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章:图腾
    林小草不是没见过美女,而且他二十三岁的年纪,已经告别处男生涯好几年的时光。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但其实可以很好的说明林小草现在的状态。

    对于美女,林小草从小到大,几乎不知不觉的就具备了相当强大的免疫力,这世界很大,人口众多,过去的三年时间里,走南闯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足迹,从非洲到欧洲再到亚洲,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世界,人见得多了,美女这个词汇对他来说已经很宽泛,起码这个词汇在他心里的定义已经不是可以让他眼前一亮的女人,而是看的顺眼不讨厌的女人。

    所以看到卫生间里的白杨,哪怕是不着片缕**着的白杨,林小草除了第一时间愣了一下之外,也没什么太反常的表现,更不会一时冲动流着鼻血冲过去做些禽兽不如的举动,白杨和林水墨都算美女,大美女,毕业不到一年的妞,清纯粉嫩的,哪怕现在走回学校,也是难得一见的花朵,但对于被潜移默化培养出了一副刁钻至极的审美眼光的林小草来说,她们的吸引力其实并不大。

    尖叫声依然在持续,清脆中带着高昂尖锐,还蕴含一丝绝望羞愤,林小草微微皱眉,还没做出反应,林水墨已经一脸惊慌的冲出自己的房间。

    刚刚睡醒的她精神明显处于游离状态,揉着眼睛,看着林小草,语气有些本能的心悸,像是被人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没什么,一点小意外。”

    林小草平静着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说:“你的朋友提前几天回来了,在卫生间。”

    林水墨一愣,精神彻底恢复过来的她听着卫生间里仿似被强奸了一样的尖叫,好像明白了什么,面色古怪,穿着拖鞋小跑着来到卫生间,敲了敲门。

    “你别过来!死流氓,臭不要脸,你轻浮!龌龊!猥琐!无耻!卑鄙!下流!”

    卫生间里的白杨犹如受惊的兔子,语速极快,充分展示着自己的词汇量。

    林水墨很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看到林小草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苦笑了一声道:“小白,是我。”

    卫生间内的咒骂骤然一停。

    随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卫生间的门被拉开,围着一条浴巾的白杨探出一颗小脑袋,睁大眼睛扫了一眼林水墨身后,然后在林水墨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拽进卫生间,长长出了口气,语气有些气急败坏道:“那个人是谁?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要不要报警?”

    “他不是坏人。”

    林水墨苦笑了一声,轻声道:“他是我的保镖,你知道的,我们家最近情况有些特殊。”

    “特殊?”

    白杨皱了皱眉,了然点头道:“是了,我最近偶尔听我爸念叨过这事,而且我爷爷最近几天似乎也很激动,说什么来了终于来了,而且好像和你们家有些关系。”

    林水墨沉默不语,有些黯然,她对牵扯到政治的东西一向都不感兴趣,而且也插不上手,如今九州城林家机遇中酝酿着莫大危机,稍有不慎就是关乎于生死存亡的大事,这种情况下,林水墨突然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起不到哪怕一丁点的作用,只能对今后抱有一个乐观的期待。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昨天打电话不是说要等十五之后才会回来吗?”

    林水墨沉默了一会,随口问道。

    白杨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她是很符合美女标准的鹅蛋脸,皮肤白皙水嫩,五官精致,做出这个动作有种说不出的娇蛮,不引人反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我跟我爸吵起来了,一大早他的一个狐朋狗友就登门拜访,还带着一个就知道献殷勤拍马屁的儿子,不用猜都明白怎么回事,哼,我最讨厌包办婚姻了,遇到这种事,本小姐怎么能忍?必须一点面子都不给啊。结果跟我爸吵了两句,我就跑出来了,眼不见心不烦。”

    “你啊,你们家处境比我们家好多了,而且白伯伯还不是为你好?他可以看上的年轻人,再怎么差劲也不会是只知道拍马屁献殷勤的废物,是你先入为主,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其实试着交往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林水墨无奈道,九州城林家和白家地位差不多,林水墨和白杨的老子都是一个级别,但处境却大不相同,白家从白老爷子那一辈就是王系的骨干成员,背靠大树,相比于如今没有明确派系的九州城林家要好得多。

    白家虽然不是豪门,可敢说白家是二三流家族的,还真没几个。

    “我才不要那么无聊,爱情和幸福是需要自己寻找的,不应该牵扯那么多的东西。”

    白杨嘟囔着,随手把挂在墙上的睡衣拿下来穿上,睡衣的样子不保守,但也跟暴露无缘,显然不讲究什么性感诱惑,只追求舒适二字。

    “你那个保镖,必须给我道歉!不,嗯,对,道歉是必须的。但他必须还要接受惩罚,那个混蛋刚才把我看光了!不行,这个人渣,无耻,变态,流氓!他...”

    白杨穿着睡衣,一开始还咬牙切齿,但说到最后,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

    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纯属于误会的惊鸿一瞥,又没做什么,白杨心里虽然纠结,但并非不可忍受,最让她觉得羞愤欲绝怒火冲天的是,事发之后,白大小姐再次回想林小草当时的眼神,却发现当时那个该死的保镖眼神中没有半点惊艳!

    一向都骄傲的视众多追求者如无物的白大小姐怎么能忍受这种屈辱?她突然发现当时林小草就是冲动之下冲上来做点什么,也比他露出那种平淡至极没有半点惊艳的眼神让她舒服的多。

    白杨越想越委屈,冲出卫生间,就打算去找林小草拼命。

    林水墨吓了一跳,一把将她拽住,看着白杨有些疑惑的脸色,支支吾吾道:“算了吧,反正都是误会,是我告诉她这两天不会有人来的,所以他听到卫生间有动静,才会去看的,嗯,我替他向你道歉好不好?他...他脾气不好。”

    林水墨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干脆把小脑袋低了下去,连她都觉得这话说的有些难以启齿,但却又不得不说,因为刚才她看着白杨的背影,没由来的想起了昨晚的张颖和张宝儿。

    事实证明任何让林小草觉得麻烦的事情,他都会用武力解决,手段干脆的有些疯狂,他不爽了,才不会去管对方什么背.景之类的东西。

    “水墨你不是吧?他到底是你保镖还是你男人啊?脾气不好做什么保镖?我知道你平时没架子,但你也不至于连自己的保镖都害怕吧?”

    白杨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才不会怕他。”

    林水墨弱弱的反驳了一句,却突然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实在有些没底气。

    对于好像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是保镖的林小草,林水墨好像已经习惯了。

    客房门打开。

    拉着白杨小手的林水墨浑身下意识的一紧,手上也用了些力道,她不是害怕林小草,而是害怕白杨真的在情绪激动之下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林小草的身手有多好她不知道,但起码也能明白如果这个男人真打算做些什么,自己根本来不及阻止。

    可林水墨下意识的反应却被白杨当做了是她对自己保镖的恐惧,这让白大小姐愈发不可思议,内心火苗再次开始燃烧。

    林小草走出房间,看着手拉手站在一起的两个粉嫩美女,微微点头,冲着白杨淡淡道:“你好。我叫林小草。”

    这完全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语气,平平淡淡,半死不活。

    白杨呼吸一滞,咬牙切齿道:“故意偷看我洗澡的魂淡!装的还真淡定啊,难道你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第一,我没有偷看,我直接推门进去的,正大光明。”

    林小草平淡道,语气顿了下,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笑意:“你确定你刚才是在洗澡吗?”

    “你!”

    白杨的俏脸一瞬间涨的通红,羞怒交加,却倔强的站在原地,狠狠瞪着林小草。

    “好了好了,我们先去吃饭,今晚在外面吃吧。明天开始做饭。”

    林水墨站出来圆场道,她跟白杨十多年的朋友,彼此都很了解,从各方面来说,白杨都算个很坚强的女生,独立,精明,活泼,锐气,完全是一副新时代女性的精英,可每次她露出这种倔强表情的时候,那就是要哭的前兆。

    被林小草一句话气哭,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

    林小草完全无所谓。

    白杨被林水墨推进房间穿上衣服,然后生拉硬拽的拖下楼去吃晚饭。

    晚饭就在小区楼下的一家餐厅里解决,餐厅不算打,两层楼,但很干净,外界依然飘荡着雪花,冷飕飕的,餐厅里并没有多少客人,几人来到餐厅,刚刚落座,林水墨就被好朋友狠狠瞪了一眼。

    她微微愣了下,自己也是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不知不觉的,她竟然坐在了林小草身边,白杨一个人坐在两人对面,孤苦伶仃一脸幽怨。

    知错就改的林水墨立刻起身,跟白杨坐在一起,点了四五个菜,故意不去理会林小草,跟白杨小声聊天。

    客人少,意味着上菜快。

    自己独处时可以一天都不说话的林小草一言不发,菜一端上来就就放开了吃,狼吞虎咽,饿死鬼投胎一样,他今天胃口不错,一口气干掉了六碗米饭,侧面也证明了得罪白杨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影响。

    白杨气的牙痒痒,强忍着不发作,面对着对面牲口风卷残云般的速度,两个女生吃饭也快了许多。

    吃过饭已经将近九点。

    很可能是这个冬季最后的一场雪下的格外持久,大雪铺地,已经是厚厚一层,但飘落的雪花却有越来越大的趋势,道路上连绵不绝的路灯照耀下,飘荡的雪犹如一个个飞舞着投向大地的精灵。

    回到公寓,今天倍受打击的白杨一言不发的冷着脸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声很响,还狠狠的把门繁琐,这副姿态显然是做给林小草看。

    林小草脸色平淡的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小白其实人很好的,就是性子急了一些,明天就没事了。”

    林水墨歉意的笑笑,替好友解释道。

    “没什么。”

    林小草摇摇头:“我去洗澡睡觉,要不你先?”

    “你先吧。啊,对了,这里没男士的睡衣,明天一起买好了。”

    林水墨道。

    林小草点点头,进了卫生间。

    林水墨一个人安静坐在沙发上,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流水声,想起躲进房间里的好朋友,内心不由得有些怪异。

    自然而然的,这间公寓就开始住进一个男人了吗?

    林水墨笑了笑,打开电视随意换着台,她打算等林小草睡着后去找小白聊聊,毕竟第一天就闹成这样,她有一定的责任。

    林小草洗澡很快,大概十五分钟后,又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简单的说了声晚安,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水墨摇摇头,起身来到白杨的房间,敲了敲门,小声道:“小白,睡了没?”

    房间里的白杨应了一声,过了几秒钟后打开房门,然后又走回去,把自己仍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林水墨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轻声笑道:“还在生气?”

    “没,都是误会,算了吧。”

    白杨有些没精神道,说话也有些漫不经心。

    “看你这表情可不像算了的样子。”

    林水墨叹息道,白杨在对身体的保护方面简直到了畸形的地步,两人是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对于白杨的洁身自好,林水墨瞧着都有些病态,她是个很渴望爱情的女生,大学时代也曾谈过一个男朋友,谈了一年过,分手的原因也很滑稽,因为只能拉手。

    是的,就是拉手。

    很难相信现在谈了一年恋爱的大学生最亲密的接触只是拉手,拥抱没有,接吻没有,开房更是遥遥无期。

    林水墨看得出来,当时那个即便放在华清大学也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学长确实喜欢白杨,也报着跟她过一辈子的想法,但最终却没能抗住白杨在这方面近乎顽固的坚持。

    所以今天这件事虽然是个误会,但后果绝对不会像是白杨说的这般轻描淡写。

    “不算了又能怎么样?还杀了他不成?能做保镖的男人,身手肯定差不到哪去。”

    白杨叹息了一声,幽幽道:“我还是第一次让一个男人看光了身体呢。”

    更关键的是,看到自己身体的那个男人竟然一点都不为自己的身材感到惊艳!

    这句话白杨没说,可一想到就是一股火冒出来,简直不可忍受。

    “那个王八蛋在干嘛?”

    白杨突然坐起身,眼神杀气腾腾。

    林水墨愣了下,无奈道:“他刚刚洗完澡,现在应该打算睡觉了,你还想干嘛?”

    “干嘛?”

    白杨咬着洁白的银牙,气哼哼的张牙舞爪一番:“我让他占了这么大便宜,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行,最少我也要看回来!”

    她猛然起身,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林小草一个突然袭击,然后故作不屑的狠狠羞辱他丑陋的身材,最好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才好。

    林水墨张大嘴巴,一脸错愕。

    白杨却想到就做,锐气逼人,直接掉下床冲了出去。

    房间内。

    只穿着一件平角裤的林小草将大半身材都露出来,此时正坐在床上,静静抽烟。

    一道细微的脚步声突然响起,鬼鬼祟祟,蹑手蹑脚。

    林小草眉毛微微一跳,不用看人他就已经知道是白杨,也懒得反应,一动不动。

    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奔林小草的房间。

    林小草眉毛皱了皱,吸了口烟,还没来得及动作,他的房门被人猛然拉开。

    早已做好准备打算给林小草的身材一番贬义评价的白大小姐兴奋的眉飞色舞,看到林小草的第一眼,就打算开口评价。

    只不过她还没开口,却猛然愣住,继而呆滞,随即变得惊恐和不敢置信。

    完全出于本能反映,她站在门口,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在她眼中,林小草身上一道道狰狞的伤疤纵横交错,遍布全身,仿佛无声的嘲笑着这个世界。

    一道,两道,十道,百道...

    伤疤长短不一,密密麻麻,杂乱无章,犹如一副神秘复杂的图腾,让人第一眼看到就再也移不开脚步。

    在她眼中,眼前的年轻保镖就像是一个被人撕烂了后又随意缝起来的布娃娃。

    很难想象,到底需要多大的奇迹,才能让这个男人一直顽强的活到现在。

    白杨捂着嘴巴,努力的想让自己说点什么,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林小草默默抽完最后一根烟,将烟雾吐了出来。

    都说一个男人抽烟的姿势可以看出他的性格,可这一刻,白杨从林小草身上看到的,却只有孤独和寂寞。

    白杨娇躯轻轻颤抖着,尽管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说,这一瞬间,她的内心真的很疼。

    带着一身伤疤的林小草随手将烟头扔出窗外,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脸呆滞的白杨,看到了她那双带着怜惜和同情的漂亮眸子。

    林小草微微眯起眼睛,语气阴森道:“滚出去!”

    ----

    好吧,起床晚了,更新也晚了...晚上还一章...

    看过顺手收藏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