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三章:敬畏 上
    作为神州帝国内部最牛气哄哄的大学之一,华清大学经常举行名人演讲,规模有大有小,可当林水墨三人来到会场的时候,还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华清校方对于唐心的重视,偌大的一号场内布置的繁花似锦,不但不乱,反而层次分明,一排排的座位整齐而干净,这么大的场地,不敢说坐万人,但轻松塞下几千人绝对没问题,不少林水墨和白杨的学弟学妹穿梭在场地内忙碌着,有条不紊,都很有目的性,显然这一次负责布置会场的陈青雨早有计划,把林水墨和白杨叫过来帮忙是个借口,拉近关系才是真。

    过去的十多年里,王氏集团执行总裁唐心曾经数次来到过这所骄子学府,不止是华清,九州大学,国民大学,等等等等,几乎将全国的一线学府跑了一个遍,没有人知道这种看似浪费时间的演讲暗中为王氏集团吸引了多少人才,又收购了多少看似青涩但在王氏手中却做大做强的项目。

    成立二十年上下的王氏集团严重缺乏底蕴和时间的沉淀,但内部员工的专业化年轻化和精英化,有很大一部分建立在唐心一次次巡回演讲的基础上,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陈青雨是美女,大美女,美到根本不需要林水墨和白杨介绍,林小草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估计赤脚都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一件白色镶着金边色白色长裙,收腰的牛仔上衣,长发披肩,眉目如画,整个人往那一站,愣是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同为美女,她的脸庞并不是林水墨的那种端庄俏丽,也不是白杨的那种精致清冷,而是一种非常小女人的柔和和妩媚,一颦一笑,仿佛都能不知不觉的勾人魂魄。

    这是一个妖精,或者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极品的尤物。

    柔软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腿,在长裙的遮掩下依旧丰腴的臀部,骄傲的胸部,一双仿似会说话的眸子眨啊眨的,恬淡温柔,但那股子妩媚却堪称摧枯拉朽,似有意似无意的冲击着所有人的内心。

    这样的小娘们,恐怕还真没几个人能在她面前变得爷们起来,随意一个媚眼,都有让男人当场缴械投降的可能。

    正指挥着一群人的陈青雨无意间的一偏头,看到走进会场的林水墨三人,水润的大眼睛微微眨了眨,笑容绽放,冲着林水墨挥了挥素白的小手,脚步轻柔的走了过来。

    “水墨,小白,好久不见了。这位帅哥是你们哪一位的护花使者?站位很中立嘛。”

    陈青雨咯咯笑着看了看林小草,善意的开了个玩笑,柔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清冽,钻进人耳朵里,仿佛大夏天渴极了狂灌了一大瓢的凉水,从内往外浑身上下都舒坦。

    林水墨没觉得什么,白杨精致的俏脸却微微一红,下意识的站远了些,没好气道:“学姐,这是水墨的贴身保镖林小草,牛气哄哄的很,走在外面,我们两个就跟他的跟班一样,没意思。”

    “你好,小草,我是陈青雨,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陈姐。你的名字很奇怪。”

    陈青雨冲着林小草伸出手,眨巴着眼睛,继续道:“但是很好听。”

    “谢谢。”

    被人第一次夸奖名字好听的林小草笑道,不卑不亢,伸出手跟陈青雨握了握就收回来。

    陈青雨微微挑眉,再次看了看这个似乎比自己小的保镖。

    她没什么火眼金睛,自然体会不出林小草的强大和无敌,但从对方握个手说了两个字的行动上,她却感觉到了一种真正的平和平等。

    这绝对不是一个保镖面对雇主和雇主的朋友时应有的姿态。

    陈青雨又细细打量了林小草一眼。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材即便在她这种对异性挑剔的人眼中,也没什么瑕疵,相貌英俊坚毅,表情冷静平淡,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但却又不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懒散。

    而是...

    而是一种视周围一切如无物的张狂!

    陈青雨内心微微一震,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这种张狂很内敛,但却隐约有种不可一世的狂傲,一个没有强大内心的人,身上断然不可能出现这种隐约的气质。

    陈青雨妩媚的眸子中光彩流动,一闪而逝,随即变得不动声色,不过内心却多少对小白的话有些理解,林小草这样的保镖,就算身手不值一提,但带出去没出手之前也能算是极品货色,这样的人如果还有一份强大实力和强大内心的话,走在外面让人觉得水墨和小白像个丫鬟虽然夸张,但让人觉得三人是以他为主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来,我带你们转转,你们要是有什么建议的话,可以说出来,会场的布置都是我随意弄的,就算弄砸了,唐姨也不会怪我,但如果让她满意,说不准就会给我包个红包,到时我请你们吃饭。”

    陈青雨轻声笑道,带着几人看着会场,身影活泼而灵动。

    这注定是一个就算跟她熟识了几年甚至几十年,每次见到她依然会给人一种惊喜感觉的女人,那种优雅的让人异常舒服的大气,就连见多了美女的林小草都暗自赞叹。

    “哎呦我去,谢媛,你大爷,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只是喜欢你更淑女一些,淑女懂不懂?就像是陈姐那样的,你不懂没关系,我教你,你给我停下坐那,别追,别追,谋杀亲夫啦!救命!谢媛你妹,你在追我就把你甩了去追求陈姐,不对,当初你追求哥的时候哥就应该狠心不答应,那没准陈姐现在都是我女朋友了,摊上你这个母老虎,我到八辈子霉了。哎,哎,你干嘛?你他妈要对我做什么!别拿刀!放下,好媳妇,我错了...”

    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在会场后.台突兀的响起,语速极快,异常清晰,语调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堪称荡气回肠。

    “我就不淑女,就不温柔,之前你怎么不说啊?我阉了你这个要了我身子就嫌弃我的王八蛋,没良心!你还敢打陈姐主意,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一道清脆的女生紧随其后,怒气冲冲。

    “老子相貌英俊,一表人才...”

    “王八蛋,你还敢说?!”

    争吵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冲出会场后.台。

    陈青雨脸色尴尬,无奈苦笑。

    林水墨怔了怔,脸色有些古怪。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紧跟着冲出后.台,一个容貌可以说是漂亮的年轻男人狼狈逃窜,一个手里握着剪纸刀的漂亮女孩凶巴巴的追杀着。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书画,媛媛,你们都给我安静点,晚上回家你们想怎么打怎么打。我这里有客人!”

    陈青雨哭笑不得,皱起眉头怒道,美人就是美人,皱眉之下的风情,让人有种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好好和呵护宠爱的冲动。

    前几天才跟林小草见过一面的林书画猛然停住脚步,他身后的漂亮女孩来不及刹车,一下撞到他背上,没拿稳的刀顺势掉落在地,女孩勃然大怒,刚想说话,狗急跳墙或者说急中生智之下的林书画二话不说转过身,搂住女孩的小蛮腰,低头一阵狂吻。

    陈青雨貌似习以为常,不动声色。

    第一次看到自己弟弟对女人这么狂野的林水墨微微长大小嘴,跟白杨都是一脸错愕。

    林小草嘴角轻轻上扬,似乎觉得挺有趣。

    林水墨认识被林书画拉在怀里亲吻的女孩,谢媛,九州城谢家的千金,父亲谢峰涛,也是豪门谢家的家主,所谓的豪门,并非家族中必须要有一个实权决策局委员,在各方面有足够的影响力同样可以被称呼为豪门,谢家就在此列,他们整体恐怖的经济实力,即便放在九州城,也足以排在前几名,谢媛身为谢家独女,名声并不小,只不过林水墨却不知道她竟然是林书画的女朋友,而且关系貌似非常亲密。

    一个吻足足五六分钟。

    林书画终于放开被吻的晕头转向小脸也变得有些茫然的谢媛,转头看了看林水墨三人,微微挑眉,没理会林水墨和白杨,直接冲到了林小草身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

    “哥们你怎么来的?我跟你说,你那天露的那一手绝活我跟太子一直再练,变态啊,我这两天趁着媛媛睡着的时候拔了她好多头发,就是玩不转,刚才偷偷拔她头发的时候还被发现了,差点跟我急眼,我随口说了一句她不够淑女,结果就给我追杀出来了,现在的女人太可怕了,你以后找女朋友必须要找个温柔的,对了,你有女朋友了没?我给你介绍个,你这外表,找个漂亮妞一点都不难,吃饭没?喝酒不?走,我请你吃饭,顺便跟你介绍几个妹子,我手里妹子多,都是给太子准备的,可惜太子看不上。太子那个眼光啊...”

    林书画滔滔不绝,从林小草的那手绝活说到自己的女朋友,然后说道给林小草介绍女朋友,最后说道喝酒吃饭,然后再说道太子王搏龙,完全不带喘气的,林小草就是想说话都没机会,站在一旁,脸色僵硬,但眼神中却带着笑意,一如窗外大雪后的明媚阳光,温暖灿烂。

    “书画?”

    陈青雨轻轻柔柔的开口提醒道:“我记得你说过中午要跟媛媛回家吃饭的,你去晚了,就不怕你岳父老子抽你?”

    拉着林小草打算去吃饭的林书画微微一怔,猛然拍了拍脑壳,看着林小草歉意道:“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不好意思兄弟,今天不能陪你喝酒了,你别走啊,今天下午就在华清玩玩,我应付完老丈人马上就杀回来,晚上不醉不归,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等我啊,你看青雨姐漂亮不?你先跟她聊聊,她单身,你懂的,哇哈哈哈..”

    “快滚。”

    陈青雨笑骂道,看着跟急匆匆跑出去的林书画,又好气又好笑,喊道:“你把你媳妇忘了!”

    “我先去开车,应该忘不了。”

    林书画声音远远传过来,转眼跑出了会场。

    ---

    求红票,看过顺手收藏...