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二章:跋扈
    张凌的出场具备着相当轰动的效果,被人一脚踹成空中飞人,砸坏了俱乐部的无数桌椅,响声巨大,可以往在不同场合若是看到这种场面肯定会觉得有趣的众多宾客此时却察觉不到半点刺激兴奋,当巨大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张凌壮硕的身体落地,几乎所有人身体都吓得哆嗦了一下。

    林书画站在原地活动了下脖颈,看着倒在地上似乎有些错愕的张凌,眼神阴冷,那张不是英俊而是偏向于漂亮柔美的脸庞上挂满了冷笑,整个人再也不是刚才那个嘻嘻哈哈貌似毫无城府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张扬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攻击性和侵略性。

    这是那个身在北方二十多年,号称皇族的王家每一名精锐都具备的气势。

    仿若是与生俱来的的极端和狂野,锋锐无匹,肆无忌惮,一旦认真起来,每个人都有种无法无天的霸气!

    似乎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想到,被人一脚踹飞出去的张凌,即将以正式队员的身份进入国家特别行动中队的雷霆小队。

    而一脚将他踹飞出去的,是那个整日跟在太子身边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林书画。

    平日里他极少出手,他大多数时候的嬉皮笑脸,都让人在潜意识中忽略掉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

    皇帝的亲传弟子之一。

    太子王搏龙的师弟!

    一脚踹飞张凌的战果,或许有张凌大意的成分,可这个结果,仍然具备着很强的说服力。

    仅凭这一脚,京城几个最强的年轻人的名单上,恐怕就要加上林书画的名字了。

    “跪过来道歉!”

    林书画冷笑道:“我数到三,你要是爬不过来,我保证你这辈子再也进不了雷霆小队,等着在病床上过吧。一!”

    他再次向前一步,整个人气势愈发狂暴。

    嘴角流淌血迹整个人因为窒息差点昏过去的张凌终于从眼前的场面中恢复过来,只不过当他看清面前眼神阴冷的林书画和表情平淡的王搏龙的时候,又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九州城内卧虎苍龙,但一群公子大少的圈子却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张家在九州城内也算是豪门之一,身为张家的长子,大少的圈子中谁不能惹,他很清楚。

    太子王搏龙,他或许算不上最恐怖的年轻人,但绝对也是最不能惹的人之一,他就算站在一条狗身边,有胆子去打狗的都没几个,更何况他现在就在私交良好平日里几乎形影不离的林书画身边?

    张凌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看了一眼身旁眯着眼睛的林霄,来之前的愤怒很神奇的消失了大半,他现在已经暂时不去想到底是谁毁了自己两个宝贝妹妹的脸蛋,只想着赶快解决眼前的麻烦。

    “林书画,你可能还不清楚,大概四十分钟前,张家的张颖和张宝儿来给我过生日,但却在楼下的停车场中被水墨的保镖两刀毁了容,我没有怪水墨的意思,但她的保镖,着实有些不知进退,所以我才通知了张凌。他赶过来没看清是你们,有些冲动也是在所难免,但就因为无意冲撞了太子就要跪过去道歉,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在场这么多朋友,日后传出去,也难免说太子跋扈,目中无人吧?”

    林霄没有让张凌失望,上前一步,忍着心里恨不得杀人的憋屈感,面无表情道,他们的圈子很现实,太多时候都没有道理可言,实力和背.景,是最有效的通行证,堂堂太子他惹不起,也不想招惹,现在闹出张凌这一出,他只希望王搏龙和林书画能退一步,如果今晚在太子手中保下了张凌,日后张凌会欠他一个人情不说,就算今晚张颖被人毁容对他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可以降低许多。

    “我希望太子卖我个面子,我立刻撤掉今晚的生日宴,但要带走张凌,大家各退一步,如何?”

    林霄心思转动,眼神直视沉默不语坐在林水墨对面的王搏龙。

    这句话说得很漂亮,这样一来,林霄就算撤掉生日宴,也有了不错的借口,兄弟情深嘛,为了朋友妥协一下,总比在太子的威势下忍气吞声的名声要好听的多。

    “少他妈给我唧唧歪歪,你林霄的面子没这么大,道歉和撤掉生日宴是两回事,你也别给太子乱扣帽子,今晚跋扈的是我,就算太子不计较,张凌也得给我跪下来道歉!二!”

    林书画伸手一指林霄,语调森冷:“滚远一点,别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

    林霄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看着林书画的眼神也有些狰狞:“挑衅西南林家,希望你和你的家族都能承受得住这种后果!”

    话虽如此,但他的脚步却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

    “后果?有本事你把林风雪老狗放出来咬我啊?”

    林书画眼神嘲弄,大步向前,气焰跋扈!

    这个姿态,让在场所有有分量的人都暗自心惊。

    包括脸色有些扭曲的林霄。

    今天的一切,似乎都极为反常,近二十年的时间,西南林家发展壮大的极为迅猛,家主林风雪,更是从一开始发迹就紧靠着如今帝国的最高元首,两人可以说是相交莫逆。

    七年前,当时还是副元首的最高元首上位后,西南林家的势力更是暴涨,平日里完全是一副只手遮天的姿态在俯视着九州城。

    帝国内部王系和西南两大派系针锋相对,但大多时候都不会无故的轻易挑衅,这个现象折射到九州城的公子大少的圈子里,同样很适用,皇族和西南林家的年青一代虽然不合,但却极少发生冲突,太子王搏龙自从三年前来到九州城后更是低调异常,可这一次太子和林书画这般强硬,摆明了一副来砸场子的姿态,不依不饶,究竟是为什么?

    没人会认为他们是在为这次两大派系的吏部之争造势,太子的身份背.景虽然强大,可以他的年纪,明显没有参与这种事情的资格。

    但在场少数几个心思敏锐的人却隐隐的觉得,沉寂了很多年的九州城,似乎要发生某些变化了。

    林书画的身影朝着张凌不断接近。

    始终沉默的王搏龙眼神眯了眯,欲言又止,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林书画的家族跟西南林家以及张家的一些旧怨,但却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在他的记忆力,大概在十多年前的时候,他还很小,那一年的冬日,漫天的大雪中,一个从帝国东北方来的坚毅男人浑身是血的领着一个孩子,以一种异常卑微的姿态匍匐在自己父亲的脚下,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他要报仇。

    他报仇的目标,便是林风雪和张家。

    那个孩子是林书画,后来成了他的师弟。

    而那个选择匍匐在皇族脚下报仇的男人,叫林从军,如今帝国东北方三个行省地域内当之无愧的黑道霸主!

    那一年的王搏龙尚还幼小,读不懂林从军那一跪的绝望和隐忍,但却看懂了那对父子的决绝和悲壮。

    张家,西南林家。

    王搏龙轻轻叹息,紧紧抓住一杯白开水,眼神有些犹豫。

    林水墨眼神复杂而哀伤,看着林书画的背影,表情恍惚。

    她知道,自己现在所看到的九州城林家,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林家,很多年前,她也并不是只有爷爷父亲二叔和姐姐,那个时候,那个还可以被称呼为豪门的京城林家中,她还有一个小姑姑,有一个三叔。

    当年那似乎是一段涉及到了西南家主林风雪,豪门张家,九州城林家,甚至还可以隐约看到最高元首身影的恩怨,因为涉及到的人大都权势滔天,些许知道内情的,全部缄口不言,以至于那段恩怨始终都模模糊糊。

    但林水墨知道,那一年,才是九州城林家衰落的开始。

    那个曾经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抱过自己的姑姑入狱,没过几年就传出了死亡的消息,自己的爷爷屈辱的选择了低头忍耐,而三叔似乎也是因为姑姑的事情,公然跟家族决裂,远走帝国东北,做了北方皇族的急先锋,这么多年来,从未回家过一次!

    当年选择隐忍的逐渐堕落,而选择反抗的却在东北方如日中天,俨然是另外一个豪门的崛起。

    不知道爷爷会不会后悔?

    林水墨有些自嘲的想着,直到林书画冰冷中带着浓浓杀机的声音响起:“跪过来道歉!”

    林书画停在张凌身前大概五米远的地方,低头俯视着趴在地上呼吸困难的张凌,眼神阴森。

    张凌壮硕的身躯伏在地上,脸色涨红,整个人剧烈颤抖着,巨大的屈辱直冲他的脑海,他死死咬着牙齿,一言不发。

    “等我数到三,一切就晚了哦。”

    林书画突然笑道,笑容灿烂,但眼神却越来越冷。

    “做梦!”

    张凌死死握住拳头,咬牙怨毒道:“有种你就弄死我,我今天如果不死,以后肯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三。”

    林书画似乎没有听到,自顾自的数了一声,整个人猛然向前冲!

    五米的距离,一闪而过,冲刺的过程中,林书画已经拿出了一把匕首,整个人杀机不加掩饰!

    一道白影也紧跟着一闪。

    后发先至,越过比林书画更长的距离,直接出现在他面前,伸手握住了林书画手中的匕首。

    “别冲动。”

    王搏龙语气平静,将林书画手中的匕首压下来,挡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淡淡道:“今天情况特殊,我们先走。”

    林书画愣了一下,有些茫然,但却也没多问。

    他跟太子从小就待在一起,很清楚他的脾气,他的话似乎永远都不多,但只要说出来,基本上就不会给人留下反驳或者违抗的余地。

    可是...

    真的很不甘心啊...

    林书画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他和太子之间现在朋友关系多过于主仆关系,内心有了情绪,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先走。”

    王搏龙的语气平平淡淡的,直接夺过他的匕首,看也没看张凌一眼。

    “好!”

    林书画深呼吸一口,虽然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殊的,但却没多说什么,嘴角抽了抽,再次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冲着林水墨招了招手:“姐,你走不走?”

    “嗯。小草可能还在楼下等着。我们走吧。”

    林水墨温柔雅致的点了点头,站起身,犹豫了下,走到林霄身边,主动伸出手,轻声道:“林少,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真的非常不快乐的林霄苦笑了下,跟林水墨握了握手:“让水墨见笑了,今天本来还有些别的安排,不过现在拿出来不合适了,我送你。也送送大家。”

    最后一句话,已经明确无误的表示他即将撤掉这个生日宴了。

    所有宾客也没多说,直接站起身。

    林霄强势不假,但向着比他更强势的太子低头,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人接受的事情。

    众人离场,太子王搏龙依旧走在最前方,他身后,是林书画,林水墨,以及依旧想着怎么把林水墨弄到手的林霄。

    随后是众多参加生日晚宴的各家公子名媛。

    生日宴落下帷幕。

    ---------

    冲榜中,求红票,求收藏,求点击~~~~有票的都砸给保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