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一章:记忆中的元宵
    白杨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林小草语气阴森森的让她滚出去,她还真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甚至没忘记把门关上,这种举动,对于性格一向倔强的她来说完全是不可思议。

    不过林小草也没多想,他身上承受的伤疤每一道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起码在很多时候没有选择的绝境下,选择受伤保命是心甘情愿,全身上下,一共一百三十七处伤痕,小半是枪伤,大半都是冷兵器在身上开的口子,疼,钻心的疼,再怎么强大的人也不是真正的金刚不败,血肉之躯的凡夫俗子,谁也做不到可以免疫**疼痛,但越疼痛,林小草也就越清醒,他如今的强大和无敌,完全是不计后果的玩命,甚至有意的透支生命换来的结果,林小草没后悔过,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还愿意继续强大下去。

    关灯,睡觉。

    没有半点厚重感的鹅绒被子很温暖,还带着一丝可以说得上是旖旎的幽香,林小草钻进被子,很快就沉沉睡去。

    第二日。

    元月十四。

    元宵节的前一天,早上七点钟,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林水墨敲开林小草的门,却发现对方早就已经穿戴整齐,神采奕奕,明显不像是刚起床的模样,随口笑道:“我忘记了,你们这种人应该都会有一个很准时的生物钟的,而且一般起的都很早,所以以后你负责去买三人份的早餐,中餐在公司里吃,晚饭我和小白轮流做给你吃怎么样?”

    “好。”

    林小草点点头,没有因为林水墨指使自己去买早餐而不满,也没有因为房间里的两个大美女今后会给自己做晚饭而受宠若惊,真正的平和心态,不高不低。

    其实有句话林水墨说的并不对,杀手,尤其是自由杀手时间都异常混乱,准确的生物钟,潇洒优雅的姿态,每次出手必定成功,随即旁若无人的全身而退,这些概念只能是出现在影视作品里的玩意,杀手的**和堕落才是寻常现象,黑暗世界的生物,普遍很难找到太多光明闪亮的品质。

    来到客厅喝了杯温水,林小草去洗了把脸,刚从洗手间出来,就正好遇到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的白杨。

    纯白色的v领毛衣,胸前属于女人的骄傲将毛衣高高的撑起,白杨的身材偏瘦,但该骄傲的地方却一点都不含糊,更难得的是看上去很壮观的胸部并不显得臃肿,很大,但却又有些精致圆润的味道,这完全是可以秒杀大部分普通女人的形状。

    林小草眼神向下扫了一眼,忍不住有些感慨,只看脸蛋的话,林小草对于白杨的评价介于8分到9分之间,比林水墨的9分稍差,但如果看小白姐姐的整体身材,尤其是异常挺翘饱满的臀部,林小草可以毫不犹豫的给出10分的满分,综合下来甚至又比林水墨稍高一线。

    尤其是现在小白姐姐犹如一只刚刚起床的波斯猫,慵懒的迈着步子走出房间,小手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随意伸了个懒腰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曲线就显得愈发惊心动魄,这种紧身诱惑,如果不是见见多了美女的林小草,换一个牲口在这里的话,当场流鼻血都有可能。

    迷迷糊糊睡眼朦胧的白杨长长出了口气,终于看到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林小草。

    “早。”

    林小草淡淡道,眼神平静。

    白杨还未说话,俏脸却先悄然红润,这一丝说不清道不明有些莫名其妙的羞涩非但没有被她倔强独立的气质掩盖,反而更加明显。

    “早。”

    小白姐姐说了一句,来到林小草身边,伸出手将他拉开到一旁,自己迅速钻进了卫生间。

    林小草有些愕然,嗅了嗅空气中似乎还带着些许体温的体香,耸耸肩走进餐厅,仿佛是因为悄然布满了白杨俏脸的那一层动人红晕,他的心情也明亮了一些。

    卫生间里,白杨用冷水狠狠洗了洗白嫩脸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红晕未退,因为刚才搓脸很用力,甚至比刚才还要红一些。

    她有些苦恼的皱起小脸,伸手握着卫生间的把手,有些犹豫。

    昨晚抱着要狠狠羞辱林小草身材的心思冲进他的房间,结果不知道是被他那会阴森森的语气镇住,还是被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疤晃了神,当林小草叫她滚出去的时候,她还真的就乖乖的滚出去了。

    回到房间的小白姐姐内心顿时一阵委屈加苦恼,感觉各种丢人没面子,在自己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纠结了半个晚上,一会想着怎么打击报复一下那个可恶保镖找回点场子,一会又想着那个恶人一道道伤疤背后究竟有哪些故事,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更让她不敢置信的是从小到大极少做梦的她竟然在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就算她起床后都记忆犹新的春梦。

    在梦中,她的好奇心不断被放大,一直想着那个恶人保镖身上的那些伤疤,继而不知羞耻的去想着如果他脱光了衣服趴在自己身上,搂着自己亲热的时候到底会是什么感觉,那些伤疤贴住自己皮肤的时候到底是舒服还是麻痒?

    在梦里她的好奇心似乎很彻底的得到了满足,但让她纠结的跳楼的是醒来后她只记得自己在梦中的好奇心,却忘了梦里的那种感觉。

    小白姐姐的脑海中完全是一团乱麻,钻出被窝的时候看着那条湿透了的白色小内裤和湿了一小片的睡衣下摆,羞愤的差点哭出来。

    “小白,该吃饭了。”

    林水墨的声音在餐厅中响起。

    内心纠结的白杨微微一惊,有些慌乱的应了一声,这一次异常轻柔的洗了洗脸,等自觉没什么问题后,才深呼吸一口,走进餐厅。

    早餐是简单的牛奶面包,还有些煎蛋和香肠,林水墨自认准备充分,但看着林小草一个人扫荡了比她和白杨加起来还要多的食物,到最后也没看出他到底有没有吃饱。

    “这两天有什么打算?后天开始工作了,我们要放松一下。水墨,我们是最好的姐妹,我离家出走,明天元宵节肯定不回去,你忍心不留下来陪我嘛。”

    白杨喝了口牛奶,眼神尽量不去看林小草,看着林水墨,语气可怜兮兮的。

    林水墨优雅的咬着面包,不为所动。

    “水墨姐姐...”

    白杨的语气娇滴滴的。

    林水墨看也不看她一眼,继续吃饭。

    “墨墨...我亲爱的墨...”

    “好了好了,元宵节呢,不回去的话白伯伯肯定会不高兴的,他老人家肯定也会说我不懂事。”

    林水墨听着她越喊越肉麻,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水墨,我们可是好姐妹,你忍心看着我回去跟那个白痴相亲吗?!”

    白杨的语气清脆而坚决。

    林水墨不由得有些可怜白杨那位她还不曾谋面的相亲对象,白杨的父亲白长青和林从政级别相当,职务相当,同样都是一省总督,但地位高低却很明显,先不说一个是王系骨干一个是王系大门外的边缘人物,就两人就职的地方都有着不小的差距,林从政在吴越行省,白长青却是在南粤行省,下次换届更进一步进入决策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相比于林从政和整个九州城林家的风雨飘摇左右为难,白家简直从容的不像话。

    而且白长青在帝国的政界圈子里眼光毒辣看人奇准是出了名的,他可以看上的年轻才俊,还可以安排来给自家女儿相亲,本身绝对是出类拔萃前途光明的那种,结果到了白杨这里竟然变成了被她不屑一顾的白痴,林水墨翻了个白眼,刚打算开口,林小草平静道:“就在这里吧,我也不想去你家。”

    林水墨微微一愣,内心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去你家这三个字,怎么听怎么别扭疏远,她勉强一笑,低下头吃东西,一时间没有说话。

    “我们今天...”

    白杨看出了气氛不对,小心翼翼的转移矛盾。

    “一会去世贸天阶,小草要买几套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嗯,今天就逛街好了,顺便看看我们有什么需要的。”

    林水墨毫不犹豫道,这是她昨晚就打算好了的事情。

    似乎还是不太可以接受林小草今后就要常住这里开始一男两女同居生活的白杨哼了哼,眼睛不去看林小草,小声嘟囔道:“应该是今天我们逛街,顺便陪他买几套衣服和生活用品才是。”

    话虽然这么说,但当几人吃完饭收拾完毕去了世贸天阶,还是第一时间杀向男装区,引来了不少诡异眼神。

    作为豪华的有些奢侈的商场,潜在的小费群体基本都偏向高端,人并不多,可林小草三个人走过来,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林水墨和白杨在林小草的眼里是在9分左右徘徊,可任何一个放在大部分人眼中,基本都是满分的女神级别人物,而且看两人的气度,也绝非什么被包养的二奶,如此一来,不少人都猜测被两个女神级别的小娘们簇拥在中间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白姐姐终于体会到了林水墨这个保镖的强大,走到哪气场就扩散到哪,往自己和水墨中间一站,一个保镖,愣是有种男主人的派头,仿佛她们两个才是跟班一样。

    小白姐姐开始觉着古怪,但性子活泼的她不一会就觉得这样其实也挺有趣,起码比她们两个带着林小草逛街被别人把他当成是小白脸要强得多。

    几人最终在阿玛尼专柜前停下来,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林水墨专门为林小草挑了一套白色西装,而当一身合体白色休闲西装的林小草走出试衣间的时候,林水墨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白杨和周围的几个导购也同时安静下来,有些呆滞。

    仅仅是换了一套衣服,但刚刚还平平淡淡漫不经心的林小草整个人却骤然间爆发出了一种堪称刺目的锋芒!

    如刀如剑,咄咄逼人,甚至让人难以呼吸!

    这是一种强大的能让人忽略掉他原本就很英俊的容貌的气势。

    白杨没由来的想起昨晚的春梦,脸色悄然红晕,漂亮的大眼睛愈发水润。

    林水墨眼神变幻不定,她的眼神中少了一丝惊艳,多了一丝惊疑和似曾相识的味道。

    “就要这套吧,另外在拿一套一模一样的,嗯,在选一套黑的,就够了。”

    白杨喃喃道,面前这个男人这一刻再也不是昨晚那个偷看自己的臭流氓,仿佛变成了一个强悍的可以摧枯拉朽般摧毁女人内心防线的征服者。

    她的潜意识不断提醒着她这样的男人很危险,可她就是克制不住。

    “不行!”

    林水墨深呼吸一口,声音轻柔的吐出了两个字,异常坚定:“就要三套黑的吧,衬衫可以,在选几件衬衫。”

    “为什么不行?这种感觉很好啊,水墨,你不觉得吗?如果换成黑的,这种感觉可能就没这么好了。”

    白杨一脸郁闷,但这是林水墨的保镖,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林水墨一言不发的跟林小草对视,打算坚持到底。

    “那就黑的吧。”

    林小草点点头,一脸无所谓,三套西装,三件衬衫,加上皮带,没一件便宜货,轻轻松松破了六位数,既然是林水墨掏钱,自然她怎么说怎么对。

    十来万的价格对于林水墨和白杨来说并不怎么离谱,而且已经知道林小草天价酬劳的白杨也不觉得这笔钱能让林小草舍不得。

    于是三人形成了一种很短暂的僵持。

    大眼瞪小眼。

    林小草似乎明白了她们的想法,一脸坦然道:“我没钱。”

    一脸雀跃着打包着衣服的漂亮导购动作一僵。

    林水墨和白杨同时睁大了眼睛。

    “你的钱呢?”

    林水墨微微皱眉,边说边拿出了自己的信用卡打算付钱,一千万美金说没就没了,而且根本没见过林小草花钱,这钱消失的也太离谱了一点。

    “花完了。”

    林小草淡淡道,没解释。

    林水墨无奈摇头,在几个导购的诡异眼神中刷了卡,离开专柜。

    主要目的达成后,两个女人开始闲逛,是真的闲逛,基本处于只逛不买的状态,三人一直逛到中午,在商场的西餐厅里随意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

    下午的时候,白杨买了一条紧身牛仔裤,相对这里的消费不算贵,两千来块钱,但穿在小白姐姐身上简直诱惑的不像话,被紧身牛仔裤包裹起来的挺翘臀部这次连林小草看了都有狠狠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其他男人更是看得双眼放光。

    离开世贸天阶的时候,几人终于把林小草的生活用品搞定,吃了点东西后一起开车回家。

    逛街时还兴高采烈的两个小女人一回家顿时就蔫了,昨晚根本就没睡好的小白姐姐打了个哈欠说要去洗澡,并且很严肃认真的警告林小草不许偷看。

    林小草狠狠瞥了一眼她骄傲挺翘的实在有些惊艳的屁股,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懒得理她。

    卫生间里的水流声再次响起。

    客厅里,林水墨和林小草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电视。

    “为什么明天不想回家?元宵节呢,能回去,肯定要跟家人在一起啊。”

    林水墨突然问道,这个问题她憋在心里一天,直到现在才问出来。

    林小草没说话,但抓着遥控器的手却猛然一紧。

    “为什么?”

    林水墨没得到答案,再次问道,很执着。

    “那是你家,我去,不是回家,只是去你家而已!元宵节,你回家理所当然,我是你的保镖,我会跟你去,但我不进门,就在车里等你!”

    林小草冷冷道,语气冰冷却不阴森,反而有种阴阳怪气的感觉,带着说不出的嘲弄。

    “你说话太过分了!爷爷说了不拿你当外人的。”

    林水墨恼怒道,狠狠瞪着林小草。

    “过分么?我说的是实话。你爷爷不拿我当外人,我就必须要把他当自己人吗?你记住一点,我跟你们家没关系,拿了你们的钱,保护你的安全,很公平的交易。所以以后你少拿回家这两个字来套近乎,你们家太大,我呆着不适应。”

    林小草的情绪猛然变得有些激动,冷笑一声,扔下遥控器走进自己的房间。

    林水墨呆呆坐在沙发上,紧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她原以为在昨天凌晨那个废弃的工厂中,两人已经拉近了关系,却没有想到因为这样一件事,两人的关系似乎变得更远了。

    回到房间,林小草并没有开灯,只是将自己仍在床上,静静的盯着黑暗中的屋顶。

    他不想回林家,特别是节假日的时候,尤其反感,林水墨其实没有做错什么,对于这个表姐,他其实并不讨厌,可回家过节这个词汇着实刺激到了林小草,让他情绪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失控。

    他记忆中的元月十五元宵节,不是在昆仑山冰天雪地中的那一丝温暖,也不是最近三年行尸走肉般的杀戮和黑暗,在他的记忆力,元宵,中秋,春节,都是在一个漆黑的看不到天日的小房子里。

    那里有很多人,很多脾气暴躁阴冷的女人。

    在那个黑暗的看不到半点光明的环境里,被人骂成小杂种的他跟一个被他叫做妈妈的女人依偎在一起,默默的吃着冷硬的馒头和有些发馊没有半点油水的素菜。

    那些节日,那个黑暗小房子里的女人无论脾气多么暴躁,也总有家人来探望,所以那一天她们的心情都会很好,吃着香喷喷的食物,喝着干净的水,心情好到了甚至忘了欺负他和他的母亲。

    只有他们始终不曾被人探望过,像是一对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母子。

    一次都没有!

    节日要跟家人在一起?

    早他妈干嘛去了?

    黑暗中,林小草死死咬着牙,乌黑的瞳孔在逐渐扩散,最终填满了整个眼白!

    黑暗中,那是一双乌黑沉寂的看不到半点白眼球的暴戾眼神,带着疯狂和**裸的杀戮**。

    他死死攥着拳头,嘴角努力上扬着,轻声喃喃自语道:“不弄死你,我怎么对得起她啊!”

    -----

    今天虽然晚,但是两章过万字了...

    明天更新大概是在下午和晚上。

    最近犹豫着要不要调整更新时间,当然,一天两章不会变。

    读者群群号:384166371...关于更新的消息会发在群里,欢迎大家进来一起聊天扯淡...

    求红票,求点击,看过顺手收藏吧..

    错别字没改,发现了可以发在书评区,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