话给陈姨。她是这一届的执行主席,完全有权力把你们赶出去。就算最高元首袒护你们西南林家,袒护林风雪,但这件事上,你们也站不住脚。林霄,抓紧时间吃饭吧,吃饭快点滚蛋。”

    王搏龙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道,他走到大厅中央,拿起一个水晶杯,冲着大厅所有人示意。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人人举杯,看着这个一身白衣的太子。

    王搏龙将杯中香槟一饮而尽,随手把杯子放在一边,平淡道:“大家抓紧时间。走的时候不要忘记交一下餐饮费。”

    再也不敢林霄一眼,两人擦肩而过。

    林书画走了过来,笑着拍了拍林霄的肩膀,阴阳怪气道:“你算什么东西?太子有必要给你面子吧?把你养大的那条老疯狗过来还差不多,哈哈。”

    林霄气的身体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太子王搏龙和林书画依然是一前一后,径直走向林小草和林水墨的这一桌。

    王搏龙脚步放慢,微不可查的一个停顿后,终于来到桌前,沉默着跟林水墨和林小草点点头,坐在了座位上。

    林水墨看着传奇般的太子在自己面前落座,大脑一片空白,脸色潮红,整个人因为激动,在轻轻颤抖着。

    不是喜欢和爱慕,太子的落座,很有可能被无数人当成是北方皇族对九州城林家的支持!

    这个意义,无比重大!

    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不可能会不在意这些细节的,所以王搏龙的这一坐,很可能代表的是北方皇族王家的态度!

    “姐,哈哈,这声姐我喊的心甘情愿啊,听说你不愿意嫁给林霄?就凭这一点,就值得我敬你一杯,不嫁就对了!西南林家算什么东西?林霄完全配不上你嘛。要不待会我去并肩王府,跟王爷说说,让他去向你们家提亲?你看太子怎么样?呃...”

    坐在林水墨身边的林书画声音猛地一停,脸部也不自然的扭曲了一下,很显然是桌子底下被王搏龙狠狠踹了一脚,他反应速度也快,当下打了个哈哈,继续道:“呃,我们不说太子,换一个,通天哥怎么样?皇族大把年轻俊杰,总有一款适合你啊姐。”

    林水墨一脸苦笑,说不出话来,原本林书画的那声姐叫的她很是惊喜,可后来那一句你们家却让她彻底清醒过来,三叔和爷爷,终究还是有一道大大的隔阂,看不见,却清晰的存在着。

    林书画显然具备着自说自话根本不需要别人回答的属性,看到林水墨不回答,自动转移话题,看着林小草笑道:“你是我姐的新保镖?叫什么名字?厉不厉害啊,露一手给我看看?”

    沉默着吃着米饭的王搏龙动作猛然僵硬,皱眉刚想说话,林小草却已经笑着站起身,冲着林书画伸出手,笑道:“林小草。”

    “小草?这名字好,我喜欢,我叫林书画。我跟你说啊,我从小就觉得我名字不爷们,抗议了好几次都不好使,原来还有名字比我更不爷们的,哈哈,我喜欢你这个名字。赶紧着露一手,让我瞧瞧你有什么本事保护我姐。”

    林书画哈哈大笑,大呼小叫中,丝毫没有把这里当成是一个本该安静的生日宴会。

    随时注目着这一桌的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怒不敢言。

    “书画!”

    别人不怒,但王搏龙却怒了,他狠狠瞪了莫名其妙的林书画一眼,沉声道:“坐下,少说话,有话一会跟我叔说去,说一天一夜也没人管你们!”

    “哈哈,并肩王啊,我们...”

    林书画刚要发表看法,又被王搏龙瞪了一眼,他干咳了一声,终于不再多说,讪讪的坐在林水墨旁边,一言不发。

    王搏龙从座位上站起身,朝着林小草伸出手,表情似乎有些纠结蛋疼的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师弟就是这个脾气,你不要介意,我叫王搏龙。”

    林小草犹豫了下,伸出手跟王搏龙握了握,摇头道:“没关系。”

    他看了看一头雾水的林书画,笑了笑,眼神中很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温暖。

    “我去趟洗手间,这里也快结束了吧?所以就不回来了,在停车场等你们。”

    他伸出手,摸了一下林水墨的脑袋,在对方有些发傻的时候,轻轻拽下了她的半根头发。

    林书画迷迷糊糊,一脸大哥你这是要闹哪样的疑问表情。

    王搏龙抬起头,沉默不语。

    “看好。”

    林小草对着林书画笑了笑,一只手提着头发,另外一只手两根手指的指甲捏住头发,轻轻的,从上往下,竖着一划。

    林水墨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王搏龙眼神中精光四射。

    林小草手中,那根大概十公分左右的乌黑发丝,被他一只手直接划开!

    不是横向的扯断,而是从上往下,将一根头发用指甲直接分开!

    半截发丝没有丝毫折断,分成了更细更细的两根,轻飘飘的落在了饭桌上。

    这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无论是精准还是速度,还是对力量的拿捏,都是绝对的妙到颠毫。

    林书画瞪圆了眼睛,一脸痴呆。

    “武术除了强身健体的说法外,无非就是利用四肢的能量,对全身的肌肉,关节形成牵引,从而造成最大的破坏力和攻击力,稳,准,狠,快,四个字囊括了所有诀窍。我这一手不算什么,你可以当成是个小游戏练练,有利于你对自己手臂和手掌的控制。”

    林小草笑了笑,走向大厅门口,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以保护你姐的安全,百分之百!”

    王搏龙看着桌上的发丝,沉默不语。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操!”

    林书画猛然间拍案而起,一脸激动道:“果然是绝活!”

    他转头看着王搏龙,继续激动:“太子,你能做到吗?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

    太子的嘴角动了动,还没开口,一道暴戾的嗓音猛然从旁边响起:“哪个狗.娘养的毁了我妹妹的脸?林水墨?好,你们九州城林家果然有种,今天要是没个说法,你们三个谁他妈也别想走!”

    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直接冲过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林水墨,眼神阴冷。

    彻底愤怒的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林水墨身边的林书画和王搏龙,潜意识中,他似乎认为这两个男人一定是毁了自己两个妹妹的罪魁祸首。

    “嘭!”

    壮硕青年身体还没站稳,就直接以一种狼狈姿势倒飞出去,砸飞了数张桌椅。

    林书画一脸暴躁的站起身,根本不给对方喘口气的机会,一脚揣在对方的胸口上,阴森道:“交代?什么交代?看到太子在都不打声招呼还要交代?你妹妹了不起啊?交代你妈逼!滚过来道歉!”

    --------

    另一边,地下停车场,红色特斯拉旁边,说着要去洗手间的林小草打开了后备箱,拿出了自己来到九州城时拿着的包裹,深呼吸一口,眯起了眼睛,表情妖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