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八章:一神三师 下
    第二部视频同样短暂,白衣人对周围人群视若无物,直接走到林霄身边,出手,向回走,然后搞定包括林丹青在内的四名狂风小队候补队员,离开...
  
      “唔,王搏龙也在那里,我不喜欢那个家伙。”
  
      维克多的注意力显然没有放在白衣人那里,整个过程中都死死盯住视频中静静站立的王搏龙,脸色有些难看,声音也多了一丝阴沉。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又同时收敛起来。
  
      维克多的脸色愈发阴沉,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场往事。
  
      大概在两年前,北方皇族遇到了一场可以说是空前的经济危机,世界各大财阀都蠢蠢欲动,打算狠狠在皇族身上挖下一块肉来,但当时世界三大俱乐部之一的骷髅会却迟迟没有半点反应,而那场经济危机闹得最激烈凶猛,以至于让各大财阀都按捺不住的时候,作为骷髅会内两大龙头家族之一,摩根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维克多少爷亲赴皇族,收拢了骷髅会内部数家财阀近千亿美金的巨大彩礼,亲自向皇帝求亲,打算迎娶北方皇族的小公主王锦绣。
  
      只不过颇有喜剧效果的是,摩根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维克多少爷直接被北方的那位皇帝陛下抽了一耳光,并且说了一句至今提起维克多少爷,人们都会暗中津津乐道的名言:“有钱了不起吗?我女儿看不上你,你的钱再多有屁用!”
  
      时隔两年,至今,英俊潇洒的维克多少爷暗中依然有着一个癞蛤蟆少爷的绰号,所以对于皇族的每一个人,维克多都有着充分的理由去仇视。
  
      “嘿,现在的杀手,都流行带着金色面具吗?”
  
      一旁始终沉默寡言的泰坦突然很反常的讽刺了一句,无形中替维克多转移了话题。
  
      “近年来确实有不少这样的杀手,每个戴上了金面具的人,都觉得找到了自己所崇拜和信仰的目标,泰坦,你不应该鄙视他们,崇拜强者这种心理,是每个人的天性。”
  
      维克多转头笑道。
  
      “只有懦夫才会选择这种形式主义的崇拜,真以为戴上金色面具,就会获得强大实力了吗?”
  
      “林先生,你怀疑第二部视频中的白衣人,就是林小草吗?唔,这个白衣人,速度很快。”
  
      杨光突然开口道,看到这个视频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奇怪,但现在却彻底平静下来。
  
      “林小草的速度也很快,我要说一个事实,昨晚我派了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人去刺杀林小草,他以速度闻名,可至今未归,应该已经发生了意外,我很遗憾。”
  
      林风雪叹了口气道。
  
      “这就是林先生邀请我们来这里观赏视频的原因吗?”
  
      维克多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了然,还有一点微不可查的讥讽。
  
      “是的。”
  
      林风雪点点头,坦然承认。
  
      西南林家目前正试探着跟骷髅会合作的可能性,维克多便是那边的代表,林风雪与他们合作,代表的只是西南林家,而并非整个大派系,杀死林小草,压迫九州城林家,吏部之争这些隐约牵扯到帝国政治斗争的事情,林风雪并不打算让对方参与进来,可昨晚徐轻羽的失败让林风雪觉得有些不对劲,西南林家倒是有高手可以用,但用起来影响太大,一旦失败,林风雪会非常被动,所以他就把主意打到了维克多身边的几个高手身上,正好再次试探一下那个保镖的实力。
  
      其中种种曲折,双方都心知肚明,无非是利益的问题,林风雪相信维克多并不会拒绝。
  
      “这么说,林先生确定林小草就是那个白衣人?是他杀死了您的养子?您要为他报仇?”
  
      维克多眯起眼睛,盯着视频,眼神玩味。
  
      “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他都必须是凶手!而且我希望他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消失。很抱歉,维克多先生,我不能对你说明原因,但我希望你身边强大的保镖可以帮我杀死他。西南林家愿意付出一些诚意和代价,作为您出手的报酬。”
  
      林风雪端起面前有些凉了的早茶,喝了一口。
  
      “诚意和代价吗?”
  
      维克多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即摇摇头,笑道:“我们是合作伙伴,帮助合作伙伴解决一些麻烦,是骷髅会愿意做的。”
  
      他转过身,看了看自己身后无论在杀手界还是佣兵界都颇有名气的四个人,笑道:“你们也愿意帮林先生一些小忙的,对吗?我会另外付给你们足够的报酬。”
  
      “当然,我很乐意看到我的子弹射穿那家伙的脑袋,把他的冷兵器扔进臭水沟里!”
  
      枪痴把玩着手中的银色手枪,嘿嘿冷笑,挑衅般的看了一眼杨光。
  
      “可以,我还有两名伙伴在九州城,我们会一起行动。”
  
      一直沉默的泰坦点了点头,声音沙哑而暴戾。
  
      “很抱歉,维克多少爷,我只想保护你的安全,杀人的事情,现在似乎并不需要我了。我们退出。”
  
      杨光突然开口道,一边说话,一边笑着揉了揉身旁小师妹的脑袋。
  
      维克多一愣。
  
      “懦夫!”
  
      枪痴一摆手中的银子手枪,嘲笑道。
  
      “我们,足够了。”
  
      泰坦声音死板而机械。
  
      “不可以吗?”
  
      杨光笑了笑,看着维克多问道。
  
      “当然可以,这是你们的自由。不过我替你们遗憾,少了一笔丰厚的收入。”
  
      维克多笑容潇洒而大度,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杨光笑了笑,不在多说,跟在座的几人打了声招呼,带着自己的小师妹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师兄,我一直想要一部法拉利的,妈妈不给我买,你执行任务的钱都被我爸拿走了,刚才我们为什么不答应下来?维克多那个家伙很有钱的,如果答应下来,我就可以有一部法拉利了。”
  
      一回到房间,杨映雪就死死拽住了师兄的胳膊,皱着绝美的小脸,一脸不满道。
  
      剑圣杨默是神州帝国人,在那个小家庭中,汉语才是他们的通用语言,所以他们自家人独处的时候,说的都是字正腔圆的汉语。
  
      “有钱?有钱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杨光习惯性的揉着女孩的头发,眼神复杂,喃喃自语道。
  
      “怎么?师兄你认识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刚才看第二部视频的时候,我感觉你好奇怪。”
  
      “戴面具的家伙?嘿,他应该算是我们的师叔辈了。”
  
      杨光坐在了床上,拿出了自己从美利坚一路带到神舟帝国的笔记本,打开,然后在笔记本的一个隐秘文件夹中找出了一个加密文件,连续输入了数道密码,笔记本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记录着密密麻麻汉字的文档。
  
      “可是视频中他看上去很年轻,虽然带着面具,但并不像大叔啊,怎么会是我们的前辈?”
  
      杨映雪撅着嘴巴来到师兄面前:“咦?这是我爸爸记录的东西,师兄你看这个干嘛?”
  
      “这是给你看的。”
  
      杨光笑了笑,站起身,将师妹按在了座位前面,淡淡道:“师父二十三岁出道,今年是第二十六年,他号称剑圣,世界杀手榜排行第九位,二十多年来,他遇到过无数的对手,他曾经告诉过我,能活到现在,好几次都是运气。这些年来,师父他老人家专门记录了一个数据库,记录着他遇到的无数对手,并且评价了他们的力量,速度,防守能力,心智,以及头脑,最终进行了分级。映雪,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啊,就是这份文档嘛,里面好多字,不想看。”
  
      杨映雪摇着小脑袋说道。
  
      “但是这一次,你必须要看,要看其中一个人的资料。”
  
      杨光坐在了杨映雪身边,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冷静道:“这么多年来,师父遇到的对手中,其中有八个人,被他认为是不可战胜的对手,其中三人已经确认为死亡,被师父删除,现在只剩下了五个。排名第一的,是北方皇族的皇帝。第二名,是骷髅会的一个老家伙。至于第三名么,呵,是皇帝的妻子,太子王搏龙的母亲叶琉璃,第四是精英俱乐部的一个人,至于第五...”
  
      杨光语气顿了顿,眼神有些复杂道:“三年前,师父在伦敦遇到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年轻人,关于这个人,师父并没有多说,只知道当时是冬天,大雾,两人在一个酒吧里相遇,他喝水,师父喝酒,当时的他似乎刚出道,却想着要刺杀一个大人物,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但师父回来后,就宣布退役,然后将那个年轻人记录,之后这三年,师父和那名年轻人似乎还保持着联系,他是第五个被师父认为不可战胜的人。当时那个人还没有此时这么大的名气,所以师父给他记录了一个绰号,叫做金面。你可以查一下,第五位。”
  
      杨映雪听得双眼放光,年轻,无敌,一向都是很吸引女孩子的故事,她敲打着笔记本,迅速翻到第五个人。
  
      文档中,金面的资料一目了然。
  
      金面人物评价。
  
      果断级别,五星。狠辣级别,五星,智力级别:五星。心智坚定程度:???
  
      金面战斗力评价。
  
      力量:???速度:???爆发力:???防守:四星。灵活:???柔韧:五星。
  
      综合战斗力:无上限!
  
      危险程度总结:sss,致命危险!
  
      杨映雪睁大了眼睛,完全被文档中的一串问号给彻底震晕。
  
      她曾经翻过一份这个文档,完全是娱乐心态,随意点来点去,翻看了不少人,在她的记忆力,父亲的记录,似乎没有出现过问号,从半颗星到五颗星,评价异常详细,可眼前这份属于金面的资料,却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傻乎乎的坐在原地,突然想起师兄的一句话,猛然转身道:“师兄,他是那个林小草吗?你刚才说他有很大名气的?他也是杀手?是谁?”
  
      她虽然问着是谁,但眼神中却仿佛已经有了答案一般,只是等着自己师兄的确认。
  
      “他是不是林小草,我不确定,但我总觉得他就算不是,也应该有联系的,不去招惹,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位神秘的金面,这三年来应该一直跟师父保持着联系,因为我们临行前,师父就曾告诉我,当年那位带着金面具的年轻人,似乎也要来神舟帝国。也正是因为师父的告诫,所以我才没有接下维克多少爷的临时任务,至于他到底是哪一位,师妹你真的猜不到么?”
  
      杨光叼着烟,眯着眼睛,喃喃自语道:“这一位,可不是什么模仿者啊。”
  
      杨映雪绝美的小脸一瞬间涨的通红,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小手捧着胸口做花痴状:“师兄,说下去。”
  
      杨光有些好笑,但知道自己的师妹向来最崇拜谁,也不卖关子,笑道:“近年来惊艳了整个黑暗世界的人物,一共有四个。他们没有来得及参与新一轮的杀手榜,其中三个就已经销声匿迹,这四个人,被人一起称呼为一神三师,每个人几乎都有搏杀世界杀手榜前十的实力。三师指的是驯兽师,傀儡师,以及最为神秘的催眠师。最强的,自然是那一神了。嘿,偌大的杀手界,剑圣,枪王,枪狂,毒师,各种称呼都有,但被人称呼为神的,却只有一个。以至于现在的杀手界,很多人执行任务前都喜欢带着金色的面具,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无数的模仿者,这是无数新秀对于前辈的狂热崇拜。他刺杀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九。师妹,杀手界永远都不缺乏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怪才,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把一个刺杀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称呼为神?”
  
      “我知道!”
  
      杨映雪呼吸愈发急促,大眼睛也有些水汪汪的:“他之所以被封神,就是因为那一次失败的刺杀!”
  
      “是啊,真可惜,当时我没有亲自在场。”
  
      杨光轻轻叹息一声,眼神遗憾中带着惊叹,以及一丝没有半点反抗和挑战**的敬畏!
  
      那一次的刺杀,即便时隔三年,至今仍然有人提及。
  
      那一次的刺杀,被誉为杀手界近二十年来最巅峰最荡气回肠的一剑!
  
      那是两个内心都坚信自己无敌的人最猛烈的一次碰撞。
  
      而行刺的人,也因为那一次的失败,被人冠以神的名号!
  
      犹如荆轲刺秦,虽然失败,但却依旧名传千古,被誉为古今第一刺客。
  
      三年前的那一场刺杀,无论时间,地点,在场的人物,或者被刺杀的人物,都是绝对的重量级,足够在杀手界的黑暗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三年前。
  
      伦敦。
  
      罗斯柴尔德大公爵古堡外。
  
      战神刺皇帝!
  
      那最巅峰最璀璨的一剑险些得手,稍差的,只是一点点运气。
  
      那一战,已经站在巅峰十多年没有受过伤的皇帝重伤!
  
      战神重伤而退!
  
      随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战神退役!
  
      “真的是他吗?”
  
      杨映雪喃喃自语,整个人处于一种近乎失神的状态。
  
      “是他。”
  
      杨光轻声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异常明显的敬重和崇拜:“战神,林轩辕!”
  
      ---
  
      求红票,求点击,求收藏......有票的兄弟们都投给本书吧...
  
      读者群群号:384166371。
  
      欢迎加入,一起聊天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