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四章:尸体的价值
    烟雾弥漫。

    刺鼻的烟草味道萦绕在车厢里,九州城夜色中,道路上明亮的路灯光线柔和的洒进车内,副驾驶位置上那张在烟雾中显得有些朦胧的漂亮脸庞似乎也被镀上了一层光边。

    车内的立体音箱中播放着音乐,悠扬的古筝时急时缓,飘进车内两人的耳朵里面,单手握着方向盘的林小草在烟灰缸中按灭了烟头,没有丝毫停顿的又抽出一根,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车内的烟雾愈发浓烈。

    “咳...咳咳...”

    坐在副驾驶上有些发愣的林水墨终于回神,不满的看了林小草一眼,打开车窗,还没来得及呼吸窗外的空气,就被窗外呼啸着灌入车内的冷风给刺激的狠狠哆嗦了一下。

    林水墨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大衣下只穿着单薄晚礼服的娇躯向后靠了靠,身体蜷缩在座位上,看着认真开车的林小草,皱眉道:“你抽烟?”

    从昨天见到林小草到现在,她似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年轻男人抽烟,而且看动作,似乎还很熟练。

    “偶尔抽一根。”

    已经连续抽了四五根的林小草目视前方,回答的面不改色。

    林水墨闻着车内呛人的烟味,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一直觉得自己跟林小草的关系有些诡异,其中倒没什么暧昧,但保镖不像保镖,雇主不像雇主的,也着实复杂了点。

    林水墨内心自嘲一笑,每年一千万美金的价格请来的这个保镖,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逼哄哄,看这架势,对方不要说摆出低姿态来,就算能把自己这个雇主放在平等位置上,就已经不错了。

    “呃...林霄死了。”

    林水墨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道,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有些不正常,亲眼见证了很可能成为自己未婚夫的男人死亡,林水墨小姐内心半点悲戚都没有,但奇怪的是也没什么轻松的心情,从炎黄俱乐部一直来到天公府的山路上,她还是七分不可置信三分忐忑的情绪,总觉得今晚这件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突如其来。

    “哦,谁杀的?”

    林小草随口问道,语气平静的就像是林水墨跟他说她刚才丢了一毛钱一样,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你知道他死了?”

    林水墨有些惊讶,在她的印象里,出去买烟的林小草开车进入停车场,然后她上车,离开,自始至终,林小草都没看到林霄当时已经被很多人围起来的尸体。

    “我不知道。”

    林小草嘴角轻轻扬了扬,车子进入天公府的山路,路边的路灯光芒微弱,车内昏暗,他的笑容并不明显。

    “那你为什么一点不惊讶?”

    林水墨有些郁闷,在她看来,林霄的死亡绝对是一件大事,恐怕等不到天亮,就会震动整个九州城,林霄本身或许在一些大人物眼中不算什么,但西南林家核心年轻人之一的身份,却太过敏感。

    林水墨就算看到了事实,至今也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而林小草的语气,更是平静的仿佛她是在说胡话一样,只是敷衍性的回了一句。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各种死法都有,有什么好惊讶的?林霄死了,关我什么事?”

    红色特斯拉一路向上,来到天公府三号前方,林小草将车开进车库,不冷不热的回答道。

    林水墨一时无言,无奈之下,睁大了眸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别有一番风情韵味。

    林小草不为所动,伸手推开车门下车。

    “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杀的,嗯,身材和你差不多,但是带着一副金色的面具,那个人很厉害,特别厉害!”

    林水墨跟在林小草身后,特别认真的强调了一下,结果看到前方头也不回的身影,恨得牙痒痒,这就是自己的好保镖,带出去的话自己简直就跟他的跟班一样,这家伙太不分主次了!

    “是挺厉害的。”

    林小草的语气不冷不热。

    “你刚才真的去买烟了?”

    林水墨冷不丁的问了一句,紧紧的盯着林小草,可让她遗憾的是,她现在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怀疑我杀了林霄?”

    林小草突然笑道,脚步不停。

    “不是。”

    林水墨内心没由来的一紧,下意识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此时跟她并不熟的林小草成为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白衣人。

    强大可以让人崇拜,但不可理解的强大只能让人觉得恐惧。

    在林水墨心里,那个形象鲜明而又模糊的白衣金面,无疑是属于后者,在地下停车场,看到他的第一眼,甚至还未看到他之前,她就有种本能的畏惧,那样的人,仿佛无论是谁,都不可靠近,也走不进他的世界。

    他也很孤独吧?

    也是个可怜人。

    林水墨安静的想着,一时间没了言语。

    “你能这么想很好,真希望西南林家也像你一样,不会怀疑我。”

    林小草走在林水墨前面,进入别墅大厅,跟大厅内坐着似乎专程为了等他们回来一样的林怀宇点点头。

    “你为什么...爷爷?”

    林水墨随后进来,话才说了一半,猛然间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林怀宇,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

    “坐吧。”

    林怀宇脸色凝重的点点头,对着两人招了招手,语气严肃。

    林水墨诧异之后随即释然,林霄的死,放在九州城都算是一场轩然大波,放在九州城林家,肯定更是值得认真对待的头等大事,爷爷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第一时间了解情况,说不定父亲这会已经出去在深夜开始活动人脉了。

    “林霄的死,小草的嫌疑很大。西南林家多半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林怀宇面沉如水,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

    “他们并没有证据,而且当时小草并不在场。”

    林水墨皱眉道,拿起茶几上的水壶,自然而然的给林怀宇和林小草倒了杯水。

    “西南林家做事,何曾讲过什么证据?”

    林怀宇摇摇头:“主要还是小草你太过莽撞了,我听说在停车场,你就毁了张家姐妹的脸,顺手还废了才跟着他不到一天的新保镖。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的话,西南林家一时半会或许还不会轻举妄动,可你刚做了这些事情,当晚林霄就死了,毫无疑问,你的嫌疑是最大的。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

    “是吗?”

    林小草反问了一句,眼神看着林怀宇,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林怀宇脸色一滞,点点头,叹了口气,苦笑道:“小草,这次你确实太冲动了。”

    “爷爷,当时太子也在,皇族王家一向和西南派系不合,这些年暗中也不和平吧?这样说起来,太子的嫌疑岂不是更大?他更有理由派人杀林霄,而且王家内部高手如云,杀了林霄也并不困难,为什么要怀疑小草?”

    林水墨看着林怀宇,老老实实的问道,她说的都是心里话,甚至林霄的死亡,当时在场那么多人中,大部分人都在怀疑太子,很少有人去注意将张颖和张宝儿毁容的林小草。

    林怀宇眉头紧紧皱起,看了看林水墨,一时间没有说话。

    林小草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笑了笑,眼神却有些讽刺:“既然林老不方便说,那我替你说如何?”

    林怀宇紧皱的眉毛猛地往上一扬,眼神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因为现在的林风雪并不想去惹北方的皇帝,西南林家在神舟帝国能翻云覆雨,但跟皇族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林风雪的强大,源自于最高首长对他的庇护,在帝国内部他可以跟皇族抗衡,但走出去之后就难说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林风雪不会跟皇族全面开战。林霄死了,太子即便有嫌疑,林风雪也不会针对他,他是一代奸雄,做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回报,于是把矛头对准比王搏龙好对付的多的我,就顺理成章了,林老,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林小草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笑眯眯的看着一言不发的林怀宇,笑的很和善。

    “你的意思是...”

    林水墨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略微变了变,等着林小草继续说下去。

    “我和王搏龙不一样,无依无靠的,而且更难得的是,对付我的回报,也足以让林风雪满意。我小人物一个,除了身手之外,一无是处。但你想想,如果我死了,会给你们九州城林家带来多大的压力?如果真的是这样,林老十有**会选择妥协吧?如果不妥协,也好说,反正那会我死了,一个死无对证,林风雪咬定了我是凶手,直接推到你们九州城林家身上,顺手将你们拿下,至于吏部之争?呵,你们林家都没了,自然要重新选择人选了。”

    林小草的语气顿了顿,摇摇头,平淡道:“林老,我不傻,想明白这些事情,也不需要多聪明,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林风雪,了解眼下的局势,现在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吏部的那个位置上,一个林霄,尤其是死了的林霄,不会让林风雪不顾一切的复仇,他只会选择利用林霄的死,来为西南派系争取最大的利益。林风雪远比你的家族要强大,所以之前的拉拢不成,马上就会来硬的,林霄的死亡,正是一个很完美的契机,所以无论林霄是谁杀的,我都是凶手。跟毁容什么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林怀宇第一次正视这个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冷淡而沉默寡言的年轻人,眼神中除了略微的出乎意料之外,还有一丝郁闷。

    现在的年轻人,简直是越来越精明了。

    他不得不承认林小草话语的正确性,甚至如果换了他是林风雪,他八成也会这么做,权势和财富是茁壮生长在豪门庭院中的两颗大树,而夹在最中央的亲情和温暖,往往都是在萌芽阶段就被两颗大树彻底腐蚀,豪门中走出来的人亲情观念永远要比普通人淡漠的多,而且对于林风雪来说,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义子,林风雪看中的是他生前的能力,至于死了之后,那自然要榨干他最后的利用价值。

    起码在这件事情上,林霄尸体的价值,足以跟整个九州城林家持平。

    林霄死亡,只要西南林家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干掉林小草,然后宣布他是凶手,死无对证之下,如果九州城林家不妥协,很可能会万劫不复!

    妥协了,那就将彻底得罪处于上升态势中的王系。

    “那你说该怎么办?”

    林怀宇眯了眯眼睛,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林小草,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怎么办?”

    林小草一副不可思议的语气。

    林怀宇老脸一阵发烫,干咳了一声,做沉思状。

    “只要我活着就好了。”

    林小草淡淡道:“今晚对方应该会有所行动,我在这候着,只要我不死,林家如果指认我是凶手,那也不过是一场政治博弈而已,我活着,就有了周旋的空间。王系既然力挺林总督,到时肯定会插手,那就是另外一副局面了。”

    “你有把握挡住他们?”

    林怀宇坐直了身体,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如果我挡不住,林老会帮我?”

    林小草淡笑着反问道,问的直截了当,没有任何迂回转折。

    林怀宇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年轻人了,他说话总是太过直接,直指问题的本质,难听又刺耳,总是让人觉得异常尴尬,他之所以这么问林小草,脑海中根本没有帮他的念头,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强大的实力而已,就算是想帮他,林怀宇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可以帮忙的强大盟友,丹青的师父倒是可以,但那位老神仙却也不是说请就能请到的。

    “我...我尽量...”

    林怀宇语气停顿了下,平静道。

    林小草笑了笑,没有讥讽,冷淡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大师父就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个强大的自己,是没有人可以靠得住的。包括一个弱势的自己。只有一个强大到无惧一切的自身,才值得依靠和相信。我足够强大,而且活着,本身就是一件靠自己的事情。”

    “你有多强?有没有今晚那个白衣人厉害?”

    林水墨很适时的八卦了一下,随即没等林小草回答,自己先笑了笑,她见过的高手不多,但有个从小就有名师教导如今更是狂风小队候补队员的姐姐,见到的高手也不能说少,但真正强大到无敌,强的让人绝望的,似乎只有今晚的白衣人,就算是昨天在这间大厅一招秒杀老虎的林小草,那时也没那份无敌气焰,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多余了。

    而且林小草和白衣人自始至终没见过面,这个如何比较?

    “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林小草笑着眯起了眼睛,给出了一个略微让林水墨意外的答案。

    “他们?”

    林水墨和林怀宇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认识那个带着金面具的家伙?今晚只有他一个人,他们是谁?”

    林水墨语气有些急促。

    “他的状态有些特殊,应该算是两个人吧。”

    林小草喃喃自语了一声,皱了皱眉,眼神没由来的多了些烦躁。

    林怀宇和林水墨对视一眼,皆若有所思,这个从昆仑空降到九州城林家的保镖,似乎并不只是叶老的弟子这么简单,他身上似乎还有很多秘密...

    “我回房间了,你们也早点休息,放心吧,他们就算今晚来杀我,也不会动你们,现阶段,他们谋求的只是九州城林家的妥协,让林总督入主吏部,暂时不会伤害你们。”

    林小草站起身来,端起面前的水杯,将杯中水一饮而尽,头也不回的上楼。

    林怀宇眯眼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道:“他说的对,去休息吧。”

    “爷爷,我还不困,你先去睡吧,我看会电视。”

    林水墨开口道,拿起了电视遥控器,将电视打开,事到如今,她非但没有察觉到轻松,整个人反而愈发的觉得压抑。

    林怀宇也没多想,点点头,径直上楼。

    偌大的大厅中,林水墨独自一人,依然穿着那身雅致的白色礼服,蜷缩在沙发上,将电视联网,随意选择了一部电影。

    然后是第二部...

    夜渐深...

    ---

    下一章八点。

    求红票,点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