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九章:需要帮忙吗
    作为已经二十四岁的大姑娘,林水墨并没有选择在家族光芒的笼罩下混吃等死的挥霍青春,事实上整日里仗着自家老子势力到处狗仗人势的纨绔们终究只是少数,大部分人在还未跨出校门之前就自己或者被家里人规划好了发展路线,无论从政还是经商,在家族资源的支持下,这些人都能比普通人更快的出人头地,最起码也是不愁吃穿生活优渥小老板小富婆。
  
      林水墨就属于小富婆行列,去年已经从九州城华清大学毕业的她几乎没有耽搁几天的时间,就开始了创业的路程,不是单独打拼,而是合伙创业,跟自己的闺蜜合作开了一家小型的广告公司,注册资金一千万,在九州城林家的林氏大厦中占用了一层写字楼,三五十号员工的规模,这也是九州城林家能给予林水墨最大的支持。
  
      索性广告公司成立了大半年的时间,虽然没怎么赚钱,大体上也没亏,目前仍然在稳定运营,一群斗志昂扬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还有将公司越办越好的趋势。
  
      平日里的时候,林水墨很少住在天公府三号那个金碧辉煌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大别墅里,她跟她的合伙人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不大,九十来平米,三室一厅。两个年轻的女生一起上班下班,轮流做饭,为自己的事业忙碌着,虽然累了点,但日子过的却很充实。
  
      天公府三号的别墅如今正在维修,而林水墨的公司在过了元月十五之后也即将营业,所以在天公府三号吃完了午饭,林水墨就提出要提前几天回去自己的小窝。
  
      林怀宇并没有反对,说到底,林小草这个林家守护者只是一个身份或者是地位,他主要的守护范围还是围绕着林水墨。
  
      林家人丁不旺,但却个个都很特殊,林怀宇虽然如今退了下来,但曾经也是帝国领导人序列中的大佬,林从政是尚且在位的一省总督,而主掌林氏企业的林从业,影响力也不容小觑,这几个人,某种程度上来说安全都可以得到一定的保障。
  
      林丹青就更不要说,师父本身就是帝国一双手都数的过来的老神仙,自身实力过硬,根本不需要保护。
  
      整个九州城林家,数来数去,也就是林水墨需要让人操心她的安全问题。
  
      林水墨所在的公寓地理位置不错,距离工作地点很近,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世贸天阶,林小草开车路过这里的时候,整个人慵懒的蜷缩在后排的林水墨突然开口道:“我们在这里停一下吧,去买几套衣服,你总不能就穿这一套衣服吧?”
  
      林小草愣了一下。
  
      他还是初次来到九州城的打扮,已经洗干净的黑色风衣,衬衫西裤和皮鞋,中规中矩,可穿在他身上,却堪称一种风格。
  
      以正常人的审美观来讲,林小草确实是个很英俊的男人,而且身材修长挺拔,不胖不瘦,几乎是标准的衣架子,林水墨眼神中光彩渐渐明亮,突然间很想亲手装扮一下林小草,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如果做这件事的话,应该会很有趣。
  
      “改天吧。”
  
      林小草没有停车,车子继续向前,他是个干净的男人,但却并不会刻意的去追求卫生。这话听起来矛盾,其实正常,无论杀手还是雇佣兵,都不是什么干净职业,特别是后者,大都集中在时刻都会发生暴乱甚至是小型战争的地方,时刻都伴随着鲜血和死亡,讲卫生?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你是担心西南林家会有行动?”
  
      林水墨若有所思道,感觉自己跟上了林小草的思维,她曾经看过几部电影,知道类似于商场,酒吧等人流密集的地方会降低保镖的工作效率,一旦人群乱起来,不利于保护目标。
  
      “我只是看你困的睁不开眼了,先送你回去休息。买衣服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搞定。”
  
      林小草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林水墨道,她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怎么休息过,中间还跟着他做过一次毁尸灭迹的勾当,从林霄死亡到现在,林小草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林水墨心情的大起大落,到现在她迷迷糊糊的还打算去逛街,林小草不得不佩服这妞的意志强大。
  
      “我还不困。”
  
      林水墨努力眨巴了一下水润眸子。
  
      林小草也不理她,沉默开车,林水墨所在的小区叫碧水绿洲,对方已经告诉了他详细地址,按照现在的交通状况,至少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这个时间,足够林水墨小睡一觉。
  
      而说着自己不困的林水墨显然也高估了自己的精神状态,蜷缩在后排不到两分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碧水绿洲。十号楼。一单元。
  
      林小草随意把车停在一个空着的车位上,走下车来到后排,站在车窗前敲了敲玻璃。
  
      睡的正香的林水墨身子动了动,没反应。
  
      林小草耐心等了一会,干脆拉开车门,伸手敲了敲林水墨的小脑袋,平淡道:“上去睡。”
  
      完全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林水墨晃了晃头,睁开眸子,狠狠瞪着窗外的保镖。
  
      保镖!
  
      林水墨内心一下子想起他的身份,加上刚刚睡醒,情绪不稳定之下,一股怒气直接窜了上来。
  
      这货来到九州城已经是第三天了,林水墨横看竖看都没觉得他像个保镖。
  
      不听话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的心态,不仅不平等,现在看来似乎还是他要高高在上一些。
  
      这简直就是请来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大爷嘛!
  
      林水墨深呼吸一口,气哼哼的下车,拎着自己的女士皮包走在前面,高跟鞋狠狠踩在地上,仿佛一个赌气的孩子。
  
      进了电梯,进了门。
  
      林小草的第一感觉就是很温暖,暖黄色的墙壁,宽大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放着两个毛茸茸的白色大狗熊,客厅的阳台上挂着一个粉色的风铃,窗户开着,外面微微的风吹进来,风铃摇晃着发出悦耳的叮咚的声响...
  
      林小草随意打量着屋内的装修,最终被一副占据了小半面墙壁的海报吸引了注意力。
  
      海报上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人。
  
      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身段玲珑,绝美的脸上带着淡然,晶莹的眸子中似乎泛着光。
  
      仅看这一副照片,一种强大的自信和冷傲便扑面而来。
  
      林小草眼神眯了眯,随口问道:“这位阿姨是谁贴上去的?”
  
      “你从哪里看出她是阿姨的?!”
  
      林水墨狠狠白了一眼林小草,皱着鼻子,一脸不满。
  
      的确,仅仅是看照片的话,画面上的绝美女人充其量不过三十岁,正是女人中最有魅力的年纪,成熟知性,温柔体贴,堪称风情万种,但她的眼睛却太过睿智,没有岁月的沉淀,断然不会出现有这种眼神。
  
      而且林小草很清楚,这个女人,在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纵横资本市场,漫长的岁月中,在帝国内外掀起了不计其数的金钱战争,每一次都是腥风血雨哀鸿遍野,而她却不曾有过一次败绩,几乎每一次都是大胜而归!
  
      就如同黑暗世界中公认无敌的皇帝一样。
  
      在资本运作的世界里,这个女人一样是无敌的存在。
  
      而且这个女人,跟北方皇族同样有着密切的关联。
  
      北方皇族王氏集团执行总裁,唐心。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这么多年始终支撑着王家的经济体系,如今的王家断然不会像今天这般辉煌荣耀。
  
      “去年我们临毕业的时候,唐总在华清大学做了一次演讲,她是我和小白最崇拜的偶像,很久以前小白就立志要做唐总那样的女强人,她给小白的签名现在她还珍藏着的。”
  
      林水墨看着墙上的大幅照片,眉宇间尽是飞扬的神采,她语气顿了顿,继续道:“小白是我最好的朋友,叫白杨,也是我的合伙人,平时就我们两个住在这里,过几天她就会过来了,到时我介绍你们认识。”
  
      林小草深深的看了一眼大幅照片上的唐心,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
  
      林水墨也不多说,带着林小草来到客房,这间公寓不大,撑死不到一百平米的模样,三室一厅一卫,林水墨和那个未曾谋面的小白各占一间,还有一间客房,没有书房这种很显底蕴也很装逼的玩意,客房比主卧略小,但收拾的很干净,淡粉色墙壁,粉色衣柜,窗台上还有几盆吊兰,床上套着可爱卡通图案被罩的被子整齐的叠在一起,床铺中央一个比客厅沙发上的毛绒熊还大的毛绒玩具摆在床上,塑料眼睛正对着林小草,大有一种虎视眈眈的意味。
  
      “你就住在这里,我出门的时候会叫你,一日三餐不用你做,我和小白轮流做,饿不到你,还有,没事的时候不许去我们的房间,那是禁地,晚上也别打呼噜,小白睡眠很浅,以后也不许带别人来这里,知道没有?”
  
      林水墨说了一连串的规矩,语速平稳,但却不容置疑,这一刻,她终于找到了一丝女主人的感觉,这种心态上可以俯视林小草的滋味,让她没由来的觉得有些妙不可言。
  
      林小草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反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林水墨一阵泄气,咬了咬嘴唇,转身走出房门,很娇媚的打了一个小哈欠道:“我还要在睡一会,今天不会有人来的,晚上我起来做饭,你想干嘛干嘛吧。客厅里有网络,你可以上网玩会游戏。”
  
      保镖这个身份确实很容易给人一种信任感。
  
      面无表情的林小草内心有些感慨,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他不是保镖,而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的陌生男人的话,林水墨多半不会那么放松。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如此,那也多半进不了这个家门。
  
      深呼吸一口,林小草坐在床上,伸手抚摸着床上毛绒玩具的头部,看着林水墨关上房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脑海中是一幅幅繁杂但却清晰的画面,交替着重叠着流逝着,温情的东西很少,大半都是训练战斗和逃亡,充斥着一种浓浓的血色和黑暗。
  
      林小草有些自嘲,他突然发现,原来一切暂时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的生活竟然没有了目标,只剩下回忆,像是一个行将就木只靠回忆活着的老人。
  
      窗外九州城的天气阴沉沉的,乍暖还寒的阴冷包围着这座城市,零星的雪花随着细微流动的风开始飘落,深沉的苍穹似乎又暗了几分...
  
      林小草安静的坐着发呆,或者说是回忆自己的一切,那些血腥,那些残忍,人们绝望的眼神,战场上回荡的枪声,无处不在的硝烟,那样的画面太过森寒,但他却突然觉得很适合自己,起码比现在呆在脚下这座钢铁森林里,与现代化社会到处都格格不入让他舒服。
  
      那个世界,叫江湖。
  
      “什么才是江湖啊...”
  
      林小草有些茫然的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即猛然惊醒过来。
  
      窗外天色昏沉,即将陷入黑暗的环境中,却有种能倒映这个世界的白。
  
      一层皑皑白雪平铺在地上,雪花不断下坠,即将入夜的小区,显得寂静而冰凉。
  
      独自坐了一下午的林小草皱了皱眉,忍着身上因为旧伤发作的不舒服,活动了一下身体。
  
      一阵噼里啪啦的细微声音中,他长长出了口气,转身拉开房门,走进客厅。
  
      林水墨的房间紧闭着,还在睡觉,一天一夜没睡觉的她似乎累坏了。
  
      林小草也不饿,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很熟练的进入一个网站,操作了一会,又退了出来。
  
      “嘶...”
  
      一阵细微的声响突然响起。
  
      似乎有人藏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因为细微的疼痛,轻轻吸了口凉气。
  
      卫生间!
  
      完全是出于本能反应,林小草瞬间弹起,下一瞬间,他已经出现在了洗手间门口,直接拉开了洗手间的房门。
  
      林水墨睡觉前说过,今天根本不会有人来,那么既然她在睡觉,那么对于洗手间里的人或者任何生物,林小草都只有一个定义。
  
      敌人!
  
      房门推开。
  
      林小草却彻底愣住。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嫩白的身影,身材纤细苗条,白嫩白嫩的,犹如一只小白羊。
  
      此时的她浑身**,不着片缕的靠在墙上,修长白皙的双腿优雅的微微分开,低着头,长发遮住表情,双手拿着一个小玩意,正在细心的修剪着自己双腿中央的小巧森林。
  
      一副能让大多数男人瞬间化身禽兽然后禽兽不如的诱人画面。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轻轻抬起头。
  
      然后跟林小草对视。
  
      呆滞!
  
      浑身**的年轻女人猛然间长大小嘴,水润的眸子也越睁越大。
  
      “小白?”
  
      林小草率先恢复过来,保持着开门即将进去的姿势,问了一句。
  
      浑身**的小白根本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林小草眼神向下一扫,在她身体上最神秘最诱人的地方停留片刻,一本正经道:“要帮忙吗?”
  
      “啊?”
  
      小白还是傻乎乎的,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这临场反应能力,迟钝的足以让所有人都泪流满面。
  
      “再见。”
  
      林小草说了一声,嘭的关上了房门。
  
      沉默。
  
      死寂。
  
      五秒钟后。
  
      一道高分贝足以刺破人耳膜的尖叫声骤然爆发!
  
      林小草慢悠悠的回到沙发上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神色平静。
  
      ---
  
      求收藏。求红票,求点击,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